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傻子的燃情岁月全文试读在线试读小说 姚叔姚远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傻子的燃情岁月全文试读在线试读小说 姚叔姚远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时间:2021-08-19 03:33:05编辑:丁点 作者:肖邦乱弹琴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傻子的燃情岁月》是肖邦乱弹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姚叔姚远,书中主要讲述了: 姜抗抗是经历过插队生活的,也曾经因为表现积极被提拔到公社里工作,因此而经历了人心的险恶。插队生活的艰苦磨练了她,对人心险恶的认知

《傻子的燃情岁月》 32.大傻知道 免费试读

姜抗抗是经历过插队生活的,也曾经因为表现积极被提拔到公社里工作,因此而经历了人心的险恶。

插队生活的艰苦磨练了她,对人心险恶的认知让她迅速成熟起来。

与这些没有经历过插队生活,依旧在谈论理想和斗争的同学们比起来,她已经务实许多了。

很快,她就感觉到了刘夏、张建国们的可笑和可悲。他们依旧生活在向往里,依旧在谈论那些根本没有能力实现的所谓远大抱负和理想,要么就是什么国际局势,国家大事。好像国家如果能够听他们的话,一定就可以让红旗插遍全球。

她忽而就觉得,她已经和他们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

她想到的,是怎样得到一份收入,怎样为妈妈分担生活的重担。而这些人,因为家庭条件优越,根本就没有生活艰难的体验,只知道如何设法从父母那里骗些钱财出来,去看电影,要么就是去搓一顿。

有时候,她就不由自主的,把这些同学拿来去和姚远比较。

姚远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务实的。有着丰富的自然科学知识和历史知识,甚至是生活知识和种地的学问,却很少听到他谈论这些。而就是这样一个知识丰富的人,还要故意装傻子,为的就是逃避政治,使自己更好的生活下去,也让她们姐妹和她妈生活的更好一点。

她开始讨厌起她的这帮同学来,特别是有的男同学开始向她献殷勤,甚至要单独请她吃饭,或者看电影的时候。

她冷冷地拒绝他们,一点都不给他们留面子。

但这些人却不死心,还是一如既往,甚至是死皮脸脸地来找她玩,继续找机会邀请她。

他们耽误她干正事儿了,她得摆脱他们,尽量减少和他们的来往。

怎么摆脱呢?她不由就会想,如果姚远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怎么办?

终于有一天,大家都聚在她家里玩,她故意装作兴高采烈地和他们说话,突然就咳嗽起来。咳嗽了许久,就捧着手里的手绢不动了。

大家看过去,只见那手绢上有一滩暗红的血迹。

大家就吓坏了,纷纷嚷着要和她去医院看。

她就淡淡一笑说:“没事儿,我这是老毛病,插队时候得的,3型肺结核,好不了也死不了,要不也不能返城。”

大家的脸色就都变了,很快纷纷找了借口起身告辞。

没一会儿工夫,姜姨就跑回来了,进门冲姜抗抗喊着说:“咋啦,你咋啦闺女?”

姜抗抗倒让她妈给闹愣了,说:“我好好的没咋啊?你这是咋了,好好的上着班跑回来干啥?”

姜姨一脸懵懂,好一会儿才说:“刘夏给厂里打电话,说你吐血了,好大一滩呢!”

姜抗抗就笑了说:“我那是讨厌他们在这里捣乱,吓唬他们,咋还把你给吓着了?”

姜姨看看闺女,小脸红扑扑的,确实没事,脸就拉下来问:“你跟他们都说啥了?”

姜抗抗说:“我就说我是肺结核才回城的,这病好不了。没说啥呀?”

姜姨就骂上了:“你这个死丫头,不知道轻重!这肺结核是好病吗?你这么一咋呼,没人不知道你得肺结核的了。那个张建国和他爹他哥哥一样,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东西!这回好,全厂没有不知道你得痨病的了。谁敢要痨病鬼?我看将来你怎么嫁的出去!”

姜抗抗就愣了,她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想想她就说:“嫁不出去我就在家里陪你一辈子,不是更好?”

“好个屁!”姜姨继续骂,“有大闺女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在家里陪妈一辈子的吗?你赶紧找个机会和他们说明白,你是和他们闹着玩,不是真得病了。”

姜抗抗半天才说:“我干吗要和他们说呀,让他们继续跑来烦我?嘁!”

姜姨在外屋地上愣怔了许久说:“你不说我去说去。你说你这个死闺女,你啥时候能让我省点心呀!”

姜抗抗赶紧就把她妈喊住了,好久才叽叽歪歪地小声说:“我这病是假的,大傻又不是不知道。”

姜姨就又愣怔一下,接着就问:“你愿意嫁给大傻了?”

姜抗抗这下就更忸怩了,喊了一声“妈!”这才说,“我这才多大呀,暂时不想这些事情。”说完就进里屋了。

姜姨可不想就此算完,跟着进来问:“你骗同学这主意,是不是大傻替你出的?”

姜抗抗就不干了说:“我凭什么要他给我出主意呀,我就不兴自己想个主意出来?”

姜姨根本不信,问她说:“那你弄得那些假血是哪里来的?”

姜抗抗说:“上回我就问大傻了,他给我喝的是啥东西?他告诉我了,是红墨水加红糖兑的,我不会自己兑呀?”

姜姨哭笑不得。这闺女学好不容易,大傻的坏她可一学就会。

既然闺女肯嫁给大傻了,她也愿意,那就只有大傻这一边了。

闺女顾忌的不是没有道理。

大傻他爹虽说也是厂长,那可和现在的这个革委会主任级别不一样,那是真正的高级干部。就是大傻他娘,那也是国家人才级别的高人。

当时国家为了从无到有的,把自己的机械工业搞起来,才会派高级干部过来,领着大家搞建设。据说,当时市长的职务都没有大傻他爹高,见了他爹还得叫首长呢。

大傻他爹现在是落了难了,到处乱哄哄的,才没有人过问大傻。哪天正常了,大傻他爹平了反,光他爹那些老部下,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是高干,到时候没准就带着大傻去首都,过好日子去了。

要到那个时候,他闺女可怎么办?

不行,这事儿得先和大傻掰扯清楚!

这时候姚远在街上打扫街道,又哪里知道这娘儿俩在家里算计他?

一天的工作干完了,看看时间差不多,姚远就和邵玲一起,推着独轮小推车,去清洁队交上工具,然后再下班回家。

在外面的时候,姚远很少说话,说话也是仍旧打顿、结巴,守着邵玲也是一样。只是邵玲已经看出来,姚远虽然说话不利索,但是不傻。无论是扫地还是做事,都是有条有理的。

平日里,姚远都是自己干活,不让邵玲动手,只是让她在村委会等着他就行了。只有他有事需要出去的时候,邵玲才会出来替他干活。

邵玲心里挺感激姚远,知道她一个女孩子扫大街怕人家笑话,才尽量不让她出来。因此,她对姚远也挺好,不歧视他,平时有啥话都喜欢和他说。

其实,只要不是像张建军一样,成心招惹姚远,和他过不去,姚远也不会像对待张建军一样,对人家横鼻子竖眼的。对邵玲,他还是比较谦和,也没脾气,和对姜抗抗差不多。

邵玲知道姚远人好,喜欢和他说话。时间长了,两个人就成了朋友。

姚远正惦记着让邵玲做姜抗抗的第一个顾客呢。

姜抗抗穿的衣裳邵玲也看见了。虽然她长得没姜抗抗好看,可她也是年轻女孩,喜欢漂亮衣服。这个爱好,恐怕是不会随着任何社会制度转移的。

姚远就告诉邵玲,姜抗抗的衣服是她自己做的。要是邵玲喜欢,他可以哄着姜抗抗,也给她做一身。而且,姜抗抗会做好多样式的衣裳,她要是看不中姜抗抗穿的,还可以让她给做别的样式,姜抗抗会的可多呢!

姚远和姜姨家好,就跟一家人差不多,这个邵玲知道。她还真动心了,说要是姜抗抗肯给她做,她就去截布来。也不要别的,就要姜抗抗身上穿的那个样式就行,比商店里卖的合身好多。

姚远就说,自己做衣裳,都是可着身量尺寸,当然就合身,也好看了。

然后就又说,姜抗抗在家闲着,做衣服也是想挣两个零花钱,替她妈分担点困难。你去做衣裳她肯定答应,不过得给她点劳务费。对熟人一身衣裳也就三块钱,比去商店买成品衣裳,还是便宜好多,穿着还合身。

邵玲就答应了,买了布来交给姚远,还给了他三块钱做姜抗抗的劳务费。

姚远兴高采烈地拿了邵玲截的布料回来,连邵玲的尺寸和那三块钱都给了姜抗抗。

姜抗抗却不要钱,说:“钱你自己拿着就行了,你为我做衣裳这事儿,花那么多钱,这钱就算我还你的。”

姚远就不高兴了说:“你怎么这么说话呢,什么你的我的?要这么说,你每天给我做饭,我是不是也得给你支工钱呀?”

这阵子大家都上班,只有姜抗抗自己在家里闲着,做饭也就是她的了。

听姚远这么说,姜抗抗也就不说什么,把钱接过来,又塞她妈手里去了。

姜姨就说:“这钱呀,我替你们攒着,到时候还是你们的。”

姜抗抗的脸就红了。

姚远愣是没听出不对来,转头回自己那边收拾菜地去了,顺便跟姜姨说:“那个韭菜又长差不多了,姜姨你记着抽空割了它,要不就老了。”

姜姨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没听明白她的意思,要不就是故意装傻。

这个姚大傻,肚子里全是弯弯绕,他别再真的是没瞧上抗抗吧?她开始不放心了。

琢磨半天,撂了手里捺着的鞋垫子,跟着姚远后边也要出去。

姜抗抗就问:“妈你干啥去呀?”

姜姨边走边说:“做你的饭,跟你没关系!”

天开始渐渐地凉了,姚远那点留下的地里,黄瓜已经不接,让他拔了。还有两颗辣椒,剩下的他栽了白萝卜。

他算过了,种萝卜是最划算的。冬天厂里分大白菜,自己再种点萝卜,到时候还能和白菜换着吃,省的一冬天净吃白菜吃腻了。

萝卜这东西需要水分很大,每天下班回来,他就得去公共自来水那里打水回来,顺便把两家的水缸装满,然后就是浇萝卜地。

知道他不傻,姜姨也没有说让他自己做饭过日子。姚远已经喜欢上和姜姨一家在一起的日子了,离开姜姨一家,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过这种艰苦生活的勇气。

所以,姜姨不提让他单独过,他也就继续让姜姨管着他。

刚拿了扁担,勾着水筲要出门,姜姨就进来了。

姜姨沉着脸对他说:“大傻你先别忙着挑水,姜姨有话要和你说。”

傻子的燃情岁月

傻子的燃情岁月

作者:肖邦乱弹琴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中

《傻子的燃情岁月》不错,劳心费力的创作,让书友看到了不一样的题材,那么多的故事都引人入胜,又不收费,为什么有人还那么无聊的恶评?人性的丑恶真的是处处都有体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