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绝境突破

更新时间:2020-07-27 08:28:28

绝境突破 连载中

绝境突破

来源:落初 作者:左手写梦01 分类:游戏 主角:小混混美少女 人气:

左手写梦01新书《绝境突破》由左手写梦01所编写的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小混混美少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桥是被抛弃的孤儿,在贫困交加之际,救下他的,是虚拟世界的拳击比赛。只有在打出的每一拳中,他才找得到活在这个世界的意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轻转组,一个无论是初听还是细思过后都让江桥无法理解的名字。

他自小就听说大和区出刁民,各种黑恶势力都喜欢管自己的集团叫某某组某某组,但好歹也是具有一定的内涵和意义在里头的。但‘轻转’这两个字所展示的抽象艺术和深刻内涵实在不像是一个黑恶势力的招牌。

反倒像是个汽修厂的名字。

见得江桥如同进了传销集团的表情,伍左鸢这才将事情的原委解释过来。

为了参加区域级别的虚拟格斗比赛,每一个参赛者都必须归属于一个小组,小组的领队管理组员的一切活动安排以及管理团体赛和个人赛的规则设定,包括与对方的领队交流。可以说小组就是参赛者的后勤组织,负责他们比赛中出现各位琐事。

“换言之,‘轻转组’是在...老板娘?老板娘领导下的虚拟格斗参赛队伍了?”江桥提出的问题十分低端,本质上是将伍左鸢的解释概括了一遍,但伍左鸢似乎对这种简洁明了概括全文的思路十分满意,手掌又不自觉的得拍了几下江桥的肩膀以示两人的心又走进了些。

颜平帆还没从她的自我膨胀里脱身,一言一行都带着莫名的骄傲:“为了挖大和区的冠军,我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呢”

江桥见她挑眉得意,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顺应气氛装出副十分想知道详情的模样。骄阳般渴望得知详情的目光刺得伍左鸢有些后背发毛甚至有些恶心,不由自主的就开始解释起当初是怎么被颜平帆挖来的情况。

不过江桥对这些是不感兴趣的,他也正为眼前这五大三粗的汉子会错意讲自己那段风光不屈的冠军史而心烦,他更想明白为什么颜平帆把他和自己都叫来这里,莫非是要让自己和他打上一架?

“没错,我正是这个意思!”

听得江桥打断伍左鸢的滔滔不绝的试探性提问,颜平帆狡黠的笑容中不怀好意,“恰好给你个机会见识一下什么是虚拟格斗的选手”

江桥确认这副笑脸没有开玩笑的成分,深深的吸了口混杂颜平帆身上清香的空气,又慢慢地呼了出去。

如果颜平帆不是在开玩笑,肯定是自己平时得罪她了。

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是什么虚拟什么的选手,抽出主语来就是大和区的格斗冠军。大和区是什么地方,黑恶势力多如牛毛,打架高手一群一群。在这样的地方里,眼前的这位兄弟成了第一名,那打爆自己的脑袋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这不明摆着是黑帮老大威吓他人要求对方认怂的手段。

自己做过什么罪大滔天的事情吗?江桥自认为自己除了瞄颜平帆的大腿和胸之外就没做过其他与礼不合的事情,况且做这两件事时的目光都控制在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以他多年偷瞄女同学的经验来看,是绝不会被任何一个天真可爱的女性发现的。

正当江桥因为思索自己做过什么性骚扰的事情要被这样恐吓而面部表情扭曲的时候,伍左鸢也看出了他的不愿意。

“帆姐,他还没接受正规训练吧”伍左鸢挠起头,“会不会对他来说难度太大了”

颜平帆歪起脑袋,似乎没听懂伍左鸢的逻辑,有些不满的说,“正因为他是初学者,这又是他第一次接触虚拟格斗,所以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次”

“第一次会间接地奠定他的风格,如果是风格多样的你来与他战斗,那他今后发展的可能性必然更大”

这一套理论颜平帆也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认真而又熟练,没有一丝的怀疑。

但是,可能会被打死的吧?江桥再次估量伍左鸢的身体,边往后退了几步。

强壮的肌肉,掌心近腕处的厚茧,随时有机会肌肉爆发、一个正踢断绝对方子孙的腿部,以及目光中的不屈。就这一个人摆在江桥面前,换做平时他避都避不及。

“但也得他同意吧,我看他似乎...”或许是觉得说出来有挑起矛盾的嫌疑,伍左鸢换了个词语,“没准备好?”

江桥的确是没准备好找什么借口推掉这次切磋。作为人生中只打过一次架的人,他毫无挨下眼前这人一拳的信心。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侧着身子歪着脑袋的颜平帆的脸挡在自己的视线面前,四目相对,又把他从胡思乱想里甩出来了。

“没准备好吗?”颜平帆双目清澈,倒映着星幕夜晚湖泊都不及她的眼眸美丽。

“没有,我准备好了,信心十足,甚至觉得可以打死一头牛,没人能拦得住我”江桥几乎在这段话说出口之后才意识到了自己刚才下的战书挑衅意味有多么浓厚,目光迅速扫向伍左鸢,只见得他小声的说了句‘有信心是好事...’

显然有半句话被他吞进肚子里了,按现在三人所处的环境里,说不定他想说的是‘等下就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之类的黑帮分子常挂在嘴边的凶残话语。

听得江桥的信心满满,颜平帆忽得乐出声来,还怕伍左鸢没听懂,“你听他这口气哪像没准备?”

颜平帆说的准备莫非是准备赴死之意?江桥听闻她这般说,正欲辩解缓和气氛时,双肩便被颜平帆的双手搭上,转着他的身子往那巨大的仪器面前推,顺带的取下了墙面上挂着的带兜帽连体紧身衣。

“先换上先”颜平帆麻利的将衣服塞给他,“换好之后等我过来”说罢便带着伍左鸢开门往外走,似乎往别的房间去了。

江桥拿起这紧身衣,被他揉成的皱巴巴一团展开后与他等身大小,看来是颜平帆为了自己特意配置的。这玩意以黑色为主色,辅以若干条蓝色条纹,看起来颇有黑暗系的风格,兜帽的帽檐摸起来有些坚硬,想来是里头有线圈或者是其他东西。兜帽的顶端,也就是对应头顶的部分有一块透明如同水晶的物质,在灯光下折射散射光芒,但摸起来柔软至极,不似晶体。

所以,应该怎么穿?在将整件衣服研究了一遍后,江桥依旧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墙上原先挂衣服的地方也没有说明书之类的东西。紧身衣的功能除了塑身外,江桥还真是不懂,所以对于紧身衣是应该脱光了穿还是套在其他衣服上面他也不大清楚。说实在的一个穷乡僻壤的男生能知道世界上有紧身衣这种东西存在已经是个十分不错的水平了。

在回忆那段同班里的几个**正旺的少年一同翻看应该被没收的杂志时所收获的无关紧要的、关于紧身衣的知识后,他依旧不明白这玩意到底应该怎么穿。思索良久,他本着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决心,决定直接往身上套。

套上后他光着脚活动了下,由于上部里还塞着短衬,所以总体的感觉十分的奇怪。恰逢这个时候哼着歌的颜平帆跳着步子回来了,见江桥穿好了衣服也没做什么评价,打过招呼后便满门心思的调试起巨大的仪器来。

江桥惋惜的目光从颜平帆不小心从平肩上衬领口露出的内衣上移到巨大的机器,仔细的打量起来。

这东西的壳状外型目测是某种奇特的金属,外部布满了印刷线路。说他巨大并非夸张,将其近似于球体来考虑的话,这个巨大机器的直径至少有两米五。仔细看去,才发现里头晃荡的液体更像是某种含水量较多的胶体溶液,金属的上部盖子上连着的头盔垂直的浸在液体里。

颜平帆修正好了仪器,便招手让江桥过来,她一边解释提供氧气的头盔,一边解释仪器里的生物感知液,她这幅认真的模样看得江桥眼睛发直,说什么他也只会应‘好’。

“痛觉感知先和现实同步吧”颜平帆的语速十分之快,半空中的双手比来比去,似乎上场的人是自己一般兴奋,“协议的话...虽说下一次比赛会出新协议,但是现在先根据最新的吧...”

“那...格斗的技能之类的呢?”江桥见示意自己进那仪器里,他爬上折梯,戴上头盔时一边问道,“有没有什么连招之类的”

听他这么问,颜平帆先是一愣,忽然捂住嘴转过身去,看她肩膀颤抖的模样想来是忍得十分严重。十几秒后,她擦着微红的眼眶转过身来,忍着笑叉腰说道:“没有哦,听好啦,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游戏,而是要比那些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江桥的错觉,在她挪开手背的眼睛里他看见了闪闪发亮的光芒。

“要更加有趣的世界!”

话音刚落,只见的颜平帆一脚踢开折梯,在上端的江桥重心不稳,直接跌进了液体里。

黏糊的触感和短暂的缺氧在下一次眼睛睁开时消失不见,液体也好,头盔也好,一切的一切都变了个模样。

眼中所见的是一片无尽的草原,及腰的高草散着特有的泥土腥味,但也混杂着些许花香。他转身环顾四周,天空是从未见过的通透,列队飞行的大雁朝着极远的地方飞去,太阳当空,阳光不像现实中的刺眼。河流的声音,高草中传来的夏蝉的声音,在自己身旁飞行环绕后溜走的彩蝶,一切的一切,像极了童年里某一次的郊游。

这就是,虚拟世界吗?

“挺漂亮的呀”颜平帆的声音忽得传到了江桥耳中,“江桥你好厉害,这地方真漂亮”

“什么?”江桥没听懂,颜平帆也不解释,又开始飞快的说着一些东西,在夏蝉的鸣叫声和她悦耳的声音里,江桥看见远处一株高草十分特别。

“因为江桥是第一次,我们就弄点比较有趣的吧。”

略带调皮的声音没能让视线停留在那株高草上的江桥回过神来。那东西至少有江桥这个高度,说是草的话也有些牵强,但是在田里怎么会有树呢?

“魔力限制解除,不限制虚拟战斗力,但限制武器哦,毕竟江桥还没有”

它又像是树,又像是雕像,独树一帜,光是这么看着,就有一种深深的孤独。

“计分标准不限,在江桥决定放弃比赛时我们就终止比赛,这么看来江桥可是比你有利哦,不过你作为前辈让他点也没关系吧?”这么说着的颜平帆向江桥征求意见,“可以吗江桥?”

似乎是,某种发自内心深处、独自寻求着什么东西的孤独。

“嗯”江桥下意识地回答,目光依旧没有收回来。

“那么,比赛开始!”

随着颜平帆的声音一出,那颗独立于其他的高草也随之动了起来,江桥这才明白,那孤独的背影并非是草,而是伍左鸢。

不知多少米外的对视里,江桥看见了伍左鸢闪闪发光的眼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