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竹马不识青梅色

更新时间:2021-05-14 07:24:33

竹马不识青梅色 已完结

竹马不识青梅色

来源:落初 作者:冷苏 分类:言情 主角:柳语柳语夕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竹马不识青梅色》是冷苏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柳语柳语夕,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一种爱,在恨里交织,在火里涅盘。  三世错缘,皆是各自春风慰寂寥  无形之手,翻云覆雨  血解封印,梦魂杳杳,  再相逢,山长水阔,孽缘尽消,  能否生生世世永不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晚上,柳府的喧嚣不断,柳语夕凌晨才睡着,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想起昨日和那男人约定的时间,赶紧翻身起床,“月儿,什么时辰了?”

“小姐,现在卯时二刻。”月儿在外间答了一句。

柳语夕呼了口气,穿衣起床,还好不晚,否则后果她不敢设想。

柳语夕收拾完,发现沈若梅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餐桌前等她了。两人吃完早饭,沈若梅便吩咐一个贴身丫鬟:“告诉老爷,我和小姐去城隍庙祈福了,酉时回来。”

出门时,月儿欲同车前往,柳阻止道:“你在家里帮我把房间收拾收拾,我和娘很快便回来。”

月儿虽觉得奇怪,但也不便多问,只应了一声就回去了。

马车里就只剩柳语夕和沈若梅两人,外面还一个驾车的马夫。

到达城隍庙的时候,柳语夕看了看天色,不过下午三点钟的样子,还有很多香客在庙外来来去去。柳语夕跳下马车左右张望,却没看到那男人的影子。柳语夕搀扶着沈若梅下车,两人一大一小朝城隍庙走,只是柳语夕不时张望。

这时,一个迟疑的声音唤了声“若儿”

牵着柳语夕的手一颤,脚也定在了原地。男人快步走到沈若梅面前,全然不顾她柳语夕的存在,双手一张抱住了沈若梅:“若儿,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慎哥,你走吧,我已嫁作人妇。”沈若梅眼中盈满了泪,她却强忍住不让它流出来。

“我不在乎,只要你肯和我走。”

“我不可能和你走的,你还是赶紧找个好女人,忘了我吧。”沈若梅低垂着眼睑,声音发颤地说道。

男人似是不相信她会说这种话,定定地看着沈若梅,“你看着我,再说一遍。”

这时,不少路人都驻足观看这一对男女,女的像是某个府里的贵夫人,而这男的却落魄得像个叫花子。

柳语夕环视了一圈,扯了扯两人的衣袖,“娘,叔叔,我们边走边说吧。”

沈若梅却不迈动脚步,“夕儿,我们回去。”

眼见路人停下观看的人越来越多,柳语夕再顾不得扮演小孩儿,几步小跑到男子身边:“叔叔,你先去后院等着,此时人多眼杂,在这里说一定解决不了问题。”

男子深深看了她一眼,便依言走开了。

沈若梅拉着语夕往马车边走。

柳语夕顺从地走在一边,待走到马车边,看热闹的人也都散了,柳语夕才拉住沈若梅,“娘,你既然不喜欢爹爹,为什么不和叔叔离开呢?”

沈若梅转过头来惊异地看着柳语夕,“你听谁说的这些?”

柳语夕小脸上全是不符年龄的成熟睿智,“娘,我知道你喜欢的人其实是叔叔,看叔叔的样子他也是非常爱您的。”

沈若梅叹了一口气,“当年是我亲眼所见啊。”她声音小得像是在自言自语。可是亲眼所见几个字却被柳语夕听见了,她眼神一寒,亲眼所见啊,她何尝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自己最爱的背叛。

也许是出于对自己无法释怀的感情,她始终抱有的遗憾,所以她仍旧对沈若梅说道:“亲眼所见的事也未必是真的,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要你问一问叔叔,也许你就清楚了,也解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烦忧。”

听到这话后,沈若梅迈出的脚慢慢地放回了原地,但却没有转身,她脸色有些苍白地摇了摇头:“既然回不去了,何必还相见?”

“娘说错了,虽然回不去了,但误会还是要解开。有时候一时冲动做了傻事,当你想弄清楚误会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机会了。”她声音里透出的沧桑让人无法相信这出自一个11岁小孩儿之口。可此时沈若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何况,看慎叔叔的样子,若是娘执意不说清楚,他当真是生无可恋了。”

听到“生无可恋”四字,沈若梅惨白的脸更白了几分,转身拉着柳语夕飞快跑了起来。

男人坐在大石上,看向急忙赶来的两人,脏污的脸上绽开了笑容:“若儿”

“慎哥”沈若梅朝前走了几步,男人便跑上来想抱抱她,沈若梅却退后了几步。男人并没有觉得尴尬,能这样看着她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了,他声音略带嘶哑地说:“当年我和你为了件小事争执后,生了两天气,便又忍不住跑去找你。可丫鬟说你下山了,我就跟着下了山,这些年来,大江南北都找遍了,终于在柳府找到了你。”男人述说得很简单,但看他满身满脸的脏污,这其中的艰辛肯定不简单,“你跟我走好吗?”最后一句声音明显小了好多。

沈若梅轻轻摇了摇头,拉起柳语夕的小手,对男人说:“你也看到了,我的女儿都已经这么大了,我是不可能和你走的。我来,只是想让你看清一件事,当年我亲眼在同欢阁看到你和一个**欢好,也许我在你心中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重要。”

男人不可置信地看着沈若梅,“什么时候?”

“就是当年我下山没多久,就亲眼见你另寻新欢。”

“不可能,那时候我去了北方找你。”男人肯定地说道。

沈若梅也有些吃惊,“可是我亲眼见到的。”

男人一把捏住她双肩,“你难道不相信我?从小到大,除了你,我和哪个女人走近过?别人不了解我可以不相信我,你难道也不相信吗?”

柳语夕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男人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那么还有个可能就是沈若梅看错了,可她说她亲眼看到的,对一个自己喜欢了十几年的人怎么会看错?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个问题没有头绪,一时三人都没有说话。最后柳语夕问了句:“会不会是娘没看清楚”

沈若梅摇了摇头,有些凄苦地道:“我看清楚了,是他。”

柳语夕又对男人说道:“如果你的话是真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人易容成你的样子欺骗娘。”

男人摇摇头,“这样做对别人有什么好处。”

本来一句无心的话,沈若梅听后却满脸黯然,“我知道是谁做的了。”

“谁?”男人问道。

“柳霆暄。”

男人并不傻,顿时把这前因后果猜了大半。沈若梅也讲述了当年和他争执过后本想下山散散心,遇到了风liu多情的柳霆暄,更把自己的感情挫折告诉了他。可没过多久就亲眼见到自己师兄背叛自己,之后心灰意冷,一心求死,柳霆暄没日没夜地安慰照顾她。本来沈若梅是很感激柳霆暄的,但是柳霆暄却在一次酒醉了强要了她,之后只能跟他回柳府成了他众多夫人之一。

“你跟我走吧,既然是误会,我们就不要去管以前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就是。”

“不行,我还有夕儿,她毕竟是柳霆暄的女儿。”

两人说完不约而同地看向柳语夕,柳语夕无所谓地摊摊手,“我没关系,你们只想你们自己的事,”

男人却抢着说:“夕儿也跟着我们,我会当你是我的宝贝儿女儿的。。。。。。”

男人说完,沈若梅的泪水又泛滥了,柳语夕倒没什么意见,反正哪里都一样。

“你的宝贝女儿?想得倒是挺美。”突如其来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愤怒,柳霆暄带着一群家丁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三人面前。

柳霆暄朝沈若梅挥挥手,“回来。”

沈若梅摇摇头,抱起柳语夕不停往后退,男人一把抱过柳语夕拉着沈若梅朝树林里跑去。

柳霆暄在三人身后愤怒地咆哮,“去给我把他们捉回来。”

三人没个方向地乱跑,天色已经变得暗沉。没有人说话,柳语夕也很安静地趴在男人肩头,她有种感觉,这次的逃跑不会成功。这树林并不大,何况男人还要带着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小孩子,而后面又全是精壮的大汉。果然,没多久,就证实了她的预感,后面的追兵离他们不过三四十米。抱着她的男人此时又突地停了下来,柳语夕转过头看前方,不由苦笑,看来老天也不帮这对苦命鸳鸯,前有悬崖后有追兵,他们已经无路可走。

沈若梅和那男人看到悬崖先是一阵绝望,后来又极有默契的相视而笑。沈若梅抱住柳语夕轻轻哄到:“夕儿乖,以后要听爹的话,娘要和叔叔去一个地方。”

柳语夕已经明白他们要干什么,脸上浮现出绝对不该出现在孩子脸上的神色:“娘,别灰心,活着总是有希望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两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个孩子,联想着之前的一切,如果仅仅是早慧,她也不该懂这么多东西。可此时,三人面临生死存亡,谁也没有多余心思在这上面做过多研究。

柳霆暄找到三人时,三人神情淡淡地坐在悬崖边有句没句地说着什么。沈若梅见柳霆暄到了,声音很平静地对他说道:“我跟你回去,你放过他。”

柳霆暄却张狂地大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沈若梅朝着悬崖边走了几步,“你不答应的话,我就只有和他埋骨于此山了。”那男人赶紧上前拉住她。

柳语夕却看到柳霆暄身子晃了晃又站住了。

“好,我答应你,你和语夕先过来。”

“不要走。”男子声音透出的痛苦和绝望让柳语夕都不忍再看,本以为可以帮助一对苦命鸳鸯,可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沈若梅抱起柳语夕,深深看了一眼男人便朝柳霆暄走去。男人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颓败地滑到在地,神情寥落。他什么都不能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投向别人怀抱,如果他反抗,只会让她跟自己一块去死。他狠狠地锤着眼前的地面,鲜血染红了土壤。

马车在空荡无人的山路上“得得”地跑着,车里的沈若梅目光呆滞,不发一言。柳语夕掀开帘子就看到柳霆暄紧皱着眉头,眼中有焚烧一切的怒火。她心中低低叹息一声,放下帘子,却在此时,传来一声惨叫,沈若梅骤然抬起头来,打开车门,喝住车夫停车。

沈若梅跳下马车,朝山上跑去。柳霆暄脚尖在马背上轻轻一点人就已经跃到了沈若梅身前,“你要干什么?”

“你又做了什么?使诡计让我做了你夫人,如今又一次使诡计杀了他。”第一次看到温柔似水的沈若梅疯狂的嘶吼,原来每个人爆发都是很恐怖的,不恐怖是因为还没有达到临界点。

“你都知道了,”柳霆暄淡淡地说着,“不过这次你说错了,如果我使诡计,我大可让你们回了府再杀他。”

沈若梅疯狂地在刘霆暄怀里扑打,柳霆暄任她撕咬怒骂,“你可以不顾我们这几年的感情,但你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你的女儿。”

果然,沈若梅安静了下来,眼睛直直地看着山头。柳霆暄从他身边绕过走回来:“这一次我再让你亲眼见到他死,是想让你死心,你跟他一起长大,可跟我也朝夕相处了11年,为何你眼中只有他?”柳霆暄的愤怒都爆发了出来,既痛心又无奈。

最后一句话被风吹得飘零破碎,不知道沈若梅有没有听到,柳语夕却清清楚楚听到了。

这世上的人都是可怜人,谁人不可怜?

沈若梅悲痛欲绝,哭了一会儿便昏了过去。柳霆暄横抱起沈若梅放入马车上躺好,一言不发地转身上马离开。

一路上只有马蹄的“哒哒”声久久不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