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西夏公主记

更新时间:2021-04-08 08:13:57

西夏公主记 连载中

西夏公主记

来源:落初 作者:风骨玉 分类:言情 主角:拓跋魏 人气:

完结小说《西夏公主记》是风骨玉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拓跋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魏年间,元宗帝昏庸无道致使边境暴动频繁,西夏王拓跋裕为保边境安宁,停止战乱,派西夏公主前往大魏十余年。十年里,在这森严的紫禁城内,她被囚禁,被毒打,为了逃出皇宫一路上生死攸关,若非没有他,她可能早就活不下来了。紫禁城这座囚笼,城外的人拼了命的想进来,她拼了命的想出去。(本文还是属于很轻松的文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郇换了衣,走出来时正好看见匆忙起身的拓跋玉寜,深色的瞳孔如同黑夜般宁静与神秘,里面透出的光让人捉摸不透,片刻,看向门外“让她进来。”

桂嬷嬷这才弯着佝偻的腰亦步亦趋走了进来:“见过大公子。”

“起来吧,何事?”燕郇缓缓走到了主座上,倒了一杯热腾腾的香茶,落座,丫头们三步俩下就将餐桌收拾的干干净净了,拓跋玉寜看着带走的饭菜,不由咽了口唾沫。燕郇正好看到了她的馋猫样,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

桂嬷嬷没敢抬眸,看着从眼前走过的一层不染的靴子,沉稳道:“回公子的话,赵家来了喜帖,赵家老太太要过寿了,夫人让老奴把帖子给你一份。”说着,将手里的红色喜帖双手恭敬的举了起来。

拓跋玉寜喜,赵老太太,不就是那赵氏的母亲吗,出府的大好时机啊,给采薇报一声平安,燕郇闻言,眼波流转,黑如深潭,嘴角似乎扬起丝丝缕缕的嘲讽,只听:‘放下吧。’

“是,老奴告退。”桂嬷嬷转身,眯起浑浊的眼扫了拓跋玉寜一眼,离开。

桂嬷嬷一走,拓跋玉寜便看向神色慵懒的燕郇笑道:“公子,带我去可行?”

燕郇闻言,看了她一眼,凤尾一般的眼角撩起来,不动声色道:“你呆在燕府即可。”

“不要。”她的声音突然拔高,只见一双黑鎏金的眼不经意的扫来,她没出息的退后了一步,支吾道:‘我一人在府,那些嬷嬷会趁机欺负我的。’

燕郇低垂的睫毛突然一颤,眨眼间,他便继续品起了茶。拓跋玉寜不放弃,再接再厉,小跑着拿起桌面上的鸳鸯壶,笑眯眯的站到燕郇身边,用自以为温柔的声音开口:“公子,我给你倒茶。”

燕郇“——”看了眼满当当的茶杯,没说话。

“公子,我给你捶捶肩?”

燕郇“——”

拓跋玉寜笑:“舒不舒服啊,公子?”

燕郇强忍着离开的冲动,没说话。

她撇嘴:“公子,你好歹应一声啊?”

燕郇黑如点漆的深色之中终于有了波动,薄唇缓缓张开:“章法太乱,该请师傅了。”

“那这样呢?”被嫌弃了,她放缓了速度,疑惑问道。

燕郇没回应,半响,她的手酸痛,才闻清冷的声音响起:“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燕府不过你的踏板石,你强则活,你弱死亦。”

拓跋玉寜一怔,玉手从他宽厚的肩膀滑落,眉梢上挑:“你什么意思?”

燕郇起身,没说话,孤傲的背影缓缓离去,她微微眯眼,嘴角的笑意渐深。

大院厨房

累了一天了,拓跋玉寜放下餐具,揉了揉发酸的腰肢,打了个哈欠,燕郇这个有怪癖的男人,专门折腾她的吧,不经意的扫了眼忙碌的丫头婆子们,随手拿起木板上的半根黄瓜,“咔擦”一口,就要离去。

“哎,婳儿姑娘,你等等。”一个婆子追了上来,手里端着一盆水。

拓跋玉寜黛眉微皱,停下脚步:“怎么了?”

婆子叹口气:“婳儿姑娘,老奴锅里还炖着汤呢,夫人催着呢,你能去伺候公子洗脚吗?”

热气腾腾的水迷了她的眼,可是她记得燕郇没有让人近身伺候的习惯,挑眉:“嬷嬷,我还得把公子的衣物送去洗衣苑呢,忙不过来。”婉言拒绝。

“婳儿丫头,老婆子却是有事,你就帮帮忙,发发善心吧。”婆子道。

姑娘变丫头了,拓跋玉寜心底默默叹口气,这婆子应该是奉主子命折腾她呢,来了这燕府,她得罪过的也就是那桂嬷嬷了,不然,就是赵氏因着燕郇看她不顺眼了,思此,接过盆子,没多话,离去。

婆子看着夜星稀疏下透过枝桠袅袅离去的娇影,冷哼了一声。

“嬷嬷,你这是为何?”

“公子日日有沐浴的习惯,且不喜人近身伺候,婳儿这臭丫头最好让公子弃了她,看谁还帮她。”突然,顿了顿,扭头看了下身旁的丫头:“还有,桂嬷嬷吩咐下去的事切不可怠慢了啊。”

“知道了,嬷嬷。”

拓跋玉寜来到墨韵堂的时候,书桌旁还亮着一盏烛火,她舒了口气,缓缓走了进去,公子伏案在花梨大理石大案,挑灯夜看卷书,数十方宝砚,侧影相成笔墨,冬夜寒星的瞳眸,冰冷中略带柔情的眼神,却挥洒出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她一时愣了眼。

“何事?”燕郇没有抬头,略带疲惫的声音低低传来。

拓跋玉寜打了个激灵,回神:“伺候你洗脚。”

燕郇闻言,批改卷书的手微顿,随即:“不用,你下去吧。”

累的眼里都有红血丝了,还逞强,拓跋玉寜直接将水盆放置在他的脚下,皱眉道:“转过身来。”

他闻言,放下了笔,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地上倔强的眉目,终究还是稍稍侧过了身子,没说什么,微凉的瞬间,沐足于微烫的热水,一股暖流从涌泉直冲心田,薄薄的汗缓缓蒸发,突有一种超脱世俗红尘的感觉,眸子里倒映着的温柔眉眼,唇红齿白,夺了谁的心,劫了谁的情。

晨起,骄阳从东海岸升起,曙光乍现,江北的空也染上了迷人的朝暖,枯藤新生了枝桠,时光翩然轻擦,凭风而舞,湖水中的萍草颜色愈发娇绿。

拓跋玉寜热的直吐香舌,拐了个弯,终于要到洗衣苑了,嘈杂的声音也强烈了起来,她抱着一沓衣物拐进了院子。

“呦,这不是婳儿姑娘吗?”拓跋玉寜看那不屑的神色,心底吐槽,老妖婆。“喏,这是大公子的衣物,送迟了,请大婶见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