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盼回眸

更新时间:2021-04-08 07:58:32

盼回眸 连载中

盼回眸

来源:落初 作者:招摇之 分类:言情 主角:张曦沈氏 人气:

招摇之新书《盼回眸》由招摇之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曦沈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政变,太后被杀,父亲横死,兄长不知所踪,一夜之间,族人尽诛。情敌跑过来告诉她:所谓谣言,原来是真。在世人眼中,她是认贼作母,她父亲就是后世史书中所言的男祸,《魏书》有云:姿容瑰丽,文章华而不实,奸媚惑上,归于侫臣之列。在自己眼中,她是士族贵女,太后义女,大魏朝唯一的异姓公主,父兄皆为当朝权贵,与夫婿琴瑟克谐,松萝并茂。二十三年的人生,天之娇女,享尽尊荣。——*——*——到底孰假孰真,在她还没弄清楚前,她的生命结束了……重来一世,结局又会有什么不一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难怪无人守在这大殿,也无人敢进这大殿。

此刻,殿内寂籁无声,气氛沉闷得连神经大条的张曦都有点受不住,更别提那些玲珑剔透的宫人,怕是恨不得自己都隐藏起来才好。

清江水流,妃色倾城。

一听就是有故事。

阿耶神情尴尬,杨太后的神态,同样不复一开始的愉悦,而是夹杂着一丝怨念。

她还是第一次知道,知道她那一辈子的表字,出自这一句话。

瞬间,她也明白过来,那一辈子,杨太后总唤她清妃,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小名。

她长得肖似阿耶,唯有一双眼眸,像极了阿娘,杏眼清澈,似盛有一汪盈盈秋水,透着无邪与娇憨。

连阿顾也最喜欢她这双眼睛,说:对着这双眼睛,总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她也知道,那是她缠得太紧了,阿顾脸上的无奈。

怕是杨太后,最不喜欢她这双眼睛了,甫一见面,就说出了嫌弃的话来。

“……你没忘记就好。”

杨太后先开了口,自己端起了茶碗,“喝茶。”

张婴看了眼几案上的茶果,摇了摇头,“我不渴,我这次来……”

“怎么?我宫里的东西,你都不敢动了。”

张婴被打断了话,一时没有回话,也没有伸手去碰桌上的茶碗。

又听杨太后道:“放心,真是茶,我这次什么都没放,以后也再不会加料了。”

“真加了料,我不舍得你受罪,受罪的还是我。”

这话一出,不仅张婴变了脸,作为旁观者的张曦,也惊掉了下巴,她好像听到什么了不得的话。

原来,她调戏阿顾的话,都从杨太后这里学的,眼前杨太后,哪还有她一直以为的端庄谨肃。

但见杨太后直接起了榻,端着茶碗走过来,蹲下身,把自己的那碗茶,递到张婴面前,“要不你喝我这碗,我刚喝了一口,你总该放心了。”

“珍娘,你别闹了行不行?让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张婴轻喝了一声,转开脸语气极为生硬,“你现在是大魏宫中的太后,皇帝之母,已不是姑奈山中一介樵夫之女。”

“五郎,你的性子一直没变呀,这世上,就你最正经。”

杨太后略带嘲讽道,说着重重地放下茶碗,伸手直接从张婴怀里抢走张曦,“你是大家子,但我不是呀,我就是一介樵夫之女,当年要不是在姑奈山中清江寺里遇上你,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出姑奈山。”

“那年我第一回下山的时候,看到太守嫁女,灯光与焰火,照亮了整个东武城,我那时候就在想呀,我怎么就没一个做太守的阿耶?我的阿耶,为什么只是姑奈山中一名樵夫?”

“我们既能相遇,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士庶之别,有如天壤,这是张家仆从,来我家里说的一句话,当然,他们带来不少绢帛与粟米,对我家来说,真的是一笔大财富。”

“可是婴郎,我不喜欢呀,再华丽的绢帛,再好看的衣裳,都不及你送我的那件妃色罗裙,你送我衣裳的那天,我是真的欢喜,那以后,哪怕有再多再美的新衣裳,都赶不上那时的欢喜。”

“清江水流,妃色倾城。”

“我记得你说过的话,记得清江寺中,你教我认字,教我写字读书,我都记着,难道你真的全忘了?”

张婴的脸色,随着杨太后的话,由一开始的黑,转为红,最后变为煞白,甚至没再要去抢回杨太后怀里的女儿,望着杨太后目光,神情复杂,又夹带了丝丝欠疚,语气缓和,“珍娘,人要往前看,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如今很好,好好辅佐圣上治理天下,就像我曾和你说过的那些历史上有名的女子一样,将来史书留名足以称后世。”

“你当时和我说那些女子时,可没料到我会做太后,何况,我不在乎史书留名,我只是不想当寡妇。”杨太后说这话时,眼睛明晃晃地盯着张婴。

自是没错过张婴明显噎住的神情。

待在杨太后怀里的张曦,整个人几乎处于神游状态,以前她没发现杨太后有这么多话,她心中的疑问,猜测的真相,进一趟宫,都霍然解开了。

竟真是阿耶欠的情债。

此刻,张曦心中,对阿耶不由升起几分迁怒。

“……阿眸才三个月,给七公主做玩伴不合适,你收回那道圣旨吧。”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我今日把话挑明,我让阿眸进宫,只是为了让你有个时常进宫的理由,你放心好了,我才不舍得,我们的清妃,去给那只病猫做玩伴。”

杨太后说到这,不管张婴是怎么想,低头逗弄着怀里的张曦,“是不是呀,清妃。”

张曦知道她该回应,讨得杨太后的喜欢,凭着张脸,或许又能像上一辈换一个公主的名号,横行宫内外。

可此刻,被巨大的真相给震住,她实在提不起精神,整个人焉焉的。

“阿眸这是怎么了?”张婴注意到杨太后怀里耷拉着脸的小女,忙地了起身,满脸关心。

“是不是要睡觉了?”杨太后自己没怎么带过孩子。

“不会,这丫头白天精神一向好。”

“我让人去请御医过来瞧瞧。”

瞧着杨太后真要叫人去请御医,张曦只能让自己活泼起来,先是咧嘴一笑,然后伸着肉乎乎的手,咿咿哑哑地指着外面。

她不想待在这屋子了。

“估计是饿了,让乳母抱下去喂奶。”张婴说话时,想伸手接过女儿。

张曦头一回,不想让阿耶抱,遂转开了头趴在杨太后怀里,谁知这一无意识的举动,却让杨太后很高兴,“我就觉得,这孩子和我亲,我让钦天监挑个好日子,我正式认清妃做义女。”

“不行。”张婴想也没想就否定掉,要是真认了义女,阿华还不知会怎么和他闹。

杨太后自嘲道:“也对,我一介庶族寒门女,哪配给士族小娘子做义母。”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婴少不得辩解。

“那你是什么意思?”

杨太后脸上已染上一层寒意,“张五郎,你不要逼我。从前因身份地位之差别,失去的一切,如今我要凭着身份地位,全部夺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