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窈窕恶女

更新时间:2020-03-26 10:33:39

窈窕恶女 已完结

窈窕恶女

来源:落初 作者:雁紫 分类:言情 主角:陆鹿小姐 人气:

完结小说《窈窕恶女》是雁紫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鹿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爱财恶女为难说:“要我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家家为你撩衣上药,这不太好吧?”  某受伤厌女男不耐烦反问:“那你想怎样?”  “加钱!至少一千……”  “成交。”  “我没说完,一千金,货币单位是黄金”  某冷面男虽然不知货币单位是个什么鬼,还是咬牙接受敲诈:“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些事,你越憋越急。

像现在,陆鹿有点内急,她忍了忍。听着外面哗啦啦,淅淅沥沥的秋雨敲檐瓦,到底忍不住,脸色纠结的向卫妈妈道:“我,我去方便一下。”

“小姐,我陪你去。”Chun草自告奋勇。

陆鹿看她一眼。

因为一直顾着不让小姐被雨淋着,Chun草半边身子都湿透了,这会裹贴在身上,虽发育未全,还是多少能看出点女Xing曲线。

“你老实待着,哪也别去。”

Chun草被小姐打量几眼,也跟着低头看到自己这湿嗒嗒的狼狈模样,羞红脸忙不迭点头:“知道了,小姐。”

那就只好卫妈妈陪着喽。

可是,陆鹿指指正殿那一群凶神恶煞,压低声音道:“卫妈妈,我瞧着方才那王平看Chun草的眼神不对,你守着点,别闹出什么丑事来才好。“

卫妈妈唬一跳,看一眼满脸羞红,低头一直在整理衣襟的Chun草,不敢相信问:“小姐,你可别吓老奴?”

“真不是吓你。妈妈,你守着Chun草,我去去就来。”

“可是,小姐,你不能单独出门?”相对于Chun草的名声,卫妈妈更关心陆大小姐这般独行,岂不更惹人口舌。

“不要紧。我很快就好。”陆鹿捂着肚子,眉毛皱一起,摆摆手,一步一挪的向着偏殿后侧门去。

卫妈妈正要跟去,谁知那王平偏巧过来,手里还端着热汤,好心巴巴的送过来。

当时就引起了卫妈***高度警戒。

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他要没点龌龃心思,干嘛还送热气腾腾的汤水帮她们驱寒降温啊?

可怜的王平,好心没好报!还被卫妈妈干瞪了好几眼。

殿外秋雨比先小多了,还飘着零星毛毛细雨,秋风却不减,刮的观里古树东倒西歪,抖一地雨珠。

陆鹿其实想趁着身边跟随的人少,好好逛逛这青云观。

解决了内急,又没有卫妈妈在旁边唠叨,没有Chun草寸步不离的束缚,陆鹿神清气爽的信步溜达。

唉!就要进陆府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陆大小姐了,只怕以后出门放风的时间都没有,趁着现在好好吸吸新鲜空气。

我吸,我再吸……咦?什么怪味?

陆鹿耸耸小巧鼻子,循着怪味飘来的方向渐渐靠过去。

长廊内侧有一方圆月门,桂树下站着一名身材高大修长的男子。

头佩玉冠,冠中镶红色玉石,身穿暗菱纹红色长袍,襟绣浅银卷云纹,扎一条镶玳瑁浅黑腰带,足登带银纹的绛红色靴子。

面容俊朗冷峻,目胜寒星,肤色微黑。此刻听到动静,神情清冷的望向圆月门外花痴的陆鹿。

嘴角微撇很不屑。

哇哇哇~帅哥耶!大帅哥!

陆鹿好像能听到自己香咽口水的声音。

这款正是自己最心水的。

峻朗有男子气概,清冷孤傲,带着‘生人勿近’的霸气范,她喜欢!

“嗨,你好。”陆鹿拿出前世的作派,大大方方朝他摆手。

冷峻男子目光一滞,好像被惊到了。

“方才你闻到一股怪味没有?”陆鹿主动搭讪。

冷峻男子眸光稍稍下垂。

将他表情全部收纳的陆鹿顺着视线一看:地上仿佛有一滩污水,污痕看起来弯弯曲曲,很粗壮的长条形。

“这是什么?咦?臭死了,不是你放屁吧?”陆鹿顺脚就走近,才打量一眼就很不秀气的捂鼻子拿手扇风。

冷峻男子见她靠近,肌肉绷紧,拳头蓄势待发……

听她嫌弃的这么一问,身形一歪,差点趔趄,然后用‘见鬼’的表情瞪视她。

“对,就是这股味道,很刺鼻!”陆鹿顾不得欣赏眼前帅哥,蹲下身嗅了嗅,欢喜笑:“没错,就是这气味,难闻死了!”

“你闻到了?”对方开口了,声音低哑嘶沉,好像声带受损了一样。

陆鹿背负双手冲他绽开个自认最亲切甜美的笑容,天真俏皮点头:“是呀。老远就闻到了。”

“呵呵,你可真不走运。”冷面帅哥缓缓扬起手。

“大人,你没事吧?”邓叶冲进来。

一眼看到陆鹿,煞住脚步,疑惑呼:“程姑娘?”

“嗨,又见面了。”陆鹿见躲不过了,幸好卫妈妈和Chun草没跟在身边,不然苦心隐瞒就白费了。

邓叶点点头,走到冷面帅哥身边,低声问:“大人,你还好吧?”

“解决了。”帅哥指指地下。

邓叶低头看着渐渐被雨水冲刷掉的弯曲粗条形,倒吸口冷气,惊恐抬眸望向沉稳的大人。

“这位大人是……”

“我认得。”冷面大人目光灼灼盯她一眼,道:“程姑娘是吧?我的刀!”

什么?后知后觉的陆鹿突然省悟,这个冷面威武的帅哥是那天河中奄奄一息的大胡子参将段大人?不会这么衰吧?怎么会是他?为什么胡子刮掉,会差这么多?骗子!

“什么刀,没见过,不知道。”陆鹿冷起了脸色。

邓叶帮忙回忆:“就是前些日子,我们段大人受伤,蒙姑娘在河中救起,但是,段大人随身佩刀的一把短刀不见了,请问,姑娘可见着了?”

“没有。”

段大人冷目斜她一眼,寒气逼人:“没有?”

“就是没有。你们怎么不去河里捞捞看呀,或许掉在河底也说不定呢?”陆鹿捋捋头发出主意。

“程姑娘,这把刀是我们段大人……”

“闭嘴!”段大人很不乐意邓叶透露这把刀的价值似的。

陆鹿从开始的花痴流口水到现在知晓身份后翻白眼,实在不想跟他们再待一块了,摆摆手轻描淡写:“下次聊吧。我家人还等着我赶路呢?”

邓叶福至心灵,飞快瞄一眼段大人,上前一步陪笑问:“不知程姑娘将去何方?”

“哦,上益城探亲。”

“益城?探亲?”邓叶记下了。

“嗯,没事不要缠着我问东问西,保持距离。”陆鹿挥手赶邓叶离她远点。

邓叶只嘴角抽了抽,倒是冷面段大人目露鄙夷之色:方才是谁倚着圆月门发花痴的?是谁大呼小叫冒冒失失冲进去主动搭话的?这会装什么良家淑女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