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流年似锦

更新时间:2020-03-26 10:33:30

流年似锦 已完结

流年似锦

来源:落初 作者:莲雨安 分类:言情 主角:颜陈夕颜 人气:

莲雨安新书《流年似锦》由莲雨安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颜陈夕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父亲去世,她负债累累,无奈休学去酒吧当服务生,再遇当年的青梅竹马,他却牵着女友的手,爱了十年的男人终成陌路。心伤买醉之时,她遇到了那个宠爱他的人,她却任无法忘怀刻骨的爱,最终谁才是她最后的依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抬起头,醉眼朦胧,握住我的手不停地喃喃自语,“安染,安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还能清晰地听见酒吧里的喧嚣。在夜半,在昏暗地街灯下,锦年扑进我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的哭泣。

他不断的说:“安染,我是真的真的很爱夕颜啊,在我的心里真的没有任何人比她重要,我只是希望她不要再那么刻薄,并不是不爱她了,她为什么就不信呢?”

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突起的脊骨刺伤了我的掌心,心疼的感觉在心里愈加猖獗,我在心里自私的想着,真好,在冷风中,我与锦年相拥着取暖。

忽然,他捧起我的脸,吻上我的唇,他滚烫的双唇覆在我冰凉的双唇上,我能清楚地看见他微微颤抖的睫毛,更加欣喜,只因他的吻,一个或许醉酒后失态的吻。

“夕颜,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他说。

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将我原本雀跃的心打下无底深渊,至少,我以为他清楚地知道,我是安染,我是余安染。而他眼里看到的是陈夕颜,他吻的人是陈夕颜,而不是一厢情愿的余安染。

眼角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似乎这眼泪吓坏了他,他伸出双手不断地擦去我的眼泪。做着那么温暖的动作,却说着那么残忍的话。

他说:“夕颜,你别哭,我真的只爱你,安染只是我的好朋友而已,我一点也不爱她,真的,我保证。”

他说:“夕颜,你别哭呀,你相信我好不好?”

他说:“好,夕颜,我再也不维护安染了,你说怎样就怎样,你是最美的,最好的,我最爱的,我最独一无二的。”

他一直不断的说着那些肉麻的情话。

我不知道陈夕颜在这里的话,是不是会感动得掉泪,拥抱着他继续他们的天长地久。

我只知道,我此刻像一个小丑,半夜不睡,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就匆匆的离开被窝,在冰天雪地里抱着一个醉酒的男人,听他说着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爱又多深,情有多浓。而这个男人,是我深深爱着的男人。

情何以堪。第一次觉得这个词,是那么的适合我。

拨通夕颜的电话,听着她同样哽咽的嗓音告诉她,“夕颜,我只是想让你听听锦年酒醉后的话。”

然后将手机换到免提,锦年一直不曾停歇的呢喃传入电话那一头的夕颜耳中,我听见夕颜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锦年……”

锦年像疯了一样的将我一把推开,抢过我手中的手机,一直对着手机说:“夕颜,我爱你,真的好爱你,我们说好要结婚,要生个乖宝宝。”

有一根针狠狠地扎进我心里,窒息的感觉香没了我,整个世界忽然只剩下我一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发狠的一把抢过锦年当宝一样捧在手里的手机,没好气的对她说:“陈夕颜,我在午夜门口,你自己来把锦年接走吧,我要回家了。”

不等夕颜回话,就将电话掐断。

如果,如果夕颜真的那么爱锦年,她会来的吧。会来带锦年回家的。

我紧紧的抱着锦年,两人一起蜷在酒吧门口的石梯上,等待着那个说要和锦年结婚生小孩的女人来带他回家。

可是,就这样一直等着,熬过了一整个夜晚,在天快亮时,才看见夕颜慢慢香香的身影。

穿着黑色的高筒靴,一件蓝色风衣,里面穿着灰色靴裤与白色衬衣。

她说:“不好意思,挂断电话之后才发现那个时间已经没公车了。我已经是尽快赶到了。”

将锦年的手交托在她手中,她嘴角扬起的一抹炫耀的微笑。

她全听见了,锦年不断呢喃着的爱意。她也想象到了,我一整个夜晚的不堪。

待他们走远后,我拿出手机一边给李木子打电话,一边等着公车。

接电话的是童安,她说:“安染,木子还在睡。”

不带一丝敌意,我想,李木子应该用只有她懂的方式对她言明一切了。不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将那句愤慨干脆说给童安听。

我说:“童安,我才发现,陈夕颜真是只花蝴蝶,整天穿得全身五颜六色的。”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我却想到了她在小肥羊时那一抹艳绝众生的微笑。

然后,我听见她说:“安染,下午我在家等你,木子会去接你。”

挂断电话,踏上公车,整个车厢空空荡荡,在那一瞬间,我却感觉非常的安稳。

原来,我的世界时这样,本来就该只有我一个人,仅有我一个人。

回到家后脱了拖鞋径直往床的位置走去。

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一觉醒来,谁也不知道我那一整夜的狼狈,包括我自己。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二十六分,闯入脑中的第一份记忆就是锦年那不堪的呢喃,呵……

一边走进浴室一边嗤笑着自己的软弱。

我问自己,如果没有锦年,难道还会死吗?

我回答自己,不会。

可是,我也清楚的知道,这几年的感情绝非玩笑,没了他,我不至于死,却会痛得生不如死。

那能如何?延续这尴尬且狼狈的一厢情愿,不能有任何怨言,亦没有任何资格去委屈。

下午五点又跟老板请了假,他在电话那边冷冷地说:“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如果你明天再请假,那你干脆别来了。”

或许是与生俱来的骄傲作祟,又或许只是迁怒于人,我扬起嘴角说:“那好呀,我以后都不去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随之而来的是电话挂断的“嘟……嘟……”声,我闭上眼也能想到他那一脸吃了蟑螂的表情。

刚挂完电话就接到李木子的电话,他嘲笑着我一觉睡到天光光,而我则笑而不语,我自然不能告诉他,我半夜自作多情的去做了一场情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