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楼之碧水盈玉

更新时间:2020-03-11 16:14:41

红楼之碧水盈玉 已完结

红楼之碧水盈玉

来源:落初 作者:宛颐 分类:言情 主角:黛玉雪雁 人气:

主角叫黛玉雪雁的小说是《红楼之碧水盈玉》,它的作者是宛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无穿越,无玄幻,单纯的一篇红楼同人,白水般淡淡的感觉。水玉一直是主角,这次也不例外。一张地图,牵出了野心,三分天下,鹿死谁手?慈爱的祖母为何渐行渐远,亲情的温暖如何竟昙花一现,骨肉血亲抵不过万丈权柄谋算,最初的呵护已淡淡消散。只,那一双眼眸为何还会在梦中出现?沉静的心波澜不宁,却是心头萦绕已久不曾?原以为自此陌路,不料却再次相见……兜兜转转,真真假假,水玉缘自有天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林公信上的意思,说玉儿快要到京时,贾老太太的信便到了南边,里面为那个贾宝玉提亲呢,林公哪里同意,即回信商议要女儿呆些时日便接回去。同写了几封家书给玉儿,却一直没得到回信,想是被贾府扣下了,玉儿恐怕还蒙在鼓里。”莫夫人皱眉:“如此一来,林公那边公务繁多不得脱身,信中也不敢太过严词,若是就此与贾家闹破,对玉儿又无益,毕竟人还在那里。这才快鸽递信赶来求助于咱们。”

“难道是要让妹妹与那个什么贾宝玉朝夕相处,让人落了口实,便可强压着林家低头了?这个贾老太太,看她一心维护妹妹的模样,看来一早就算计好了的!骗了妹妹过来,实是可恶!”黎阳斥道,手上不觉用力。

“黎阳,你是要敲死爹爹我么?”莫皓勋赶紧侧开身子。

“哎呀,爹 ̄ ̄”黎阳摇着父亲:“谁知道那个什么贾宝玉是个什么货色,妹妹生的那么美,万一生出个不测可怎么办!辜负了林叔的重托,我真想让她给我做嫂子呢!”

“她年纪小你几岁,如何你竟愿做她的小姑?那个自不必担心,林公说雪雁可保玉儿安危的。”与林家结亲,莫夫人倒是满意,在门当户对上无可挑剔,今日又亲见了黛玉一面,更是打定了主意,打趣道。

“妹妹年纪虽小,见识颇多,更是出口成章,还会背诗呢!背的是……我又忘了。”黎阳为太师之女,却素来不擅舞文弄墨,偏又很向往,觉得读书的女子都很有见识。

“林姑娘果真不错?”莫太师也欢喜起来。

“的确,比其先母有过之而而无不及,只看萧儿与蓝儿哪个更有福气。”莫夫人夫人有深意的一笑。

“这,咳咳,都是过去的事了么……”莫皓勋有点尴尬。

“我又没说什么。”莫夫人强忍住笑。

“是啊,爹爹当年也很威风啊,不是有个什么金陵王家的小姐,喏,就是现在九省检点王子腾的妹子,还托心腹嬷嬷给爹爹偷送过荷包,后知道莫家求了贾敏,还不死心……”黎阳八卦着小时候从年老嬷嬷那里听来的绯闻,笑成一朵花,说到这里忽戛然而止。

“娘,王子腾有几个妹子?”黎阳像是有了重大发现,回来的轿子里,她细问了母亲贾家王夫人的身世。结果,两条线索合在一块,被她给猜了出来。

“我知道了!”看着爹娘沉默,黎阳直接理解为默认,一脸腹黑的笑,笑的莫家夫妇直发毛。这事,可真是有趣极了!

“老爷,夫人,皇上同大公子二公子一同回府了。”小丫头现跑进来报信。

“他又来干什么?”黎阳一甩袖子,嘴上虽不不饶,心却已经飞出去了:“爹,娘,我去迎哥哥了!”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那个,当初是娘亲使人去贾府求的亲,都以为是我看上的,其实不是我……”莫皓勋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陈述了。

“那王家小姐是事实吧?定亲了以后还有故事呢!”莫夫人唇角含笑,她自然知道丈夫的心在哪,眼前府里三个姨娘,也是莫老太太在世时放的,这么多年虽偶尔太师也去过夜,却终无所出,倒是莫夫人两子一女,没人敢小觑。

“天地良心,我可没有什么想法,当初年轻,没想过那么多,随手就把荷包什么的赏了一个嬷嬷,谁成想被黎阳给知道了。”莫皓勋无奈的摇摇头:“莫要闹出事来才好,”

“放心吧,自己女儿几斤几两还不知道?黎阳却是爱闹了些,但没把握的事,还真没见她做过。”而后看着莫皓勋一笑:“像你。”

“哪里像我,像你……”莫皓勋看着夫人,夫妻俩相视而笑,莫夫人道:“看样子又要闹萧儿帮忙去了。”

话说黛玉自那日动了大气,足足修正了大半个月方才平复些。期间,王夫人被贾政强令来坐了坐,颇为尴尬,说些不咸不淡的话,无非是为自己开脱,感叹持家难等等。黛玉素来清高,又打定主意离开,除礼数做足也就罢了,却不愿顺着她说。王夫人没占得到便宜,更没得到诸如:日后全凭舅母安排等等可以拿来大做文章的话,忿忿的离开了。不过只听黛玉一心想要回南,王夫人心里方宽慰了些。

没过多久,京城里常为富贵人家说书的女相公皆得了一个新段子,很受欢迎,挨家挨户串堂会献艺。

贾母见黛玉终日抑郁不快,便叫人去外面请些戏班子和女相公来府里伺候。

“去叫姑娘们过来,并着大NaiNai和二NaiNai!”贾母兴致很高,她本身也是个喜欢玩闹的人,更想藉此来缓解黛玉的心思。

“是!”鸳鸯忙出去吩咐小丫头分头去请了。

没多久,陆陆续续的人都来了,并着宁府几个女人一同,依照次序坐好。

“是先看戏?还是先听书?”贾母慈爱的搂着黛玉,问她的想法。

“都依老祖宗的意思就是了。”黛玉并不是那么感兴趣,却不愿扫了贾母的兴致。

“宝玉回来了!”琥珀打起帘子,宝玉一身紫红毡披风进来,也不见礼,直接跑到贾母身边坐了,笑道:“老太太!今儿有戏听,怎么不叫我!”说着,眼神落在黛玉那里。探Chun与惜Chun忙站起身见礼,邢夫人几个指着宝玉说笑着。

黛玉别过脸,用绢子掩了嘴轻轻咳了两下。

“看你!匆忙带了一身冷风,冲了你妹妹又咳嗽。”贾母假装不悦,忍着笑意,道:“去见了你娘来,也叫她也过来乐乐吧,换了衣裳去!”

“哎!”宝玉知道贾母哪里会气,跳起来,向着三Chun姐妹做了个鬼脸,又跑了出去。

“二太太这些日子一直虔诚礼佛,也该出来走走。”尤氏附和道,邢夫人只笑了笑,不做声。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一时猪油蒙了心,礼佛些日子,心里也该清净了的。”贾母看了看黛玉:“咱们玉儿大人大量,姑娘家的尊贵,莫要再气了。”

黛玉知道贾母是在中间做好人,只微微颌首。贾母心中叹了口气,这丫头哪里都好,就是心思太过敏感,又不懂这大家子家长的难。

“先听段子吧,待会子在外面摆了戏台,再请大老爷他们爷们隔了屏前面听。”贾母吩咐道。

“是!”丫头们应下着人外面搭戏台。正忙活着,林之孝家的很快便引了两个女相公进来了。

待行了礼,贾母笑道:“今儿都有什么好听的?听闻这段日子里,你二人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呢。”

“老太太抬举了!”一个女相公忙道:“回老太太话,今儿要讲的是一出叫做《孽世怨仇》录。”

“唉呦,可是那些武打厮杀的?我这外孙女儿娇贵,可听不得这个!”贾母连连摆手。

“非也非也!”女相公解释道:“却是一出文戏,将的是一个大家闺秀的事。”

“哦 ̄”贾母恍然大悟点点头:“做什么起了这个个名字。”

“老太太不知,这市面上常这般做,为的是啊引人注意罢了!”邢夫人近前圆和道。宝玉换了家常的衣裳急急忙忙跑进来:“可开始了。”忽而见邢夫人在贾母身边,忙做了个揖。

“哈哈哈哈,难为你这活猴还知道见礼!”贾母见状哈哈大笑,遂命宝玉一处坐了。宝玉偏挨着黛玉坐下,又剥水果又用小钳子夹坚果仁,黛玉只推说怕待会子吃不下饭,一样也没动。

“对了,记得请薛家太太和宝姑娘没有?”贾母有意无意的问起:“也不知有没有叫人去梨香院请,这会子再请未免失礼了!”

“姨妈和宝姐姐都在二太太那里,我刚刚一同请了!”宝玉吃了个榛子仁,没心没肺的笑道。贾母闻言一顿,即刻笑容满面,道:“正好呢,免得耽搁了!”

没多久,王夫人来了,脸上稳重带笑,不见尴尬,倒是有几分吃斋念佛的模样。薛姨妈带着宝钗紧跟其后,拜了老太太,女眷相互见了礼,坐在一旁。王夫人瞥见宝玉腻着黛玉讨好,心底不悦,却不敢再表现在脸上。

薛宝钗自到了贾家,还是头一回见到黛玉,相互厮认见礼,见她一身风流婉转态度,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不由得心里别扭,只端着和善的笑,并不多言。当初姨妈就是因为扣了她的钱物,被赶去祠堂思过,老太太口里心里疼着,自己面上千万莫要出错了才是。

黛玉也不大喜欢宝钗,笑的太做作,只当自己腼腆好了,也不说什么,挨着贾母复又坐下,倒是探Chun拉了宝钗与三Chun坐在一处闲说话。

见人都到了,林之孝家的方命女相公可以开始。

“走遍天涯游遍九州,人海茫茫奇书难求。孽缘错生恨久远,无辜闺女受牵连。”几句开场白铿锵有力,不愧是行家里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