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丞相的世族嫡妻

更新时间:2020-06-30 16:42:42

丞相的世族嫡妻 已完结

丞相的世族嫡妻

来源:落初 作者:灵琲 分类:言情 主角:玉颜华藏宝库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灵琲的原创小说《丞相的世族嫡妻》,主角玉颜华藏宝库,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大婚之日,夫君与庶姐合谋,逼她交出家族藏宝库的秘密,咬舌自尽。再睁开眼睛,成了本朝丞相大人冲喜而娶的低贱农女嫡妻。夫君的心思难猜,家族关系不好处,后园中更是美妾无数,连公主也要来凑热闹,有丞相大人这座靠山也不错,欠她的,她一一讨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笑妩媚不失豪爽,跟皇上倒有几分相似。

皇后抿唇笑了笑,转头对皇上道:“皇上,这主意甚好,只是有了好主意需要有好开头,您说由谁来开头好呢。”目光有意无意扫过下面。

薄倾情饶有兴致的看一眼对面的人,这些当年轻公子当中,以镇南王的世子陈轩,齐国公家的三公子方文韬,御史府的二公子陶逸,还有辅国大将军家的少将军明羽凡比较出采;年轻的官员中以新晋的礼部尚书箫大人,还有今年的文武状元端木治出众。但是,薄倾情瞟一眼对面面无表情的男子,浅浅的笑……这六人合起来,都比不上一个左相大人。

慕昭明肃然的坐在首席上,虽然面无表情,但是那浑身的冰冷气息,就能把旁边的人压低三分,再配上倾世绝仑的俊颜,就能让旁边所有的男子瞬间黯然失色,公主能看得到别的男子才是见鬼呢。

风仪元靠在皇后身上,撒娇的道:“母后说的是,父王,您快下旨吧。”目光暗暗看一眼慕昭明。

皇后拍拍风仪元的手道:“你急什么,咱们凤麒国人才辈出,父王自然要好好斟酌一番。”是你的永远也逃不掉。

正如皇后所言,皇帝的目光慢慢的扫过台下众人,有心人无不跃跃欲试,但是元帝的目光毫不犹豫的停在慕昭明身上,满意的笑道:“朕听闻,慕爱卿抚得一手好琴,不如就由爱卿给大家开个好头吧。”

众人不由的一愣,虽然八公主心仪慕昭明是事实,虽然慕昭明很出色也是事实,但是想到他已经成亲,而且左相夫人已经一品诰命,皇上就算再宠爱八公主,也不可能把自己亲封的诰命降为妾,所以他们才抱着希望参加宴会,没想到……结果真是出乎意料啊!

此时最高兴的莫过于风仪元,只见她的目光一时含蓄的看向皇帝,一时撒娇的看向皇后,一时又害羞看向慕昭明,但无论看向谁,脸上皆是欣喜的,因为是皇帝下的旨,慕昭明不能拒绝,只要他抚了琴,那就等于答应参加这次的选驸马,她不高兴才怪呢。

乔贵妃,出的真是好主意,好谋算,算准了大家都会赞同她的主意,算准皇后的心思,还不着痕迹的算准了皇帝真正的心思,但是她算不准……慕昭明的心思,剧烈的痛从心口涌出,薄倾情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薄倾情的意识模糊,太尉夫人在尖叫,慕昭月的呼叫,然后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清冽的气息笼罩下来,腰间被用力一挽,卷入一个暖而不热的怀抱中。慕昭明担忧而不失冷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回皇上,内子旧疾发作,请皇上允许臣带内子回府医治。”

明明是中毒,慕昭明却说成旧疾发作,薄倾情无声的冷笑:“慕昭明你真是无情。”黑暗不断的层层包裹下来,压得她喘不过气,又一口鲜血喷出,快要倒下去的时候,感觉到有一双手牢牢把她抱紧,便完全的失去知觉。

慕府,药园中,门,推开合上,发出两声吱吖的响声音。

薄倾情悠悠转醒,眸瞳中一片迷离,只听到一把男子毫无感情的声音道:“她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声音一落,门外立即像烧开的热锅。

“没死!”一声愤怒响起:“我就说她是在装死,搏同情,你们还不信呢。”

“眼看着就要断气了,居然没死,贱人就命硬。”一声妖娆的喝斥。

“嘘……雪姬姐姐小声点,要是夫人醒后,向左相大人告状。”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

“夫人,她也配,一个乡下丫头罢了,你让告去啊!”雪姬妖娆的声音,更加嚣张。

薄倾情猛地惊醒,听着外面的女人一句一句的叫骂,寒意从心底窜上来,若是以前,她早就让人把这些女人的舌头割掉喂狗。

门,呼一下被推开,隔着白色的麻布帐子,薄倾情看到一群容颜娇艳,姿色各异,穿着艳丽,妆容精致的女人,优雅的摇着团扇,一步三摇的走进房间内,冷冷的打量一眼房间后,朝床边走。

其中一名穿着粉蓝色绉纱长裙的女子,缓缓走到一名穿着杏色百合长裙,面容冷艳的女子面前,娇媚的道:“碧姬姐姐,你说这小村姑是怎么回事,进了一趟宫就被左相大人抱着回来,听说是中暑了,你信吗?”

碧姬用力摇两下手中的香扇道:“雪姬妹妹,你觉得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干活的乡下丫头,她会轻易中暑吗?”说完不由的冷笑两声,然后俯在雪姬耳边轻轻低语两句。

雪姬神秘的一笑,把自己的丫环招过来,低声的吩咐两句,那丫环马上离开。雪姬转身妩媚的笑道:“还是碧姬姐姐见识长有办法,换了是妹妹我,断是想不出这样的妙计。”

碧姬没有答方,优雅的摇着扇子,目光在房间内转了一圈。房间的布置十分的简陋,几样粗简的家具,墙上挂着乡下人最喜欢的鲤鱼跃龙门的年画,挂的帐子也是麻线织成的。唯独东面摆放着一个高大的柜子,柜子上有很多小格,俨然是药店里的药柜,没一样的值钱的东西,看来……左相大人并未把这个乡下丫头放在心上,暗暗给自己的丫环一个眼色。

那丫环猛的上前掀开帐子,女人们正要凑上前时,啪,只见丫环的头偏一出边,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房间内的女人们一愣,眼定定看着坐在床上一脸娇弱的女孩,面色苍白,目光冰冷,像毒蛇一样盯着他们,身体不由自的颤抖。

薄倾情冷眸一扫,从枕边拿起一块帕子,擦擦了手,顺手往那丫头脸上一砸,重新侧卧在床上,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床沿,薄倾情记得方才那女子叫她碧姬,这个女人真是太放肆了,非要动手好好教训不可。

其余女人不由的后退几步,雪姬看到这情形不对,眼眸中不由的暗暗惊讶,上前挥手,一巴掌打在那丫环身上:“容儿不懂事,冒犯了夫人,妾一定会重生的罚她,请夫人体重身体。”

薄倾情没看雪姬一眼,倒是碧姬看了看雪姬,黛眉一蹙,笑着上前,撩开裙摆坐在床沿上道:“夫人,奴才们不懂事,若您生气了,您是该重重的……”罚字还没有说出口,身体突然从床上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痛得出不了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