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门贵女:小小地主婆

更新时间:2022-01-22 03:49:58

农门贵女:小小地主婆 已完结

农门贵女:小小地主婆

来源:落初 作者:苏子青 分类:言情 主角:芳王爷 人气:

完结小说《农门贵女:小小地主婆》是苏子青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芳王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天下闻名的霜华月戟战神霄,俊傲非凡,人神共愤,可不论苍海桑田,岁月变迁,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小的人儿,非她不娶。她又穿越又重生,人言道,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活出一个花开富贵,锦绣人生!她淡定从容的道:“喂!你这么跟着我,为的是那般?”某人一笑,如冰雪消溶:“你很神奇。”“我不是止咳药!”“但你是我的止疼药。”已有多本完结作品,大家放心跳坑,么么哒!群号:9386540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婶子信佛,月月都要去小塘村边上的月光岩那边烧香求保佑,眼下又看到刘玲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那眼前立马一亮,接道:“玲子,不过什么?你快说。”

“不过我爹,在下面已经不是教书先生了,听我爹说,他在下面做了城隍爷,有些事,虽然现在管不了,但以后就难说了。”刘玲不咸不淡的笑着。

那淡定的温笑,还有身上的从容不迫,看得所有人瞠目结舌。

就连天上的雪花,好像也在印证刘玲的话,猛的刮起一股北风,吹得所有人衣服“哗哗”作响。

还有刘家院里,没人踩过的雪地,也猛不丁的形成一小股龙卷风,吹得雪花差点揉成球。

肖鑫林看到了。

小塘村大多数的村民也看到了。

刘宝也看到了。

刘玲又笑了一下,抄着手,微微抬着下巴,以睥睨众生的目光,高高在上的看向肖鑫林。

“肖鑫林,等里正来了,我们便把这些年的帐好好算一算吧,如果是我们欠你的,那怕我卖地卖房,也会还给你,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刘家过我刘家的独木桥。”

声音虽柔,但字字铿锵,尤其是后面的刘家咬字其重。

而话里的意思,刘玲心里明白,肖鑫林心里也明白,就连小塘村的村民,明眼人都知道。

肖鑫林脸黑的能滴出水来,咬牙切齿的盯着刘玲,心里就在寻思,难道她真去了一趟阴曹地府,真见着了她那个死鬼爹,还当了城隍爷,也拿到了她那死鬼爹的积蓄,包括房契和地契。

这可糟了,据说人死以后,都要先去城隍爷那里先报到的,那他……

刘玲气场的转变,还有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话,最先让周婶子回过神来,叉着腰便是笑的前仰后合。

“老天有眼啊,哈哈哈,刘夫子要当城隍爷,那是没得说的,人品好,学识高,他要不当城隍爷,那才是没天理了,怪不得玲子整个人都变了,好得很,玲子,你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沈婆婆也跟着满脸欣慰的擦了把老泪:“可不,刘夫子,可是好人哪,玲子,你爹还跟你说了啥?”

面对和善的邻里们,刘玲收回逼人的气势,温和有礼的又福了福:“也没敢多说什么了,有些事情,爹是不能说的,只是说善恶有报,天理昭昭。”

所有人听完,纷纷点头,那怕不信鬼神的人,也知道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

玲子不多说,他们也不敢再问。

诧异过后,所有人看刘玲的目光,都沾了几分敬畏和异样。

不过多为善意。

尤其是刚回来不久的吴道生,捻着胡子,眼里便沾了两分笑意,玲子这丫头,像是开过窍了,不错不错。

此时,站在吴道生后面一个男子,身拨挺立,高出了吴道生半个头。

他站在哪,同样是静静的看着,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少女,有些奇特,就像明明一身旧棉衣,灰扑扑的,但却给人极其尊贵的色彩,特别是那双眼睛,灵动的像是会说话。

很神奇!

所有人里,只有肖鑫林的脸色最难看,那真像调色盘,十分精彩,脑子里瞬间想过很多事情。

这些年他可是没少从刘家挤榨油水,若是真等里正过来,把帐一笔一笔的算清,那他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既丢了脸面,又丢了钱财。

而且重要的,若刘玲真见过那死鬼刘致远,那岂不是手里握着房契和地契了?

这事更糟糕,他得赶紧回家找李冬香。

“小畜生,你在这里妖言祸众,也不怕官府的人把你抓了去。”肖鑫林铁青着脸,气冲冲的一把拎起竹笼,带着几只鸡,夹着尾巴便赶紧走人。

刘玲温笑的眼里划过一丝冷光。

人渣果然是人渣。

肖鑫林一走,围着她家的村民们,也就散了,沈婆婆本想拉着刘玲再说点什么,可看到刘宝一脸急切的看着姐姐,想了想,便细心的替他们姐弟拉上院子里的竹门。

吴道生也带着男子慢悠悠的离开,直到走了很远,男子字正腔圆的嗓声,低沉且带着丝丝磁Xing的道:“先生什么时候能卜封?”

“急什么,我才回家,总得休息会吧。”

男子默了,鬼使神差的在拐角时,偏过头又看了眼刘家的方向,正好看到刘玲扶着一瘸一拐的刘宝,进了屋。

吴道生后脑像长了眼睛,突然道:“好看吗?”

很简单的三个字,但给男子一种,吴道生在炫耀着什么,好像吾家有女初长成,那个少女是他的女儿一般洋洋得意。

男子愣了愣,有些古铜的肤色,猛的划过一道红晕,随后抿紧了唇,一言不发的紧随其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

…………

刘玲本来是想出去找找有什么吃的,现在好了,只怕不好出门了。

“姐,你真见着爹了?”刘宝着急的问道。

“没有。”

“那刚才你说……”

“我不那么说,就吓不走肖鑫林。”

“原来是这样……”刘宝眼里流露着说不出的失望。

看着发呆的刘宝,刘玲心里喟叹了一声,眯起眼,把他扶回书房的床上。

既然现在不能出门,那就再帮刘宝熬一次药吧,这次看看是不是熬久一点,药味就能出来了。

从书房走到大堂,看着家徒四壁,空空如也的大堂,再到后面厨房里的一贫如洗,刘玲又感叹了一声。

刚坐下,点了火,思绪,就像水波纹,一点一点的放大。

刘家是坐落在新城县边上的小塘村,其父刘致远是小塘村的教书先生,为人温和谦让,处事又玲珑圆润,在小塘村很得人心。

从今天邻里相帮就可以看得出来,当然还有这六年中,大家时不时的接济,也能体会到,刘父当年的厚积薄发,和目光长远。

刘玲今年十四岁,刘宝今年九岁,刘父是在刘玲八岁的时候去世的。

说起刘父的死因,刘宝这孩子很自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