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谁动了我的智商

更新时间:2020-06-06 06:19:29

谁动了我的智商 已完结

谁动了我的智商

来源:落初 作者:匀匀匀往往 分类:言情 主角:宁照燕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谁动了我的智商》的小说,是作者匀匀匀往往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嘿嘿嘿,智商不够,美貌充数行不行……”一个能睡到天昏地暗、宇宙枯竭的奇葩女娃娃,穿越成名门大小姐,每天被未婚夫和婆婆追着跑……小侍女抱住她大腿--“小姐离上上次落水已有九日,离上上上次被大少爷射中已有一月,离上上上上次姜小姐打架已有一月有余,离再上次落马恰好两个月!”朝廷命官见着她就怕--“什么?她又来了!各方为准备,保卫泥潭!”“哇,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这么笨该拿你怎么办……”“我……可是要高考的人……嘴巴放吉利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宁照如同被泼了一身冷水,眉头不自觉一皱,说道“何事?”

闻识只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定是有要事吧。”

闻识领着她走了一条极其偏僻的路,阴森森的,可听见咕咕的猫头鹰声,还有些动物的尸体置放在这里。

路窄,少有人迹。

走了好一会儿,忽见到一白衣女子站在林中,手持一火把。只见得背影,便可断定定是一位美人。

闻识轻声在她耳边说“到了。”她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

听闻宁照走路的动静,白衣女子便转头回望,宁照见到她,就被强大的气场震撼到。

她低着头不敢继续瞧,只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抹冷意。

怎么回事!什么秘密组织的头头啊,这么没有眼光看中了本小姐。

闻识停住脚步,示意接下来的路宁照需要一个人走。

她慢慢挪向那白衣女子

“照儿”,她抓住宁照的下巴,一把向上抬。

她冷笑道“看你这样子,怎么为我们国家复仇。”

宁照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才反应过来,那是恐怖姨母--燕夫人。

“纳尼!难道我现在还不够糊涂吗?怎么又来一堆国仇家恨!”

宁照的内心悲催的哭着。

她努力撑住着眼睛,内心颤抖不已,她看着燕夫人,嘴唇哆嗦的想要说什么,却被燕夫人弄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姨母今日同你说,你的父亲,我的名义的妹妹,我们的祖宗亲人,我们原先的国家,皆是被这燕国残暴无度的国主所杀害的。看看现在那个可笑的傀儡国!”

燕夫人瞪大着双眼盯着她,眼中有丝丝血丝。

“离燕云远一些!他很危险,他是个脸上开花,肚里长牙的笑面虎。如果你做不了我的棋子,也不能成为他的棋子!”

她字字如寒冰,扎在宁照的心上,继续说道,“如果在燕府的地位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能力策反呢?”

她厌恶地皱皱眉头。

燕夫人越捏越紧,宁照感觉到呼吸都有点困难。

“复兴之事,我早没打算将你牵扯进来”

她冷笑着继续说道,“安安分分的嫁给娄公子就好了,莫捅娄子。”

说完才放开了手,宁照摊在地上,气喘吁吁。

说完她便拿出了那块美玉。

“我也不再瞒你了,这玉我小时候曾见过,母后说是以后当我的嫁妆,没先到它今却流落至此,满是世俗!”

宁照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她觉得眼前之人异常恐怖,这是平日里温柔体贴总是笑嘻嘻的燕夫人的真面目吗?

而且她不是宁夫人的姐姐吗?怎么她又成了公主。

燕夫人从袖子里掏出了几根长香,递了一只给呆滞着的宁照,说道“蝉鸣旺盛之时,是祭祀我们先祖的时候。”

将走之时,她一把抓住宁照的手,说道:“照儿,姨母若身有不测,你在未来的某地,也要这样纪念我啊。”

宁照点了点头,她分不出自己心中,到底是忧是愁,只觉得五脏六腑,都那样翻搅著,抽痛着。

她整理好衣袖,转身而去。

燕夫人待在原地目送她离开,眼中饱含不舍与深情。

这是待在这个时代的第一个夜晚,她辗转难眠。

静静的月光落在地上,让屋内更加的寂寞,

“我这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吗?这是那个宁照的破事,为何尽要我解决?我本与燕云无缘,更与燕夫人无缘,还别提什么辱国之仇了!”

她叹了一口气,眼中尽是迷茫。

忽而一个念头闪过她的脑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暗夜里,她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搜罗起来,开始为逃跑做打算,“没想到宁小姐还真是一个小富婆嘞,这么多金银珠宝够用好一阵子啦!”

逃跑,这个原始的方法让她焦躁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她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哈哈哈,说不定明天起床就回到学校了”。

便略微安心地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小姐!”闻识尖锐的叫声打破了宁照渴望已久的自然醒的梦。

她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揉揉眼睛,支支吾吾道“怎么了?”

只见闻识瞪着她那满是期待的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她,

“小姐可是忘了今日早与众小姐约定的一起去雁湖赏荷呢!”

“雁湖赏荷?”她皱了皱眉。

这宁小姐姐的破事还真多,全要本大爷替她处理。

清了清嗓子,她说道“当然没忘了,昨夜有些疲倦罢了。”

梳妆台前,闻识慌慌张张地搜罗着梳妆台前的抽屉。

宁照见她一脸火烧屁股的样子便问道,“闻识找什么呢?”

“小姐”,闻识继续搜罗着,“您的首饰呢?全找不着了,这下子白白净净的过去,可叫其他小姐笑话了。”

“这样啊。”宁照叹了口气,暗自想到“早知道昨晚留一下”。

接着不情愿地从衣橱的小盒子里摸出了一只钗,一对环,递给了闻识。

“我将东西转移了,就这些东西先凑合着用吧。”

车马颠簸,上午的太阳照在她的马车上,暖洋洋的,滋养困意,她已经打了老久的盹了。

忽有狂风吹起帘子,刺眼的阳光趁机叫醒了她,夏日就是怎么睡也睡不够。

她张开疲惫不堪的双眼,瞅着外头的市井民生。

马车突然猛向一边倒,外头的马胡乱的叫着。

她随着惯性向另一侧撞去,恰巧头出了小窗,她闭上了双眼。

“什么嘛!”她感觉自己好像是只小乌龟,好在迅速抓住了窗子,没有跌出去。

“怎么回事啊!”闻识在车内大叫。

宁照也缓过神来,睁开了双眼。

忽见一男子身穿一件青色丝绸外衣,腰间绑着一根玄色仙花纹皮带,一头墨黑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桃花眼。

他正在马车前方勒马,而头转向了宁照,四目相会。

侧着看去,他的五官格外的精美。好似在哪里见过,还没得到答案。

他那英俊的脸庞上出现邪魅而又有点玩世不恭的微笑,他向她点了点头,又扭过头去,带着他的马奔走了。

“虞斯!”她朝他的背影喊了出来,她知道他是谁了,可他已走了老远。

“你还真能穿戴几千年啊!”她暗念到。

而街上已有诸多旁观者了,尤其是女子格外之多,眼中尽是妒色,狠狠的盯着她。

她只觉背后一阵凉,立马将头缩回“龟壳”,放下了帘子。

车内闻识已经狠狠抱住她了,“小姐,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她轻轻拍着闻识的背,说道“你知道刚刚那人是谁吗?什么身份啊?”

“奴婢也没看清,车夫是新来的,还认不清平日坐车骑马的人是何身份。

还好有惊无险,肇事者都落荒而逃了。”闻识一脸认真。

宁照眉脚轻轻一扬后,说道“落荒而逃?那人可满脸得意呢!”

后来的路途平畅了许多,宁照的脑子里满是虞斯的笑容,冷不觉起了鸡皮疙瘩。

又想起在教室里头,他是如何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己,更觉得不安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