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兮美人

更新时间:2021-11-30 04:00:04

兮美人 连载中

兮美人

来源:落初 作者:无结心 分类:言情 主角:梅姐阿离 人气:

主角是梅姐阿离的小说《兮美人》此文是无结心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侯府庶女沈碧君为了调查三年前的一场旧案,被京城第一软饭男赵孟吟送进了宫。从奉茶侍女到宠冠六宫,从她迈进宫门的那一天开始便注定深陷其中不得解脱……一个是她费尽心机勾引的浪荡天子,一个是让她又怕又气的腹黑姐夫。三人相爱相杀牵扯出十几年前的一个惊天秘密,到底权利和美人能否两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碧君带上最后一支珠花,对着银镜又看了看,便站起身来让如风再来给她理理衣裙。

“郑小姐还在屋里呢,看样子没那么快,小姐不如在屋里头坐着,等她出来了我再叫你。”如风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检查了一番。

“难得天气这么好,我出去走走。”

沈碧君最喜欢初秋时节,天空湛蓝高远,只有几丝细细的云挂在天边,暑气已经消退,清爽的风欢快的游窜,仿佛天地之间都宽阔了许多。

院子里的木芙蓉已经结了好大的骨朵,眼看就要绽放了,听说这储秀宫的木芙蓉乃是最为名贵的醉芙蓉,初开时洁白如玉,渐渐变成紫红色,如同醉酒的美人绯红的脸颊。

此花象征着女子对爱人的忠贞,种在这储秀宫,让人不觉深意。

“姐姐看什么呢?”身后郑妙言甜美的声音响起。

沈碧君回身一看,郑妙言一袭鹅黄齐胸半臂襦裙活泼明朗,颇有新意的发髻上恰到好处的缀着几支珠花更是添了几分娇媚。

“妹妹的发髻梳的真好,难道是彩旗给你梳的?”

几日来沈碧君与郑妙言已经十分熟络,加上曾经共同经历的那次意外,二人更加亲昵,说起话来也轻松自在了许多。

“这丫头笨手笨脚,这个发髻她练了小半个月呢,怎么样,好看嘛?”郑妙言听到沈碧君的夸奖,嘴角上扬,美滋滋的心情尽数写在脸上。

“好看,真好看。”沈碧君竟没想到这个郑妙言倒是对这场选秀这般用心。郑大学士向来一心做学问,不参与朝野之争,竟然对这场选秀颇为用心,实在让人有些意外。

“可是沈姐姐,你这一身怎么和昨日看上去差不多啊。不仔细看还以为和昨日一模一样呢。”郑妙言打量着沈碧君,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今日不应该做最美的衣裙装扮嘛。

“怎么?不好嘛?”沈碧君弯起嘴角问道。

“姐姐天生丽质气质出众,自然穿什么都好,只是妙言有些没想到。不过这翠玉色的确是与姐姐的气质最为契合。”

“郑妹妹不光人长得甜,这张嘴也跟抹了蜜似的。”

郑妙言眯起眼睛,咧开嘴角露出一排珠贝般好看的牙齿,做出一副夸张的笑容,挽起沈碧君的手出了庭院。

巳时刚过,众秀女已经都到了储秀宫的偏殿,上官嬷嬷今日也穿上极为正式的宫服,繁复的花纹彰显了她在宫中的地位。

“今日殿选乃是太后和皇上亲自甄选,各位小姐可是代表了你们的家族礼教,请务必谨言慎行,这出了岔子可不是老奴罚一下就能过去的。”

上官嬷嬷一开口,紧张的气氛就笼罩在偏殿里,郑妙言不敢说话,只好冲着沈碧君挤了挤眼睛。

沈碧君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仔细听着上官嬷嬷说话。

“等下殿选,三人一组,老奴叫到名字的就走上前来随老奴前去面圣,其他人烦请在这里耐心等候,切不可发生喧哗。”

“司徒稚童,李莞尔,蕈苒,你们先跟我来。”

那三位秀女随着上官嬷嬷离开后,其余的秀女便低声窃语起来。

沈碧君心里盘算着,司徒稚童封为皇后毋庸置疑,那李莞尔这样的家世容貌定然不会落选,想来入了宫定然是皇后一派,她那样的性子,恐怕仗着与皇后交好定然是十分骄横,怕是青儿的死她会算在自己和郑妙言的头上,她倒是无妨,本也没打算在宫里能有好日子过,只是这个郑妹妹心直又简单,若真入了宫免不了被李莞尔排挤……

沈碧君手里不停地绞着帕子,想得有些失神,郑妙言却悄悄在她耳旁低语,“姐姐在想什么,也在紧张嘛?”

沈碧君回过神来看看她没心没肺的笑容,问道,“你呢?紧张嘛?”

郑妙言睁着分明的大眼睛点点头。

“眼看这秀女都走了大半了,怎么还没轮到咱们。”

“妙言,你心里可想进宫的?”

郑妙言思忖片刻回道,“我也不知道,家父向来把我管的很严,倒是在宫里这俩日自在些。”

“傻丫头,宫里怎么会自在,这里才是真的是非之地。”

“我娘也说过这样的话,可妙言觉得就算家里万事太平,却日日了无生趣,也没什么让人高兴的。更何况,妙言早晚要嫁人的,这富贵人家哪里不是三妻四妾,也少不得宅内之争。身为女子,若想求得一心之人乃是世间第一难事!”

沈碧君竟没想到这郑妙言竟看得这样透彻,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郑妙言,沈碧君,陆晚莹。上官嬷嬷走进偏殿内叫了她三人的名字。

“太好了,跟姐姐一起去,我倒也不怕了。”

上官嬷嬷带着她三人来到正殿偏门候着,压着声音再一次嘱咐道,“等下公公会传召见,你们再进去,定要注意言行,切不可失仪。”

沈碧君轻声应和,她的目光穿过高耸狭长的朱漆宫门,瞥见那繁华的主殿一角。今日若是成了,她便要踏上这条无法回头的凶险之路,若是不成……

沈碧君从未想过“不成”的路,她早已无路可选。

正殿之上,太后又伸出右手捏起眉间,精美的护甲挡在面前,尖锐的如同轻轻触碰便将皮肤割破。

宇文歌想不通,为何后宫的女人年纪越大越爱戴这个玩意,他有些怀念自己年幼时母亲的双手,细滑温润,母亲总是用那双手温暖他被秋风吹红的脸颊。

“皇上想什么呢?怎么总是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太后看着金漆乌木碟子上几个孤零零的竹牌子,心里闷得难受。

“哀家知道陛下心里不痛快,可这毕竟是在给陛下殿选枕边人。哀家说过,陛下中意哪家的姑娘,哀家不会阻拦,可陛下这副样子算什么?难不成只有那烟花柳巷的女子才能和你的心意?”

“母后,这些小姐们都是一个模样,连说话的语气都大同小异,朕连她们谁是谁都分不清,如何择选啊。朕以为全凭母后做主就可以了。”宇文歌陪笑道。

“全凭哀家做主?”太后听了这话愈发生气,“当初皇上偏要临幸那些贱婢,哀家如何劝阻皇上都听不进去,如今皇上终于可以自主选妃,却用这话来搪塞哀家,皇……”

“母后,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宇文歌脸色一沉,太后也意识到自己方才口不择言,便压制住了心中的不满,只好向公公示意殿选继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