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窈妃传

更新时间:2021-09-10 04:08:09

窈妃传 已完结

窈妃传

来源:落初 作者:小爱的尾巴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姑娘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窈妃传》的小说,是作者小爱的尾巴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倾歌倾舞倾天下,误君误国误苍生  一句天命,一道圣旨,一族上下数百口人尽被屠杀,满族的血满族的恨加诸在一起。十三年后复又重新归来,以他人之女的身份礼聘入宫,手段心思层层而出,当年的血洗之仇如今当得以寻报,爱恨交织之下血海的深仇却是永久都跨不过去的横沟。  谁主沉浮,一世诡歌,便是要乱尽这江山后朝,方才尽罢。  新书《安德鲁的咒怨》求收藏点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那苏毅离开秀宫后,这寝内才得以舒了口气,要知那人可是内侍总管余公公的义子,想来在那殿前也是说得上话的,如此的人突然亲临秀宫,当然是叫新秀们一番的紧张。不过这人走后,慌乱的心自然也就平复了,叫那苏毅问过话,秦疏酒倒也不在意,等人走了后便开始着手于自己的事,只不过她的在意,倒是有人替她在意了。行进几步走到她身后,轻佻而站微侧头看着忙碌的秦疏酒,许落心冷笑道。

“呦,这秦府什么时候有个二小姐了?我竟是不知?”

此话一出秦疏酒便知有事,无奈微微一叹,随后转过了身随后欠身道了万福。她们本是相同无品秀女,按理来说是不用给对方行礼的,秦疏酒这一番已算是尊了她,岂奈这许落心也不知是怎么的,到像是瞧了她不顺心似的,并未因秦疏酒的恭敬而收了话,反而又是冷笑说道。

“这秦二小姐在那庵子里头倒是修得谦卑有礼了,只是自小在那庵子里头长大,怕是仪德上是不知什么礼数的,这秦尚书也真是焦虑呢,这大小姐不慎得了重疾便巴巴的忙将这二小姐给送了进来。啧啧,这忧愁忧陛下的心,还真不是我等可以理解了。”

如此的话,也是够尖酸了,这等话却也不止许落心一人尖酸,怕是早就想好了附庸之意,这许落心的话方才说完,便有几位秀女忙着附和,那道出的话也是夹针带棒的,刺耳得很。如此的话若不是这般骄纵的小姐,倒还说不出来。许落心分明就是挑衅,只是这般的挑衅秦疏酒可不打算放在心上,却也没回嘴,而是默语立于那儿。

只是她的不语非但没能叫许落心住了口,许是觉得她的不做声更是叫自己感到不耐,又或者是这寝内着实无聊,见这秦疏酒不做声,许落心接了口说道:“我说你这人。”上下一番的打量随后说道:“该不会在那庵子里头呆久了,人也傻了吧。”

这话真是越说越过了,叫许落心这样一说边上附庸调笑之人自也是有的,对于这些人的无理秦疏酒是不打算逞强说话的,只是她静默了,却也有人是看不惯的。瞧着许落心的话越说越过了,苏蝶当即便走了出来,在那许落心与秦疏酒的中间边侧站定,苏蝶应道:“这秦家二小姐人是木讷傻了点,不过这木讷要是说好听了还能说是谦和有礼,倒是不像某人了,聒噪得就好像那市井的妇人一般,吵烦得紧。”

这镇国大将军虽然位从二品,在官位上是输于太尉两阶,可是苏蝶却全不当一回事,傲气上相较于许落心而言可是重了数分,大有将相之女该有的傲气。自入了秀宫来,周遭谁不是附于自己身边,倒是这镇国府的苏蝶,没趋炎附势前来讨好自己也就罢了,竟然敢羞辱自己,放下许落心便是一阵窝火。

心上窝了火当下也不在为难秦疏酒,而是掉转了头到了苏蝶跟前,挺直了身子略抬头斜眼蔑视,许落心冷笑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镇国府的苏霸王,我说苏小姐这Xing子还是半分都没变呢。本想着苏小姐现也是随着大将军回了京,这偏塞苦寒之气的野Xing应当也是改了不少,谁知Xing子还是如此,说话实在粗俗。”

脾Xing上苏蝶或许是火爆了一些,不过许落心嘴上也是不叫人讨了便宜,这二位也算是文武重臣家的千金,这般互看着不顺眼起来,倒是没人敢上前调解了。众秀女们纷纷退至一旁,全是事不关己也免得惹了一身不必要的麻烦,两人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倒也是斗得不可开交。苏蝶自幼长在边关,虽然没有那么多大小姐的品Xing,可论起拐着弯损人却也是胜不过那文臣之家的许落心,当即也是叫对方气得火气烧上了心头。

武将可没文官那么多规矩,若是瞧了不痛快抡起拳便是打一场才叫舒坦,这怒火上了头的苏蝶也是不顾了,便是伸了手推了一把。这一把在她看来也算不得什么,只是落在那许落心的身上便是受了委屈,踉跄向后跌了几步,因为惹得边上有人笑了,许落心更是觉得受了委屈,当即便咬了唇站稳了身,便是要反击。

眼看着这两人便要在这秀宫里头闹了起来,便在这时陈皇后的侄女陈书仪站了出来,几句相劝倒也是叫这两人定了下来。陈书仪是那陈皇后的内侄,说话自然是较有分量的,在加之她说的也有道理,这方入宫便闹出事来对于自己以及母家都是无益的。这般一劝说倒也是叫那两人收了火,只是火是收了,不过两人间的梁子到也算结下。

陈书仪有着皇后这层关系,原就是这秀女里头声望最高的,更难得她本Xing谦和不以家世压人倒也是博得了不少的好感。这陈书仪出来调解一番后,两人也是散了,而那担心触了火的秀女们也不好在上前同她二人交谈,倒也都散了各自忙了各自的事。

许落心是要寻自己麻烦,倒是苏蝶替自己解了围,当下便上了前道了万福谢过她的解围之恩。出手便是因瞧不惯,倒也没想过会换来这一声谢,叫秦疏酒这般谢过后苏蝶反是有些臊羞了,微红了脸说道:“我插手也不是为了给你解围,只是瞧不惯她那一股子傲慢罢了。”秦疏酒说道:“虽是如此,终归还是要谢过的。”连番的道谢叫苏蝶对于升了不少的好感,好感之下倒也算是熟络了,而这熟络后苏蝶可没忘顺道的叮嘱了一句。

“那许落心可是京城里出了名的骄纵,虽不知她为何瞅上了你,不过你可得担心些,免得又受了委屈。”苏蝶的叮咛叫秦疏酒心里微微一暖,当即回道:“多谢姐姐叮咛,疏酒记下了,只是今儿姐姐因疏酒缘故同她结下了梁子,姐姐怕也是要担心了。”苏蝶笑道:“放心吧,我那嘴上虽然同她是讨不了好的,不过要是算那泼皮无赖,她可不见得赢得了我。想要给我委屈受?她许落心还没这本事。”

说完倒是朝着许落心那儿斜了一眼,而对方像也是有了感应,而朝这儿视之,两人这一对视到又是换了个相看两厌。如此的梁子,总叫秦疏酒觉得不是方才结下的,怕是在宫外这两人便是彼此瞧得不顺眼了。当下也是微低了头朝着许落心那处欠了身,算是服了小。

她这儿心思起了,不过有人却是叫这两人的相互怒视给惊到,不慎之中倒是碰到了边侧的釉色瓷。这不慎的一碰也是惊到那位秀女,不禁失声惊呼,原是要伸手去稳住,谁知动作慢了一截,最后还是苏蝶险险接住了。

微微的舒了口气将那釉色瓷放回原处,瞧了那面色已经吓白了的秀女,苏蝶说道:“小心点,这釉瓷若是摔了,指不定可是一番责备呢。”也是叫自己的鲁莽给惊到了,那位秀女至今脸色还有些白,不过却也是立即道了谢说道:“多谢姐姐相帮。”苏蝶豪气摆手说道:“谢什么,都是新入宫的姐妹,彼此就应当照扶的。对了,你是谁家的女儿?”

这京城人达官贵人家的小姐,就算不是都认识也该是打过照面的,可是跟前的这位秀女却是眼生得紧,当即心里头迷惑的苏蝶问道:“着实是眼生得紧,倒是记不起你是谁了?莫非你也跟那秦家二小姐一样,也是刚回的京?”见苏蝶迷惑,秀女回道:“家父并非京中官员,姐姐自当是不认识的。”苏蝶问道:“那令尊是?”秀女答道:“家父乃衡州刺史。”苏蝶点了头应道:“原是衡州刺史啊。”

衡州算是个较为小的州郡,位莫五品,倒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了,而这位秀女便是横州刺史的女儿。

翁师师。

身量较小容貌端秀,瞧着到是都比她两小,这一番交谈之下倒也是分出了姐妹辈分,三人算在这宫中寻到了说得上话的。

新秀虽应当在那秀宫里,怎奈那里头也是闷得紧,在加上许落心可是半分好面色都不给她们,瞧久了人也心烦,倒也是趁着旁人未留意时偷摸的出了储秀宫。反正这新秀也是多的,谁又瞧得出少了谁?

出了秀宫瞧了外头的景,天子所处之处便是寻常人不可比的,就算是这秀宫之外也是颇为讲究。山林石怪无不巧了心思,亭台楼阁更是精秀可人,顺着那回廊行出,廊下池流缓缓淌过,偶尔几位锦鱼自水中跃出。在远一些的池岸边上,排排垂柳饶过池边,垂下的柳絮触在水面,风过轻摇,略起涟漪。

一人行在这清幽之地,人在心境也是淡的,兴起下了回廊上了对头,穿过那柳絮拐入怪石之内,原是想寻处僻静的秦疏酒却忽听到有人谈话的声音。声不大,却也听得有些真切,想来人也离得不远。会在这内廷出现的人,怕也是有身份的,秦疏酒本该避开可是这心里头却也是起了奇心的,当下朝着那声源处瞅去,偷摸的上了前。借由这山石作为掩护,秦疏酒偷偷的探了头。

只见那山石之外站着两人,较为靠近这儿的是位穿着绯色内侍服的太监,恭敬的处在那儿唇角始终噙着笑,而另外一个则是一身赤黄色常服,翻领对襟,外头披着一件绣了双龙祥云的宽袖大袍,头上佩有蓝田玉冠,虽只能瞧见背影,却也知这是个风姿绰约的男子。而此人,便是当今圣上,姜国现任皇帝。

璃清。

也不知为何在这处游逛,璃清周遭除了个内侍并无护卫跟着,这君臣二人便是在这处踏青散心,两人说的也是些关乎这次新秀的事。与天子闲谈,那位内侍倒也是个聪明的主,话不说全却也都答了,该说的不该说的可算是分得清清的,倒是叫璃清有些好笑。不禁回过了头瞧着身后的内侍,璃清轻挑了眉说道。

“你这老家伙,想从你这口中听到些准话,还真难呢。”内侍笑道:“圣心独裁,老臣哪敢胡妄自猜测,不过有一点老臣倒是明,这皇太后定这秀女之选必定也是心疼圣上,望有个人多加照顾。”道完作了揖,却也是笑着说的。这话说完到又叫璃清笑了,勾了唇摇了头,璃清不在言语。

此一笑虽不知有何含义,却叫那藏于山石之后的秦疏酒,心略微的颤了一下。虽还未至不惑之年,却已褪去那少年郎的潇洒真率,可是这多年的临政以及岁月的礼磨,却叫璃清多出了一丝只有经历过风霜之后才能生成的沉稳以及霸道。双眉入鬓眼似晨星,略微的勾起的唇叫人看不清里头的深意。

璃清绝对称得上姜国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如此侧目的一笑,着实叫人瞧得有些失了神,因这一失神不慎出了声响,惊动了那边的两人。

“谁?”因为听到那响动,璃清的贴身内侍余善立即出声质问,这一质问声惊得秦疏酒都慌了,当即吓得人也不定,并未现身请罪而是隐入了林石之内随后跑着离开。余善毕竟不是那习武之人,待他追了进去人也没了踪影,探了头发觉人已离了后,余善便转身打算退出禀告,谁知这一转身倒是瞅见了地上落有一物。蹲下身将那物件捡起,随后呈报于璃清。

那落于地上的小物件是个用棕榈叶编成的蚱蜢,做工精致模样可人,放于手上倒也是灵活灵现讨喜得紧。如此细小的玩意儿,怕是刚才那惊慌而逃的人落下的。将那蚱蜢托于掌中,璃清却是不做声,静静端详倒叫余善有些担心了,当即便笑着说道。

“瞧方才那装束应当是储秀宫新进的秀女,想来是个不懂规矩的偷摸的跑出来惊了圣驾,老臣这便上那储秀宫叫这位新秀找出来,好好的罚罚。”

惊扰圣驾还不请罪反而逃了,这可是大逆不道之事,自当是要寻出来好生责罚,谁知璃清却说道:“罢了,不用寻了。”便只是留下这样一句轻叹,随后将那草蚱蜢收入袖中,随后拂袖离去。

璃清这异样的表现余善这心里头也是明了七八分的,只是他倒也没有开口,而是在那璃清身后高唤了一句“圣上起驾”随后便跟随而上。

amp;amp;lt;ahref=http://www.luochu.comamp;amp;gt;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amp;amp;lt;/aamp;amp;gt;amp;amp;lt;a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luochu.com阅读。amp;amp;lt;/aamp;amp;gt;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