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五百里

更新时间:2021-08-02 03:57:00

五百里 已完结

五百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朋克薇薇 分类:言情 主角:宝贝海蒂 人气:

完结小说《五百里》是朋克薇薇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贝海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主人公洛娜的成长过程充满荆棘,唯一支撑自己对未来仍抱希望的是海蒂威斯特的一曲《五百里》,梦想有一天能远离她已失望透顶的家。 成年后的洛娜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和爱情,但随着音乐巨星简铭迦的意外身亡,她从少年至成年的一段空白历史浮出水面,过往的人生污点压迫着她,必须要冲出黑暗的阴影才能获得心灵的自由。 离家五百里的一颗心最终找到了归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IDontCareWhatYouTalkinaboutBaby

(我不在乎你的谈资)

IDontCareWhatYouSay

(我不在乎你的言论)

SoJustLe*veMeAlone

(所以别来烦我)

……

七年后,V市。

洛娜浑身都是汗的从睡梦中惊醒,她坐起身喘息,全身剧烈颤抖。

见鬼的,她都快要不记得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做过这样的噩梦,久到她就快要怀疑那只是别人的故事。

这间酒店式的新公寓带给她的陌生感令她神经紧张,她想,又或许是时隔多年重新回到国内,这本身就让她再度变得敏感起来。

即使关上了所有的门窗,打开全部的灯,她仍担心会有什么人从某个角落里突然出现。

是从上个月开始的吧?

上个月,她突然从新闻里看到那条几乎令整个媒体和网络瞬间瘫痪的爆炸性消息,几番确认后终于不得不相信,那个曾经愿意保护她不受伤害的人,那个在流行音乐和娱乐业地位无人能及,叱咤风云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天才艺术家,居然连最后的死亡都要以一种一鸣惊人的方式。

他总说他生于舞台,死于舞台,但是没有,他死于一场过失凶杀案,他的家庭医生将他杀死在了即将登上舞台的过程中。

一切已成定局,他如今真的,再也不能保护她了……

身旁有一双强壮的手臂将她重新拉回柔软的羽毛枕头里。

“你怎么了,宝贝?”手臂的主人有一张英俊帅气的脸,一双中欧混血儿独有的温暖的琥珀色眼睛正努力睁开,“你又做噩梦了吗?”

“你最近太累了。”唐文森含糊不清的说着,紧接着打了一个哈欠。

这是他们回到国内的第二天,至少他自己的时差还没有调整好。

“别这样叫我。”洛娜看着她的男朋友,有些不适应的皱起了眉毛。

“抱歉,亲爱的,是我犯糊涂了。”文森一边亲吻她,一边机智的改了口,并且为了讨好她,他露出了一天之中的第一个灿烂笑容,整齐健康的8颗牙齿。

记得第一次他这么叫她的时候,她大发了一通脾气,差一点让他从自己眼前滚蛋。

所以,“宝贝”这个称呼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禁区。

“我不喜欢任何人叫我宝贝。”今天早上真有一些反常,洛娜的大脑在提醒她,因为她本可以就此打住这个话题。

果然……

“我知道你不喜欢。”文森彻底醒了,“但你从没告诉过我原因。”他面向洛娜侧躺着,一支手臂支撑着脑袋,像是想要趁此机会探个究竟一样看着她。

“就只是一个习惯而已。”她避重就轻。

得了吧,唐文森心想,她每一次为此发脾气的时候看起来可不像只是一个习惯的问题。

“亲爱的Rona,你还是习惯性的隐藏你自己,即使对我也是如此。”他仍面带微笑,语气却不免多了一丝认真和关切,“告诉我,你在害怕些什么?”

洛娜侧躺在他的身边,同样报以微笑。

他的女朋友有一双非常特别的眼睛,以往在专注凝视着某一处时,总会隐约泛着湖水般的色泽,令他着迷,现在却以一种如此微妙的低姿态回避着他的目光。

“害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伸手轻抚文森线条分明的脸庞,那上面新长出来的胡渣微微刺着她的掌心,让她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可爱。

“为什么?”文森对她并不像是在开玩笑的不自信有些愕然,“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如果他的女朋友愿意听,他简直可以每天都对她说无数次。

洛娜只是温柔的用手掌轻轻盖住了他的眼睛。

“如果有一天你看透了我的全部,你就不会再爱我了。”她说。

“什么你的全部?嘿,那不过是……”

洛娜,在欧洲人们叫她RonaLo,一名年仅22岁的芭蕾舞者,她能有什么过去是需要被隐藏的?

如果一定要说她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无非就是在她16岁到18岁的那几年里,曾接受过一位著名音乐明星的学业资助,从而得以留学欧洲深造,后者刚好在上个月不幸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轰动意外。

目前来说勉强能和“劲爆”与“绯闻”沾上边的信息不过如此。

但那又怎么样?

从他认识她的那一刻起,她身边从未出现任何与那位大明星相关的人事物,他亲眼见识这个年轻的女孩儿是如何凭借自身的努力为梦想争取和拼搏,所以当某一次他从洛娜口中得知这段过去,他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

换做现在的媒体或许有人会忍不住猜测这当中是否存在某种联系,因为,关于那位明星的私生活曾不间断的出现过许多恶意的流言和诽谤,但唐文森不是那样想。

当然了,绝无那样的可能,他认识的洛娜足以让他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并且这是作为情侣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正因如此,文森不能接受她如此贬低自我,作为男朋友他有责任纠正她。

“Rona,那场意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必……”她已经情绪低落了好一阵子,文森想要说的是,她如今和那位大明星毫无瓜葛,不必为此陷入自责。

“我想我该起来了。”洛娜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她起身走下了地板。

是的,她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她狼狈又不可告人的年少岁月,像唐文森这样含着黄金钥匙出生的天之骄子,他怎么能真的接受每一晚躺在自己身边的伴侣,人生履历中曾被画下如此污秽的一笔?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真正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另一个人,并且不带任何一丝怀疑与评判,即使是那个曾给予她全部保护的人,到最后亦将她视为一个威胁。

这个道理她在6年前就学会了。

所以她用这6年的时间来练习如何自我保护,如何让自己生活的好一些,还有,如何成为一个精明强悍的女人。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做到了,但总还算有些许的成绩。

现在她是欧洲某个独立舞团的创始人和执行人,她和她的舞团在欧洲名声在外,甚至更好,之所以她会出现在这座世界大都市,是因为在这儿,有演出公司向他们发出了邀请。

如果成功了,她和她的舞团将会得到一份在这里长期驻演的合约,并且回报相当丰厚,这样一来,舞团在国内就算是站稳脚跟了。

此刻洛娜来到厨房,从冰箱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汁,接着又放进微波炉里,时间设定的是一分钟。

很多人都曾对她这个诡异的举动睁大双眼,但这是她从那个人身上所养成的为数不多的小习惯之一,她想要一直保留下去,就像是某种仪式。

“你喝柠檬汁的时候还要加热吗?”一开始她也没有办法接受这个。

“这么做能保护我的声带。”那个男人的声音总是像唱片中那么的动听。

他在说话的时候会坚定并充满深情的望进你的双眼,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轻易拨动你的灵魂。

“你要试试看吗?向你保证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对她表现出来的宽容与善意就好像全世界她是最特别的。

他让她试试,于是她试了,然后他的习惯也变成了她的。

微波炉停止转动的声音阻断了洛娜的回忆,她拿着那杯温热的柠檬汁回到卧室,手机调制的闹铃刚好响起,才刚刚早上7点。

闹铃声是一直没有变过的,海蒂·威斯特的《五百里》,“我衣衫褴褛,我身无分文,我无家可归……”

真是无聊,洛娜一边关掉声音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当初设定铃声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想要讽刺谁。

文森从她的身后环抱住她,在她的脸颊处落下一个吻。

“我投降了,让我们休战。”他叹了一口气,“希望你还没有忘记我们今早的约会。”

当然,只要身处同一个城市,无论如何要在一起共享早餐,这是他们两个大忙人之间的约定。

“我没忘,Vincent,我们之间也没有战争。”洛娜笑着向后靠,将身体的重量交给文森,让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在生他的气。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文森吹了一声口哨,再一次亲吻洛娜,然后放开她,踏着轻松的步子走进了浴室。

洛娜在脑子里快速整理了一遍今天的行程安排。

好吧,没有更多的时间让她重新把自己埋进松软的枕头里了,在早餐之后,她上午和演出公司的高层们之间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接着她需要去检查舞团的排练进度,作出修改,并且在练习室里待上一整天。

工作即是生活,生活即是工作,她一向都是个忙碌的工作狂,所以在文森走出来以前,她没忘记打开手机的语音留言按键。

这个时间她的电话应该要开始逐渐忙碌起来了。

很快第一通留言就响起了。

“洛小姐,我是博文君。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不好过,很抱歉必须对你说这些,但你的保密协议就快到期了,我需要尽快跟你签署一份新的文件。你知道,因为六年前的情况现在仍是个敏感话题……尤其现在是一段特殊的时期,你一定能理解我的担忧。无论如何,请和我联系。”

接着是第二通留言。

“MissLo,我是简先生的在生前指定的遗产管理执行人,韩斌。我想要跟你谈一笔生意。我想你的手中一定握有一些简先生未曾公开的,有价值的资料和物品。你知道,卖给娱乐小报媒体或歌迷不一定能让你拿到更多好处,但遗产委员会愿意高价收购,价钱一定不会令你失望。希望能尽快联系上你。”

洛娜从床边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甚至有些愤怒的瞪着自己的手机。

鬼知道这些该死的家伙们是从什么地方弄到了她的电话号码,在她换了无数次之后!

他们把她当成是一个无耻的贼,一个满嘴谎言的骗子和婊子,只想随时从男人们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他们觉得他们的老板曾帮助过她是因为受到了她甜言蜜语的蛊惑。

见鬼!不是这样!

铭迦和她,他们之间,所有他想要的,所有她想要的,一切只不过是……

洛娜感觉到自己的力气似乎被抽干了,她渐渐蹲下,直到屈膝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这时候传来了第三通留言。

“洛娜,我是尹凯琳,铭迦的母亲。”那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的声音,令她一瞬间从膝盖中震惊的抬起了头。

“我的儿子曾经有一次,他向我提起你,对我说无论如何都不希望你被牵扯进任何纠纷。我曾以为我永远不需要打这通电话,但是……”那个叫尹凯琳的老人停下来叹息。

“洛娜,面向公众的悼念仪式时间定在下周二,在洛城的体育中心,如果你想要过来,我会请人替你安排一个位置。”

这个疲惫和苍老的声音就像是一把生了锈的铁锯,在她的大脑里来回锯动。

“洛娜,你来吧,到体育中心来,然后彻底忘记这一切。之后希望你别再出现,别打扰他的三个孩子们,他们已经承受够多的了。如果你需要钱,我可以……”

够了!

洛娜像条件反射一样从地板上跳起来,抓起自己的手机用力砸在了墙壁上。

为什么?!

她想要大声尖叫。

为什么直到现在这些人还要来逼迫她?

她一路隐忍退让,只身一人背井离乡到了英国,再到欧洲,她把自己藏起来,像一个黑暗角落里肮脏不道德的秘密,充满屈辱,只为了让自己不要成为一颗制造丑闻的炸弹。

为什么他身边的人还是不肯放过她?!

所有他想要的,所有她想要的,只不过是一次机会,一次可以重新选择的机会。

为什么生活总是那么残忍,连这个也要剥夺?

洛娜重新倒进了床中央,睁大双眼盯着天花板,在痛苦侵袭以前,她关闭了所有的感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