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

更新时间:2021-06-10 09:27:06

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 已完结

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墨辕轩 分类:玄幻 主角:明白勾勾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的小说,是作者墨辕轩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苏小梧,季剪秋,凤舞,乐游,她们是一个人。乞丐,杀手,军妓,舞姬,花魁,楼主,庄主,公主,她身份多重。从棋子到棋手,她以性命作筹码,孤注一掷。到头来却发现,她走的每一步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她依旧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而落棋的,是命运。咸熙,洛迦渊,燕龙宇,慕容辛白,崔子西,淳璟,月泠,梨妆,红月……她身边的人不断,只是来去匆匆,留下的只有回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小梧全身疲惫,倚着窗子迷迷糊糊睡着了。忽然感觉到一只手抚向她的胳膊,全身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捉住那人的手腕往后一拧。一抬眼才看到边上的男人不知何时移了过来,此时正拧着眉看着她。苏小梧手上的力道未松半分,紧紧盯着他。

洛迦渊眸光一凛,抬眼看着她眸中含笑,无奈地摇了摇手里的瓷瓶,“我帮你擦药。”

苏小梧这才觉得背后火辣辣的疼,忙松了手,抬眸看了洛迦渊一眼,摊手示意他把药给她。

洛迦渊看她戒备的样子,挑了挑眉,笑着说,“伤口在背后,你自己抹不到的。你放心,我只是擦药。”

苏小梧依旧摊着手,洛迦渊看看她把瓷瓶递了过去。她打开瓷瓶,对着瓶口轻轻扇了扇,皱着鼻子闻了闻,朝他点点头,递还给他,背过身解开身上的披风,露出撕裂的背部。

洛迦渊看着她背上撕裂的伤口,眼神暗了暗,蘸了药抹在她的伤口上。手指刚碰到苏小梧的背,她就忍不住一个激灵,全身抖了一下。洛迦渊看着她缩回手,说,“很疼吗?你忍一下。”

苏小梧点点头,手紧紧攥着,指甲抠进肉里。洛迦渊擦的仔细,看她背上除了新生的鞭痕,还有几道泛红的疤。擦好了药,他将披风往她肩上搭了搭,将药瓶收起来,苏小梧扯着披风的带子裹在身上。

“我看姑娘有些面熟,不知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洛迦渊随手抽了一本书,斜靠着翻着,抬眸看着苏小梧,云淡风轻道。

苏小梧全身一凛,对上他的眸子,在季剪秋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么一个男人。她盯着他看他下一步的动作,以现在的距离,她有足够的把握要了他的性命。

洛迦渊看她满是戒备的可爱模样笑了笑,君天临总不至于派这么一个人过来,低头翻了一页书,道,“慕容说这是他跟女孩子搭讪时惯用的伎俩,屡试不爽。我看倒是不见得。”

苏小梧盯着他又看了一会儿,才慢慢收回目光,手抚着肚子,闭着眼睛倚着窗子休息。马车平稳,腹中的小冤家也安生下来,苏小梧暗暗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上冒出了冷汗。这男人方才的话半真半假,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她最好还是尽快脱身,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苏小梧瞥了一眼边上的男人,嘴角浮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很不错,可谁能保证这精致人皮下隐藏着的不是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他斜靠着,微垂着眼帘,翻着一本两寸厚的医书残卷。看他这模样,温文尔雅的,确实不像坏人,苏小梧慢慢闭上眼睛,或许她能忍到下个城镇再做打算。

“咕……咕咕”,两声极不和谐的声音从腹中传来,苏小梧身子一僵,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她低着头,咬了咬嘴唇,摸了摸怀里的窝窝头,这个时候拿出来吃也不大好意思。

洛迦渊翻书的手指僵了一下,嘴角微微一勾,笑着看了眼苏小梧,合上书搁在一边,弯腰从一边的小抽屉里取出几盘果子放在桌上,“姑娘若不嫌弃,可以尝尝这些点心果子,味道还不错。”说着,已经捻起一块儿拉起苏小梧的手搁在她手里。他笑容清浅,不愠不火的表情像是一张精致的面具。

苏小梧看了眼手里桃花形状的点心,浓郁的香气挑逗地肚子里的馋虫越发欢实了,她抿着嘴咽了口口水。抬头看着他微微皱了皱眉。

“不喜欢?”他微微挑眉,捡了另外一个颜色的点心,“这个呢?”突然意识到什么,笑着摇了摇头,捻起方才的点心,放在唇边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苏小梧盯着他咀嚼的双唇,舔了舔嘴唇,口中唾液分泌增加。她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点心,送到嘴角咬了一口,倒是甜而不腻,鲜香可口。洛迦渊将点心往苏小梧边上推了推,“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小心一点是不错的。”

苏小梧迟疑着又拿了一块儿,抬头看了他一眼,探过身子递到他嘴边,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是。

洛迦渊瞟了眼她手里的点心,盯着苏小梧看了会儿,轻轻一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接过来咬了一口,眉梢微耸,拭去嘴角的点心沫子,道,“比方才的那个甜一些。”

苏小梧看他没有什么状况发生,又捡了块填到自己嘴里,方才她吃的匆忙,并未品出什么味道,因为实在太饿了。想必此时就是给她块树皮她都能吞进去的。

洛迦渊翻着书看了一会儿,看她吃得差不多了,将书阁下,抬手倒了杯茶递给她,“润润喉咙。”

苏小梧朝他点了点头,端起眼前的茶杯,眼皮微抬瞄了眼对方,心中暗自思量,“很明显,这个男人很清楚我心中所想,可他为什么还要帮我呢?”

山路崎岖难行,即使这马车垫了厚厚的毯子,依旧能感受到外面的磕碰,苏小梧紧闭着眼睛靠着窗户,只觉得胃里翻腾,全身燥热。

淡淡的薄荷香在鼻尖萦绕,苏小梧皱着鼻子嗅了嗅,一股清凉缓解了周围的闷热,熄灭了心中的燥火。她睁开眼睛就看到旁边的那位正拿着银勺拨弄着香炉,一缕青烟升起,清凉的味道让人精神一振。

“好些了?”洛迦渊抬眸看了苏小梧一眼,目光落在她微微隆起来的肚子上,扬声朝外面吩咐,“行稳一些。”说着拎壶倒了杯茶递给她,“姑娘是去寻亲的?”

苏小梧捧着手里的杯子,茶是温的,不烫也不冰,茶叶悬浮在杯中,冒出来一点点尖,就像是渔夫垂钓的鱼浮。苏小梧抬头看了他一眼,嘴巴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身体一僵,低头不语。

她又忘记自己已经哑了。

“姑娘的哑疾并非天生?”男人挑了挑眉,问道。看她方才的举动似乎是最近哑的,以至于还不适应。

苏小梧点点头,蘸了茶水在桌上写了三个字,“谢谢你。”

“不必客气。”洛迦渊笑笑没有再问,拿起搁在小方桌上的书,翻了两页,便半倚着靠枕闭上眼睛。

苏小梧托着下巴望着窗外,扭头瞥到假寐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恍惚觉得他跟咸熙有几分相像。咸熙也喜欢这样斜靠在榻上睡觉,她望着他的侧脸屏住呼吸,生怕惊动了他,不得不说,他是一个漂亮的男子。

可是,越是娇艳越有毒,你永远猜不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像现在,两个人相安无事地坐着,可下一瞬说不定就有匕首捅进心脏。心口猛地一抽,苏小梧慌忙别开脸,低着头佝偻着背,双手紧按着自己的心脏,生命流失的感觉是那样清晰地印在脑海,怎么也拔不去。

“有孕之人切忌思虑过重,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都已经成为过去。”清冷又温暖的话在头顶炸响,苏小梧全身一个激灵,她依旧弓着背没有动作。“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苏小梧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直起身子望着他。不知什么时候,洛迦渊已经睁了眼,眸若一剪秋水含带笑意。他的眼神儿让她感觉很不自在,她避开他的视线,扭头心不在焉地望着开在路边的黄色小花,那些被车轮碾压过却依旧不曾放弃的生命。

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去,既然不堪回首,为何还要记得?忘记,才能重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