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百川归汝

更新时间:2021-06-10 07:30:25

百川归汝 连载中

百川归汝

来源:落初 作者:巴鲁斯 分类:玄幻 主角:蓝张口 人气:

巴鲁斯新书《百川归汝》由巴鲁斯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蓝张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没有情感,没有自我,性别?外貌?年龄?都不知道。被判定为“失败品”的“它”,在即将销毁,险而从实验室中逃离,“它”会有怎样的故事?与形形色色的人接触,是否能塑造所谓的情感。太过于理性,连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或许放在战争的年代,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现在……却值得掂量一下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到左以寻的办公室。

光明川和左以娜坐在沙发上,左以寻笑了笑,娜娜这丫头,似乎开始慢慢接受光明川了。

左以寻想摸摸左以娜的头,却被她躲开了。

“有什么事快说。”左以娜没好气地说道。

光明川乖巧的坐着,双手放在双膝上。而左以娜则翘着二郎腿。

这孩子是叛逆期到了吗?自己也没做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情呀?纠结了一下,左以寻只好选择无视左以娜不雅的坐姿,直接说道:“我想,你们应该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将你们两个分在一组。”

光明川没说话。左以娜依旧翘着二郎腿,脸扭到一边,想着刚刚事情,时不时去偷瞄一眼光明川的眼睛,一不小心和他对视上了,就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沉默了几秒后。

左以娜勾起笑容,差点忽视了爷爷刚刚说的话,她幸灾乐祸道:“怎么,还想别人问你一句‘为什么’吗?”

“咳咳,”左以寻咳嗽两声,直接说出理由,“因为我们北海城,报考灵神学院的资格只有两个,我想让你们去争取那个资格。”

灵神学院,历史悠久,几千年的历史里,有四人突破极限,获得神位。乃是大陆当之无愧的第一学院。

能够从灵神学院毕业的人,无一不成为一方大能,大陆金字塔顶端的人,百分之六十以上,出自灵神学院。

报考资格?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珍贵,又不是录取资格。但就这个报考资格,却被无数人争破脑袋。

其实,以左以寻的实力,付出一些代价,还是可以换的左以娜的入学资格。但左以娜大概率是不会接受的,她性子其实骄傲的很。

骄傲归骄傲,但左以娜的天赋实在是不好,火属性灵脉,九等灵脉,今年左以娜已经九岁了,才到七级。

按照这样下去,十五岁前能不能附灵还说不定呢。

光明川这孩子,虽然灵脉有些问题,但天赋极好,心性似乎也不错。如果让娜娜和他组队,说不定能够进入灵神学院。

组队竞争这个资格,人越多力量越大,但这两个资格就不好分配了,如果小组里再多一个人,可能自己的孙女就要被挤出这个名额。

这样的想法有些自私,但他还是希望,光明川能带着左以娜获取那个资格。

为什么他那么相信光明川,因为他那么小的年龄,就到达了十七级,虽然是黑暗属性灵脉。如果自己能教会他控制黑暗属性的灵脉就好了。可惜自己的灵脉是光明属性的,天生对黑暗属性很排斥……

得尽快让光明川将光明属性的灵脉修炼起来,这样才能遏制住黑暗属性的灵脉。

想罢,就释放灵力,去检查光明川光明属性的灵脉,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道惊道:“光明属性的灵脉七级了?”

昨天……昨天他没有仔细去查看,大致看了一下,三级左右的样子,怎么一夜之间,变成了七级?难不成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天才地宝不成?

“七级?”左以娜惊讶道,和自己一样,可光明川看着比自己小呀,“你多少岁?”

“七岁。”大概吧,光明川对自己的年龄没概念,但他现在的父母说自己是七岁。

“哇咔咔,天才呀?!”左以娜抬起胳臂,撞了撞光明川,“真的假的?诶,你把我和他放在一组,是想……”

左以寻刚想点点头,没想到这丫头理解了他的一番苦心,但他更没有想到的是……

“让他做我的童·养·媳?”左以娜还故意拉长了音调。

左以寻一记爆栗敲过去,道:“你脑袋瓜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东西?在哪学的?”

“好疼,唔,”左以娜捂住脑袋,脸也微微红了自己是着了什么魔,怎么吐出这个词来了,在那不服输的叫道,“你不就是那个意思吗?”

“我……我什么……什么时候是那个意思了?”左以寻气到说话都结结巴巴了,“而且,童养媳是指女孩子。”

“哦豁,看吧看吧,你承认了吧。”左以娜顿时膨胀起来。

又是一记爆栗。

左以娜捂住脑袋,泪水旺旺的在那叫疼。

光明川看了看他们,歪着脑袋,不懂他们在吵什么,虽然他的脑海里被灌输了很多知识,但不包括这种东西。他不解的问道:“童养媳是什么?”

“哼,”左以娜轻哼一声,一手捂住脑袋,一手指着光明川,高扬这脑袋,“哈哈哈,无知的人,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那姐姐大发慈悲的告诉……”

又是一记爆栗。

左以寻无奈的叹一口气。

“是什么?”光明川重复一遍问道。

“不,你不用知道这些。”左以寻扶额。

左以娜艰难地爬起来,伸出颤抖的手指,道:“您不能抹杀一个孩子的求知欲呀……”

“哦?那你这些东西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左以寻眯起眼睛。

“……言情小说。”左以娜支支吾吾的说道。

“回去我给你烧了。”

“不要!”少女的声音是多么的悲惨。

“言情小说是什么?”

“不,你不用知道。”

……

新生一班,也就是一年级一班的副班主任,李九辉正襟危坐,下面学生看到她一副严肃的样子,也不敢闹腾,努力将迈入学院,走上灵师道路的喜悦,憋了回去。上学前,大多数父母都叮嘱过要好好听老师的话,这时候,都被李九辉的气场给吓到了,不敢调皮。

李九辉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动声色地将滑落到眼睛里的冷汗擦去。她芳龄二十五,灵力四十二级,不算差,也不算好,刚刚迈入教育业,为什么她这个萌新可以担任一年级一班的班主任,为什么她可以担任左以寻的副手,很简单,因为她长的很凶,粗粗的眉毛,炯炯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还经常冷着一张脸,不怒自威。

可她是那种很怂很害羞的人,但有些面瘫,冷着一张脸能怪她吗?让她试着微笑?你知不知道,强行让面瘫笑,会笑得很恐怖好吗?她真的真的很害羞,和人说话都有些害怕,每次都用简短话语回答,反而显得冷酷的不行?!啊啊啊啊啊啊……

表面上一脸严肃,心中却害怕的不行,导致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可怕,学生看到老师表情,不自在的缩了缩,然后端庄的坐好。

神啦,救救我吧,左以寻大人您快来呀,我不行了。李九辉在心中泪流满面。

下面的学生们也是害怕的不行。有胆小的孩子眼泪都出来了。

“咚咚。”敲门声响起。

门其实并没有关,左以寻带着光明川和左以娜过来时,感受到了室内的低气压,还没进门就看到了李九辉那阴沉的脸,他有些不好意思,看来李老师因为他的迟到而生气,真是一个尽职的老师。出于歉意,也出于礼貌,他敲了敲门。

李九辉猛然向他看去,冷然道:“来了。”

“不好意思,李老师,带孩子处理一些事情。”左以寻歉意笑笑。

“好的。”李九辉点点头。

左以寻看了一眼班里的孩子,看出来他们好像被李九辉老师训了一顿,无奈道:“没必要对孩子们那么严格吧?吓到孩子们了。”

“弱者没资格当灵师。”李九辉终于说了一句比较长的话。

左以寻也是认同她的观点的,但对孩子们太过严厉,难免会打击到他们的信心。

李九辉说出这句话,魂都飘掉了,妈呀,她为什么要在左大人面前,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他可是自己的偶像呀!啊啊啊啊啊。她说的那句“弱智没有资格当上灵师”,其实源自与左以寻的一篇论文里,原句不是这样,她擅自做了一些更改,原句是“懦弱,只会局限你的世界,莫过于画地为牢。灵力,源自于内心,若是你连自己的内心都无法控制,那你就没有能力成为一个强大的灵师。”

啊啊啊啊啊,还好左大人没有发现自己瞎改他论文里的话。李九辉在心中感叹道。

光明川默默从左以寻身后冒出一个脑袋,环绕一周,吸了吸鼻子,没有什么讨厌的气味。边向教室里面走去。

“喂喂喂。”左以娜拉住了他的手。

“嗷?”光明川回头,不解的看着她。下面的学生顿时发出了起哄声,李九辉看了下面的学生一眼,马上安静了下来。

“你是狗吗?嗷什么嗷?”左以娜没好气的甩开了手,气鼓鼓地说道。

“别闹。“左以寻揉了揉左以娜的脑袋,“可以下去坐着了。”

“哦。”左以娜沉闷闷的应了一声,她只是觉得光明川就这样直接下去坐着,有些不礼貌,没想到,爷爷他只会觉得自己在胡闹。

班里的位置刚刚好,因为光明川和左以娜晚来一步,只剩两个靠后的位置,而且还是同桌。光明川一坐道座位上,就趴下准备睡觉。

左以娜满脸问号,你昨天是没睡觉吗?怎么一上课就睡觉?一巴掌把光明川拍醒,小声训斥道:“上课你睡什么觉?!懂不懂什么叫尊重别人?”

光明川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一脸无辜地说道:“可是我以前……”

“以前是以前,你在家和在学校能一样吗?”左以娜没好气地说道。

“嗯。”光明川点了点头。

左以娜不放心地瞥了他一眼,这小鬼真的听自己说的话吗?但他却老老实实地坐好,完全没有刚刚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奇怪的家伙,左以娜在心中喃喃,咦,他好像有点不高兴呢,算了,懒的管他了。

这里的规定和一切不一样啊。光明川伸手撑住下巴,面无表情,甚至表情有些沮丧。以娜儿刚刚说……家?过去……那里是我的家吗?可我不喜欢那里。自己脑海里的知识,对家的定义是,家,现代汉语常用字,一级字,读作jiā,最早见于甲骨文,其本意是屋内、住所,《史记·乐毅列传》:“乐羊死,葬于灵寿,其后子孙因家焉。”引申为安家落户、定居,家还可引申为自己家庭的住房、室内及机关部队等单位的住地等意。

但似乎和以娜儿说的并不是同一回事。她的话中,对这次字,有着缥缈的温暖。

我……对于是否被销毁其实是无所谓的。只是不甘心,他未曾接触这个世界,却被灌输了许多的知识,太阳是什么?光明?温暖?他无法相信。雪是什么?寒冷?洁白?他也无法相信。酸甜苦辣又是什么?他真的迫切的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切。

从那里逃出来,他先是看到漫无边际的雪川,如果是普通人,怕是会陷入绝望之中,可他却感觉到巨大的欣喜,心脏剧烈的跳动,他在雪中狂奔着,像个疯子一样。

那个疯子一样的他,一头钻进了大海里,也是因为太幸运,也是因为他的灵脉太过强大,他活了下来……但也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伤害,可能还会有些后遗症。

旁边的左以娜戳了戳他,光明川偏过头,道:“怎么?”

左以娜长吁一口气,总感觉烂泥扶不上墙,她道:“自我介绍啊。”

“什么?”光明川没有听懂。

左以娜绝望的翻了个白眼,道:“老师叫你起来自我介绍。”

新生入学,都是要自我介绍的,方便同学之间相互了解,也有利于老师更好的教导学生。只是有点不巧,光明川被排列在了第一个,学生名单是按照年龄排列的,从小到大,而光明川是班里年龄最小的一个。

“自我介绍?”光明川在左以娜的指示下站了起来,“不会。”

“就是介绍下自己,姓名,年龄,灵脉属性,灵脉等级,想要成为哪一种类型的灵师。”

“了解。”光明川点了点头,“我是光明川,年龄……七岁……吧?”

吧?你为什么这么不确定啊?

可他的语气偏偏很平静,不像是在开玩笑。

“灵脉是光明属性和黑暗属性,七级。”

左以寻和左以娜早就知道结果,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光明属性和黑暗属性,这是什么奇葩组合,还有……七级?这……这孩子不是七岁吗?应该刚刚灵脉觉醒不久,怎么就有七级了?如果是快八岁的孩子,那也有点偏快呀?!

“我想成为……哪一种灵师最强?”光明川想了想,向左以寻看去,提出疑问。

“咳咳,向老师请教前,先要叫老师。”左以娜在旁边提醒道。

“哦,老师,哪一种灵师最强?”光明川又问道。

“不错,光明川第一天就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左以寻夸奖道,“但这也是一个很傻的问题。”

“啊?”光明川没听懂,不管是他,好多同学的脸上也是一脸疑惑。但左以娜却得意洋洋,她这种问题,左以寻之前和她讲过。她现在倒是巴不得左以寻点她起来回答问题。

左以娜目光热烈的看着左以寻,点我呀!点我呀!可是左以寻可能没有理解她的意思。

“输出,控制,防御,辅助,四个大方向,构成了一个团体,你们的灵师道路,大部分将以小组形式开展。没有最强的个体,只有最强的团队。”左以寻顿了顿,继续说道,“光明属性灵脉,一般适合输出和辅助的道路。我能感受到,你的光明属性的灵脉的灵力,比较柔和,或许适合走辅助的道路。但这也主要看你在二十级选择什么附灵。”

“辅助?我不要。”

“嗯,我只是给出建议……”

光明川打断左以寻的话,微微抬头,提高了几分声音,肃然道:“我要全部,没有最强的个体,那我就成为最强的团队。输出,控制,防御,辅助,我选择全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