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纵天皇尊

更新时间:2021-04-07 07:32:20

纵天皇尊 连载中

纵天皇尊

来源:落初 作者:顾太白 分类:玄幻 主角:姜王城 人气:

完结小说《纵天皇尊》是顾太白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王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诸神大陆,神在上,人在下,灵族在中间。千国并立,七雄争霸;大能傲笑,诸圣称尊。自人皇后,无人可一统大陆,唯有动乱和战争绵延。人皇历一万年,一个身具人王体的少年,肩负使命,降临世间。人皇,人中皇者,不逊诸神,又岂是人王可比!我既为皇,天下无王!我既称尊,诸神皆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足足十五分钟,老皮才全部蜕下,露出新皮。

新生的皮肤,充满弹性,手掌过处,一种奇特的坚硬之感传入掌心。

更有淡淡铜色一闪而过。

“铜皮!”旁边,负责服侍姜皓的侍女见状,都有些震撼。

铜皮,这是锤炼皮肤达到一个极其不俗的程度后才能拥有的成就,没多少人能实现,没想到姜皓却做不到。

拥有铜皮的蜕皮境灵师,论战斗力,一点也逊色于比蜕皮境更高的炼肉境灵师,甚至更强。

更别说,太子仅仅用了十天就完成如此成就,堪称恐怖。

“十日铜皮?”姜皓也是喃喃,感觉不可思议。

要成就铜皮,不仅需要海量灵药帮忙,更需要机缘。

感慨着,姜皓拿出斩马刀,对准左臂,微微用力,竟没有刺穿。

只见得,在斩马刀划过去之际,姜皓的皮肤泛出一抹铜色,挡住了锋利的兵器。

虽然它只挡了零点一秒,在下一瞬,姜皓的皮肤就被割破,让鲜血流出。

但是,能维持这个状态已经很恐怖了。

几近于刀枪不入了。

如果在危险时刻,这个本事是能救命的。

“砰砰砰……”

压住内心的激动,姜皓随意出了两拳,顿时风声阵阵,这般声势,倒不是以前可以相比的。

命宫五重炼肉境的确比四重蜕皮境要强大一些。

毕竟,多了‘1’点战斗力。

低下头,望着脚底下那一团蜕下来的人形皮屑,姜皓也没有将它保留下来的想法,点了一把火,将蜕下来的死皮烧了个干净。

虽然这东西是自己的皮肤,但蜕下来就是蜕下来了,已经没用了,还留着干吗?留作纪念啊?

“呼~~~”

烧了那团遗蜕之后,不知为何,姜皓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

接下来,成功晋级炼肉境的他也没有休息,等姜擎天派人准备好修行材料后,就开始继续苦修。

现在,还不是缓气的时候,应一鼓作气往前冲。

命宫第四重是蜕皮境,顾名思义,锤炼的是皮肤,等锤炼到老皮蜕下,新皮诞生,也就是所谓的蜕皮后,就突破了。

而命宫五重炼肉境,锤炼的就是肌肉,让原本松弛的肌肉更加发达和坚固,等到肌肉坚硬似铁,就突破了。

而要锤炼肌肉,最简单的方法,无非是……挨打了。

这不,在姜皓的要求下,那个绝对忠心的侍女拿着一根碗口粗细的木棒,正在轰击。

砰砰砰!

密室中,每隔一段时间,侍女就用力将木棍狠狠的击在姜皓裸露的身体上,一声声急促的拍打声,在密室中响彻,显得极为清脆又刺耳。

木棍很粗,每一次的拍打,就包拢了姜皓的半个上身,冲击很大的区域,每一次的出击,它都会在姜皓身上留下深深的红印,看的旁边的侍女黛眉微蹙。

尤其是,木棍打在骨头上,发出沉闷的声音,痛彻心扉。

“砰!”

又是一棍,力道不弱,硬抗之后,姜皓猛地身体一晃,差点栽倒,只见得,一道足有六寸宽宽,一尺长的红色印子,在他的后背浮现而出,与先前拍打还没消散的红印叠在了一起,显得愈发红艳了。

或许是看到了他的惨状,侍女有点不忍,下一次的攻击,就故意用轻了一点力道。

“不要留手,用点力。”

击打在身上的力道,是变强了还是变弱了,身为当事人的姜皓自然最清楚,很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次的力道,没有上一次强,原本疼的呲牙咧嘴的他,眉头一皱,不满意道。

“太子,您别练了,先休息一会吧。”看着姜皓因为疼痛,一脸的狰狞,侍女有些看不下去了,哀求道。

“用力。”姜皓闻言,没有理会,倔强道:“修炼哪能不吃苦!”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继续!”

“是。”

姜皓的话不容置疑,侍女只能照做,拿着木棍,用尽全力拍了过去,可因为不忍,眼帘微垂,似乎不愿看到这一幕。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在密室响起,伴随着肌肉的哀鸣声。

肌肉,藏在身体内部,想要锤炼它,自然要下狠招,常规的砸树、砸石头、举杠铃虽行,但效果不是最好。

唯有用棍棒敲打这种最激烈的方式,才能起到绝佳效果。

要不是用石头砸会死人,姜皓还真的会选择这种方式。

“啪!”

木棍又是砸了过来,已经红通通的身体上,挨了这么一击,红的似烙铁一般,看的侍女又是一阵心疼。

“继续!”

然而,姜皓对此,只有这两个字。

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不接受摧残,难能快速成长!

姜皓不怕苦,就怕吃了苦,没有进步!

“砰!”

侍女眉头紧皱,偏过头,不敢看姜皓,木棍砸了过去。

“嘶~嘶~”

沉重的倒口凉气的声音,如同抽风一样,尖锐而清脆,姜皓的脸,狰狞的如凶神恶煞一般,煞是可怕,身体在急速的颤动着,如海的疼痛感轰击而来,让他置身于在大海中飘摇的小船一样。

“坚持就是胜利,坚持!”

又是挨了一棍,他的肉身到了极限,再也抵挡不住了,双腿无力,全身酸痛,就要一屁股瘫下去。

“太子……”

侍女眼疾手快,扔掉木棍,连忙扶住他。

此时的姜皓,因为疼痛,已经没了力气,软瘫瘫的,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侍女身上,幸好侍女修为也不低,不然会被直接压趴下。

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气,姜皓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抬起头,艰难的问道:“这一次怎么样?”

“还不错,这一次承受了九十次木棍的拍打,比前几天的五十七次,又进步了……”侍女虽欣喜的说着,可脸上却没有高兴的样子。

说实话,她不想看到姜皓如此凄惨的样子。

扶着似一滩烂泥般的姜皓,走了两步,侍女轻轻的,将前者放入了一个密室内早就准备好的大木桶里面。

木桶中,放满了水,不,准确来说,是放满了药材,深红色、翠绿色、蔚蓝色……甚至土黄色等各种不同的液体,将原本亮澈无比的清水,染成了一桶看起来令人头皮发麻的颜色。

这是药液,将各种药材经过的比例,进行融合,形成药浴。

对于炼肉境灵师来说,药浴对修行很有辅佐作用。

尤其是在这众多药材中加入那些可以温养肌肉、强化肌肉的药材,对锤炼肌肉更有效果。

以这些药材为原材料,配置成的药液,温和而充满药力,只要肌肉不受到毁灭性的打击,都可以恢复过来,而且,是不留任何一丝后遗症。

冰凉的药水沾染着满是淤痕和红印的肌肤,舒爽的感觉让姜皓深呼了好几口凉气,那股飘飘欲仙的感觉,让他极为享受的闭上双眸,就欲昏睡过去,可正是因为舒爽,通红的后背贴在了木桶壁上,微微一挤压,让他疼得顿时回过神来。

“妹的,想睡还睡不了。”感受到此,姜皓顿时一阵无语。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全身上下都挨了不知多少木棍,皮都被打破了,就连骨头也差点有几根快断了,疼得要死,那能睡得着,姜皓只能忍着牙,忍住昏昏欲睡的念头,强行支持着。

“太子,您放心睡吧,我会扶着您的。”似乎看出了姜皓的纠结侍女走了过来,淡淡道。

“不用了,你也很累的,先休息吧。”闻言,姜皓摇了摇头,侍女拿木棍拍打他,也是耗了不少体力,他怎么好意思让她一直辛苦了?

“太子,我没事。”可回答他的,却是侍女倔强的声音。

侍女走过来,两只柔夷,轻轻动弹,十指灵动,该轻的时候轻,该重的时候重,手法极为熟练,恰好好处,在舒缓着姜皓的疲惫。

肩膀上传来阵阵舒畅的感觉,煞是舒坦,姜皓一时间把持不住,就沉迷进去,头轻轻一垂,急促的呼吸,逐渐的平稳,到得最后,低低的鼾声,从其鼻间模糊的传了出来。

经历了一场地狱式的折磨之后,姜皓终是承受不住意识和身体的两种磨难,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就在姜皓沉睡的时候,那木桶中的药水缓缓晃动,一丝丝淡淡的温和灵液,顺着姜皓身上那裂开的伤口,悄悄进入他的体内,清洗着那因挨打而留下了的淤痕,同时,这些药水也在悄悄地强化着姜皓的肌肉。

这就是药浴,在药中沐浴,温养身体,强化肌肉。

至于侍女,望着姜皓沉睡过去,也是淡淡一笑,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因为而停下,或轻或重的手法,帮助着姜皓驱散他肉身和意识的疼痛,当看到姜皓额头的‘川’字慢慢消失时,她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