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将门权妃

更新时间:2020-03-25 10:22:03

重生之将门权妃 已完结

重生之将门权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溪风 分类:玄幻 主角:霍以然池墨 人气:

溪风新书《重生之将门权妃》由溪风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霍以然池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生逢乱世,人命如草芥,生死犹如家常便饭,一场政变昨日种种美好皆成假象,霍以然在绝望中含恨而亡然而上苍不让她就此长眠,为了对抗害死她全家的前夫,她决意改变命运,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历经周折,只为谋一场权倾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臣女霍以然参见殿下。”

收拾好自己霍以然带着小婷走向了前院。

这是霍以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四皇子,该怎么说呢?他的面容称不上俊美,可是周身都带着一股令人舒爽的气息,反倒是让人觉得这张脸安错了身子。

男人身着着上好的白色丝绸,细看之下还能看到上面用同色丝线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冰蓝滚边与他头上束发的羊脂白玉,相应着熠熠生辉。男人就那样淡淡的坐在木制的轮椅上。

“请上座。”说着霍以然就招呼下人要把上面的椅子移开,给四皇子的轮椅腾位置。

“不必多礼,某此次前来,实为赔礼道歉的,手下人行事过于鲁莽,给贵府造成的不便请多见谅。”四皇子抬起眸子看着霍以然说道。

这个四皇子霍以然前世在深闺还是略有耳闻的,不是因为他的才能有多好而是他的身世实在是太坎坷了,小的时候和大皇子一道儿被歹人掳了去,大皇子毫发无损的回来反倒是这个四皇子被人折磨的不成样子了,后来皇帝用了许多上好的药材好不容易把人救回来了,只是四皇子确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样的男人,着实是可惜了。要是能站起行走凭着周身的气度也是一介浊世翩翩少年郎。

“殿下,礼不可废。”霍以然道。

陈致礼有些好笑,这丫头看着不像是个束缚于教条的人,怎么嘴里倒是说着这些老八股,还有刚刚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她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是惋惜么?她在惋惜自己,她在惋惜些什么呢?

“哪有来赔罪的人,坐在上座的。”

“也从未有皇子殿下来向臣子赔罪的,事实上这样已经是于理不合了。”

“从小夫子就教导某,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众生理当同等视之。”

掩去眼底的嘲讽,霍以然说道“这个世界上,众生本就无平等可言。殿下请不要让臣女难做,家父回来,臣女没办法交代。”

“将军凡事不拘小节,你倒是一板一眼的,”陈致礼轻叹口气“罢了,随你吧。”

“多谢殿下。”

最终陈致礼是按照着霍以然的意愿坐上了上座,霍以然坐在陈致礼下首,二人相对无言。

等了好一会儿,陈氏与霍以琴才姗姗来迟,陈氏还好,霍以然眼光扫过霍以琴眉见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这个霍以琴衣着穿的太不合时宜了,她虽然穿的简单,但也没有如此明目张胆的把皇室不放在眼里。

“小姐,这是前几年圣上赏给夫人,夫人转送与你的。”

霍以然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堂下陈氏携着霍以琴给陈致礼行稽首礼。

“民妇”

“民女”

“见过四皇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霍以琴身着着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迤逦拖地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披着金丝薄烟翠绿纱在身上,脸上的粉扑的多的让霍以然以为她动一下都会落一层下来。头上戴着一整套的点翠头面,像是要把所有的金银珠宝都穿戴在身上似的。

这身衣服包括那个头面是霍清还在边疆之时,陈氏从霍以然的陪嫁箱子里面找到的,料定了霍清现在不会回府才敢让霍以琴穿着这些过来,要力求一次就把四皇子的心抓住。

霍以琴把自己最美的状态表现在陈致礼面前,虽然四皇子靠轮椅代步,可毕竟人家是皇子,只要她能嫁入皇家,不管如何那都比霍以然高出了一个等级,到时候霍以然还不是她砧板上的肉,她想如何都可以。

陈致礼看着跪在地上的霍以琴眼角余光扫过坐在一侧的霍以然,还是这丫头不施粉黛的样子比较舒服,堂下的霍以琴虽然容貌秀丽但给他的感觉让他很不喜欢。能让他见第一面就不喜欢的人她还是头一个呢。

“免礼吧,卫风。”陈致礼偏头唤道。

卫风捧着几只锦盒从陈致礼身后走出来。

“前几日,街上的事让您受惊了不知道您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陈氏受宠若惊后退几步道“承蒙殿下的关心,民妇的身子好多了。”

霍以琴嗤了一声,道“每日里喝着大小姐送过来的补汤,身子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陈氏偷偷拽了拽霍以琴的袖子,这个事情不是现在可以说的,而且这样说的话会让她在四皇子心底留下不好的映像的。

真是的,什么话都不说也能惹祸上身。只是,有这么一个女儿怕是二房以后糟心的事情少不了呢。

霍以琴疑惑的看向陈氏,“婶子表姐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给您送过去的补汤您不喜欢。”

一脸委屈的样子霍以然自己都觉得真的是那么回事呢。

“以琴这孩子让我宠坏了,四皇子见笑了。”

“这些调养身子的药材您就拿去用吧,既然身子没有什么大碍,某就告辞了。”陈致礼站起身子准备走,做到了这个份上,别人应该不会拿这件事情当作把柄去拖大哥的后腿了。

霍以琴眼里闪过一丝慌张,这么快就走她的计划该如何进行下去。

招呼小婷接过卫风手里的锦盒,霍以然随着陈致礼站起身道“既是如此,臣女也就不留您了。”

府里都是女眷,留一个外男在终归是不好的,即使这个外男是四皇子。

卫风推着陈致礼,到了府外,扶着他上了马车,扬尘而去。

霍以琴盯着马车的背影眼里满是不甘,就这么一点时间四皇子如何能记得住自己,她得想办法多和四皇子接触接触才好。

总算把这尊神送走了,霍以然轻舒了一口气这才有闲情打量霍以琴。

陈氏看着霍以然阴晴不定的目光,嘴角扯起一个歉意的笑容,道“你表姐没有什么能穿的衣服,就把你的这件衣服借过来穿了,总不好丢了霍府的脸不是。没有事先通知你一声是婶子的不是。”

“婶子说的是,只是客居的小姐穿的比本家小姐还好这件事情说出去也不好听不是,这次就算了,下一次婶子可一定要记得知会我一声。”

“应该的,应该的。”

就在陈氏以为这件事情就此终结的时候,霍以然开口了。

“既然如此,人也走了,表姐还是把衣服还给我比较好。”

霍以琴睁大了眼睛瞪着霍以然道“霍以然。”

霍以然不理她,若是从前她说不准还会顾着几份情谊,毕竟有几分血缘关系,可那是从前,她们的良心究竟是什么做的,霍清供她们吃供她们穿,可到头来霍府倒了不过几张银票几张房屋地契就可以让她们倒打一耙。

霍以琴被霍以然的眼神吓的倒退了几步,天啊,刚刚那个眼神太可怕了,难道她知道什么了,抬头再次向霍以然看去却发现早已没有了那种眼神,果真刚刚是自己想多了。

陈氏只见霍以然言笑晏晏的看着她,一脸纠结,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不安的情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