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洛刀神

更新时间:2022-01-14 04:05:50

洛刀神 已完结

洛刀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废都 分类:玄幻 主角:洛允苏醒 人气:

主角叫洛允苏醒的小说是《洛刀神》,它的作者是废都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患绝症的洛允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把自己冰冻在冷冻舱内发射到太空,希望能遇到高科技的外星人,前来拯救性命。谁知却穿越到了一个古武的世界,为生存,为了世界和平,拿起刀,一往无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赢得无数美女倒贴入怀。厌倦杀戮携美退隐,江湖一直流传他的传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大的木桶,里面盛满了温热的水,洛允浸泡在里面,闭上眼睛,感觉到无限的舒坦。

“公子,怎么没有人服侍你啊?”

这声音,洛允实在太熟悉了,他懒得睁开眼睛:“宛若秋,你也很及时的啊,为什么每次这样尴尬的事情,都会遇到你啊?”

“因为我是你注定的人啊!”

“你这次来又为何事啊?该不会是为了帮助我搓背吧……”

“嘻嘻,公子想要我给你搓背吗?”

“开玩笑的,你来了准没有什么好事!本想在浴桶中舒舒服服地享受一番,现在没机会了……”洛允一下从木桶中站起来。

赤裸的身体跃入了宛若秋的眼中,她调笑地说:“公子,你现在在我的面前越来越放肆了!”

“不是放肆啊,你似乎也不想回避啊,难道没有什么样的评价吗?”

“评价什么啊?”宛若秋咯咯地笑了:“难道是称赞公子吗?”

“称赞,你什么时候会称赞男人啊!你来,带我去左名都吗?”

“也不算是,经过你昨晚在亹悦楼的大闹,亹悦楼主似乎对你有些眷恋,我是来带你去亹悦楼的!”

洛允当棋子已经习惯了,问道:“怎么去啊,你是一个女人,亹悦楼是男人闲逛,寻欢作乐的地方……”

“凭什么女人就不能去亹悦楼呢?”

“欧阳若米怎么办?”

“她不是欧阳若米,你不是洛允,你是叶不归,她是水佩风,我呢,依然是花幽独。”

洛允平静地问道:“可以不去吗?”

“牡丹花下风流一番,不是正合你意吗?”

“牡丹花下离眉钩,这是要命的事情,我可想留着小命,不想一次就玩完了。俗话说细水长流啊!”

宛若秋拿起衣服披在洛允的身上,像一个小情人一样,服侍着他穿衣:“叶不归公子闯荡江湖,当然要去会会天下第一园,天下第一楼,天下第一城……不然怎么能成为江湖上的霸主呢!”

“此叶公子,非我这个叶公子吧,我哪有当武林霸主的能力啊!”

“你有啊,公子,你不是擅长洛刀吗?”

“我凡人一个,不是武林霸主,花钱喝酒买田地,武林江湖真的与我无关……”

宛若秋突然抱着洛允,一把暗淡无光的花幽独顶着他的咽喉,温柔地说:“公子,昨晚抱着千琴是不是很有感觉啊?这花幽独与离眉钩的滋味不一样的,但都可以要人命的。”

“没错,即便是普通的筷子在你的手中,也可以要我的性命,但你这样抱着我,让我很冲动!”洛允喉结滚动一下:“男人冲动了,很难把持住的……”

“所以这花幽独恰好能提醒你坚守底线啊……”

天下第一园,当然就是燎香园,风何城的燎香园不算太大,但那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整个江湖都轰动了。

欧阳若米若无其事地坐在客栈的木桌前,双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等待着洛允的出来。

“谢谢你的提醒,我的手可以抱你的腰吗?”洛允小声地问。

宛若秋咯咯地笑了:“你不怕我失手?”

“所谓一树梨花压海棠,哥是江南人,白得很彻底,很坦荡……”洛允的手始终没有落在宛若秋的腰上:“这等要命的事情,哥哥是不会做的!”

“楼下有美人等着,你还不快出去?”

“可楼上的美女这样抱着,让我情以何堪啊!”

宛若秋笑道:“让我送你一程吧!”

她的手掌轻轻一推,洛允像一片落叶,随风飘荡,撞破了房门,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楼下的长凳上。

客栈的食客,小儿,掌柜全都傻眼了,这等下楼的方式,超然脱俗。

欧阳若米也惊讶地望着从天而降的洛允,小声问:“夫君,你这是?”

“卖弄!女人卖弄风骚,男人就要卖弄武功!”洛允笑道:“简单地说,两者都是装!”

“夫君,你装得真帅气啊!”

“谢谢夸奖!”洛允扭头对着柜台前发呆的伙计与掌柜喊道:“你家客栈的门不怎么结实啊!轻轻地就毁坏了,我赔!”

“客官严重了,没有伤着你哪里吧,这门不结实,是小店的失误,客官不要赔了!”

“一定要赔!”

相互争执的时候,一锭银子从楼上飞下来了,深深地印在柜台上。

宛若秋翩翩地从楼上走下来:“掌柜的这银子够了吗?来一桌上好的酒菜,我们用完了,还要上路!”

客栈里出现两个美女,男人的目光都充满了火热,整个客栈的空气仿佛融入了桑拿房的温热蒸汽。

掌柜的看着宛若秋坐在洛允的身边,立即吩咐伙计到厨房备菜,自己亲自端上一壶好茶,搁在三人的面前。

这时候酒店外有人高声地喧哗:“古丽国的船来了……”

本来在店里吃饭的客人一窝蜂地往外窜了。

“啥子事,弄得这样的慌慌张张!”洛允皱着眉头,没有心思吃饭了。

“古丽国每五年都要向朝廷进贡一批美女,绝色美女!”

洛允带着色色的眼光看着宛若秋:“多绝色啊?”

“你的眼神想把我吞了吗啊?”宛若秋不正面回答。

“也许外来的和尚念经香,人就是这样的……”

“你不想去看吗?”

“想……”洛允停顿了一下,瞧见宛若秋笑颜中似乎藏着一把锋利的刀,转口道:“不过,多此一举了,身边有着两个美人相伴,我的心不会随波逐流的,可以让我去方便一下吗!”

宛若秋轻微地点了点头。

洛允像风一样冲到了客店的后院,对着那简易的茅厕嘘嘘。

“我突然改变注意了!”

“妈呀,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洛允全身抽搐一下,转身机会与宛若秋的鼻尖相碰了。

“湿了!”

“死了?谁死了!”洛允慌张地问。

宛若秋淡定地说:“公子,你的衣衫湿了!”

“哎呀,我的妈呀!”洛允赶紧转身把东西藏匿在衣裤下,看着一片湿漉漉,头疼了。

“你没事吧?”

“没事,女侠,拜托你下次来的时候,打一个招呼,不要这样吧!你想看,就明说吧,这样很容易走火了!”

宛若秋温柔地说:“公子,我想看,你给我看什么啊?”

“我们不说这个了,你改变什么主意了?”

“公子,你还是沐浴更衣后,我们再详谈吧!”

等到洛允沐浴更衣出来,两个女人都不在了。

桌上只有一封书信,洛允看过之后,心顿时凉了半截。

宛若秋带走了欧阳若米,让洛允去刺杀古丽国的公主殿下。

“你妹哦,谁是古丽国公主?我若能杀人,怎被你玩弄吗?这不是扯淡……”洛允心中没有底,这刺杀的活,他干不了,逃跑的事情,他能做。

匆忙收拾了一下,赶紧从客栈里溜走了。

这大道不能走,他专门选一些偏僻的小路,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地逃窜。

“敢问whoareyou?”洛允心想这不对,古代没有人能听懂这洋文的,转口又说道:“贵姓啊!竟敢挡我的路!”

“洛家公子,亹悦楼有请!”

“我擦,何必呢,何苦呢!刚刚从东家逃出,怎么又落到西家了!”洛允嘀嘀咕咕,没有挪动步伐。

“洛家公子请上轿!”

“你妹啊,轿子也准备好了?”洛允四处扫射,林中一片寂静,葱绿一片,有个鸟轿子啊:“你开玩笑吧,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唯独没有看见轿子啊!”

“洛家公子请看!”

洛允随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见几个美女抬着一顶很华丽的轿子悄然立在树顶上。

“太高了,上不去啊!有这样让人坐轿子的吗?”

“对不起公子!”那人拍着手掌,美女抬着轿子徐徐地飞下来。

“nosorry!”洛允知道无法逃走,硬着头皮上了轿子,安稳地坐着,闭上眼睛,思考如何面对亹悦楼的美丽的老板娘千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