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九界独尊

更新时间:2021-07-19 03:51:59

九界独尊 已完结

九界独尊

来源:落初 作者:兵心一片 分类:仙侠 主角:宝冶神鼎慈祥 人气:

《九界独尊》是兵心一片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九界独尊》精彩章节节选:穷小子偶然得到绝顶修炼法门,又巧获极品法袋,他手执至尊法器,睥睨神州苍生,开天辟地,九界独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海仁自从吃了九天火龙果和经过玄天空灵Ru的浸泡后,容貌、心智、体力上都有了质的飞跃。一天不饮不食也感觉不到饥渴,一日夜不眠不休也不会感觉到疲惫。

由于小海仁是一路乞讨,一路打听赶路,所以经常多走了冤枉路,草枯草荣一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又到了年关。这天,小海仁来到了一个叫北古口的镇子,镇子比较大,天虽然很冷,但从小镇街上匆匆忙忙的行人看去,却看不出一点寒意。

每个行人脸上都泛着笑容,看来在这里人对自己的生活很满足。

街上叫卖的小贩卖力地喊着招揽生意的“切口”。

小海仁停在了一个卖年糕的小摊前,看着年糕小海仁又想到了自己在家的时候。虽然家境不富裕,但每到年关手巧的母亲都会做好多各种形状的年糕,有小兔子、金鱼、桃子、小猪、小猴子等形状的,这时候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候,可以吃年糕,放爆竹……可是今年却是身单影只,很是孤独。

看着一个买年糕的孩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小海仁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虽然自从服食了九天火龙果后即使一两天不吃东西也不会饿,但小海仁毕竟是一个还不到八岁的小孩子,看到别的孩子在吃年糕,还是不自觉地想吃。

摊主看见站在自己年糕摊前久久不肯离去,衣衫褴褛的小海仁不觉动了恻隐之心,从摊上抓了四个年糕用纸包好后递给小海仁道:“孩子吃吧,马上过年了,一个人漂泊在外不容易,真是造孽呀……不够还有。”说完摇了摇头,又去忙了。

小海仁打开纸包一看,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原来里面包的年糕正是自己最爱吃的,也是母亲最拿手的年糕——小猪和金鱼。看着年糕小海仁又闻到了妈***味道……眼里噙着泪水,小海仁小心地、十分仔细地吃下了一个,然后将剩下的年糕再用纸包好放进了怀里,打算以后想母亲时再吃。

就在这时小海仁听到卖年糕摊主和旁边卖鞭炮的摊主说道:“老李,今年只顾做买卖了,马上过年了家里的Chun联还没有求人写呢,镇里的代笔先生也回乡下过年去了,唉,老李你说我咋能把这事给忘了呢?”

小海仁听到这里道:“大叔我会写Chun联,为了感谢你送年糕之情,如大叔不嫌小子且信得过小子,那么由小子为你写Chun联如何?”

年糕摊主道:“太好了,只要会写Chun联就好,啥嫌不嫌的。我年糕卖得也差不多了,现在咱们就回家,让你大娘给你做些好吃的,吃完咱们再写Chun联。”说完摊主就收了摊,带着小海仁向家中行去。路上小海仁知道了摊主姓王,家里除了夫妻二人还有一个儿子在镇上的一家酒楼任管事,由于酒楼生意很忙,一年到头很少回家。

到了王大叔家里,王大婶很快张罗了一桌饭菜,小海仁已经一年多没有吃过热饭热菜了,他狼香虎咽吃得很香,看得王大娘一边用袖口擦着眼睛,一边道:“孩子慢点吃,别噎着。真是造孽呀,这么小的孩子就一个人流浪,唉!”

小海仁很快吃完了饭,王大叔取来笔墨纸砚,小海仁提笔在红纸上写下一副对联“天增岁月人增寿,福满乾坤财满门”,又写了“五谷丰登辞旧岁,六畜兴旺迎新年”“财生福地年年顺,喜从天降日日安”“家和人兴吉运照,四时安泰福自来”等等。

小海仁正写着的时候,王大叔的儿子王枫回来了,他一进门先是给二老请了个安。然后就站在小海仁身边看了起来,当小海仁将最后一张“福”字写完时,王枫道:“小兄弟书法自成一体,看来定是书香之家,不知是哪里人?”

小海仁道:“小子家本是清泉镇人氏,今年秋与家母一同去京寻父,不料途中遭了劫匪,家母和小妹都不幸遇难,小子也就流落街头了。”

王枫道:“我镇上所负责的酒楼乃是崆峒山的产业,现在正缺少个记帐的,你如有兴趣可去应聘,正月十五正好和我一起去苍云洞送供奉,到时候路上也有个伴,小兄弟如果赶上机会被哪位仙长看上收为记名弟子,既能习仙术又能提高待遇。唉,我是没有机会喽。”

小海仁听了心中一动道:“王大哥我愿意去酒楼,但不知怎样才能应聘,请王大哥指点。”

王枫道:“好吧,下午我领你去见一下刘掌柜,就说你是我的远房表弟,相信一定能够被聘用。”

当天下午王枫带小海仁到了一个叫“宴宾楼”的酒楼,只见此酒楼高三层,十分宏大,可以说是北古口小镇最大最有气势的一家。王枫将小海仁引见给刘掌柜,刘掌柜在听说是王枫的远房表弟后很是照顾,又看了看小海仁写的字后,当时就聘用了小海仁,每月二两银子。小海仁从现在开始终于结束了一年多的流浪生活。这也是他真正开始走向不平凡生活的开始。

换了新衣的小海仁坐在柜台后,每天认真地记着帐目,刘掌柜非常满意。小海仁从伙计那里了解到“宴宾楼”是修真门派崆峒山苍云洞的私产,象这样的产业在全国有好多,凡是酒楼牌匾下有铁八卦的都是苍云洞的产业,因为修真是一项非常消耗财力的,等闲之人平常之家根本做不到。各地的掌柜都是苍云洞的记名弟子,管事也都是苍云洞外堂——世俗堂非常信任的人。

很快正月十五就要到了,最近几天刘掌柜和王枫大哥每天都在整理帐目,收拾供奉,准备早些到崆峒山苍云洞的外事堂报到,如果赶上好机会堂主一高兴会赏个“仙丹”什么的,就更好了。小海仁也很忙,一边帮着刘掌柜和王枫大哥准备东西,一边想自己到了苍云洞如何才能见到云鹤洞主,把答应老爷爷的事情完成,又怎样才能成为记名弟子,学什么绝学才能给母亲和妹妹报仇呢?

正月十五这天终于到了,王枫和小海仁带着供奉上路了,路上小海仁问道:“王大哥苍云洞大吗?你进去过吗?能见到洞主吗?”面对小海仁连珠炮式的提问,王枫笑道:“海仁老弟,苍云洞是个门派,它有许多堂和院组成,修真的仙长很多,我们外事人员是不能入山门的,只能在世俗堂活动,机会好的话才能随修真弟子进入山门,如果没有人引见,是根本进不了山门的,并且你连山门在哪儿都不会找到。”

小海仁道:“王大哥我想成为记名弟子,不知道怎样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能给我指点下吗?”

王枫道:“成为苍云洞的弟子门都没有,听说那是要身骨清奇,具有灵根的。记名弟子也要看机缘,想其他的办法是根本行不通的,对不起了老弟,大哥也是帮不上你。”

很快二人来到了镇外世俗堂的接引站,只见一名管事拿了个号牌递给王枫道:“第三组,一刻钟后乘天鹰离开。”这时正好看见第二组人员随着管事出了接引站,出于好奇小海仁也跟着出去打算见一见天鹰是什么样子。刚一出接引站就见一只巨鹰停在空地上,鹰的爪下抓着一个可容两人坐下的竹筐,第二组人坐进竹筐后,巨鹰就张开双翼向天上飞去。

小海仁正在惊叹巨鹰之神奇时,王枫已经走了出来。这时天上一暗,一头抓着竹筐的巨鹰落在了空地上,王枫和小海仁坐着飞鹰经过两个时辰的飞行,最后落在了一个空地上,只见此处人很多,物很杂,闹哄哄的。王枫边拉着小海仁走出竹筐边道:“兄弟,这里就是世俗堂,等我将供奉交割后,就带着你好好转一转,看你能不能被哪位仙长看上,做个记名弟子。你可以先自己转转,我去去就来寻你。”

小海仁看到来这里的外事人员只有自己一个小孩子,其他的都是大人。“娃儿你过来,你是谁带来的?是谁这么不守规矩?”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小海仁顺着声音寻去,发现是一个身穿宝蓝色衣服,领着一个和自己年岁相当身穿锦袍男孩的三旬左右书生。

“我是宴宾楼的记帐,不是小孩子,怎么小孩子不可以来吗?那先生领着的不是小孩子吗?”一连串的反诘让蓝衫书生,脸不由一红。“放肆,这也是你一个外事人员对新进院长老讲的话吗?”一个童稚的声音从锦袍男孩嘴里传来。小海仁听说蓝衫书生是长老,心里一动道:“既是长老,那小子有要事求见洞主,不知长老能否成全?”

蓝袍书生道:“洞主正在闭关,不知小友何事能否向老夫道来。”

小海仁道:“此事只能亲自向洞主禀报,不过相信这个玉佩想来前辈一定识得。”说完从怀内乾坤袋中取出了那枚玉佩。

蓝衫书生看了玉佩,非常激动地道:“既然有灰鹤师叔的玉佩,那么你就是我苍云洞的记名弟子,来人带这个小兄弟去换套衣服到记名院报到,洞主只要出关马上领小兄弟去见洞主。”

那个锦袍男孩道:“爹爹,他凭什么是记名弟子?我还没有进门呢,我不干,我不干。”

蓝袍书生道:“这位小兄弟有你师叔祖的云鹤玉佩,就凭这个他就是记名弟子,如果机缘好的话他可能就会是亲传弟子,我马行空虽是负责招收弟子的长老,但在这点上却不能因私废公,你如不好好表现这一生别想入山门。”

这时交割完供奉的王枫走了出来,正好看见新进院长老马行空教育自己的儿子。他忙笑着对马行空施了一礼道:“马长老好,一年不见,风采更胜昨昔呀。”

马行空道:“小王你那点心思我知道,等下去世俗堂的奖赏阁去领一枚培元丹,这些年你辛苦了。”

王枫听后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因为激动有些结巴地道:“谢谢……长老,我会更加努力工作的。”

这时已经换了记名弟子服的小海仁,在两名身着记名弟子服装的青年陪同下走了出来。他来到王枫面前道:“王大哥这段时间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现在已经成了一名记名弟子,就不陪你回去了。”王枫看着小海仁道:“兄弟我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祝贺你,再见了。”说完挥手向众人道别。跑步去奖赏阁领培元丹去了。

小海仁终于成了苍云洞的一名记名弟子,修真的道路上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