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天下英雄剑

更新时间:2020-03-24 11:08:42

天下英雄剑 连载中

天下英雄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面具王 分类:武侠 主角:王侯封剑 人气:

面具王新书《天下英雄剑》由面具王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王侯封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冷风如刀,吹在身上如钢刀刮骨。王侯笑屹立在少阴山之巅,高处不胜寒,王侯笑无疑已在高处。“慕君剑法精绝,神交已久,特约先生九月十五少阴山之巅求教,望君莫谢绝——平阳剑客独孤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侯笑一语不可谓不惊人,王侯笑竟会阳劲。

“剑神莫不是在开玩笑?”方才乌金雄虽问过王侯笑是否探过阳劲之秘,但却对王侯笑练成阳劲犹抱怀疑,若阳劲真出世了,江湖不知道要轰动成什么样。

“嗯!”王侯笑瞧乌金雄在怀疑自己,不犹得心一冷,突然间,殿内洋溢着股寒意,王侯笑直视着乌金雄,,乌金雄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铺天盖地的朝他压来;这时,他才知道剑神的威严是不容冒犯的;剑神的武功同样也是不容别人怀疑的。

“我去请大哥出关,马上。”乌金雄哪里受得了这等威压,当下便离开了殿内。

王侯笑目光一撤,殿内又恢复了方才的平静。金狮堡虽财大势大,但出了帮主乌金狮外,却无几个上得了层面的高手,比起万象寺,天龙门,等百年大派就差远了。

片刻过去,殿外突然传来一阵笑声粗矿“哈哈哈哈……剑神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呀!”

紧接着殿前已站了个人,也不知是怎么来的,只是声音到了,他的人已站在那了。这人也是中年模样,身材魁梧,满脸胡渣,一身金色劲装,双目如电,站在那仿佛只威立的雄狮。

王侯笑一见此人,便“唰”的一下站了起来,随即道:“王某不请自到,倒是打扰帮主闭关了。”

“剑神说笑了,方才金雄说剑神有阳劲之法,不知可否属实?”乌金狮与王侯笑虽有一面之缘,却并无交往,如今听说对方有阳劲之法,也不扯别的就直接问了出来。

“帮主闭关七日,不知是否找到答案?”王侯笑反问不答。

乌金狮见王侯笑不正面答他,就沉住气一步步向殿中首座走去,王侯笑就首座旁的椅前站着。乌金狮走到首座前,突然向王侯笑望了一眼,王侯笑也不避让,目光相遇,火花暗起。

突然乌金狮虎躯一振,目光收回,转身便坐在了首座上,叹道“百年阳劲无人出!挨……”

“阳劲自然在心中!”王侯笑应上一句,仿佛是不经意,又好像是故意的。

阳劲在心中?乌金狮一惊,他闭关七日并不是一无所获,他的功夫早已登峰造极,而且纵览无数古今武学典籍,如今他已经知道,阳劲的发力需要血脉的充血配合,才能激发阳气,但他一直都不能成功,而王侯笑的一句“阳劲自然在心中”仿佛点睛之笔,捅破了他多年来令他止步不前的那层膜,乌金狮眼睛一亮,他已有所明悟。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咳声“咳咳咳咳……”

“谁?”王侯笑望向殿外。

乌金狮也是一惊,此时殿外却不知何时多了个身穿麻衣的老人。

乌金阳与乌金河此时才缓过神向外望去。

那身穿麻衣的老人并不是帮中之人,他身形佝偻,面如死灰,双目精光。

“好一句阳劲自然在心中!想不到老夫今日要杀之人,也有这等高手。”那麻衣老人声音沙哑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还没有人敢在金狮堡里扬言杀人,虽然乌金狮瞧得这老人定是位异人,不然已金狮堡的守卫旁人哪有这么轻易的进来,而且还瞒过了他与王侯笑的察觉,竟无声无息的站在了殿外,但若说要在这杀人,无疑已是未将金狮帮瞧在眼里。

“我是来杀你们的,今天殿内的人全都要死,咳咳咳咳……”那麻衣老人说着也咳着。话音沙哑阴冷直叫人毛骨悚然。

“找死!”乌金狮若在不出手,金狮帮哪里还能在江湖上立足。

突然王侯笑身形已到他面前“还是让他领教下王某的剑气吧,乌帮主也好瞧瞧,这阳劲,是如何发力的,若能领悟,也好在武林大会上露尽锋芒!”

王侯笑一见此人便知道此人极难对付,对方能避过他的察觉,已是稀世高手了,唯恐乌金狮有所不敌,便将他拦住。

乌金狮一听,王侯笑尽练成阳劲,深为一惊,随即也想瞧瞧,因为这一睹阳劲实在是可遇不可求,一旦错过,也许会抱憾终身,考虑了下那老人的武功深浅还尚未不知便道“劳烦剑神了!”

那麻衣老人一听,王侯笑要让自己领教剑气,也是一怔,暗道:老夫多年不在江湖走动,还以为江湖少有阳劲高手,没想到头一遭就遇上了。

“老先生还是报上名号吧,免得做了王某手下无名之鬼。”王侯笑望着麻衣老人,淡淡道。

“哼,老夫在江湖上的名号早已忘去,常年隐居山中,自号山中老人。你又是何人?尽能修成阳劲,倒还是个人物。”那麻衣老人道。

山中老人?江湖上却是没有这号人物,王侯笑如今已碰到好几个这样的隐世人物了,那福寿双道及吴天,如今冒出个山中老人,那福寿双道及吴天还好点,知道自己剑神的名号说明对江湖时常关注的,而这老人却还不知道,他才是真正的隐世,如今这些高手都让他遇着了,江湖似乎要变天了。

“在下王侯笑!”王侯笑答道。

“以你的武功想必你在江湖上声名赫赫吧,不知道江湖上给你起的什么名号?”山中老人问道。

“世人都尊他为剑神!”一直不语的乌金阳此时答了一句,他知道王侯笑练成剑气,如今对他的崇拜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如今有人问起王侯笑的名号,他直接就替王侯笑答了出来。

“嗯?”“剑神?这名头也太大了吧,年轻人,你恐怕还受不起!”山中老人淡淡道。

对于山中老人来说,王侯笑确实是年轻人,但武无长幼,达者为先,王侯笑若不是剑法登峰造极,世人也不会尊之剑神。

王侯笑瞧不惯对方倚老卖老,当下便道“阁下这番说辞自有世人定论,既然要杀人,就请出招吧!”

“哼;狂妄!”山中老人冷哼一句,整个人骤然向王侯笑窜去,身法如鬼魅般,瞧得乌金河与乌金阳二人一呆,而乌金狮掌心已不乏冷汗,此人身法之快,世间少有。

王侯笑见对方驰来,双目紧锁对方身形,突然一振,也向其迎去,山中老人见王侯笑迎来,不慌不忙,一掌向其胸口击去,这一掌来得不算快,但王侯笑却瞧得这掌已要在身上打实,王侯笑知道这掌的掌势已到了能迷惑人肉眼的地步了,若不是王侯笑有对敌无数的经验与灵敏的察觉,恐怕还难以在这老人面前讨到好处。

“哼!”王侯笑身一侧,绕过这一掌,以指为剑,向其咽喉刺去。

山中老人正要运掌将其格开,突然身体一颤,“剑气”原来王侯笑见他掌势迷人,便不与他在招法上争风,直接就是剑气杀人,然而山中老人对阳气的触感已到了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地步,王侯笑阳劲剑气还未出招,便已提前知道了。面对这一招,也不硬拼,猛然间将身一蹲,绕过了这招剑气。

“啪!”在殿内的壁上一声轻响,乌金狮眉目紧锁,却瞧得仔细,失声道“阳劲!”但方才两人过招太快,对其发力却只有些模糊的映像。

王侯笑见剑气一击不中,对方下蹲,便起脚踢去,这一脚来得甚急,仿佛王侯笑已将剑势融入其中。山中老人见这脚劲风逼人,已想到对方的剑势已遍及全身,如今以脚代剑向他攻来,竟不打算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山中老人也不吃惊,双掌交叉,向着一脚夹击而去。

王侯笑哪里会让他如意,当下便收住脚,后迈一步,有是以指代剑向其眉心击去。山中老人处处被动挨打,已是满肚子的气,又见对方剑指刺来,当下便怒吼一声“畜牲!”自己也用剑指向其刺去。

王侯笑见对方也用和自己同样的招,心中冷笑“找死”,听到对方的怒骂,便知道对方的大势已处下风,用怒吼来助威,王侯笑对之浑然不理,剑气迸发,突然,王侯笑见山中老人指尖一红,同样是剑气,“啪”王侯笑的剑气还未打出十寸,便与对方的剑气击倒了一块,双双溃散。

这次的阳劲迸发,乌金狮已瞧出了些名头,如今他才知道,前面的路还远,还远……

这一招的较量,山中老人无疑已将大势搬了回来,双方此时已是势均力敌。下一刻,山中老人,骤然立起,一步抢进王侯笑的中线,抬手又是一掌。

对方的阳劲丝毫不弱于自己,而且对方应急之快,掌势出神入化,王侯笑终于遇上劲敌了,自从他剑术大成以来,少有人敌,这些年世人只知道称他为剑神,但又有谁能知道,他站在高处的那份寂寞,他走的路太长了,但前路还远,却无人相伴。“唉……”王侯笑在此时突然长叹一声,同时也是一掌印去,这一掌与山中老人那一掌仿佛有九分神似。方才山中老人用他的招破他的招,如今王侯笑也用对方的招来破对方的招,双掌相击,又是“啪!”的一声,两人纷纷后退七步才稳住身形。

“哈哈哈哈……阁下好功夫,武林大会上,山中老人再来领教!”说罢,山中老人转身向堡外掠去,四周守卫竟不能挡。

王侯笑见山中老人远去不犹叹道:“武林大会,龙蛇并起,天真的要变了!”

乌金狮见两人殿内激斗,竟不分胜负,不犹对这二人佩服。“那老者为何要来金狮帮杀人?”乌金狮一下便提出了问题的关键。

“关键是,他到底是来杀谁的?”王侯笑淡淡道。

乌金狮一听额头已侵出冷汗,“乌某近来并未得罪什么大人物,怎会是来杀我的。”

“也许他并不是只杀你一人,也许他是要杀有可能做盟主的人?”

“你的意思是他们要做盟主?”乌金狮问道。

“也许他们只是想让听话的人做盟主,你今天如果听话,也许他们便不会杀你,也许还会让你做盟主。”王侯笑云里雾里的说着。

而乌金河与乌金阳仿佛还未听懂两人的谈话。

“你知道他们是谁?”乌金狮问道。

“我还不知道,但我知道了一个听他们话的人。”王侯笑说道。

“谁?”乌金狮眉目紧锁急问道。

“古啸天!”王侯笑也是从吴天等人的口中得知,已当时的情形不会有假。

“什么!迸啸天好像并不像个听话的人。”

“有的人看上去越不听话,到了关键时候往往越听话。”

乌金狮长长的吸了口气,“看来这次武林大会,他们并不打算给乌某一展拳脚的机会。”

“机会是人把握的,王某此来便是要将帮主扶上盟主之位。”王侯笑说完便将目光望向乌金狮。

“嗯!”乌金狮倒是一惊,今日王侯笑将阳劲运劲让他一睹,对他武功境界的领悟大有帮助,若说王侯笑不为所求,想他剑神之名也有可能。但如今他竟还要扶他做武林盟主,若说对方没什么心机,乌金狮实难相信。毕竟他在江湖上闯荡这些年头,对人心险恶早已看得透彻了。

“剑神不会让乌某做个听话的人吧?”乌金狮冷冷的问道。

“哈哈哈哈哈……乌帮主说笑了,王某不过是想与帮主交个朋友吧了!”王侯笑见对方怀疑自己,不犹大笑。

“朋友?”若说乌金狮相信,那乌金狮便不是乌金狮了。

“王某今日给帮主方便之门,只希望来日帮主能给王某方便之门。”

“何为方便之门?”乌金狮一问。

“这就是方便之门!”王侯笑不知何时手中已多出张银票。

“什么意思?”乌金狮见对拿出张银票,倒是一愣,对方的手段,如今他已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这是在汇丰银庄存放了十万两白银的银票,见面之礼,望帮主笑纳!”

十万两!殿内的人都是一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他金狮帮虽财大势大,但若拿出十万两白银,帮中的弟子只怕在两年内要喝西风。

“乌某不太明白剑神的意思。”乌金狮怎么也料不透王侯笑有如此手笔,十万两白银!

“这见面礼是王某替人送的,对方的意思只是想乌帮主做了盟主后能在他困难时侯伸出下援手。”

“此人是谁?”

“当今大易王朝的三皇子朱少云。”王侯笑也不说假话,如今的江湖形式,乌金狮是个聪明人,他会答应的。

“什么?”乌金狮对朝中之事也有所闻,听说过皇帝闭关炼丹的传闻,这朱少云莫不是为了篡位?但老子刚闭关,儿子就要篡位,想着也不犹一惊。

“帮主不要惊怪,朱少云要的是天下,而帮主要的却是江湖,他能帮帮主得到江湖,帮主为何不能为他一争天下呢?”王侯笑问道。

乌金河与乌金阳二人已听的满头大汗,因为今天的这番话会改变他们的一生。

“哈哈哈哈……天下!说了半天是想让乌某随你们造反,成功了封王拜将,也许卸磨杀驴,败了就落个千古骂名,乌某虽雄霸丰州多年,却还没这个胆子。!”乌金狮缓缓道。

“如今江湖形势逼人,阳劲出世,武林大会必然风起云涌,已金狮帮得实力,恐怕很难立足,而且我有消息,听说当今太子很可能在武林大会上搅局,将江湖之辈一网打尽,到那时只怕会落个为人奴才的下场,与其如此,倒还不如与朱少云做个盟友来得痛快!”王侯笑分析道。

“什么?”乌金狮又是一惊,若真如此,他如今还真难在江湖上立足,要么抽身退出,要么找个靠山。

“有王某做担保,乌帮主若还不信,王某也只好告辞了!”王侯笑见乌金狮迟迟不予答案,转身欲走。

哪知方走两步,便停听得,乌金狮唤道“剑神且慢!”

“三皇子能有剑神这般人物辅佐,大事何愁不成,不知这次武林大会如何能让得乌某做上盟主?”乌金狮问道。

“有王某在,大会之上尽斩群雄,顺势将位推于你,盟主之位,又有何难?”王侯笑直接信心十足的说道。

的确,方才见识了王侯笑的剑气,大会之上尽斩群雄,也只有他能说得如此轻松,乌金狮几人听得都不犹一骇。

“好,只要剑神能助乌某坐上盟主之位,哪怕是落个千古骂名,剑神一句话乌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乌金狮也信誓旦旦的说。

王侯笑一听,这乌金狮果然是见不到利益,就不放心,“好,如今,这十万两帮主可以笑纳了吧!”

乌金狮撇了一眼那张银票,便道“金阳,收下!”

乌金阳一听,便到王侯笑手中手下了那张银票。

“武林大会虽有王某相助,但希望帮主能尽快修成阳劲,大会之上方为稳妥些!”现在钱已经赔下去了,王侯笑倒是对乌金狮的武功有些担忧,万一大会之上杀出只黑马,要找乌金狮比试,乌金狮不敌,那如今的一切岂不白忙活了,唯有修成阳劲,方是王道。

“武林大会上,只要那山中老人不来搅局,乌某还是有把握应付的。”乌金狮仿佛很有信心,突然他缓缓将手伸到自己的面前,猛一握拳,只听得关节“咯咯”作响,他玩味的说一句“阳劲?”。突然他的拳面通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