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凤鸣在山

更新时间:2020-03-20 10:51:32

凤鸣在山 连载中

凤鸣在山

来源:落初 作者:张月生 分类:武侠 主角:云锦李 人气:

新书《凤鸣在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张月生,主角云锦李,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魔高千尺,怎奈道高万仞。你驱神兽奔腾,我骑凤翅天翔。看江流小子如何破茧成蝶,纵横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中州之南,义阳郡内,有一大山巍峨耸立,方圆五十里,有“青分楚豫、气压嵩衡”之美誉。其山名鸡翅山,主峰海拔一千七百八十四米。它象一只引颈高啼的雄鸡,凝视远方,还有人说更像一只凤凰,展翅欲飞。

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淮水考》中记载:水出鸡翅山,溪涧潆委,沿逆九渡矣,其犹零阳之九渡水,故亦谓之九渡焉。此山又名为凤翅山,九渡水即九曲河,位于鸡翅山南麓,流向西北,注入淮河。

鸡翅山内有一深谷,谷名“长生”,谷内奇花异草甚多。几年前,来了一个奇人,善岐黄之术,自号无念,取无牵无挂之意,在此结庐而居。

正值唐末门阀战乱,百姓流离失所,多有举家而迁者,避祸于山中。或有生病者,无医可治,皆求于无念。无念性格古怪,不轻易替人看病,但见重病缠身者,痛苦不堪,实在不能加拒,便略施援手,无不药到病除,渐渐名声大噪,人送“无念神医”称号。

这日中午,药庐中,无念坐在桌前,披头散发,正在冥思苦想,桌上散落着十几本医书。他身旁侍立着一个七八岁的白衣小童,双手垂立,眼睛滴溜溜的盯着病榻上的一个人。

病榻上的这个人,一身戎装,脸色蜡黄,双目紧闭,似乎已经昏死过去,正是青竹帮的李云锦。

无念神医喃喃道:“为什么还不醒?”霍地猛的一拍桌子,叫道,“是了,是了,伽楠香是不是又忘了加了?江流,江流……”

白衣小童被吓了一跳,惊道:“先生,江流在这呢。”

无念挥挥手,刚要说话,却听到江流喜道,“先生,先生,这人醒了。”

无念转头看去,李云锦已经睁开了双眼,正挣扎着要坐起来,那白衣小童江流赶紧过去,扶着他起来。李云锦环视了一周,最后注视着无念,道:“是先生救的我吗?”他刚刚醒来,说起话来似乎还是有气无力。

无念皱了皱眉头,“哦”了一声。

李云锦继续道:“多谢先生相救,李云锦感激不尽。”

无念摆摆手,道:“你也不用谢我,我只是……只是还一个人情而已。”

“人情?哪个人的人情?”李云锦心中疑惑。

“我”,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一个人推门进来,拍着手哈哈笑道:“云锦兄弟,当然是我。”这个人居然是王宵。

李云锦似乎吃了一惊,失色道:“是你?怎么会是你?你既然想置我于死地,又怎么会救我?”

王宵微笑道:“彼一时此一时也,那时想杀你,现在我又不想杀了。何况这里有个能让死人活过来的周大神医,你就算死了,他也救得过来。”

江流在一旁心道:“周大神医?先生姓周么?我从记事起就跟着他,他从来都没说过自己姓氏。”

无念自从王宵出现后就一直铁青着脸,这时冷冷的道:“人真要死了,神仙怕也救不过来。”

王宵瞪着无念,冷笑道:“人人都知道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圣手狂医’周俊死在了云台山,可是谁又知道他居然在这凤翅山长生谷‘活’了过来呢?”他把活字拉了长音,显然是故意讽刺。

无念霍然站了起来,脸色变了变,随即冷静下来,道:“萧猛,周俊确已死在云台山,现在这里的是无念。人死了还要揪着不放,聚贤山庄的人闲事管的也太多了。”

“萧猛?原来王宵、无念和我的李云锦一样,都是假名字。看样子,大家做不光彩的事情都喜欢用假名字。”李云锦心里苦笑,“想不到他居然是聚贤山庄的人。”

聚贤山庄在武林中赫赫有名,称得上武林第一世家,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庄主叫萧天策,又是“河淮盟”的盟主,手下豪杰英雄无数,生有三子一女,大儿子萧萧,二儿子萧青云,三儿子就是这萧猛了,还有一个小女儿叫萧青灵。

萧猛冷冷道:“你是周俊也罢,无念也好,与我并无干系。一个月前,我才终于查出你隐居在这里。”他指着无念,向着李云锦嘿嘿笑道,“云锦兄弟,你中的那针是五行针,针上之毒,名叫‘五毒追魂散’,就是这位周神医赠予我的,中着无不立死。这‘五毒追魂散’连我也没有解药,这世上估计也只有周神医能救得了你。你能不死,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李云锦苦笑道:“多谢萧兄赐毒。只是没想到,聚贤山庄的高手也会用毒?”

萧猛不理李云锦,续道:“周神医,一个月期限已到了,你的毒经,药丸和解药要给我了吧?”周俊脸色看起来越来越苍白,抿着嘴唇,一个字也不说。

萧猛又道:“我这次公干,二哥青云也是来了的,他可是想你想得紧啊。”

周俊脸上肌肉跳了跳,颤声道:“你又何必逼人太甚,毒经没有,毒药也仅几丸,医书倒有数十本,你若强求,便都拿去。”

萧猛哈哈笑道:“一个月前你是这般说法,现在又推三阻四。来,云锦兄弟,你来评评理,十年前,他酒后乱性,污辱了同门师姐张慧琴,然后在云台山诈死。那张慧琴本是我二哥萧青云的未婚妻子,你说,这奸贼该死么?”

李云锦听到这里,眼里充满疑惑,冷冷的盯着周俊,周俊脸上肌肉不断抽搐,眼睛都闭上了。

“你那点东西能赎得了罪么?”萧猛声音越来越大,“还不交出来……”忽听外面有人大喝道:“住口!”接着一个身影跃至药庐门口。

萧猛看到来人,惊叫一声:“二哥,你来了?”

周俊听得叫声,睁眼看去,只见一中年青衫汉子立在当前,鬓角发白,满脸愤恨,眼含热泪,正是萧青云。

萧青云瞪着周俊,手中剑已出鞘,一步步逼将上来,忽地一剑刺向周俊胸膛,周俊不知道是不能躲还是不愿意躲,轻轻叹息一声,只听扑哧一声,剑已刺入左胸。萧青云一时间似乎呆住了,往后跳了一步,忽然大叫一声“琴妹,我对不住你。”蓦地转身狂奔而出。

“二哥,等等我。”萧猛一面大喊,一面展开身形追去。

周俊被长剑贯胸,痛不能忍,颓然跌倒,那剑柄还不住的颤晃,鲜血不停的从剑刃上涌出。江流赶忙疾奔过去,抱住周俊,哭喊道:“先生,先生……”伸手握住剑柄,便要拔出长剑。

“且慢,不要动。”李云锦叫道,江流不敢再动。

李云锦从病榻下来,继续道:“小兄弟,你且莫动,这剑已刺入心脏,若剑拔出,鲜血不能止,立刻即死。剑不拔出,说不上还能多活一时半刻。”

江流和周俊相处多年,感情颇深,虽然周俊对他时有打骂,但管他衣食,教他识字,也算对他不错,听李云锦这样说,眼泪止不住涌了出来。

周俊面色苍白如纸,声音微弱的说,“江流,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哭什么呢?”江流嗯了一声,却哭的更厉害了。

忽听一人恶狠狠道:“周俊,你且先死,我马上让这童子下去陪你。”正是萧猛,原来萧青云轻功卓绝,本就比萧猛高上一筹,萧猛甫一出去,便失去了自己二哥的踪影。追也追不上了,他想到周俊重伤,正是拿到毒经的好机会,便立刻折了回来。

萧猛看着李云锦,又道“你小子却不用怕,我有一些事待要问你,若你如实回答,我就饶你一死。”

李云锦冷笑道:“很好,我也有一些事要问你,若你如实回答,我也饶你一死。”

他照着萧猛的话说了一遍,连口气都很惟妙惟肖,萧猛勃然大怒,厉声道:“小子,你嫌命长了么?我随时可送你上西天。”

李云锦哼了一声道:“若论暗器,用毒,在我眼里,你还差得远呢。有一句话叫‘无处不飞花,生死一刹那’你可听过么?”

“什么?”萧猛心中大骇,叫道,“你是唐门的人?”唐门的暗器天下无双,有人就送了这句“无处不飞花,生死一刹那”,意思是说,当唐门的暗器发出以后,就像飞花满天,生死就全操在发暗器的人手里了。虽然唐门向来低调,极少涉江湖之事,但威名赫赫,也没人敢去惹。

“不错,我就是唐门的人。”李云锦傲然道:“我就是唐家的老二唐云锦,哼哼,五毒追魂散你看是夺命毒药,可我五岁的时候就拿它拌饭吃了。你想用这毒伤我?这毒本是我唐门之毒,密不外传,居然出现在你手里,我自然要查个究竟,所以佯装被你射伤。”

萧猛倒吸一口凉气,道“原来是唐家的二公子,唐门的威名,大家可都是久仰了的,哈哈,二公子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那可不敢当。”唐云锦继续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送我到这里来?”

萧猛并不是善男信女,他之所以将唐云锦送来长生谷,是因为他在唐云锦的怀里发现了一个玉佩。玉佩的正面刻着两条鱼,惟妙惟肖,背面却刻着一些古篆文,或许年份久了,字迹模糊,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字。这样的玉佩,萧猛从小到大只见过一个,就是父亲送给妹妹萧青灵的双鱼玉佩。

萧猛要弄清楚这玉佩是哪里来的,他将玉佩拿出来,问道:“这个玉佩怎么会在你这里?”

唐云锦将手伸出来,道:“还给我,这是别人送的。”想起这个人来,唐云锦禁不住心头一颤,从心底里泛起了一层暖意,那心儿就跟微波轻漾,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唐云锦初到中原,一切都很新鲜,中原战事频繁,他就到了江南一带游历。在钱塘西子湖畔,唐云锦结识了青灵,虽然青灵女扮男装,可是唐云锦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女儿身。两人一见如故,一起喝了三天三夜的酒,又结伴游历数日。唐云锦对她情愫暗生。谁知某一日,青灵竟然不告而别,只留下一个玉佩。唐云锦一连寻了几日,都不见踪影,只好作罢。

萧猛当然不会还给他,问道:“谁送给你的?”

“你不用管谁送给我的。”唐云锦只知道她叫青灵,至于姓氏他却并不知道。萧猛问他,他也不愿意说,就道:“把我的东西还我。”

“这本是我家的东西,已丢了几年。我现在找到了,怎么会还你。”萧猛没有说实话,他心里想:“我还要找到我那宝贝妹妹问问清楚,到底是不是她送给唐云锦的。她已有了婚约,如果这样随便送男人东西,那可大大的不好,有损我聚贤山庄的声誉”

“你家的东西?”唐云锦又吃惊又疑惑,难道青灵和萧猛有什么关系?青灵从来也没有和他说起过自己的家人。现在他不是萧猛的敌手,想要夺回来是不可能了,只能等伤好后再作打算。他心里这样想,口中却不示弱道:“堂堂的聚贤山庄想必不会赖一个小小的玉佩吧?”

萧猛哈哈笑道:“聚贤山庄威震天下,怎么会觊觎一个小小的玉佩。二公子请放心,如果玉佩确是别人赠与你的,改日我定登门拜访送还。”

“我当然放心,陈虎对你也很放心。”唐云锦挖苦萧猛,“可是他到死都不会想到,那个黑衣人居然和你是一伙的。”

萧猛不理会唐云锦的讽刺,将玉佩收起,在屋子里踱了几步,搓搓手,笑道:“谈不上一伙,聚贤山庄和黑鸦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次只不过大家目的相同,暂时合作罢了。”

唐云锦大吃一惊,黑衣人居然是黑鸦门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