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史上最强刺客

更新时间:2020-07-30 08:41:21

史上最强刺客 已完结

史上最强刺客

来源:落初 作者:云湖晓梦 分类:武侠 主角:童子唐门 人气:

火爆新书《史上最强刺客》是云湖晓梦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童子唐门,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是什么样的?江湖之中有许多侠客,也有许多的过客。而一场江湖中人都明白的阴谋,却让江湖中的门派,都到小小的龙城江都慷慨赴死。这里有倾国的女子,也有倾国的青年。有人只手遮天,有人默然操控着一切。唯独来自神秘刺客组织天机的少年刺客,经历了一切。最重要不是他是谁,而是他做出了选择...谋乱与颠覆的画卷,在江湖的风雨中徐徐展开...渐入佳境,权谋和武斗的交织,就在这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强者应该怎样定义呢?是绝世无双的外功,还是深不可测的内力,或者是追风断影的身法,难道是铜皮铁骨般的强健体魄?这些都是,或者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强者擅长运用自己的优势,压倒Xing的攻击敌人的弱势。

如果本身就是弱者呢,本身就不是天资卓绝,只能靠着一些长处,靠着勤奋的锻炼呢?

飞火向彭会冲了过去,强稳气势显得有些步伐不稳,但凭借着“无影踪”的路数,依旧身形矫健,数瞬便冲到彭会面前。

彭会出剑极快,在飞火逼近的瞬间连刺几剑,均被飞火躲闪过去,然而飞火却不急着进行反击,不断的腾挪步子找寻反击的时机。

“小子,你就只会躲来躲去的吗?”彭会凝聚内劲,会心一刺向飞火的脖颈刺去。飞火扬起红莲,将这次攻击格至一边,顺着彭会的长剑逼至近身之处,反转匕刃向他的下肋刺去。

彭会也非等闲之辈,他回退半步,横扫长剑。飞火低头躲过剑势,回敬彭会一个扫堂腿。彭会越起,又垫步后撤。

“说起来,你的气势比刑潼差多了!”飞火躲过彭会后撤后前突的一剑,讪讪笑了一声;“不出我所料的话,在靖海帮里面,你的地位还不如刑潼吧!”

“你小子是在找死!”彭会显然被激怒了,单论功力来说刑潼或许并不是江南盐帮最强的一位,但是确实是少有的悍将。换句话来说,就是“斗争心”,或者“霸气”?

彭会凝聚气力于全身,在江湖中有一类的剑客以“速度”取胜,彭会就属于这一类,“快。准、狠!”

“让你小子尝尝本大爷的‘快剑’!”彭会后退几步,闪电般的刺出一剑,这一剑势如破竹,直直的向飞火的心门刺去,速度之快却是飞火始料未及的,还未反应快剑就已经探至身前。

飞火凭借着本能侧身闪过了一剑,但是快剑依旧穿过了了他的肋下,擦着肌肤划破了他的衣装。

彭会的剑也非常锋利,一时间飞火身上多出了了新的血痕。飞火一阵吃痛,勉强使出潜龙跃躲过彭会的连刺,又用无影踪退至数仗开外。

“我的快剑如何?”彭会冷笑道,他猛的挥动长剑,将长剑上新粘的血迹甩至一边,“由此看来,刑潼那家伙不过如此,居然会败在你的手里,简直是笑话!”

“你不如他!”飞火经过刚刚的一番缠斗,摸清了来者一些路数,他小心的用“帷幕”探知四周的敌人位置,盘算着什么,“如果是刑潼,根本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我这负伤之人还有喘息之机哼~”

“你小子··!”彭会再次凝聚气力,从气势上来说,彭会的内劲于刑潼的差距大概也就十之七八而已。

飞火也强行聚气,内伤未愈,又添新伤,他需要集中精神打破这困局,激怒彭会只是手段而已,真正的目的是~

他在手中凝聚内劲,聚集于“红莲”只上,猛的向飞刺过来的彭会掷出,然后斗转身形,向彭会冲了过去。

“红莲”如同一道火焰射向了彭会,在红莲后面,飞火也紧紧的跟了上来,两人的对决一触即发。

彭会一剑刺空,少年飞身踩在飞刃之上,又一个腾空躲过彭会连刺的几剑。彭会回剑挡住飞刃,只听咣的一声,一时间火星四射。

并不是“飞杀决”,飞火竟一个跟头越过了彭会的肩头。彭会用力过猛,没来得及回身,让飞火飞窜到了他的身后。

被彭会击飞的“红莲”也一个弧形落在了飞火的手中。这一切来得太快,还没有等四下的帮众反应过来,飞火迅速的冲到两个拦路的杂鱼面前,一剑封喉,又侧过身形,躲过一个反应较快的刀手的攻击。然后催动轻功,头也不回的向密林深处奔去。

“快拦住他!”迟了半晌,弩手们才反应过来,向飞火退去的方向发射弩箭。但是为时已晚,飞火卓越的轻功已经跑出很远。

“虽说我天姿驽钝,但唯独这逃命用的轻功倒是学的挺快!”飞火不禁苦笑了一下,胸中的内伤在刚才强行聚气的影响下,似乎又有翻腾之势,如果不赶紧逃离这群人的追击范围,恐怕就要葬身在今夜了。

几只飞箭在他身后呼啸而过,然后追击者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原本他以为就要脱离追击的时候,一股别样的气息在他的“帷幕”中出现,转瞬即逝。越是高手越是会隐蔽自己的气息,一个达到“无我”境界的高手甚至能完全遮断自己的气息。

胜者往往克敌机先,这几乎是铁律,一个再强的武者,如果在动手前就丢掉了Xing命,那么他再强也毫无意义。

飞火条件反射般的停下脚步,一个激灵侧过身子,银针一类的暗器贴着他的头飞了过去,刺入到不远处的树木中,入木三分。

他心中一惊,他几乎没有感知到任何危险的“气”。他心中一惊,若不是那无意的低头,大概已经被当场击毙了。

强,来者很强,在几乎没有任何视线的情况下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在他的心里面升起,不同于实力的强弱那种压迫,而是彻彻底底的压迫感。

能给他这种压迫感的人目前只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只见过一面的“天机”刺客三役使之一的“玄使”,另一个就是他的恩师“无双”。

而这个来者,是第三个!

飞火小心翼翼的洞悉着四周的动静,任何一个疏忽都足以让他立毙当场,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他能感到周遭的气息都要凝固了,他的探知功夫之一的“帷幕”,可以根据来者的气息将其位置显露出来,再加上多年锻炼的听觉,在白日或许不如眼和耳,在黑夜中却能派上用场。

然而四周一片死寂,除了远处不时传来彭会一行人的脚步声,在十丈之内感受不到任何人的踪迹。

这一刻,他仿佛变了一个黑暗中的猎物,而来者则是黑暗的猎手。

“来了!!”

三发银针,声势之快如霹雳一般,飞火勉强闪过一支,用匕首格挡住另两只,但是此暗器掷出的力量之大几乎将他手中的匕首震脱。

他勉强稳住身形,小心翼翼的探查着来袭者的方向,然而一无所获。对方没有丝毫的显露痕迹,只是不断用银针之类的暗器不断的消耗着他的体力。

飞火疲于应对不断威逼而来的攻势,对方像猫玩弄老鼠一样,不一次用最致命的攻击将他击垮,似乎只是想等他筋疲力尽。

“来者何人,玩这样的游戏有意思吗!”飞火气喘吁吁的躲在树后,他凝聚内力,勉强压住胸中的内伤。如果不是卜算子给的护心丹,多次剧烈的催动内力和剧烈的运动,此时他应该已经支撑不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看来唐门这差事还真是凶险万分!”飞火再次运功稳住气息,试图使用屏息之法遮断自己的气息,在这场悄无声息的大战中寻找生机。

来者的攻击停止了,飞火的策略似乎起效了,但他知道来者没有这么简单就会收手。

“强者可以遮断自己的气,然而出招的一瞬间那短暂的杀气却很难遮住!”他的“恩师”以前是这么告诉他的。

“当然,像我这么强的,出招式滴水不漏毫无杀机世间仅有一个!你要做到我这种程度,再锻炼一千年吧,不对,你这么蠢,再去锻炼一万年吧!”

“少瞧不起人了,你们这些所谓的高手,所谓的强者,我一定超过给你们看的!”飞火想起了多年之前的豪言壮语,越是锻炼的多越是能够知道有些无法逾越的天堑,比如天资,比如时间。

“可我呢,还不能死呢,挣扎求生,是我唯一的天资啊!”飞火扑腾一下冲了出去,他在一瞬间感知到了对方的杀气,对方也在一瞬间感到了他的杀气。飞火扯掉蒙眼的幕布,再一次开启“黄泉眼”,奋力催动内力,在捕捉到对方身影的瞬间,掷出“红莲”,孤注一掷使出了飞杀六式中的“飞杀决”。

靠着“须臾”的力量,他躲过了数个致命的银针,逼到了来者的面前,飞身垫步,气贯长虹,一气呵成,将整个身姿都燃烧成了一团飞翔的火焰,直直的刺向了敌者的心门。

敌者仅仅用两根手指头就轻易的把飞火这气贯长虹的攻击挡了下来,反手一掌打在飞火的胸上。一股灼热的内力从敌者的掌心涌出,强大的劲力将飞火寄出了数丈之远。

飞火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来者的面貌,在地上连翻几个跟头。来者的内劲震的他五脏六腑都感觉要碎掉,积聚在胸口的热血,一口气全部喷涌了出来。

少年躺在地上无力再动弹,连不甘心的力气都使不出来,简直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

“这算完了吗,可我,可我~”飞火不禁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然而却使不出任何力气。

“那个人”悄无声息的接近了,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也听到不到任何移动的声音。来者手持着飞火的红莲一步步的走了过来,红莲上的玉石一闪闪的,仿佛是催命符一般。

这对飞火无疑是莫大的讽刺,他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全身却使不上任何力量,也无法集聚一丁点的内力,来者凶悍的内力几乎震断了他的心脉。

“就这样完了吗!”飞火使出全身的力气,抓起一把泥土,有些可笑的姿态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来者的脚重重的踏在了飞火的身上,飞火感到五脏六腑都要燃烧起来,却连呼喊出来的力气都没有。来者娑的将“红莲”掷出,分毫不差的插在了飞火的脸庞边上。

“你~~你为何不杀了我,要来就来个痛快点啊,混蛋!”飞火嘶哑着喊道

“小子,你不是要超过我们这些所谓的高手吗?怎么,把我教给你的东西忘的一干二净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