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天刀之刀锋天下

更新时间:2020-07-29 08:29:13

天刀之刀锋天下 已完结

天刀之刀锋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北堂空 分类:武侠 主角:崔老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北堂空的原创小说《天刀之刀锋天下》,主角崔老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数百年来,这片大陆每一次的分裂和统一均伴随着一把刀的出现和消失,故而江湖传言:天刀出,天下乱;天刀沒,天下治。究竟是这把刀确有过人之处,或者不过是野心家优雅的借口?十年前,领袖江湖近百年的天刀门覆灭,天刀门少主上官仁隐姓埋名,以赵天龙的身份行走江湖,寻找不知所踪的天刀和一众兄弟姐妹的下落,前方等待他的又是什么呢?为祸天下数百年的天刀,又能否在他手里有个圆满解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平历七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酉时四刻,云都城,西大街。

西大街和东大街一样是南北走向的主干道,因靠近西门,故称西大街。东西走向的中大街把云都城一分为二,由于皇城在北边,王公大臣的府邸多集中在北边,靠近皇城;南边则为普通民居和大户所在。

西大街和中大街交叉路口,两人两骑等在路边,一青年,一大汉,青年的黑衣散发和大汉的身材魁梧都十分惹眼,可两人一看就是江湖客,路人顶多多看两眼,无人敢驻足围观。

“大叔,赵兄二人不会遇上什么事吧,怎么还不来?”西门川问道。

“应该不会,就算有事,依公子的身手和经验,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武战回道,似乎对赵天龙特别有信心,西门川闻言不再言语,武战也并非善谈之人,二人就此冷场。

另一边,上官静怡问道:“大哥,马车里的是什么人?小妹怎么感觉听过他的声音啊。”

“小妹啊,你还记得姑姑吗?你还记得小陌哥哥吗?”赵天龙反而问道。

“记得的,姑姑对小妹最好了,总是说要我长大了嫁给小陌哥哥;小陌哥哥不肯,我就老是追着小陌哥哥问为什么。他,难道是小陌哥哥?”上官静怡说道。

“是的,他就是你的表哥,小陌哥哥。”赵天龙有些惆怅的说道,边走边聊的兄妹走到了路口,看到了街口的两人,相互致意寒暄,并将刚才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师傅曾说过不要去惹南宫家的人,没想到南宫家的人如此嚣张跋扈。”西门川说道。

“不过人家嚣张也有嚣张的资本,上代家主南宫本虽让出了家主之位,可毕竟人还在,再加上一个刀霸南宫震,南宫家已隐有四大势力之首的气势。”武战说道。

“所以现在独孤家在试着和南宫家联姻,愚兄前往凤鸣城的时候人选还未定下,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赵天龙道。

“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云姐姐有没有嫁出去了?”上官静怡说道。赵天龙闭口不答,云公主未嫁,可正因为未嫁,今次可能会是和南宫家联姻的人选。

“走吧,天快黑了,这里有赵家的一处房宅,武道大会结束以前,我们就住在这里。”赵天龙说道。

赵天龙说着,引着三人来到一处宅院前,看门匾不算如何奢华,一块木匾上书“赵宅”二字。大门也不算如何宽阔,太阳刚落山,还未关门,门前的小厮一身蓝色短褐,见有人停留在府前,很有礼貌地问道:“几位有何贵干?”

“常伯在吗?麻烦小哥去告诉常伯,就说二少爷来了。”赵天龙笑着说道。

小厮想起管家吩咐过,要是有人自称二少爷来到这里就一定要第一时间去告诉他,小厮说道:“几位捎待。”

“二哥来了,你怎么不让他进来,你怎么办事的?”一个如莺啼般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口气中带着责问。她的声音和上官静怡如孩童般清脆的声音不同,清脆中带着成熟与洒脱。

“是是是,可小的不认得二少爷,他们来了三男一女。”小厮解释道。

“四个人,二哥,二哥......”一名年约双十的女子随着声音来到门口,只见来人一身湖蓝交领上衣,同色齐腰襦裙,看衣裙材质均为丝绸,和赵天龙一般用发带扎了一个朝天的马尾,头发全部批于肩上,只是要比赵天龙的长得多,鹅蛋脸,额头高高,一对秋波眉细且长,一双杏眼顾盼生辉,鼻子很挺,嘴唇厚薄适中,下巴略尖,身形适中,好个英姿飒爽的女娃儿。

“好久不见,清霜,你们什么时候到的?”赵天龙笑着说道,只见女娃儿跑过来直接扑到赵天龙怀里,完全不似普通少女的娇羞模样。

“昨天刚到,二哥你还说呢,这么多年都不回去,爹和大哥都很挂念你。”赵清霜嗔怪道。

“二哥不是经常写信回去嘛,天启也来了吧。”赵天龙说道。

“来了,叫常伯张罗晚饭呢,他们是谁?”赵清霜放开了赵天龙,问道。

“进去再说吧,省的还要进去再介绍一遍。”赵天龙招呼众人进了屋,同时吩咐小厮将马牵下去。

待进入大门,院落左右两边为长长的走廊,看上去院落不止一进;居中为会客厅,会客厅前的院心由雕花的四方石板铺就。一进入院子,一股令人舒爽的香气扑鼻而来,众人四顾,原来在院子靠近大门的右边角落种着一株四季桂,花儿开得正盛。

待进入客厅,只见正对客厅入口的墙上挂着一副山水图,远近相谐,虚实相生,画纸虽有限,意境却无穷无尽,甚是宏大,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其时天下尚武,文者如琴棋书画均不如前朝兴盛,成名的大家更是屈指可数。

“此画虚实相生,意境宏大,应该是出自当世山水画大家沈默然先生之手。只是看这山形,与天峰山有几分相似。”开口的是武战,似乎对山水画颇有研究。

“不错,这是当年沈先生游天峰山之后偶然所作。”赵天龙说道,不过他并没有说此画为何会在这里。

“清霜,去把你三哥和常伯叫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几位,此外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赵天龙对赵清霜说道。

“知道了,二哥,你们先坐,别站着了。”赵清霜回答道,说完便快步而去。

山水画下是两张太师椅,面对客厅入口,分明是主座;主座以下,是左右两排各三个座位,面面相对;此时赵天龙招呼众人坐下,自己坐在左手边第一个客座,并没有坐上主座,众人虽觉得奇怪,但无人言语,次第坐下。西门川坐在右手第一个客座,武战坐在他旁边,上官静怡则坐在赵天龙旁边。众人坐定之后,静静等待,并无人说话,上官静怡见众人都闭口不言,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双手撑在椅子上看着门外。

“三哥你快点,二哥还等着我们呢。”赵清霜生气道。

“来啦来啦,二哥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怎么比得上做饭重要。”一个质朴的声音响起,待来人走进客厅,众人才发觉此人的容貌如他的声音一般质朴,身上穿着和赵天龙相似的交领衣袍,微胖,也是四方脸,头发全部束起在头顶扎了个丸子,浓眉细眼,一脸憨厚。

“天启,这么多年不见,看来你还是喜欢厨艺多于武艺。”赵天龙笑道,其余三人本觉得奇怪,此人怎敢言语对自己二哥不敬,至此时才明白并非如此,此人是在厨房为大家准备饭菜,似乎此人热爱厨艺。

“嘿嘿,二哥说得是。”来人右手食指挠头,一脸憨笑,一笑起来,眼睛更小了。

“二哥你怎么坐在这里啊,你坐在这里,我们坐哪里呢?”赵清霜见二哥坐在客座,抱怨道。

“一个座位而已,不必如此计较,你二人也坐下吧。”赵天龙说道,也并没有说二人一定要坐哪里,后来的兄妹二人见此,赵天龙坐在客座,论长幼,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坐在主位上,故二人进门后就一左一右坐在了靠近入口的两张椅子上,赵清霜坐在上官静怡旁边,赵天启坐在武战旁边。

待众人坐定,赵天龙略作思忖,左掌掌心斜向上,指尖对着西门川,对赵家兄妹说道:“这位是西门追西门先生的高徒西门川少侠,今年应该二十有三,你们就称呼西门兄或西门大哥便可,”赵天龙又将赵家兄妹介绍给西门川,“这位是愚兄在赵家的三弟,贤弟可称三公子或者直呼其名天启,无妨;这是愚兄在赵家的小妹,贤弟可称清霜姑娘或直呼其名清霜。”

“三公子。”“西门兄”西门川和赵天启相互揖手为礼。

“清霜姑娘。”“西门大哥。”西门川和赵清霜也揖手为礼。

“这位是前天刀门外门管事武战,为兄的师叔,你们可称其为武战大叔或者和为兄一样称其为师叔。”接着赵天龙将武战介绍给赵家兄妹。

“师叔。”二人起身对武战执晚辈礼,武战虽甚是惶恐,也只得颔首致意。

“这位是为兄上官家的小妹,上官静怡,你们可直呼其小妹或者静怡,静怡今年二十,比清霜小一岁,”赵天龙转向上官静怡,“所以你要叫天启哥哥,清霜姐姐。”

“静怡。”“天启哥哥”

“小妹。”“清爽姐姐。”赵天启直呼静怡,是怕日后两女娃在一起时呼小妹时,二人均同时答应吧,由此也可以看出,赵天启看似憨厚,人却不傻。

赵天龙介绍完毕,再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武道大会结束之前众人都住在赵宅,武道大会结束之后请西门川陪同,一行人一同启程回落云郡赵家等。

“西门兄也要参加今次的武道大会,而且身手不弱,初赛的时候可以请他多多照应。明后两日闲暇时请西门兄指点一下我赵家弟妹。”赵天龙说道。

“指点不敢,我等可以切磋交流一下。”西门川谦虚道。

“二哥,西门兄,师叔你们先坐,我还要下厨房给你们做好吃的呢。”赵天启憨笑着说,说完便起身告退。

“这位天启兄弟真有意思,喜欢下厨的习武之人可不多见。”西门川说道,听声音似乎心情不错。

“愚兄这位弟弟的习武之路,说来也是一段趣事。”赵天龙笑着说道。

“愿闻其详。”西门川道,一旁的两个女子看来已经熟络,正在窃窃私语,听闻此言也望向了赵天龙。

原来赵天启直至十五岁也不肯习武,倒不是忍受不了习武的艰辛,只是一门心思都在厨艺上,无心习武;一天,有一位赵家家主的江湖散人朋友来访,听说此事,兴致颇浓。原来这位江湖散人武功高强,而且更重要的是,将厨艺融入了武道,此事听来邪乎,其实不假。

欲学厨艺,先练刀功;切菜对刀功的讲究和学武练刀法是一样的,甚至一些人会用劈柴砍树这样的方法来磨练刀功,原因无他,这样做可以明显的看到自己的刀功是否有进步。

切菜的刀功运用其实也是一门艺术,比如莲藕切片,切得厚薄不一说明卧刀的手不稳;再比如切肉和剁骨头,劲力的运用是不一样的,切肉必须用柔劲轻轻的抹,剁骨头则必须用极刚猛的劲力以刚克刚。一开始赵天启不以为然,那散人便用自己的刀功切出了许多形状精巧的菜色,让其大开眼界,散人告诉他只要努力练习自家的刀法迟早他自己也能办到,赵天启才开始认真习武。

其实刀法只是基本功,庆幸的是赵天启的刀法有用武之地。常人习武练刀要么在门派或世家里和自己的师兄弟对练,要么在江湖上和人切磋,有的人学武以来从未和人切磋过,西门川在和赵天龙相遇之前估计都没和人动过手。这样一来,对武功的运用能力可能还在练习阶段,没有实战经验;同等武功修为下,有无实战经验,高下立判,关键就在这劲力的运用上,这和在烧菜做菜上对火候的掌握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水已沸腾,此时再用大火纯属浪费,这用在两人对战中,你用了全力,对方却躲过了你的攻击,对方消耗一成,己方消耗三成。所以对赵天启来说,只要稍加指导,即使不曾与人对战,对劲力的运用也要比一般的武者成熟得多。

“天刀门祖训,术法殊途,大道同归,看来所言不虚。”武战若有所思道。

“说到这里,西门兄这两天可以和愚兄赵家兄妹多切磋切磋,增加点实战经验,愚兄私心揣度,西门兄弟自下山以来,还未与人动过手吧。”赵天龙对西门川说道。

“赵兄说的是,小弟初入江湖,不想惹是生非,虽然师傅说过除了少数的几家不能招惹,可以报他的名号,可小弟也不愿意为他老人家添麻烦。”西门川悻悻说道。

“江湖,或许有快意恩仇的江湖豪侠存在才可以称之为江湖,可是这样虽可以让很多人扬名立万,对整个天下的安定并没有太大的用处。”赵天龙此话似是在否定武人习武的目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