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召唤群豪

更新时间:2020-07-23 10:38:34

召唤群豪 连载中

召唤群豪

来源:落初 作者:陈森然的右手 分类:武侠 主角:陈阿二 人气:

主角叫陈阿二的小说是《召唤群豪》,它的作者是陈森然的右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学生古月安穿越到了一个可以召唤死去武者灵魂为召唤者作战的武侠世界,并且得到了一个可以抽取各种武侠人物的系统,然后他就带着各种武侠大师笔下的绝世大侠开始了碾压天下武道的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古月安寅时就起,拔了一个时辰刀后,他打了一趟长生拳,又打坐运气了很久。

尽量把自己的状态提升到最巅峰。

今天可以说是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战,是对他习武半年的一种考验。

到底他这半年的苦工有什么成效,全看今天了。

卯时三刻,古月安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提着刀朝陈公府出发。

路上行人已经很多,都是朝着陈公府的方向走去的。

今天是陈公府比武招亲第一天,这样轰动江南的大事,自然是引得姑苏城的人都是争相观望。

虽然不一定能够看到现场,好歹也凑个热闹。

古月安随着人群前行,一路上就听到路人在讨论今天的这一场盛事。

“哎,你们说那个小二真的会去吗?”

“肯定已经逃走了,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也就你会相信了,一个小二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参加这种群雄并列的盛事的。”

“说的也是。”

古月安听的心中不是滋味,他真想大喊一声我就是那个小二!

可是他不敢,他实在有些忐忑,不知道今天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干嘛来参加这个明知必败的比武招亲,可能就是为了争一口气吧。

“好了好了,什么小二小四,三脚猫的角色,我偷偷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

“那就是什么啊,别卖关子啊!”

“是啊,快说快说,不然打爆你的狗头!”

“好了好了我说,我听说今天长生剑宗的长门弟子会亲自下场。”

“哇!真的假的?”

“那可好看了!”

又是一阵乱糟糟的吵闹,终于是到了陈公府的门口。

那块镌刻着“国士无双”的牌坊之下,陈公府已经派人守着了,清一色的黑底云纹劲装,腰佩长刀,气势非凡。

大陈皇族以黑为贵,非皇家不可用,故此也可看出姑苏陈家圣眷之隆。

大多数的人到了这牌坊就只能止步了,古月安凭借着那块刻有丙十三,底部印有一个小小的陈字的腰牌,得以通行。

过了牌坊,通向陈公府正门的长街上已经站满了人。

说起这一条长街也是有来头的,昔年陈霸先早逝,陈太祖悲痛万分,竟致一夜白头,出殡当日他亲来姑苏扶棺,走的就是这条长街。

因此,这条街被称作白发御街,那国士无双四个字,也是陈太祖亲笔提就。

古月安按照指引,走到了一个应该是全部拿丙字木牌的队伍里。

又等了大约一柱香时间,只听得一声锣响,一个眉毛近乎全白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从一张太师椅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说了一个走字,就径直朝着御街的另一边走了。

今天的场地似乎并不在陈公府之内,那白眉的年轻人率领着一群人走过了陈公府的大门,朝着东边去了。

东边是虎丘,虎丘历来是皇家园林,前朝时候是晋王府的后花园,到了本朝,自然就成了陈公府的禁脔。

从陈公府正门一直向东走了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大队人马终于来到了虎丘山的山门之前。

山门下同样有黑衣劲装的佩刀卫士守着,那白眉的年轻人上去说了一声什么,那些卫士便放行了。

一行人过了山门,朝虎丘山上拾级而走。

虎丘山不高,仅十丈有余,却因其绝岩千壑,揽尽千山风貌,而素有江左丘壑之表的美名。

如若天朗气清日,从姑苏河上乘船而过,更能看见其山东临河畔,宛如坐虎。

虎丘之名,亦是由此而来。

此次比武招亲的场地,就在虎丘山上的奕剑坪,这虎丘山虽不高,奕剑坪却极为开阔,昔年陈霸先常在此与人奕剑比武,此时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十几个擂台。

一上了奕剑坪,自然有早已等候在此的人来安排古月安他们这群人的去处。

古月安被指引着带到了一处标记着丙八的擂台旁等候,而在他的前头,则还有四人也在等候上场。

从这个架势看,再加上之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古月安判断,此次比武招亲,恐怕来的人不下半百,而且个个都是年轻力壮,气势不凡。

他的压力一下子更大了。

最重要的,他的对手,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来。

但这并不妨碍比武招亲的进行。

又过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只听得又一声锣响,比武正式开始。

最先上场的是古月安这边的两个持剑的年轻人,只见这两人一上场,刚鞠躬行礼,就立刻拔剑相向。

剑锋挥持间,虽然没有当日拓跋燕之和喻潮生争斗时的险象环生,却也是劲风扑面,虎虎生威。

古月安看的暗自心惊,有点不知道自己上去能接住几剑。

就这样斗了上百招,终于是右手边的年轻人一招不敌,被刺落了手中长剑,早已等候在擂台旁的一个充当仲裁的中年人一声断喝,裁定了结果。

之后又是一个使勾的和一个使刀的上场,古月安却是没心思看了。

只因他的对手还是没来。

不会直接晋级吧?

他这样乱糟糟地想着,又去看其他擂台,都是刀光剑影,又或是有功力高深者气劲四射,再或者就是身后虚影浮现,召唤了侠灵。

看着看着,古月安居然有些心乱如麻起来,以至于到了最后,他只有握住怀中长刀的刀柄才能稍稍安定下来。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又一声断喝将古月安从迷失中拉回来,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出汗,已经将刀柄浸润湿透了。

“胜者,丙十六赵永安,下一场对决的人是……”

“丙十三古小安,对阵……”

古月安一边模模糊糊地走上了擂台,一边留意听着自己的对手。

“丙十四,范莫止。”

古月安在台上站定,还是握着刀,心中倒是有点松了口气,好像是没怎么听过这个叫范莫止的。

“范莫止,丙十四,范莫止,人呢?”

而且,这个范莫离不知道去哪了,到现在还没有来。

“最后一次,若是范莫止还不到场,就判定丙十三古小安不战而胜!”古月安心提到了嗓子眼,掌心发热,说实话,他有点怕了,如果能够不战而胜,那么他一定马上远走高飞,再不回来。

可惜……

“范……”

“丙十四,范莫止在此。”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一个器宇不凡的年轻人快步从远处走来,到了那仲裁面前,施了个礼,道,“仲裁见谅,我方才在远处观看好友较技,一时入了迷,差点误了正事,还望见谅,通融。”

“上去吧。”负责仲裁的中年人没什么表情,只是抬了抬头,示意他上去。

那范莫止又是一个作揖,一个纵身,颇是潇洒地靠着身法到了擂台上。

场下顿时一片叫好,附近几个擂台已经赢了比试的人,都围了过来。

有人是啧啧称赞的,有人则是像是有些疑惑地指着范莫止,小声地说:“这人不是刚刚在甲组吗……”

古月安也在观察自己的对手。

光从对方用身法上台这一点来讲,就已经胜出了自己许多。

无论是功法,传承,还是内力的强盛,以及自信心。

古月安的掌心又有点潮湿了,他抓着自己的刀,上前一步,和对方鞠躬致意。

下拜的瞬间。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小二,今天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倒下吧,待会要是不小心死在了拓跋少主的剑下,也不要来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狂妄无知,做了那些蠢事。”那个之前还明月清风的范莫止,声音骤然变得阴冷。

而那种腔调,古月安也忽然想起来了,面前这个人,正是昨日说要抓了自己去跟拓跋燕之邀功的人。

好歹毒的心啊!

原来此人昨日便已经认出了自己,隐忍不发,等的就是这一刻吧。

刚刚古月安还听到台下有人说他是甲组的,看来不会错,大抵是他用了什么伎俩,之前在甲组比试,现在又混到了丙组来。

“诸位,大家一定不知道吧,我面前的这一位,就是当日在大街上,当街挑战铁剑门的拓跋燕之少主的小二哥,他那日扬言要在比武招亲大会上击败拓跋少主,抱得美人归,在下不才,想要先行替拓跋少主,领教一下这位小二哥的高招,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资格和拓跋少主过招。”那范莫止一抬起头,就大声对着四周围说道。

那小二哥三个字一出口,顿时就是滔天大浪。

毕竟,现在姑苏城里,这小二哥的名声太大了,隐隐都要压过比武招亲这件事本身了。

很快,一些远处擂台旁的人也聚了过来。

不到一息时间,台下已经挤得满满当当。

他们指指点点着,都是带着看好戏的神情来的,图的自然是古月安被当众暴打。

谁让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来趟这一趟浑水,要做这一个众矢之的呢?

说来也是奇怪,古月安之前还很紧张,现在被这么多人看着,议论,唇枪舌剑,冷嘲暗讽。

他反倒冷静了下来,完全冷静。

他握着刀,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院子里。

每天清晨,他站好马步,面对着初升朝阳,准备拔刀。

“开始吧。”他下意识地说。

对面的范莫止是一脸写意,听了古月安的话,微微点头,好像是说,我让你先出手。

范莫止的兵器是一把长剑,他却并不急着拔剑,而是整个人忽前忽后地走动着,好像是在利用一种高明的身法,在诱使古月安出刀。

古月安不理会他的诱招,沉浸心神,手搭在了刀柄上,握刀,吸气。

马步如山。

范莫止又是一个前踏步,但大半个身体还是保持着随时可以向后撤的姿态。

太阳终于升上了高天。

突然。

就是那个瞬间。

古月安拔刀。

刀刃割裂了太阳照射下来的光,让那被劈成两半的光映照到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呛啷——”

“撕拉——”

“噗嗤——”“叮——”

风声忽起又落。

这一刀好快。

快的古月安自己都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只感觉到虚弱,全身虚弱。

喘不过气来。

还有,他的眼睛,看到一只手在天空中飞。

鲜血像是喷泉一样在肆意喷溅。

“啊——”范莫止的惨叫声,直到这一刻才响起。

他的剑掉在了地上,他没有来得及拔。

这一刀好快啊!

快的古月安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只是按照平时自己拔刀的方式,在这一刀里,加入了他全身,所有的内气。

结果,那个前一刻还自信满满的范莫止,被斩断了那只握剑的手,而他的刀,已经回到了鞘里。

这一刀好快。

场下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小二的刀会拔得这样快。

他们原本只是来看热闹的,看那个不知好歹的小二是如何被教训的。

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刀会这么快。

哪怕他现在一副虚弱到快要晕倒的样子,可是,可是,他的刀,真的好快啊!

“第三场……胜者……”

那负责仲裁的中年人,也好像是有点愣住了,他眯了眯眼睛,说,“丙十三,古小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