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阴阳守陵人

更新时间:2021-05-21 09:24:55

阴阳守陵人 已完结

阴阳守陵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川北 分类:其他 主角:刘树清爸爸妈妈 人气:

主角是刘树清爸爸妈妈的小说《阴阳守陵人》此文是川北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每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就好像我们村……生不入坟山,死不进家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齐总编原名齐光海,四十岁左右,事业有成,一妻一子,儿子叫齐阳刚上初一,学习成绩也十分的出色,只不过在一个星期前,他儿子遇见了一件怪事。

那天吃完晚饭,从不出去玩的齐阳忽然提出要出去玩一下的要求,齐光海觉得孩子学习累了想出去玩便同意了,结果齐阳到晚上十二点才回家,进门后直接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开始齐光海没有在意,认为是儿子怕被自己责骂。可从这天开始,接下来的一星期每天同样的时间齐阳都会要求出去,齐光海不让,齐阳就在家里大吵大闹,最后还砸东西,他和妻子都无可奈何,只能答应。

齐光海本想和学校老师沟通一下,可就在三天前的晚上,齐阳刚到家,直接倒在了地上,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说,眼眶已经完全凹下去,满是血丝的眼珠随时有可能自己掉下来,这个时候的齐阳神智有些不清了,嘴里一直就念叨一句话:“我们很快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他们夫妻两将齐阳送进了医院,所有检查结果显示齐阳身体并没有一点问题,谁也解释不下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在两人急的挠心时候,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医生将他们夫妻两悄悄拉到了一边:“这孩子,莫不是冲着了什么?医院里看不好,去试试找一些真有本事的人,说不定还有救。”

现在讲究的是科学,而齐光海本身也不信这东西,只将这老医生的话听听也就过了,当天晚上回到家,没想到齐阳还如同往日一样要求出去,别看他已经是皮包骨,可力气巨大。

齐阳出门后,齐光海决定跟着后面去看看,要看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可这一跟去,吓的齐光海魂不附体。齐阳走进了城郊的一处早已停工,荒废了的三层小办公楼中,他亲眼看见一个小女孩从墙壁里走出,和自己的儿子坐到一起玩耍。这下他终于相信了老医生所说的话。

可他去哪里找什么大师?三天的时间,他到处奔波,骗子遇见了不少,能人的话,一个没有,正好在这个时候,钱菲带着我出现了,并且将在村子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齐光海,所以才领齐光海有如今的举动。

“总编……你这是干嘛?”钱菲对于此事并不知道,她转眼看向了我。

“你先起来吧。”我看了看已经泪流满面的齐光海说道:“谢谢你的饭菜,既然你是钱菲的领导,事情我不能不管,不过我可不敢保证我能不能解决。”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一桌的东西我都吃下肚子了,总不可能再吐出来,不过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注定,为什么他孩子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我下山的这几天才出事?我这样说,也只是想让钱菲以后工作顺畅一点。

“韩先生,菲儿说过,你没有工作,如果不嫌弃的话以后就来我们电视台工作吧,月薪三千加外景提成。”齐光海很真诚的看着我。

其他的我没听进去,光是那三千就足以让我流口水了,要知道以前村子里养多年的猪也才卖三千。不过我并没有被欣喜冲昏头脑:“齐总编,你不用这样,这些事情就算你不请我吃饭,直接告诉我的话我也会去帮忙,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说着我看向了钱菲,笑声嘟囔了一句:“我也还是孩子。”

“谢谢!真的谢谢您了!”齐光海就差没给我磕头了。

既然这顿饭的目的已经达到,那我们也没有在饭店过多的停留,在我的要求,齐光海直接将我领回了家,因为在我没有看见齐阳之前,我不能确定他到底是怎么了。

钱菲随同我们一起,刚进齐光海家,有一名妇人在哭泣,应该便是他的妻子,当齐光海介绍过我的身份之后,那妇人带着眼泪给我跪下,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他们的年纪都可以做我的父母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而那齐阳,则是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屋子里的窗帘拉的很掩饰。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齐阳,他双目紧闭,全身时不时微微颤抖,嘴中念念有词,不过声音很小。

“齐总编,麻烦你去准备些我需要用到的东西,一碗糯米,一只公鸡,一盆井水,三支供香。”想了片刻,接着道:“还有一把刀和朱砂。”

齐总编哪敢怠慢,连忙带着自己的妻子去准备了,只留下我和钱菲两人在他家中。

“小弟弟,你知道不知道小阳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鬼上身?”钱菲凑到我面前,眨眨眼说道。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走到窗子边一把拉开了窗帘,让阳光照在了齐阳的身上。

说也奇怪,在那一刻齐阳全身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嘴中发出阵阵低吼,眉头微皱,像是很惧怕阳光。

“你知道什么样的活人最怕阳光?”

钱菲摇头,我指了指床上的齐阳:“三魂没了七魄,将死之人。”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说小阳要死?”

走到了齐阳身边,翻了翻他的眼皮,他双眼无神,眼珠中还电邮一丝若有若无的黑气,煞气!

心中一震,虽然感觉很微弱,但是同大山中流窜出来的煞气同出一撤,普通的煞气在阳光的照耀下根本不可能出现,只有那当年随着姜承影一起逃出阴司路的煞气才有这般霸道。

钱菲见我入神,也学着我翻了翻齐阳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你发什么呆,他还有救吗?”

这也不怪钱菲,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见那些邪祟,人在出生的时候,冥途还未关闭,所以越小的婴儿就越容易见着,就好像有时候原本笑呵呵的孩子忽然哭了,也许就是他看见了什么脏东西,因为不会说话只能用哭来表达,等渐渐长大,受到了人间五谷杂粮的熏陶,冥途关闭,也就自然见不着那些脏东西了,不然,整个世界还不乱了套。

而能想要再次开启冥途的方法不是没有,好比世人口中经常能听到的阴阳眼,关于阴阳眼也有很多的说道,比如阴阳眼一分为二,有阴眼阳眼一说,两种功效各不相同。或者用道行配合符咒口诀短暂的开启,也就是我们常听说的开天眼亦是如此。

不过我能见到,却不是因为有阴阳眼或者开冥途,而是因为当年小白让我泡的潭水‘忘情’。

具体怎么我也说不上来,只是小白后来才告诉我,那潭水有能强身健体的功效,而且还能让人的冥途一直开启,直到死,就像我这样。

“别发愣了小弟弟,还不救人?”钱菲在一边催促。

“那么着急……你来?”我怪笑的看着一眼钱菲:“我既然在这就不会让他死,别急,放心。”

不多时,齐光海他们回来了,我要的东西他也都如数放在了我的面前:“韩先生,您看这些行吗?”

“你们出去吧,在客厅等着,别进来。”

“是是是……”

当钱菲跟着齐光海后面要走出屋子的时候我却喊住了她:“你别走,留下给我打下手。”

等齐光海和他妻子出去关好门后,钱菲好奇的走到我的跟前:“大师施法的时候不都不能有外人看,不然不就不灵了?你让他们走叫我留下来干嘛?”

“谁说的,那些大师都是骗人的,难不成在人群捉鬼的时候还得和鬼商量好等人走光了再开打?”我一边查看齐光海送来的东西,一边继续说道:“我让他们出去,是怕他们看到等下的场景会不忍心,会碍事。”

“等下会发生什么?”钱菲心中一惊。

我笑了笑,将那只被绑着双脚的公鸡递给了她:“用刀抹了这公鸡的脖子,把它的血全都放进井水中,等血放干了,再里面加上二两朱砂,搅拌均匀给我。”

“杀鸡?”钱菲脸色变了变。

我没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想救人就听我的。”

钱菲满脸的不情愿,最后看着躺在床上的齐阳只能妥协。

而我则是褪去了齐阳的上衣,当要脱他裤子的时候我愣了一下,转头对着钱菲说道:“我需要把齐阳的衣服全脱了,你……”

还不等我说完,她瞪了我一眼,红着脸对我吼了句:“你脱你的,跟我说干吗!”接着她转脸便不再看我这边。

我无奈一笑,接着自己的动作。

褪去了齐阳的衣物,此时能清清楚楚看见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曾经一个阳光少年竟然变成这般模样还真叫人不忍心,不过话说回来,我似乎比他也大不到哪里去,只是现在长的有些着急了。

不多说,我用指甲分别在齐阳的四肢还有额头以及身体上划出了数个小口子,一共十八个,然后在每一个口子上放上一些糯米,接着,我点上供香插在那碗中糯米之上,放在了窗台,不一会,整个屋内都弥漫着供香的味道。

“弄好了没?别墨迹,你快一点弄好,齐阳就多一分保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