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何处忆京华

更新时间:2021-03-29 07:35:57

何处忆京华 连载中

何处忆京华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乔沫若轩 分类:其他 主角:沈卿壹穆文铎 人气:

《何处忆京华》是乔沫若轩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何处忆京华》精彩章节节选:他利用她、伤害她、杀她全家、灭她母国,得到了所有。 她信他爱他敬他,一路舍身捍他,终是成了宁国一双玉臂千人枕的第一名妓。 可,在她褪下衣袍城楼翩然一跳,“穆文铎,皮囊和心,若有来生,皆不相付!” 她跳下城楼那一刻,他才醒悟。 这个世上再没有第二个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轩窗侧妆台前,老鸨亲自为沈卿壹挽发戴步摇。

“进了醉春楼,前生之事都是前尘,从今儿起,你就是我的女儿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妈妈提!”

“我想一个人静静……”

沈卿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光呆滞且黯淡,唇微微张合淡淡地说。

老鸨和其他几个姑娘扭着腰肢走了出去,毕竟这个主是陛下亲自下令送来的。

尽管都是妓子,但皇帝派人送来的,不管她现在是什么身份,总是没人愿意去招惹的。

铜镜里的人,脸上抹着胭脂水粉,头戴步摇和金灿灿的发钗,身上的衣裳薄衫遮体犹如没穿。

沈卿壹自嘲地勾唇,还真像是风尘女……

胸口上的伤疤已经结痂,透过那层薄衫那些痂和淡粉的新肉若隐若现的刻在上面。

沈卿壹低头看了眼没有在意,随手拿起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头发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她来这里之后发生的事情,爹爹兄长怎么可能不知,又怎么可能不派人来宁国找她?

但是,至今没有东璃那边传来的任何消息,也只有一个说法能说得清了。

沈卿壹想到这种可能,眉头拧起,拿着梳子的手越发用力!

家里派来宁国的人,估计都死在半路了……

夜渐渐来临,从窗户向外看去,万家灯火暖了街市,下面已经响起各种吆喝声和调笑声。

沈卿壹知道,醉春楼开始做生意了。

醉春楼是宁国王都最大的青楼,平日里客人就络绎不绝,更别说今日有皇帝钦点的女子拍价开苞。

沈卿壹面纱遮面,跟在一个姐姐身后走上高台在凳子上坐下,任凭台下的男人用色眯眯的眼神调戏。

下面乌压压都是男人,面对那些恶俗的言语和眼神,沈卿壹面不改色,仿佛没了灵魂一样。

带沈卿壹上去的姑娘弹了一曲琵琶算是暖场,然后笑着给沈卿壹台阶,“我这妹妹今儿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难免害怕和害羞,各位官人不管谁拍到,可得多担待点儿!”

平日里青楼随处贴上来的女人见多了,冷不丁见到一个冰山美人,这可是诱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不少人对征服沈卿壹有了更大的兴趣。

老鸨可是人精儿,见大家兴致高涨,捏着尖锐的嗓音大喊一声,“拍价开始!按咱醉春楼老规矩,价高者得,带回夜宿翌日归还。”

随着老鸨的一声拍价开始,台下七嘴八舌地喊着价。

楼上一处雅间,穆文铎带着穆文晋坐在里面。

“二哥,你不许我娶她,也不可这般辱没她!”

穆文晋几次三番要起身,都被穆文铎示意侍卫押下。

“四弟心疼了?”穆文铎问这话的时候,目光锁在高台上的沈卿壹身上,衣裳轻薄,白皙肌肤隐隐若现,当真是尤物!

只是,从此处看去能将她一干神情全都纳入眼中。

沈卿壹,你就这么安于现状,任由那些男人戏谑不懂反抗?穆文铎心里倏地有些不是滋味儿。

“二哥,你这样做,我真看不起你!”

穆文晋别开视线,没有看高台上的人,他怕亵渎了她。

“啪”的一声,一个白色小瓷瓶儿被穆文铎往桌上一放。

见此物,穆文晋目光错愕,咬着唇低下脑袋不再言语。

“四弟该知道她是谁的女人,还往上凑,皇室掩面何存!”目光看了眼高台,话风一转,“她已为人妇,不守妇道。”

“你是朕的亲弟弟,剜你一双眼,朕怎么下得去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所以,她现在这样,也是在替四弟你受罪!”

“一双眼睛,比起女儿家的清白,算得上什么!!”

穆文晋抬手朝眼睛抠去,却是扎在穆文铎的手上。

穆文铎点了穆文晋的穴道,朝侍卫摆了摆手,“送晋王回府,严加照看,若是晋王出一丝意外,尔等人头落地!”

他这个弟弟天性善良,穆文铎害怕他被别人利用。

只是他没想到,四弟为了她,竟然自剜双目在所不惜!

穆文铎冷哼,冷眼扫过台下叽叽喳喳叫价的众男,嘴角勾着一丝冷笑。

高台之下的拍价还在继续,穆文铎瞥了眼侍从,侍从喊了句,“一万两!”

轰的一声,台下台上一片哗然,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穆文铎所在的隔间,然后又看向沈卿壹,最后大家骂骂咧咧什么一万两睡个女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银子多……

依着醉春楼开苞夜的规矩,沈卿壹被老鸨迎着送出了醉春楼大门,上了马车。

一万两,还真是大手笔,对于一个青楼女子而言!

沈卿壹嘲讽一笑。

马车朝着皇宫方向驶去,进了宫,沈卿壹被径直带到龙衍殿。

高位之上一身明黄服饰盘旋金线龙纹的穆文铎,看起来更添君王之气。

他早已不是那个需要她出头保护的唯诺质子,他是宁国的君!

从坐上马车,嗅着里面的气味的时候,沈卿壹便知出价一万两的人和穆文铎有关系。

只是,没想到竟然送进了皇宫!

“草民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的声音少了当年的冲劲儿,多的是沉稳平静。

穆文铎先一步回到宫中,拿着朱笔做做样子,没想到沈卿壹来的时候这般镇定。

手中的朱笔一顿,抬眸居高临下看了眼方正跪在下面的薄衫女子。

心里倏地有那么一丝不快,这般温顺做什么?

穆文铎没有喊卿壹起身,自顾自地批阅着那一沓奏折。

奏折批完已是一个时辰后,放下朱笔这才将目光投在卿壹身上。

“抬起头来!”

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回响,沈卿壹应声抬头,一瞬四目相对,物是人非。

穆文铎起身下了梯埂来到卿壹跟前,伸手把着她的肩胛把人提了起来。

手指一勾,沈卿壹身上的薄衫滑落,宫人急忙躬身退下。

“这身衣裳,和沈小姐相得益彰!”

这样的侮辱,沈卿壹并没有生气,抬眸看着他淡淡地回,“一万两的嫖客,穿的果然衣冠禽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