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王牌女仵作

更新时间:2020-03-19 10:45:28

王牌女仵作 连载中

王牌女仵作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千里暮云平 分类:其他 主角:燕棠骆 人气:

千里暮云平新书《王牌女仵作》由千里暮云平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燕棠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师父惨死,全镇两千多人一夜殒命。现世女法医穿回古代却遭神秘追杀,这其中究竟有何秘密,唯有保全性命方可寻求答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会有回旋的余地。”燕棠斩钉截铁的答道。“我虽是无名小卒,但这点完全可以肯定的回答你。杀人偿命这事天经地义的事,况且当时在公堂上那么多人看着,王守富自己承认了杀人,若是不人头落地,你让李大人以后如何做这个官。”

李明远好名好财,若是私下审理只有内部人知道。王家的意思到位,他打点打点便算了。但众目睽睽,他怎么也不可能用自己的前程来换这点蝇头小利。

“如此,我就信了燕公子这句话了。”骆莺说道。

燕棠点头,隔着面纱看见了她腮边的红印,说道:“快些用药吧,我很久没调制药粉也不知效果如何。”广口瓶就放在桌上。

骆莺摸了摸自己的腮边,说道:“你不说还好,这一说又觉得有些痒了。”她摘下面纱,打开药瓶就给自己抹药。

面纱下,骆莺的脸简直精致得难以用言语形容。肤白胜雪,细致亲和,若不是腮边的红点她也不知会美到如何程度。

忽然,骆莺的脸浮上了淡淡的红晕。柔美的双眸看向了自己,此时燕棠才发现,她看得有些太直接了。

“怎么样,上了药有没有觉得好些?”燕棠不避开目光,避开只会更加的尴尬。

“清清凉凉的,确实好些了。”骆莺别过头去,有些结巴的答道。

“那就好,这些药就先用着。若是用完还没痊愈,只管让人去刑部里找我。”燕棠说道。

离开骆府,她的心才开始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进去居然有一种出不来的感觉。

骆莺原来跟王守富有婚约,她这无意间算是毁了一桩婚事。不过这也未必不好,省的一个清白的好姑娘被白白糟蹋。

“我的小祖宗你可算回来了!”刚推开刑部后门,燕棠就被老李头一把拽了进来。“那母夜叉又来了,就坐在公堂上。李大人借口出外办公,老早跑了,你说怎么办吧!”

“急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公堂之上,她还能闹出什么风波。”燕棠甩了甩袖子,朝着公堂大步就去了。老李头跟在后面,但没跟着走到底只是趴在外门边上看。

燕棠从侧面进去就见昨日几个仵作像木鸡一样立在边上,动也不敢动,面上的表情像背上扎了一百根针一样。见了她立即扑了过来,眼神里满是求救。

“你就是燕棠?”公堂上,王夫人就坐在李明远审案的椅子上。双手按在腿上,腰杆挺得笔直,一双虎目瞪得老大。

“见过王夫人。”燕棠干咳两声,抱拳行礼。

“哼,少来这套。说,为什么冤枉我儿子?”王夫人理直气壮,目不斜视。

“夫人,那日公堂之上令郎已经自己承认了杀人,这可不是我冤枉不冤枉的事。”燕棠也是直视了回去,毫不胆怯。

“胡说!我儿子不过十几岁年纪,一直规规矩矩的念书,对于男女之事从来一无所知。见了女孩甚至都会害羞脸红,这么腼腆的孩子,你居然污蔑他做那种事!是不是李明远指使你的,你说出来,我保你平安无事。”王夫人柳眉倒竖,气愤得很。

若是没有骆莺的说辞,燕棠或许会犹豫一下。但王守富绝不是王夫人口中的那种单纯少年,看来他在父母面前是做足了戏。

“王夫人,你可知你现在是在污蔑朝廷命官。李大人因公徇私,指示我报复王家。这话传出去,后果可不堪设想。”燕棠让她仔细想清楚,别为儿子伸冤不成,还反倒落了罪名。

“我污蔑他怎么了,李明远不过一个刑部尚书,天底下比他有能力的多了去了。升官贬官,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我虽是一介女流,但你也不打听打听,京城三品以下官员谁敢不给我三分面子。”王夫人从堂上走了下来,悄悄说道。“只要你愿意,我也可以帮你坐上这尚书之位。”

燕棠一惊,这位王夫人比她想象中的要大胆的多。官员的任命可不是儿戏,没有特殊理由是不可能的。虽说一纸文书,但这文书也不是小孩子的画画。

“哼。”燕棠冷笑一声。“夫人还是请回吧,令郎收押刑部迟迟未判,是李大人知道夫人爱子心切,特意留着几天让你们母子多团聚几日。夫人还是好好珍惜,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说完,燕棠转身便走。

“愣着干嘛,停尸间里又来了几具尸体,是不是都不用做事了。”这一句话仿佛是黑暗中的一丝光明,所有站着的仵作闻言立即像出了羊圈的羊一样四散而去,谁也不多留半刻。

“你!你们!好你个燕棠!你给我等着!”王夫人气得一跺脚,咬牙快步走出了刑部大门。

“小子真有你的!竟然把那母夜叉给气走了!”老李头在后面看了一场好戏,现在正乐得不行。

“就是就是,你没看到那母夜叉最后气得哟,那样子太好笑了。”所有人都拍手笑了起来。

“但是,你这把王夫人得罪了,日后可没好果子吃。要不跟李大人说说,假装把你给赶走,躲些日子再回来吧?你替他做了这么一件大事,他不会不留情面的。”老李头说道。

“那只怕不可能了,你们放心吧。王守富杀人证据确凿,我不过是早些发现端倪而已。”燕棠说道。

这个李明远真是贪心不足,连将死之人的钱都想赚。只这几日的拖延,王家就已经花了不少钱行方便了。满足他胃口那天,就是人头落地的那天。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怎么跟李明远交差,燕棠还是选择现将这十几具中毒的尸体都验一遍再说,没准还会有些新的发现。

老李头他们被王夫人折磨了一个早上,是精神疲惫,找个小酒馆乐呵消遣去了。看他们如此清闲的模样,想来这接到三日验尸命令的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停尸间内,这些尸体都已发出了恶臭。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不同年龄不同职业,可以说他们之间谈不上什么共同点。查看了案薄,这些人也都是京城本地,跟罗门镇扯不上关系。

她在他们的手腕上都切了个十字刀口,血都有些紫黑,但因为停放的时日过久,也难说这是中毒所致还是别的原因。姑且就当做中毒论处吧,但要编造其他的理由。

死者身上都没有明显外伤,肋骨完好,五脏六腑不知有没有破损。正要开膛破肚继续查验之时,她发现有个人正站在门口看着她。

此人身材欣长,俊朗英气,两双眼睛如星辰般闪耀,穿着衙役的衣服,但是浑身上下却透露出一股贵气。明明是在停尸间内,他的嘴角却若有若无的挂着淡淡的笑。

“我还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好吃懒做,没想到还有个勤奋的。还是说,老仵作欺负后辈,都把活丢给你了?”这人嗓音浑厚有力,富有磁性,戏谑之言带着三分放荡不羁。

“这是仵作分内的工作。”燕棠冷眼看了过去,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便也举起了手里的锋刀沿着尸体胸膛中线刮下。

五脏六腑完好,并没有一点破损的痕迹。她将死者心脏切下一片,放在手心里观察着。良久,她用手巾将这片心脏肉包了起来。如果这些人也是跟师父中同样的毒而死,只要回去验一验便知道了。

十几个人,她都做了同样的处理。在做这一切的时候,那个年轻衙役都站在原地。只是那淡笑已经变成了苦涩,脸上优雅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他的样子看上去随时都要呕吐出来。

“我还要将这尸体一一缝合好,若要吐的话请出了后门走向那边的丛林里吐。别吐在外面的草池里,省得臭气熏天。”燕棠用沾满血污的手指了指后门的方向,拿起了针线。

一见那血污斑斑的手,衙役控制不住的转身奔跑了出去,像一只落荒而逃的兔子。

燕棠冷眼,低头缝合尸体。十几具尸体下来,这针也已经钝了。这针可是她自己亲手打磨的,是从鱼钩上取下来的勾子,在铁石上磨了快半个月才成形。

待她出来,那位年轻衙役满脸苍白的站在门外。看着她的眼神再不是那等戏谑,仿佛有了几分敬畏。

“停尸间不是衙役该来的地方,要听故事去找老李头他们。”燕棠冷冷说道。她知道有些衙役跟仵作的关系不错,有时他们会聚在一起让老李头给他们讲些杀人凶手的故事。

“我就是来找你的。”年轻衙役正色说道。“我问你,你最多能验出死了多久的尸体?”他语气强硬,似是非回答他不可。

这问题问的奇怪,燕棠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问。若是在现代,死个十年八年都无所谓,但是现在可就不好说了。

“我从小跟着师父验尸,最多也就是一个月而已。再长的就没见过了,也没法说能不能验。”燕棠保留着前世记忆,但这古代到底条件有限。

衙役沉默了,剑眉轻蹙,目中思索。二话不说,转身快步的就走了。

燕棠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人不像是普通的衙役。站立着的身子挺得笔直,走起路来步伐节奏有致。行动迅速却不显得匆忙慌张,这可不是一般人拥有的气度。

走到中途,这个人又回头对她喊道:“大人有令,你等仵作从今日起自行研究验骨法,若有不精者逐出刑部!”一双眼睛威风乍现。

这人什么毛病?没想到刑部的衙役也有这么横的,在他们罗门镇那个小地方,衙役可都是平头老百姓选出来的人,若没有案子就都是父老乡亲,一团和气。

验骨这是仵作基本的东西,不知道老李头他们怎么样,但是自己早就是精通到不能再精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