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大唐佳人记

更新时间:2020-07-23 10:56:05

大唐佳人记 连载中

大唐佳人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东方明月 分类:女生 主角:陆啸天司马玉娟 人气:

经典小说《大唐佳人记》由东方明月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啸天司马玉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七千九百五十八年前,宇宙狼魔玥天欲征服宇宙,吞食了宇宙轮盘上的十七颗能源无极圣珠,逃到地球上修炼魔功,结果身体承受不住圣珠的巨大力量,爆碎成千万块儿散落在中原大地上,那十七颗无极圣珠乃是千古灵物,转世为人,百年一世,开始了无休止的轮回…… 时至唐代中叶,中原武林久经大浪淘沙,侠魔争锋后,各自归隐山林。一尊、二君子、三魔、五怪、八大侠,一直被武林人士传为佳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万佐心中欢喜,笑唇难合,连忙道:“姑娘请!” 白月兰不再客气,曲身入座,首先提起酒壶,玉臂轻摇,为他斟酒一杯,道:“公子救命之恩,如同再造,月兰无胜感激,借花献佛,敬酒三杯,以表心意,还望公子笑饮。” 程万佐朗声一笑,道:“好极,妙也!姑娘斟酒莫说三杯,三百杯在下也会笑饮不拒。” 持杯饮尽。 白月兰正愁无法摆脱他,,闻他此言有了主意,嫣然含笑道:“公子果然豪爽,既有如此海量,月兰岂有只敬三杯之理。” 说到此,转身唤道:“小二,拿三坛酒来。” 程万佐笑道:“姑娘莫非要与在下捧坛对饮,享此良宵?” 白月兰摇首一笑,道:“非也,月兰可无如此海量,这三坛是敬公子的。” 这时店伙计相继搬上三大坛酒。 白月兰接道:“公子——请!” 程万佐心里明白她是有意整治他,可他已夸下海口,不想丢失面子,只好认了。仰首一阵大笑,道:“好啊,真是痛快,佳人相伴饮美酒,今朝不醉惘为人。在下饮了便是。”语毕,屈指弹去坛封,右掌轻轻在桌上一拍,酒坛悠然而起,他单掌托起坛底,仰首张口,倾斜酒坛,酒如流泉,流入他的口中,直流入腹,姿态潇洒自然。 白月兰看在眼里,好生钦佩,心里暗道:“此人武功高深,又仪表堂堂,倒也惹人垂怜,只可惜心狠手辣,恐非正道之辈,实在惋惜……” 顷刻间,程万佐已将一坛酒饮尽,气不虚喘,面不改色,十分洒脱地托起第二坛,照饮不误。 白月兰见他饮酒如水,心中又佩服又有些不忍,见他连饮三坛,刚要劝他去休息,突闻门外有人喝道:“程万佐你这淫贼,让大爷好找,还不快出来领死。” 程万佐闻颜色变,腾地起身向外看了一眼,回头道:“白姑娘你快躲起来,别让他们认为你我友好,这些人毫无人性的,快走。” 白月兰起身道:“你喝了那么多酒,大敌当前,我岂能一走了之,我……” “白姑娘,你不要多说了,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程万佐焦急地道:“此时,你真的帮不上我什么,听我一言,马上躲起来吧!但愿我们还有相逢之日……” 说到此,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飞身出门。 只听有人高声道:“别让他跑了,快追。”再无声息。 白月兰奔出厅门,转首环望。但见月影婆娑,四邻空寂,人已远逝。她心中感想甚多,呆呆而思,良久才移躯回厅。 客舍寂寂,烛火摇摇。 陆啸天斜靠在床,视柱而思。 房门轻启,白月兰引着店伙计送来晚餐。 伙计放餐于桌上,离去。 白月兰柔柔一笑,道:“陆大哥,请用晚餐!” “嗯”陆啸天应了声移身下床。 白月兰忙进前扶住他关切地道:“小心点,别弄裂了伤口。” 陆啸天心中无限温馨,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这一刻他真希望身上的伤永远都不要好,她一直这样照顾他。 二人对坐桌旁客气一翻,边吃边谈,谈话中陆啸天得知,白月兰是当今武林南侠白雪云之女,也了解了白老侠客的一些行侠仗义之事,加深了二人的好感。久逢知己,蹴膝长谈,深更方散。 皓月当空,更深夜晚。苍茫旷野之上,程万佐飞奔在前,其后尾随七个中年汉子,各拎明晃晃的兵刃,穷追不舍。这七人三高四矬,五瘦二肥,面目似凶神赛恶煞,人见逃,鬼见愁,只因终日出没黄河两岸,横行无忌,江湖人称“黄河七霸”。若论武功,程万佐能以一抵五,可要七人合力,他也就难讨便宜了。为了不让白月兰受到牵连,他只能尽力远离华阴县。若问他与七霸有何恩怨,倒也简单,都怪他天生好色,心狂气傲。明知七霸难惹,却偏欺上门去,玩弄人家妻女姐妹,招惹来杀身之祸。 程万佐轻功卓越,若想摆脱七霸并非难事,因他意不在逃,所以飞驰于前,还不断出言戏弄,引其追赶。 七霸气的哇哇怪叫,挥汗如雨,不舍不弃。自夜里追到天明,白日又到黑夜,不食不饮,不息不栖。数百里外,七霸终于不及,任程万佐扬长而去。 情悠悠,意绵绵,朝夕相依,相见恨晚。天高水阔薄云淡,情深爱长隔千山不远。时光飞逝,日月无情,转眼十余日过。 陆啸天的伤已好转如初,这日用罢晨餐,二人小作别谈,彼此情深意浓,难分难舍,依依而别。临行时,白月兰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去飞鹰山庄去看她。虽只言看,殊不知其中深情厚意。怜怜泪眼,随风逝去。倩影佳颜,深居心中。 陆啸天与白月兰别过,心情好生不快,独行于古道之上,伏首呆思,久久不能开怀。此次别师下山,并非赏风阅景而行,乃是欲蹬华山拜父之陵。 匆匆一朝行尽,夕阳西下,黄昏若梦。几点寒鸦,漫天留影。孤村野店绕飞莺,两三流民踟躇。香炊惹得空肠叫,急催足,怨遥路。 小村清幽,楼台十几座,茅舍七八家。陋店为首,酒旗高悬。 陆啸天投入店中,草草食些东西,上床便倒。本想养足精神,明早赶路。却不成想,白月兰那桃花似的脸颊,总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令他睡意全无。思来想去辗转难眠,不知不觉已至深更。 月上纱窗,树影婆娑。 蓦地,一阵忽轻忽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他心惊坐起,侧首倾听。足声渐近,最终竟然进入了隔壁房中。他心中暗道:“半夜行事鬼鬼祟祟,绝非正途善类,瞧瞧他做些什么。” 移身下床,轻步走出房门,伏身隔壁窗下,闻的房内一男子连声轻笑着,哧哧地撕扯着什么。他伸指入口中沾湿,在纸上捅了个小孔,单目内望,室中未燃灯火,一团昏暗,影绰可见一人立身床前,做着一种莫名奇妙的摇臀动作,不断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未经世事的陆啸天实在不明白那是干什么,悄悄地回到房中,静静地呆想,忽然传来一女子的凄惨叫声,他的身体不禁一抖,迟钝片刻,夺门而出,月光下只见一彩衣人,飞身飘出栈院,一晃而逝。 陆啸天忙走进房中,点燃蜡烛,火光渐亮,床上凄惨的一幕立现他眼前,惊的他不禁后退一步,脸色大变,只见床上一名女子,全身赤裸仰卧,一张脸血肉模糊,一套白色衣裙撒落一地。 陆啸天目睹此景,一切都明白了,不禁怒火中烧,切齿咯咯。刚要转身出门追那贼人,忽觉地上的白裙布眼熟,屈身仔细看了看,又看向床上的女尸,呆立片刻,不禁扑通一声瘫坐于地,形同木人。 良久,他才大叫一声“月兰”,泪如雨下,痛哭半晌方止。含泪起身用床上的棉被,将女尸包裹好,抱起一路洒着泪水走出房门,店主人与几个伙计伏门偷望,不敢出门。 陆啸天失魂落魄的走出客栈,入村旁柳林,一双手掘出一墓穴,将尸体掩埋。垂泪道:“月兰妹九泉且安,我定复此仇,否则誓不为人……唉!世事好个无常,竟然如此将人戏弄,想你我一见如故,情意相投,原以为能长相斯守,共携白头,却未成想,小别一日就阴阳两隔,永无音信,老天实在不公啊……月兰……” 他正自哭诉,忽听有人冷笑道:“好一个痴情小子,想不到她对你这般重要,早知如此,在下尽兴之后留她给你也就是了。” 陆啸天猛地转身站起,但见柳阴下立身一彩衣人,赫然是程万佐。他不禁怒发冲冠,双拳握紧,怒目直视,道:“是你杀害的她?” 程万佐很得意的冷笑道:“正是在下——‘戏花狼君’一生玩弄女人无数,不听话的女人一向都是如此下场……” “你这畜牲拿命来……” 陆啸天怒不可遏,虽知不是他的对手,但还是禁不住纵身出拳,击向他面门。 程万佐冷冷地哼了声,身形微侧,右手疾出,啪,抓住他手腕,顺势一扯一送,“咯吱,噗”可怜陆啸天一条胳膊自肘而折。顷刻,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滴下。“蹬蹬蹬”他抱臂后退三步,“扑通”坐倒在地,瞬间,汗水,血水模糊一片。他咬紧牙关,面色惨白,几乎昏厥,但他硬是一声没吭,欲喷出火似地双目直瞪着程万佐,挣扎着站起。 程万佐凝视着他,实在不敢相信,他竟有如此坚强的耐力,冷森森地道:“好小子有骨气,在下生来喜好与人斗狠,今晚暂且放你一条生路,回去学点真功夫,别弄两套花拳秀腿,就出来丢人现眼。” “哈哈哈”狂笑着飞身而去。 陆啸天眼望仇人扬长而去,胸中悲愤难当。悲痛、耻辱、悔恨、内疚,乱箭般的戳着他的心,一下子栽倒在地,全身颤抖着,呆如木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