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顺明

更新时间:2021-06-07 03:32:35

顺明 已完结

顺明

来源:落初 作者:特别白 分类:历史 主角:李孟薛家 人气:

主角叫李孟薛家的小说是《顺明》,它的作者是特别白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到明朝的退伍军人,他在部队的时候仅仅是个士官,他退伍后才是金融押运公司的职员,他能做什么,是随着历史浪潮顺流浮沉,还是逆天改命,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这个时代的命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能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要过去,却被身后的陈六子一把抱住,扯着嗓子叫道:

“赵老大,李孟是个傻子,你还有老娘要养,快走吧…….”

“双臂不离身,刺眼一条线”

李孟嘴里轻声自言自语,一边挪动自己的脚尖对着正前方,七名埋伏在这里的盐丁现在心里面又是兴奋,又是愤怒,兴奋的是可以白赚到银子,愤怒的是,这些私盐贩子居然腿脚这么快逃跑了。

人要是抓不到,那就没有罚金可以拿了,便宜岂不是全都让牟巡检赚去,那边的军户子弟就剩下一个站在路中央,傻乎乎的举个扁担。

有道是好狗不拦路,非得剁翻了这个没有眼神的军户,几名盐丁都是扬起了手中的兵器,就这么停着胸膛冲上了上来。

后面的陈六子和几个人拼死的抱住要回来拽李孟的赵能,十几个手无寸铁,没有训练的军户和十几个农民差别不多,和七个拿着利刃的盐丁亡命徒打斗,岂不是自己上去送死,一边劝着,一边七手八脚的把陈六朝着来路拽。

贩运私盐肯定是不能走官道,终归是要避着人,可这小道隐蔽是隐蔽,却很是狭窄,尽管盐丁有七个人,可李孟正当面只有一个人。

冲在最前面的盐丁肯定是这些无赖亡命徒里面最悍勇的一个,手中的刀高举起来,看起来要把李孟一刀劈死的。

李孟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冷静,努力回忆着部队里面的刺杀训练,尽管退伍已经是三年多,可是军旅生活已经是在他的身体和精神上刻上了深深的烙印,所教授的任何东西都不会忘记。

这其实真是电光火石之间,就在这个刹那,李孟能听见身后拉扯和叫骂的声音,却觉得精神极为的专注,周围好像都陷入安静之中,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面前这个盐丁嘴里黄色的牙齿。

冲在最前面的盐丁举起来的胳膊肌肉都是完全绷紧,挡在路上的这个高大军户已经把他激怒,既然是吓傻了,就不要拦在路的中间,再踏前一步,就可以砍下去。

“杀!!“

李孟发出了一声大喝,怒目圆睁,双臂用力,手中的扁担骤然刺出。

冲在最前面的盐丁,被立在这里的李孟突然迸发出来的大喝和杀气下的浑身一颤,就是这一颤和停顿,李孟手中的扁担却像是长矛一样疾刺而出,重重的刺中了这个盐丁的咽喉上。

咽喉是人身上的最脆弱的部位,军队的刺杀讲究是刺杀目标的胸腹部位,只要是刺中必然是造成内脏的大出血和重伤。

可李孟身高在这个普遍营养不良的时代异乎寻常的高大,所谓的傻大个是也,这一刺有些高,好死不死的恰好刺在那盐丁的咽喉之上。

来自现代的李孟身体素质要远远的好于同时代人,力量也是大不少,这种粗竹板做的扁担也是坚韧异常。

一刺,仅仅是一刺,刺在了柔软致命的喉结上,喉结碎,人死。

半空中扬起的刀刚劈下,就已经是脱力,人软软的倒在地上。李孟后退一步,双臂回摆,右脚加力蹬地,左脚向前跨出一步,又是大力刺出,这次刻意的下压扁担,这本就是一眨眼的瞬间,第二个盐丁恰好跟上。

看着前面的同伴软软的倒下,心中一慌,手中的刀也是晃荡起来,生死相搏,那里是容得下迟疑,李孟的扁担直直的戳在他小肚子上,这盐丁瞬时间脸色由青变白,手中的刀也握不住了,抽搐着滚到在地上。

这两个是跑的最快的,第三个拿着铁尺的,看着前面两个同伴一声没出都是倒了,吓得愣在那里,李孟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纵身已经是跳了起来,手中的扁担已经是来不及做出标准的刺杀姿势。

索性是右手一拉,左手一摆,扁担狠狠的砍在那盐丁的脖颈处,这也是人体要害之处,大血管受到重击,也是哼也不哼,径直的倒在了地上。

从这些盐丁兴奋的冲上来,到到了三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第三个被打到,后面的四个人已经是吓傻了,平素这里巡检下面的这些盐丁可真是横行莱州府,就算是官府的正牌衙役也不敢拿他们怎么着。

心想今天来缉拿私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七个人拿着利器出现,这些连远门都没有怎么出过的乡下军户岂不是吓得屁滚尿流,到时候盐货入自己腰包,还可以去对方住处敲诈,没准还有女人,岂不是一举两得。

谁想到刚到了跟前就倒了三个,这是不是白天见到鬼了,冲在最前面的三个都已经是晚了,后面的更是没有战斗的勇气,扭头就跑。

李孟在现代进行过实际的对抗和艰苦的训练,在金融押运公司的时候也曾经历过些小小的冲突,但却从来没有杀人。

可现在的他心中的那种刚烈和勇猛完全的被激发了出来,所谓初次杀人的不适应完全被他丢在脑后,剩下的四个盐丁不顾后面,扭头就跑,可是前冲到转身,毕竟动作还是有了间隔,慢了一拍。

李孟本就是前冲无非是跳几下躲开地上的人,速度根本没有受到影响,这下子就算是连准备动作都不用了,前面的四个后脑勺全是破绽的放在那里,李孟直接是高举着扁担,狠狠的抡了下去。

顿时是把落在后面的那个拍翻在地上,又是赶上去几步,直接用扁担戳向后脑勺,倒地的这两个在地上抽动几下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七个人里面倒了五个,李孟大步生风还是在追,没有跑几步,那两个的精神终于是崩溃,手中的刀朝地上一丢,不管不顾的转身跪下,朝着李孟就开始磕头,嘴里没口子的喊着: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

这两个盐丁方才那种得意非凡,好像是猛兽捕猎猎物的神情已经是全然不见,剩下的只是恐惧和惊惶,涕泪交流的在那里求饶哭告。

这时候的李孟才感觉到自己突然的爆发把体力已经是消耗干净,强撑着把两把刀踢开,却觉得身体一软就要倒地,连忙用扁担拄着支撑住身体,抓紧扁担,却觉得这一端有些粘,转眼打量,却是溅上的血迹。

自己杀人了,这是第一次杀人,而且一下子杀了四个,不管是现代的李孟还是明朝的李孟,都没有杀过人,甚至连手上沾血的经验都是少的可怜,这时候发觉自己突然间杀了四个人。

突然间,李孟觉得身后有人.....

――――

“无人在此”书友,居然被你猜到了,哈哈

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谢谢大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