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风情百样苏东坡

更新时间:2021-06-06 03:46:22

风情百样苏东坡 已完结

风情百样苏东坡

来源:落初 作者:王伟 分类:历史 主角:苏轼白乐天 人气:

《风情百样苏东坡》作者:王伟,历史类型小说,主角:苏轼白乐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苏东坡是一位备受历代文人推崇、深受广大百姓喜爱的文人。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长袖善舞,在多个领域都达到了无可超越的高度。本书以轻松的文笔讲述千古奇才苏东坡一段段妙趣横生的故事。让人体味那种清夜闻钟、游园惊梦的恍然顿悟,那种洗尽铅华之后的平实。对于读者来讲,阅读本书了解那个仿佛邻家那个老头苏东坡的百样人生,从他身上汲取无比丰富的精神食粮。成就了一个可爱的苏东坡、伟大的苏东坡,成就了一个千百年来在百姓心目中永恒不朽的“百科全书”式的苏东坡。今天是从历史中走来的,读史就是要从历史中汲取营养,以史鉴今,“可知兴替,可明得失”;读史就是要穿越历史,通明世道,感悟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家有粗险石,植之疏竹轩。

人皆喜寻玩,吾独思弃捐。

以其无所用,晓夕空崭然。

碪础则甲斮,砥砚乃枯顽。

于缴不可碆,以碑不可镌。

凡此六用无一取,令人争免长物观。

谁知兹石本灵怪,忽从梦中至吾前。

初来若奇鬼,肩股何孱颜。

渐闻声,久乃辨其言。

云我石之精,愤子辱我欲一宣。

天地之生我,族类广且蕃。

子向所称用者六,星罗雹布盈溪山。

伤残破碎为世役,虽有小用乌足贤。

如我之徒亦甚寡,往往挂名经史间。

居海岱者充禹贡,雅与铅松相差肩。

处魏榆者白昼语,意欲警惧骄君悛。

或在骊山拒强秦,万牛汗喘力莫牵。

或从扬州感卢老,代我问答多雄篇。

子今我得岂无益,震霆凛霜我不迁。

雕不加文磨不莹,子盍节概如我坚。

以是赠子岂不伟,何必责我区区焉。

吾闻石言愧且谢,丑状炊去不可攀。

骇然觉坐想其语,勉书此诗席之端。

——苏东坡《咏怪石》

苏东坡这篇《咏怪石》,以他丰富的想象力为东坡文集增添了一朵奇葩。

东坡老家中的疏竹轩有一块怪石,起初东坡觉得这块石头没什么起眼之处,用来作捣衣石或柱墩容易折断;用来作磨刀石或墨砚又太粗劣不能蓄水;也不能作射鸟用的石制箭头;用来作碑,又经不住镌刻。简直就是百无一用,白白地占着地方,还不如扔掉。“凡此六用无一取,令人争免长物观。”

说完这块怪石百无一用后,东坡笔锋一转,借怪石托梦说出它的“无用之用”才是真正的“有用,有大用”。怪石对苏东坡说:你所说的那些有用之石到处都是,它们为世人所役用,虽有小用,却各个残伤破碎,不足为贵。只有像它这样的怪石才是世上少有的,而且往往能够名垂青史。“海岱怪石”与铅松同作大禹王的贡品;“魏榆怪石”警示先君做事不能违背时势而使百姓生怨;“临潼怪石”拒绝为秦始皇的骊山墓效劳;唐代诗人卢仝为“扬州怪石”咏吟。怪石“往往挂名经史间”“意欲警惧骄君悛”才是大用场。

听了怪石的一席话,苏东坡最后不但不觉得怪石丑陋无用,反而觉得怪石的高风亮节是那样令人崇敬。于是,东坡在诗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敬之情,把怪石的气节书写在自己的席端,作为自己人生的“座右铭”。“骇然觉坐想其语,勉书此诗席之端。”

怪石对于东坡的人生究竟有何意义?东坡为何如此挚爱怪石?这是因为,怪石虽不具备玉那样完美的性质,但其特有的“坚姿聊自儆,秀色亦堪餐”吸引着东坡;怪石中蕴藏着坚贞的人格力量吸引着东坡;怪石所蕴藏的人文精神君子之德吸引着东坡。怪石不但是东坡最忠贞的朋友,而且几乎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不仅烙印着他的感情色彩,甚至直接彰显着东坡的人格和人生理想。

其实,怪石的“气节”也正是东坡气节的写照。东坡一生一直在反复履践着“警惧骄君悛”;在是非面前,他总是无所掩饰地亮出自己的观点,“雕不加文磨不莹,子盍节概如我坚”;在人生屡遭贬谪浮沉中,总是表现出“震霆凛霜我不迁”的高贵德行。

古人欣赏怪石,喜欢的是它的瘦硬苍老之态,认为怪石蕴藏着劲健风骨、坚贞节概、老成气韵等品质,以为其“温玉声”、“精钢色”的品质暗合君子之德;“坚操不移”、“孤标自隔”是君子的价值取向;而其“无俗格”则是文人普遍的精神追求。东坡比常人更进一步挖掘出怪石顽强的生命独特之美,于怪石寄托着他复杂的人生情结。“破碎而不杂乱,瘦削而不羸弱,苍老而不颓废,拳曲而不萎谢。”东坡特别看重文同所言怪石的“风霜锻炼愈坚重,怒浪喷激不可没”这种品质。在东坡看来,这是一种经历坎坷磨难之后的劲健坚强之美,这种美与东坡崇尚的风骨、气骨等人格精神合为一体。

东坡欣赏的怪石大多具有破碎、瘦削、苍老、拳曲的特点。“瘦骨拔凛凛,苍根漱潺潺。”《次韵刘京兆石林亭之作》。“山骨裁方斛,江珍拾浅滩。清池上几案,碎月落杯盘。”《寄怪石石斛与鲁元翰》。黄庭坚说他是“成都石笋”。

他所画的怪石,特点也大致相同,“其身与石化”融为一体。“端庄丑怪,不可以悉状也。苍苍黮黮,碨碨礧礧,森森以鳞鳞。”孔武仲《东坡居士画怪石赋》。“子瞻所作枯木,枝干虬屈无端倪,石皴亦奇怪,如其胸中蟠郁也。”朱彧《萍洲可谈》。“风枝雨叶瘠土竹,龙蹲虎踞苍藓石。”豫章黄先生《题子瞻画竹石》。“石皴亦怪怪奇奇无端,如其胸中盘郁也。”米芾是这样形容东坡所画之石的。

元祐七年春,苏轼出任扬州知州,他的表弟程德孺赠给东坡双石,一白一绿,白色的正白可鉴,绿色的冈峦迤逦,山峦突兀,洞穴蜿蜒,意境幽远。东坡给它们取名“仇池石”。所谓“仇池”是甘肃的仇池山四面陡绝,山上却可引泉灌田,十分奇特,“石上有穴达于背”,于是东坡将此石题名为“仇池石”。双石石质细腻,色彩晶亮,纹理清晰,十分美观。东坡十分喜爱绿色的一块,称其为“稀世之宝”。这两组怪石是东坡晚年非常珍爱的心爱之物。东坡作《双石并序》诗赞美这一对石头。

至扬州获二石,其一绿色,网恋迤逦,有穴达于背;其一玉白可鉴。渍以盆水,置几案间。忽忆在颖州日,梦人请住一官府,榜曰“仇池”,觉而颂杜子美诗曰:“万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乃戏作小诗,为僚友一笑。

梦时良是觉时非,汲井埋盒故自痴。

但见玉峰横太白,便从鸟道绝峨眉。

秋枫与作烟云意,晓日令涵草木姿。

一点空明是何处?老人真欲住仇池。

绍圣元年秋,东坡带着仇池在流放惠州途中过长江岸边的九江湖口时,他得知湖口人李正臣收藏有异石九峰,玲珑婉转,若窗櫺然,高起部分耸立挺拔像巨峰,低下部分委婉曲折像深谷,整体宛如九华山微缩在花壶中。东坡给这块石头起名“壶中九华”,想要用百金买下,与仇池石做伴。东坡作诗记载了这件事。《壶中九华诗并序》:

湖口人李正臣,蓄异石九峰,玲珑宛转,若窗棂然,予欲以百金买之与仇池石为偶,方南迁,未暇也。名之曰“壶中九华”,且以诗纪之。

清溪电转失云峰,梦里犹惊翠扫空。

五岭莫愁千嶂外,九华今在一壶中。

天池水落层层见,玉女窗虚处处通。

念我仇池太孤绝,百金归买碧玲珑。

由于当时正赶上东坡被南迁,这件事没有如愿,他表示北归后一定要购取此石,以遂心愿。

八年后,东坡蒙赦北归再过湖口时,又去拜访李正臣,已物是人非,“壶中九华”已被他人购去。东坡怅然若失,遗憾之中作《予昔作壶中九华诗其后八年复过湖口则石已为好事者取去乃和前韵以自解云》,表达“尤物已随清梦断”的失望心情。诗感叹:

江边阵马走千峰,问讯方知冀北空。

尤物已随清梦断,真形犹在画图中。

归来晚岁同元亮,却扫何人伴敬通。

赖有铜盆修石供,仇池玉色自玲珑。

但更为人遗憾痛惜的是,在作此诗后不久,东坡病逝,没能再见到心仪已久的梦中美人“壶中九华”,留下永生的遗憾。因此,“壶中九华”石便成了他玩石旅程中最后一块爱石。

崇宁元年五月,黄庭坚途经湖口,李正臣把东坡咏叹“壶中九华”诗给他看,黄庭坚十分感动,赋诗怀念东坡:

有人夜半持山去,顿觉浮岚暖翠空。

试问安排华屋处,何如零落乱云中。

能回赵壁人安在,已入南柯梦不通。

赖有霜钟难席卷,袖椎来听响玲珑。

东坡对怪石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深厚喜爱之情,表露出他的人生观。怪石情结伴随他经历了人生的各个重要阶段。他对天然怪石的钟爱完全是超越功利之上非实用性的,是一个忠贞不渝铁杆的“石友”。

东坡说,“竹寒而秀,木瘠而寿,石丑而文,是为三益之友。”

东坡对丑石也有他的看法,“石文而丑。一丑字则石之千态万状,皆从此出。……丑石也:丑而雄,丑而秀。”为后世留下许多趣事。北宋孔武仲说东坡,“观于万物,无所不适,而尤得意于怪石之嶙峋。”

东坡在《宝绘堂记》中说,“君子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以留意于物。”

张舜民在《苏子瞻哀辞》中写道:“石与人俱贬,人亡石尚存。却怜坚重质,不减浪花痕。满酌中山酒,重添丈八盆。公兮不归北,万里一招魂。”

东坡爱石、品石、藏石、画石、咏石,以他的修养、才华使其成为中国古代赏石文人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但他没因为爱石而玩物丧志;没成为“石痴”;没有忽略了其他的人生意义。这也是后人赞赏敬佩东坡的原因之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