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庶孽豪情

更新时间:2021-04-06 07:17:16

庶孽豪情 连载中

庶孽豪情

来源:落初 作者:方堂言 分类:历史 主角:秦松玉儿 人气:

新书《庶孽豪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方堂言,主角秦松玉儿,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秦松只想做个小闲人,无奈他欲静而风不止......庶孽,也称庶子、庶男,即媵(yìng)、妾所生之子,地位低下卑微。身份如斯,试看秦松如何翻江倒海,舞动乾坤。PS:本文为穿越穿越又穿越的历史架空之作,所有史料,请别当真,也别对号入座。Q交群:56956348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书不易,求票票!

三人来到西湖边上一户大户人家,大院门口的横梁上,挂有一块书有“秦府”的门牌。门口坐卧两只大石狮,从裆部的形态来看,应该是一公一母。他在门口站定,既然是秦府,自然里面的主人是姓秦,如果往前再追溯远一点时间,说不好和这家主人还是同宗一脉。

他不确定,这个夏朝,是史上的那个时间段落,但看建筑和人们的服饰,至少得比他所处的时代,早个几百年。从年岁上说,给这户人家做儿子,即便是做孙子,也不亏,更何况还是给他老秦家做儿子、孙子,也不会有辱祖宗之感。

“进去哩,进去哩,少爷。梅儿站不起了,脚小肚里,像有虫儿在咬,好酸痛哩。”梅儿用一双粉嫩的小手,握着他的大手掌,左右摇摆央求他道,生怕他又发神经,又朝城里跑去。

玉儿到底是年龄稍大一点,文静懂事一些,但也只是个小女孩,虽未朝他撒娇,却也是紧紧地拉着他的手,眼中也是盼望他快点进到府里去。

跑了一个上午,是真的又累又饿,先进去混顿饱饭吃,有力气了再想个法子跑回去,这古代虽好,但自己到底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能回去,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三人进到府内。府内气魄非凡,院中有一小湖,湖中有瘦石堆砌而成的假山,湖中的小荷,露出尖尖的小角,还真有蜻蜓蝴蝶在上面飞落,湖边也有老柳,枝条依依地拂动湖面。府内的建筑,自然也是精致非凡,楼阁亭榭,布置得错落有致,一派江南园林的景象。

秦松暗自惊骇,莫不是进了皇家园林了吧。他努力回忆历史,也想不出,他老秦家的人,在史上那朝那代做过帝王。半君如伴虎,加之现代宫廷剧的渲染,他一直以为,古代就是一个野蛮的社会,言语稍有不慎,就会被拉出去砍了脑袋,跟劈个西瓜似的。

他的言语和动作,变得谨慎起来,要是刚到这里,就又被砍了头去,那这玩笑就开大了。进到府内,玉儿、梅儿放开了他,似不再怕他跑掉,而是在他的前面,蹦蹦跳跳地带路。

亭廊里,偶尔会遇见奴仆打扮的人,见了他都会叫一声“少爷”,他虽不应声,却也是点点头。玉儿和梅儿,将他带到一处房子内。他见房子类似现代的两居室,外面一见是客厅,里间是卧房,中间是用镂空的格子木墙分开。客厅里,装饰得古韵雅致,一切都是上好的红木家具。

“少爷,你休憩片刻,我和梅儿,这就去灶房将午膳给你端来。”玉儿给他说道。

他坐在屋内的一把红木椅子上,对玉儿点了点头,然后喝了一口,梅儿给他泡的绿茶。待玉儿、梅儿走后,他赶紧从椅子上跳起来,走到门口,将头伸出门外,朝左右张望了一番,然后将头缩回来,关上两扇对开的木门。

他跳到临窗的书桌前,用手使劲地搓了搓了桌面,瞪眼看一下,然后吐了点口沫在掌心,又使劲地搓那桌面,一副鬼脸图案,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眼前。我X,绝对上好的黄花梨鬼脸图案书桌,这要是弄回现代去,少说也能卖个几百万。他又拿起桌上一个花瓶,见瓶造型秀美,釉面蕴润,高雅素净,是汝窑青瓷的特征,再将瓶倒翻过来,看底部的落款,果然是汝窑的。他口中啧啧称奇,卧槽,这也是好宝贝啊。

他如做贼一般,弓着要,跳进卧房,翻看每一件屋内的家具饰品,在他看来,全都是价值连城。这要是找到一条,能够来回穿梭在古代和现代的黑洞般的时光隧道,倒卖这些东西,那就发大财了。读那大学,并没有什么卵用,毕业了,不过是换个城市继续打腾讯旗下的游戏。想到这里,将先前对皇权的恐惧,又抛向一边,内心有点小兴奋。

玉儿、梅儿端来午膳,秦松吃了个饭饱肉饱,便靠在房内的木椅上休息。玉儿、梅儿将剩下的饭菜,端回去灶房,一阵子后,二人便又回到房中,陪着秦松。秦松靠在木椅上,微闭着眼,在想怎么穿回去的问题,跳悬崖、跳湖,甚至拿绳上吊,都想到了,但又怕穿回去不成,倒搭上了自己的小命。最后还是决定,晚些的时候,去湖边跑跑,看能不能再有奇迹出现。

“少爷,少爷,老爷、夫人,叫你去厅里,有事要问。”一个婢女模样的女孩,走进屋来,说道。

秦松“腾”地一下站起来。玉儿、梅儿大惊,以为他又要逃跑,赶紧丢下手中的鞋垫,也站了起来。来通信的婢女,见秦松这番行为,也是一惊,怔怔地站在厅里。

秦松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又坐了下来。

“月儿姐,你去给老爷、夫人说,少爷一会儿就到。”玉儿对来通信的婢女说道。

“好哩。我这就回去禀报。”婢女说完,走出屋去。

玉儿试探地问道:“少爷,你这是......”

秦松未等玉儿的话说完,便招手示意二人坐下。待二人坐下后,秦松看着二人道:“我真是这秦府的少爷?”

玉儿、梅儿相视一惑,觉得这少爷又开始说胡话了。她们天天和他朝夕相处,他不是秦府的少爷又能是谁?

玉儿道:“少爷,怎又开始说胡话了,你当然是我们的少爷。”

“那我叫什么名字?”秦松接着问道。

梅儿兴奋地站起来说道:“少爷,这个我晓得,你叫秦松,字...字.....”

玉儿白了一眼梅儿道:“不晓得,就不要抢着说。少爷,你叫秦松,字傲雪,老爷通常是叫你傲雪的。”

梅儿高兴道:“是的是的,少爷,你字傲雪。方才梅儿是记在口边,却一下子又忘了,咯咯...”

秦松心里大惊,还有这等巧合之事,这秦府的少爷,竟然和他同名同姓,这么说来,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秦松,字傲雪,秦傲雪,这名字倒是不错。

“少爷,我们还是去见老爷、夫人吧。让他们等久了,我和梅儿,怕又得挨夫人的责骂。”玉儿央求着秦松道。

今后,玉儿、梅儿,就是他最亲近的人,可不能因为自己,而让两人受到责骂。至于自己这个冒牌的秦府少爷,如果迟早要被揭穿,那就早点揭穿为好,免得内心因此事而受煎熬。

“带路,去会会这秦府的老爷和夫人。”他既然已做好了被揭穿的准备,也就再没了顾虑。

玉儿觉得秦松的话,有些怪异,只当他脑袋受了刺激,也没细究他话里的意思。她和梅儿在前带路,领秦松去老爷、夫人的厅堂。这秦府,对玉儿、梅儿而言,自然是熟路。对秦松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他只是感觉,在这府中转了好一阵子,才来到一处厅堂的前面。

厅堂前,躬立着两个小婢女。玉儿和梅儿,上前,各自也躬立在婢女的旁边。看来,二人是不会陪着他进到厅堂里去的。

他跨进厅里去,见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女子,端坐在正堂之下的木椅上,二人中间是一张精致的木桌,桌上是一个茶壶,茶壶周围,摆放着几个精巧的茶杯。

中年女子见他身打扮,鼻中发出一声“哼”响,将正面对他的脸,侧向中年男子一方。

中年男子不怒而威道:“傲雪啊,见到娘亲,怎还是这般傲慢表情,还不快快向你娘亲问好。”

秦松立在厅中,寻思道,二人并没有怀疑他的身份,如果跑不回去,今后还得在他们的秦府里混顿饭吃,既然如此,叫她一声娘亲,也不是天大的事情。他正欲叫中年女子时,妇人却先开了口。

“算了。我可不敢做人家的娘亲。人家生母,是女中凰雌。”妇人看了一眼男人又道:“不择手段,专择良木而栖。”

听闻女人的话,男人清秀的脸上顿时红一块白一块,像是被女人揭了伤疤。他“咳咳”地清了清嗓子道:“傲雪啊,最近都做了些什么,还在为林家小姐的事气恼?”

“就是和玉儿、梅儿,在城中瞎逛,什么也没做。”秦松听过玉儿、梅儿,说过林家小姐的一些事,然后又道:“并未为林家小姐的事气恼,天下芳草萋萋,何必在乎他林家的。”

男子听闻他的言语,稍稍蹙眉道:“傲雪啊,你也近加冠之龄,不要总是整日闲逛,像个二世祖一般。多学学你哥,喜儿如你这般年龄的时候,已是大家心中公认的才子。”

妇人得意笑道:“喜儿那有人家聪慧,只好用勤补拙。再说,人家不是有你这爹的做靠背嘛,今后谋个官职,自然不是难事。”

男人觉得女人今日话中,总是带刺,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难听的话,从她的口中而出,对秦松摆摆手道:“下去吧,记住为父的教诲,多读点诗书。”

“秦松谢大人教诲,今后一定多读诗书。秦松告辞。”秦松对男人行抱拳拱手之礼,然后转身走出。

“哈哈,老爷,你的这个野种,居然对你行抱拳拱手之礼,竟然在里面前自称秦松,可真是你的好儿子哩。”妇人在身后哈哈大笑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