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云州物语

更新时间:2020-03-26 10:23:02

云州物语 连载中

云州物语

来源:落初 作者:斩无赦21 分类:历史 主角:明智坚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斩无赦21原创的历史小说《云州物语》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明智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如果明智光秀没有谋反,那么织田信长的天下布武会走到哪里?如果明智光秀没有谋反,那么丰臣秀吉的聚乐第会建在哪里?如果明智光秀没有谋反,那么德川家康开府的地点会在哪里。。。。。。穿越变身为明智光秀的儿子,见证战国第一叛徒的传奇人生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06第一次杀敌

“杀!!!”我高举着打刀,骑着战马,冲击在队伍的最前头。

我本身穿着的就是赤红色铠甲,而眼下,随着一道道来自不同人身上的血液飞溅喷洒到身上,这套甲胄变得越来越红,让人怀疑它本来就是由无数人的血液炼制的。

身边的旗本护卫紧紧追随而来,在我左侧的是三宅弥平次,踏上中的长枪呼啸般的直来直去每当一枪下去,都会溅起一阵血流,死在他面前的人越来越多,至于到底有多少,我没细数,但想想,肯定不是十个手指头能数的过来的。

右侧的堀江景忠表现的更加疯狂,简直就是一个杀人机器!似乎不顾及眼前的敌人在前几日还是自己的同僚,自从投降了父亲之后,他表现的相当积极,甚至超过了我们每一个人。听说他以前就是“北越前十大刀”之一,与加贺一向宗有过多年的“革命斗争经验”,因为杀信徒杀的太多,得到朝仓义景的赏识,被赐予“景”字。

他手中的打刀左砍右砍,带起一抹抹银闪闪的刀光,刀光所到之处,血肉飞溅,惨叫连连。

而我这边的差不多,不是我自夸,我的枪术与刀术都是父亲亲手教的,而父亲当年在京都和越前都开过道场,在“武林”有不小的名气,后来三好在京畿作乱,道场的生意做不下去了,才加入了朝仓家。

“喝呀!”一个足轻凑到跟前,我手中的刀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狠狠地劈了下去!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就这样被削掉了脑袋!

不过我也付出了代价,因为劈砍次数太多,打刀应声而断,伪劣商品啊。。。。。。

不过没有关系,身边的旗本迅速扔给我一柄打刀,我一个“回马刀”,直接将冲到我面前的一个敌方骑兵劈于马下!

因为我们三个“凶人”表现得太过凶狠,我们面前的朝仓军竟然不敢上前,有几个甚至开始后退,但我们却不会这么放过他们,直接拍马杀了过去,顿时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不要退!不要退!”督战队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想止住士兵们的退步,“朝仓大人有令,凡有擅自撤退逃跑者,杀无赦!”

“***!太吵了!”借着身边杀出了一片空档,我得以有喘息之机,暂时将刀放回腰间,取下背上箭壶里的弓箭,抄起马鞍上的长弓,张弓搭箭,射向其中一个督战官。

熟悉日本古代史的人都知道,日本的弓箭技术虽然并不落后,但因为使用者的身高以及力道的关系,不仅弓被设计成拉开力道仅有三四石的短弓,连箭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

我本来向父亲建议改进弓箭技术,但没有被同意。于是,我只好将自己的弓箭改成了长弓大箭,毕竟我也是个武将,上阵杀敌是少不了的。

那个督战官是这支督战队的长官,他正焦急的组织者军队。

也亏的他是一名久经沙场的武士,马上就感觉到了一阵危险,抬头一看,一只红色箭羽正朝他激射而来。他想也没想,手中得到一挥,木制的弓箭应声而断。

但箭头的力道却没有消失,虽然因为刚才的那一刀速度和前进的方向都受到了影响,但在短时间与距离内,都不会有什么改变。

“噗”!箭头没入他的左胸。他闷哼了一声,其中夹杂着痛楚。

但现在不是叫痛的时候,我手中的第二支箭也射了过来,这回他学乖了,这支弓箭的力道极大,不是轻易能挡住的,这回他重重的一挥,箭矢又断了,不过这回,箭头掉落在地上,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但他的心里却没有喜悦,反而是疑惑“这支箭怎么没什么力道?等等!难道。。。。。”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有弓箭射过来,不过这次方向和前两次都不同,从侧面射过来,,等等正面也有一支!

“啊!!!”两只弓箭齐齐射进他的颈部,这回他一点防备都没有,不过,因为方向的不同,他绝不可能同时防住两支。

他长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骑在马上,想找到是哪个卑鄙小人用暗箭伤害自己,最后却只能无奈的从马上摔下去。

“啊”“快跑”督战官的死让朝仓军的士气更加一落千丈,不仅是他们,连督战队的成员也开始逃了。

而前面那跑不掉的,纷纷放下武器,向我们求饶。

形势已经在明显不过了,朝仓军兵败如山倒了。

“嘿依~嘿依~呼!”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喊的,随后,知道自己胜利的士兵们也开始跟着山呼了,连我开始喊了,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离我不到五百米远的一座山头里,织田军大本营。一双鹰隼的眼睛盯着我这边很久了。

“十兵卫,”信长对身边的父亲问道:“你军中那个穿红色铠甲的那个武将是谁?”

“主公,那是小犬信光。”父亲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是你儿子?”信长有些惊讶,随后一拍脑门,“哦,对了,今年我元服仪式上,我见过他。”

“想不到你儿子看似文弱,实则是名赳赳虎将啊!”

“犬子无知,当不得主公如此赞誉。”父亲并没有因此显得有多高兴,小心谨慎一直是他的作风,“这个混帐东西!我本来是让他防守阵中,可他居然冲到敌人阵中,主公!等他一回来,我就把他绑到您面前请罪!治他的违令之罪!”

“好了,十兵卫!”信长皱着眉头打断了父亲的话,“我怎么听你这话怎么有点像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臣不敢!”

“要过得罚是不错,”信长看着父亲说道:“但有功就要赏!你那个儿子叫。。。。。叫什么信光来着的,对,就是信光,虽然没有老老实实防守阵中,可他奋勇杀敌,也算是扬我军威,我是不会因此责难他的。”

“谢主公宽恕!”

“看来那个信光还是有点本事的,”信长又盯着远方,“这些年来,那些渐渐长大小家伙头有点漫步不济,跟我们这些出生入死的老家伙比差远了,你儿子很不错,看来将来接你的班又没什么问题的。”

“信光还需要多多历练,就这样讲明智家中的事交给他,臣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心。”

“嗯,不错!”信长点了点头,“是该多磨练一下,不过,我刚才既然说了有功必赏,就不能失了信,赏他点什么呢?对了。。。。。。十兵卫!”

“臣在!”

“你上回求我的事,我答应了!”信长将折扇合上,“明年元宵节,安排信光与阿香见一面吧。”

“谢主公!”这回,父亲一直古井不波的神情里,充满了喜悦。

朝仓景健的突围失败了。

从前天信长将府中城包围起来开始,这个昔日朝仓家的第二武将就躲在城里抓耳挠腮了,咋办呢?

他也几次向信长的大本营里派出使者,希望能投降得以活命。可是信长对于他的举动却无动于衷,别说答应不答应,就连使者都没踏进过大营的门口。

说起来,信长和景健之间的恩怨纠结还真不是一言能尽的。

金崎撤退时,主要就是信长在前面跑,景健在后面追,可以说信长一路上的灰头土脸,衣衫不整,都是拜景健所赐。

姊妹川之战时,景健就是朝仓浅井联军的总大将,直接跟信长唱对手戏。

朝仓家快要灭亡时,就是景健与朝仓景镜合谋杀害了主公义景,然后投向了信长。

大概知道信长不会多待见他,景健主动改名为“安居景健”,在越前隐居起来。

也不知信长是怎么想的,居然还真放过他了。

不过是蛇就总会有冬眠醒来的一天,这回越前一向一揆,其实就是景健与一向宗一块搞的,为了表示自己反对信长的“革命决心”,景健又把姓氏从安居改回了朝仓,并自任“朝仓家督”,大有“复辟”的企图。

好了,眼下信长大军兵临城下,他又忙不迭得把姓氏又改成了安居,希望信长能像上次那样放过他。

信长最痛恨二三其德的人,当初他的妹夫浅井长政在他背后捅了他一刀,跟着朝仓家一块跟他唱反调,最后虽然他在信长大军杀来之前**了,但就算这样,信长也不放过他,将他的头颅贴上金箔制成酒器。

想到这点,景健就害怕的不得了,既然信长不肯放过自己,自己还跟他有这么大的仇,那自己不是会跟浅井长政一个下场吗?

既然文的不行,咱就来武的。

于是今天早上,他亲自率领大军向东边的加贺逃去,结果遇上了织田军的截杀,连我也参加了,所以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大败而逃的景健,只好又狼狈不堪的退回府中,默默的舔舐的伤口。

难道自己真的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