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清妖妃

更新时间:2020-03-25 10:25:21

大清妖妃 已完结

大清妖妃

来源:落初 作者:丁小乔 分类:历史 主角:赵记伟胡姬 人气:

主角叫赵记伟胡姬的小说是《大清妖妃》,它的作者是丁小乔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订婚当天的一幅白狐画像,他竟穿越到清朝!  甚至成了爱新觉罗弘历——未来的乾隆大帝!  只是,这个四阿哥的成王之路貌似不太顺利……  身陷山谷,他在槐树下遇到媚如白狐的她,  那像人又似妖的美,注定怀璧有罪!  理智让他远离,但心却本能亲近,  将不愿入宫的她强行带进那吃人的皇城,  奈何无力佑护,看着她不是被送往边疆,就是被阴谋利用……  权欲的渴望,他步步迷失,一颗爱上她的帝王心,是对是错?  心贪如他,既要霸业江山,也要薄命美人!只是命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早朝时,皇帝在上面道,“众位爱卿,有事奏本,无事退朝。”

人群中似是暂时的一片寂静,大家好似没有什么本奏一样。

这时人群中的一个大臣忽而站出来,道,“臣,有本奏。”

皇帝看了一眼躺下的张廷玉大人,慢慢的道,“张爱卿,有事就说吧。”

张廷玉并没有抬起头来,只是淡淡的道,“素闻三阿哥已经年岁不小了,俗话说的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臣觉着三阿哥应该婚配比较合适。”

上面的皇帝似是一愣,不过喜上眉梢,道,“张爱卿,言之有理,不知道谁家的女儿合适呢?”

张廷玉继续道,“素闻富察大臣家的富察小姐温柔娴淑,知书达理,端庄贤德。”

“好!臣既然看好了,当场赐婚。”皇帝听完之后,没有任何思索的说了出来,因为这个富察小姐不是他第一次听到了,只是耳闻她经常的和几个皇子们在一起,只要是有人娶,谁娶了,皇帝并不去管,只是嫁到皇家就可以了。

所以,皇帝在张廷玉奏本之后,立即赐婚,这也是他早就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赐给哪个皇子。既然张廷玉在朝廷上提起来了,便来了个顺水推舟,卖了个人情。

此时的富察大人就在大臣中站着。说实话,他对这个三阿哥并没有看好,他的眼光和皇帝的眼光是相同的,也是同步的,他也喜欢天资聪颖的四阿哥,总觉着他与其他的皇子们不同,至于哪里不同,他又说不出来。

此时在这里,当张廷玉请求皇帝赐婚三阿哥的时候,他本能的出来拒绝,可是哪里允许他拒绝啊?皇帝当场就赐婚了。

他要是在上去说几句,就属于抗旨不尊了。弄不好要诛九族的,这件事情他可不敢冒失的上前,只能看自己女儿的造化了。

张廷玉归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此时的皇帝看到这里道,“众位爱卿还有事情吗?无事就退朝了。”

人群中没有谁在上前说话了。一片沉寂。众位大臣对这件事情倒是没有什么猜测,意料之中的事情。

重华宫一片欢腾,三阿哥高兴的手舞足蹈,他就是为了报他失去槐树下那个白衣女子之仇。一是夺他所爱;二是可以得到富察大臣的辅佐。今天早朝之上的两件事情他都达到了。

和五阿哥此时正在院子里欢腾。

毓庆宫阿哥所里的四阿哥此时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正在欣赏那些刚刚插好的玫瑰枝呢。有几个上面正带着花骨朵,阳光的照耀下,娇艳欲滴。尤其是富察小姐送来的那束,他怎么看怎么喜欢。

此时的四阿哥心情正好着呢。

小祥子快速的跑了进来,有点冒失;有点喘着气息。他是从养心殿的陈公公那里一路跑来的。

此时的四阿哥听到脚步声,慢慢的移开视线,抬起头来,看着小祥子道,“你慌什么?”

小祥子深深地喘了一口气。他这段时间已经感觉到了四阿哥对富察小姐的爱。是深深的爱。

只要有富察小姐的地方一定有四阿哥的身影。只是不知道富察小姐什么意思,但是好像自四阿哥从山崖上摔下来之后,她来的也勤了。只是不知道她对四阿哥的态度,大概是要等着他表态吧?

可是,此后表态已经完全的晚了。皇帝已经赐婚了,不管如何,小祥子觉着都应该告诉自己的主子。

小祥子想到这里,平静了情绪以后,慢慢的道,“四阿哥,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平静啊?”

记伟站起来,淡淡的看着他,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发过火,他不知道什么是不镇定,什么是怒气冲天。

只是看着小祥子的语气和神情笑了。

这一笑,小祥子心里放松了很多。

也许真的是自己杞人忧天了,自己的主子何时发过火啊?总是那么的胸有成竹;总是那么的运筹帷幄,好像世间所有的事情都难不倒他一样。

看着四阿哥注意了他半天,小祥子低下头,慢慢的道,“今天早上有人在早朝时奏本,说是富察家的富察小姐赐婚三阿哥。”

从来没有失态过的四阿哥,听到小祥子的这句话后,竟然一下子坐在了刚刚正好的花池子的旁边。

小祥子看到这里,这个动作出乎了他的想象,把自己的主子拉起来以后,立即跪下了,道,“主子,都是奴才的错,奴才不该这样的直白的说。奴才以为……”

记伟笑了,看着他道,“不管你的事,你没有发现我的身子后面有个石块吗?刚才我不小心退到了上面,所以摔了一脚。”

小祥子知道是自己的主子在宽慰自己,心里更难受了,不仅呜呜的哭了起来。

记伟看到这里笑了,慢慢的扶起小祥子,看着他温和的说道,“既然是石子当了我的道,我把石子移开便是了,你哭什么?”

小祥子听到这句话话后,慢慢的收敛了自己,半天没有吭声。

记伟看到这里,又慢慢的道,“你不知道你的主子生性善良吗?其实不愿意参与一些事情,如果是别人挡了道,我们躲开就是了,何必非得往一条道路上挤呢?”

小祥子听到这里,又呜呜的哭起来,他来宫里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时常听陈公公讲故事,那些宫里的皇子们争储的故事。胜者为王败者寇。

其实他们只要是败下来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既然四阿哥已经被逼上了这条路,即使他不争,人家也以为他在争,他要想活着,就必须参与其中。

这就是宫廷,好像自自己的主子从山里出来以后,人也变得单纯了。想法也简单了许多。

他要是不使劲哭,他的主子怎么会明白,他怎么会醒来。当四阿哥说躲着的时候,小祥子是哇哇的痛哭。

痛哭流涕,搞得记伟晕头转向,他见过女人的眼泪,这男人的眼泪他倒是很少见到,一时间的不知道怎么去哄哄他。

小祥子看到主子沉思,自己的哭声小了很多,记伟看到这里,道,“算了,你别哭了,你去给我把那个富察小姐约出来,我和她谈谈。”

小祥子擦干了眼泪,破涕为笑,道,“是,主子,小祥子一定办到!”

记伟在这里等着,半天的功夫小祥子才慢吞吞地回来。

记伟看到小祥子的时候脸上堆满了笑,和富察小姐这段时间的情,足以使她出来见一面了,至少小祥子过去约她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当他看见小祥子的布满阴云的脸的时候,他还心中充满了希望,小祥子这个神态和表情,也许是跑路累的,毕竟走着去是个不小的距离。

记伟看着小祥子累,倒是自己先跑了过去,拍了一下小祥子的肩膀道,“小祥子,怎么了蔫头耷脑的?”

小祥子看到自己的主子如此的怜爱自己,流着眼泪道,“主子,人家富察小姐太忙了,不愿意过来。”

“什么?只不过是谈一次话而已,为什么不愿意过来呢?”记伟似是非常的吃惊,难道在这里男女之间的卿卿我我也可以当做戏言吗?出尔反尔不认账了?

小祥子看到这里,慢慢的道,“富察小姐说了,事情已经如此了,请四阿哥再做别的打算吧。”

记伟一下子不说话了,清瘦的指头重重地打在不远处的墙上。

过来一会,似是有醒悟,看着小祥子道,“是不是皇阿玛曾经许诺过三阿哥什么?使得此时的富察大臣都站在了三阿哥一边?”

小祥子早就从陈公公那里得知了一二,此时慢慢的道,“其实皇上也没有怎么说,只是认为皇帝经常的在大臣们面前夸奖三阿哥,尤其是近段时间。”

四阿哥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狠狠地甩了自己的一下衣袍,朝着屋子里走去。

小祥子紧紧地跟在后面,即使是这个时候他还是相信他的主子的,若是论计谋没有一个人可以超得过自己的主子,虽然他现在有伤在身。

只要他醒了,他所想要的都会在他的手里的。

记伟听到了后面小祥子的脚步声,立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慢慢的道,“你紧紧地跟着我干嘛?有什么好主意吗?”

小祥子摇了摇头,慢慢的道,“奴才没有什么好主意,怪就怪富察大臣只生了一个女儿。”

记伟生气的转过身子,怒气道,“废话!”

灵拂进了乾西二所以后,三个人住在一个屋子里,其他的两个如容和青芽,见是陈公公领来的,自是分外的客气。

“灵拂,这件事情不用你做;灵拂你暂时的在这里歇一会就可以。”如容和青芽最嘴甜的很。

宫女毕竟是宫女,格局只在眼前。她们的奉承和热情也只是在面上或者是嘴上,背地里干什么事情,还真的没有人知道。

这样面子上和嘴上热情的事情持续了几天,灵拂在这里过了几天的安慰的平安的太平日子。

一天,灵拂在佛堂里打扫卫生刚刚的回来,此时是黄昏时分,基本上没事的宫女都会在自己的屋子里了。灵拂也是觉着那个佛堂好久没有人打扫,为了想打扫干净,拖延了一些时间。

此时的她在黄昏中的月色小石子路上走着,似是有几分的落寞和孤寂,很多的事情不自觉的就浮上了心头。

正在自己全神贯注想事情的时候,忽而一阵犀利的声音传来,“你说养心殿里那道菜到底是谁送的,幸亏喝的是苏公公,幸亏苏公公替我们顶下了这件事情,不然就是有几颗脑袋,此时的你也搬家了。”

似是无人说话,继而是呱唧一巴掌,似是谁的手掌落在了谁的脸上。

灵拂此时已经不再想事了,顺着这个巴掌的声音,快速的往前走,不远处似是三个宫女在那里,两个站着的,一个跪着的。

其中的站着的一个正在用自己的手指头指着跪着宫女的额头,原来的巴掌就是对着她来的。

灵拂最看不惯这种事情了,人还没有走近,声音已经到了,慢慢的道,“你们在干吗?为什么要自己人打自己人啊?”

灵拂说到这里,已经快速的跑了过去。

这两个站着的宫女,此时看了一眼,跑过来的灵拂,慢慢的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陈公公的大红人灵拂小姐啊。这回皇上身边的可是苏公公了,他陈公公可是远了一点啊。”

灵拂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她们,原来她们就是和她一个屋子的姐妹如容和青芽。什么苏公公什么陈公公,谁在皇上的身边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此时担心的就是看不惯她们两个欺负一个宫女。

“嗨!还不服气啊?”一个宫女看着灵拂道,“如果你要是不服气,我们去纯妃那里告上一状,她将永远没有好日子过。”

听到这里,地上的女子扯了扯灵拂的衣角,温和的道,“今天的事情是我错了,你不用掺和进来的,我在这里接受惩罚就可以了。”

“什么啊?奴婢错了,自有主子惩罚,管她们这些下人们什么事啊?”灵拂似是不平,有力的说道。

“哦?下人们错了,如果主子要是没有时间,我们还不能代替主子照管一下下人吗?况且我们来的可是比她早啊?怎么着也有资格教训她吧。”似是一个叫做青芽的宫女说着。

此时的灵拂感觉不平,但是无能为力,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

一个宫女道,“看见了没有她不服气。”

“不服气也没有事,她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地上的女子慢慢的扯了一下灵拂的衣角,让她不要再多嘴了。免得受牵连。

灵拂知道自己的无力,点了点头,从几个宫女的身边擦过,似是要回到屋子里去歇息,毕竟自己今天很累了。

此时的青荷忽而拽住了她的胳膊道,“你以为你这样惹了祸,就想走吗?”

灵拂停住了,镇定看着她道,“那要怎样?”

“怎样?除非你陪她跪着,不要就要加到四个时辰。你看着办?”

“你?”灵拂感觉她们简直是不可理喻,不过目前她还不想惹事,不想引起人们的注意,尽管她不会怕她们,但是她还不是想太张扬。

想到这里,便慢慢的跪下了,陪着身边的宫女跪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