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更新时间:2020-03-23 11:43:27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连载中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来源:落初 作者:日新说313 分类:历史 主角:阎行阎历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是日新说313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阎行阎历,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易子相食、白骨露於野的黑暗年代,这也是一个金戈铁马、万里觅封侯的热血年代。在这个最好的也是最坏的年代里,重生而来的阎行注定将踏着尸山血海,一步一步登上汉末乱世的巅峰王座,向这个谋臣猛将云集的三国时代发出最强怒吼。正是“天下英雄谁敌手,万骑卷曹刘;铁索沉江守不住,王气黯然收;金陵飞捷报,楼船已擒孙仲谋!”欢迎加入三国纵横之凉州辞,群号码:63295649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迷党是烧当羌一个部落的大人,五十出头,塞外常年的风沙给他干瘦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深刻的痕迹,只有一双眼睛依然犀利。他的衣饰是羌人常见的打扮,披发左衽,头上裹着白色头帕,外面套着一件羊皮褂子,唯一不同是脖子上挂着一条由狼牙串成的项链,看起来煞是可怖。

此刻他正笑着用生硬的汉语和面前这个给自己部落带来亟需物资的汉人首领交谈,在部落争斗中落败的他为了避免被其他部落吞并,打算将自己的部落迁徙到白狗聚这个原本已经废弃的羌人聚落。正巧在家族中仍处在劣势的阎历也在努力寻找外援,双方一经接触就是一拍即合。

这次交易原本就是阎历打算用交易的名义暗中资助这些羌人的,不料临行前阎行突然带着手下的骑从赶上了车队,让阎历的盘算落空,一路上之所以不断给脸色看就是想激怒阎行,再借此逼走阎行等人。毕竟羌人这次前来主要是接收物资,并没有准备相应的交易马匹,虽然牵出去了少量马匹想稳住阎行,但欲掩弥彰,终究还是露出了破绽。

如果没有阎行一行人的监视,阎历大可一路上通过其他手段再收些劣马回去,或者直接和羌人串通,假装被塞外的马贼偷袭损失了大部货物。可是多了阎行这些不速之客,阎历做什么事都是碍手碍脚的,而现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就是羌人这边再匀出一些自己的马匹来,要么就是直接把阎行的人灭口,来个死无对证。

从阎历的立场出发,他当然希望羌人能够匀出马匹来,毕竟灭口这种事如果做不好,不但车队里面的其他人会起疑心,对自己回到族里的下一步谋划也是有很大的妨碍,所以在交易之前就已经暗中派人将这一情况告知了羌人。但是站在羌人的立场来看,迷党明显不愿意匀出自己的马匹,相反的,迷党更倾向于直接将阎行等人灭口。双方因此产生分歧,只能阎历亲自出面协商。最后还是一直在牵桥搭线的阎丰给双方出了一个主意:待会由迷党出面,以冒犯了羌人神灵的罪名拿下阎行等人,并以惩戒为由扣下全宗货物,这样一来就都满足了双方的需求。

眯着三角眼、一直捏着自己颌下几根稀疏胡须阎丰奸笑着继续补充说道:“如此为了赎回阎行等人,族中不得不依仗主公和迷党大人这边交涉,我等正好借此来往交易,主公助迷党大人立足塞外,迷党大人助主公谋取族中大位,两全其利,岂不妙计!”

未等阎历开口,迷党就已经拍手叫绝,“你们汉人的脑袋瓜子就是好使,如此一来我们双方各得其利,当真是妙计!”

见迷党表了态,阎历虽然心中不喜,但过了一会也缓缓开口:“眼下这个办法确实行得通,只是我那侄儿骁勇,等闲人几十个也近不了他的身,平日里更是喜好结交轻侠豪杰,他的手下也多是一群凶悍轻死之徒,若是没有万全准备,怕是不好下手!”

听到这样的话,迷党哈哈大笑:“若论耕田犁地,我羌族之人是比不上你们汉人,可要是说到这走马厮杀,你们汉人怕是不及我们羌人一半,我手下有开得强弓,训得烈马的勇士百十人,拿下你侄儿那些许人不过是片刻的事罢了!”

迷党的话已经连带侮辱到在场的汉人,阎历皱了皱眉,不过现在正要借羌人这把刀来做事,忍忍也就过去了,他朝迷党拱了拱手:“那就仰仗诸位了!”

迷党大大咧咧受了一礼,正打算召集族中的勇士行事。聚落前面的羌人突然喧闹起来,一阵马蹄声传来,从前排残破的房屋冒出一骑,来人肩宽体壮,在马上提着长矛,气势汹汹,瞥见交易双方就径直策马飞奔而来。

“来人就是阎行!”众人之中阎丰的反应最快,指着飞奔而来的人马叫道。

听到来人就是阎行,迷党想起刚才阎历所说的此人骁勇善战,顿时收敛精神,大声对身边护卫在身边的羌人下令:“拿下这个人!”

金城境内羌人不少,阎行的骑从中也有羌族的勇士,对于羌人的语言阎行还是略通一二。看到一个极可能是羌人首领的人下令抓拿自己,而阎历一帮人在一旁作壁上观,虽然不知道双方刚刚已经达成的协定,但下意识里还是知道自己来晚了一步。

身处逆境,阎行愈发冷静。加快马速冲向众人。面对疾步冲向自己的羌人,阎行抢先出手,从马上探出长矛将冲过来的一个羌人刺死,顺势避开两只捅过来的长矛,座下马速度不减,扬蹄踹翻了正面了一个羌人。这个时候后面的从骑也已经赶到,借着马速,刀砍矛刺,在场的羌人护卫瞬间吃了大亏,死伤了七八个。

迷党看到这些骑兵如此凶悍,连忙在剩下的羌人护卫下向土堆后方躲避,同时下令吹响号角召集其他羌人。而阎历等人也急忙奔向自己拴在不远处的马匹,想骑马撤出白狗聚。阎行看到两方的人都在躲避,四下的羌人也在开始聚集。急中生智,朝着阎历大喊:“叔父无需再与胡种虚与委蛇,聚外的羌人已经杀尽,侄儿前来接应,二三子,随我杀胡!”

听到阎行的喊声,阎历瞬间变了脸色。看着阎行大声呼喝,继续带着从骑四下冲杀,而其他羌人中听懂汉语的再看向自己的眼光中已经包含杀意,他心中大乱下不由停下脚步,转身面对迷党撤退的方向,犹豫要不要追上去解释清楚。看到阎历停下脚步,瘦小的阎丰赶紧窜到身边拽住阎历的衣袖,急道:

“主公快走,此乃阎行小儿的诡计,当下羌人已经被激怒,战场上刀箭无眼,我等还是先撤出聚外,是非曲直再做分辩!”

阎历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了几下,吐出一口浊气,掉头又向栓马处跑去,阎丰也松了一口气,和其他亲信、扈从连忙跟上。

阎行带着从骑冲杀,虽然没有追上羌人首领,但死在矛下的也有五六个羌人。聚内后方的空地不大,羌人提着各种长短兵器陆续赶到,再待下去怕会陷入重围。在捅翻了又一个羌人之后,阎行开始下令撤退,于是诸骑调转马头,相互掩护,如潮水般退了出去,沿着原路又撞翻、斩杀了不少羌人。

正面的压力骤减,重新在土堆后冒头的迷党看到自己的族人被阎行带人像砍瓜切菜一般来回斩杀,胸中的怒气瞬间冲向大脑。怒火中烧的他嘶声大喊下令:

“杀光这些汉家奴,给我砍下他们的头颅!”

闻令而动的羌人像蝗虫一样乱哄哄聚成一团追杀而来,阎行等骑马快,在合围之前已经冲出聚落的大门。而阎历等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先前追赶阎行的那名亲信不敢像阎行等人一样硬闯,一进门就被羌人拦了下来,现在被愤怒的羌人一拥而上,乱刀砍死。阎历身边有亲信、扈从护卫,虽然没有陷入绝境,但是还是被羌人拦住了,在诸多羌人的攻击下阎历等人左支右绌,落在后面亲信、扈从纷纷被挑下了马,所幸羌人来不及重围,总算冲了出去。

勉强突围的阎历等人来不及庆幸,刚刚跑到聚门的他们就看到冲出去的阎行已经带人对着场上的羌人又是一顿砍杀,猝不及防之下羌人只好抛下货物四下逃避。而原来进行交易的车队已经撤到白狗聚外不远处的一片树林边,卸下来的车辆相互连接,布成一个环形车阵。

阎历和阎丰面面相觑,口中一阵干涩,眼下后面的羌人就要追上,外面又有阎行等人逞威,阎历的眉间已经皱成川字型,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回到车队之中,策马向树林跑去。

不料还没靠近车阵,就看见有人站在车阵高处大喊:

“来者止步,君子有令,结车为阵,有敢犯阵者,一律射杀之!”

阎历仅剩的几个亲信、扈从咋闻此言,无不大怒,一个亲信拍马近前大骂:“贱奴,胆敢阻拦主家,还不快快搬开——”

骂声还没完,车上一人已经开弓射了一箭,箭矢来势强劲,阎历的亲信不及反应,就被射落马下。这一下阎历的人算是彻底哑口无声,纷纷勒住马匹,畏惧不前。阎历黑着脸,没有说话,这会他总算看清楚了,车上为首站着的是阎家部曲的马蔺,他身边站着的都是阎行手下的骑从,而他留下来指挥车队的亲信头颅已经被砍下,就插在车阵旁一根竖立的长矛上。

这边看到阎历的人都停下马,马蔺心里松了口气,事情的变化已经超出阎行原先和他的约定,虽然他现在已经带着车队的人听从了阎行的安排,但是让他射杀阎历,他内心也是不愿的。现在阎历停了下来,事情还有转机,他连忙喊道:

“兵戈凶险,诸位还是暂避林中吧!”

形势比人强,阎历再不愿意,性命攸关下也只能低头,暂避林中虽然屈辱,总比回头面对睚眦杀人的羌人和面前的利箭来得强,于是阎历恶狠狠瞪了车阵上的马蔺一眼,回头跟阎丰等人说道:

“我们走!”

马蔺目视阎历勒马避开车阵,带着人灰溜溜跑进林中,内心五味杂陈,偏过头看了看刚刚开弓的人,苦笑道:

“小隗,你这一箭刚刚差点吓出我的心肝来!”

被唤作小隗的骑从咧嘴一笑,指着从大门蜂拥而出的羌人说道:

“你又多虑了,这才是当下该担忧的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