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逐鹿争雄

更新时间:2022-01-11 03:39:50

逐鹿争雄 连载中

逐鹿争雄

来源:落初 作者:东北鑫仔 分类:历史 主角:姜泰姜志 人气:

《逐鹿争雄》为东北鑫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伴随着第一波流民涌入洛阳城,曾经辉煌一时的大隆王朝终于慢慢走向灭亡,老皇帝的昏庸无道致使各地频频爆发起义,宗室以及地方武装充斥着大隆江山每一寸土地,中央集权已经无法控制局面,致使各地的武装渐渐走向强盛,伴随着第一支来自河北的武装力量已勤王的名义兴师入京,长达三十年的军阀混战拉开了序幕。——东北鑫仔书友群:41372514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仅仅是姜冥的脸色变了,就连姜允和姜桓也都为之一怔,得罪当朝太尉的儿子,这篓子捅大了。

不等大家都反映过来,姜允已经指着姜志嚷道:“志儿,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姜志抱拳施一礼,把姜泰英雄救美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为了避重就轻,在提到姜泰与朱洪动手的时候,姜志故意隐去了自己也曾参与其中。

在听姜志叙述完一切后,姜冥略显浮躁的喝道:“志儿,你有没有参与其中?”

“我……”姜志支吾着,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姜泰见姜志不想把事情拖到自己身上,只能走上前,右手用力拍着胸脯道:“好汉做事好汉当,是我一人惹的朱洪,他要是来找碴,我提着龙吟枪与他大战八百回合便是。”

姜泰的鲁莽,让姜桓心中的怒气更加爆棚到了极点,他本来克制着怒火,此刻见儿子死不悔改,更是怒不可谒,猛然大喝:“住口!”

姜桓穿过姜冥的身边,顺手抽出姜志手里的剑,直指姜泰:“你这个畜生,我杀了你!”

“哎呀!”姜冥见到此景,吓得一趔趄,赶忙跑上前拽住姜桓,急道:“二哥莫要冲动,这件事还没有那么棘手,容我们从长计议。”

“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留他何用?”姜桓兀自生着气,姜允也走上前,掠髯盯着姜泰半响,又转身看向姜志,声音嘶哑道:“为了两个不相识的女子,你们俩……太糊涂了。”

“可是朱家仗势欺人,在洛阳街的胡同里就敢强抢民女,我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姜泰还想争辩,姜桓再次怒喝:“住口!”

这时姜桓已经冷静了不少,他把剑还给姜志,而后问道:“民女?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吗?”

“是苗家。”

“哪个苗家?”姜允蹙眉问道。

“听她们说,她们是随父亲来洛阳走亲戚的,不久会返回荆州。”姜志诺诺答道。

可他这么一说,姜允立刻猜出了女方家的背景,他声音低沉的自言一句:“莫非是汝南苗家?那他们也许是苗圃的女儿。”

姜允自言一句后,又看了看怒气匆匆的姜桓和一脸惊愕的姜冥,冷笑一声道:“没什么好怕的,如果真是苗家的姑娘,兴许咱们可以借助这件事,和苗家拉拢拉拢关系。”

“可是大哥,你真的肯定是苗圃家的女儿吗?”姜冥还是有些担忧,姜允却淡淡一笑:“是与不是,等我明日登门拜访一趟,就知道了。”

姜允话音刚落,姜泰就好似打了鸡血似的,兴奋的附和道:“这感情好,大伯,我陪你一起去。”

“你小子……!还想给我惹麻烦吗?”姜桓气的胡须乱颤,却拿姜泰一点办法都没有,得罪权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小子,在颍川和徐州作威作福也就罢了,竟然敢在天子脚下撒野,看样子,自己送他来洛阳这步棋是走错了。

姜桓兀自唉声叹气,一脸愁容的看着姜允:“兄长可有什么办法吗?”

“明天先带着姜泰去太尉府拜会一下,想朱永昌堂堂三公之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的,别的事情,咱们从长计议。”

……

即便白天闹了一场风波,但是姜泰却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晚上他在院子里跪了足足一个多时辰才被赦免,简单的吃了口饭,返回了自己的卧房。

姜泰的卧房被安排在西厢,这里很少有人来,倒也清净,以后的日子,姜泰也会在这里度过,所以,他没有急着进房间睡觉,而是独自一人在院子里坐着。

望着明亮的月光,一张美丽的脸浮现在姜泰眼前,那一颦一笑,那柳叶般的细眉,乌黑的大眼睛,透着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而当姜泰想起她在朱洪等人的围困下那楚楚可怜的呼救声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愤怒顿时涌上心头,但很快,随着寂静的夜,这股怒火又烟消云散了。

一个人,一整夜,寂寞,无聊,姜泰不由长长一叹:“不知何日能再会佳人。”

即便是漫长的夜,也总有过去的时候,当太阳微微射入房间之时,姜泰已经习惯性的起床了,每天早起都要跑步,练武,把一些基本动作反复的做上几十遍才能去客堂吃饭。

只是今天,姜泰却没有心思练习那些基本功,他慢悠悠的来到客堂,早饭早已经准备好了,但是父亲和叔父姜冥还没有到,只有一脸无精打采的姜志坐在饭桌前,兀自发呆。

“想什么呢?”姜泰凑过去憨笑两声,又问:“看你这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还在想朱洪那档子事?甭怕,天塌下来,也砸不到你头上。”

见姜泰一副无所顾忌的样子,姜志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心境确实不如姜泰,到这会了,他竟然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过也好,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又何必自哀自怨呢?况且,事情又不是自己惹出来的,姜志自我开导一番,而后说道:“昨天两位伯父和爹爹在偏厅聊了半宿,估计就是为了你这件事,今天你要是去了朱家,可千万别再惹事了,如果朱家真的要为难我们姜家,这件事可真不好办了。”

“唔……好吧。”姜泰笑了笑,把话题又岔道了苗家姐妹的身上:“表哥,你觉不觉得,那个苗家大小姐苗芳似乎对你有好感,你不妨……和她多接触接触。”

姜泰忽然提起苗家姐妹,这倒是搞的姜志莫名其妙,不过回想苗芳温文大方,气质不俗,姜志多少有些动心了。

不过他很快又似乎明白了什么,瞪着眼睛看向姜泰:“你小子又想打什么鬼主意?不会是你想那个苗芸了吧?”

“咳咳,开什么玩笑。”姜泰闪躲着姜志的目光,又补充道:“我才二十岁,又不急着结婚,倒是你,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什么屁话,你小子没安好心,我不去。”姜志扭过头,干脆不理姜泰了。

吃了姜志的闭门羹,姜泰略显失落,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刚要再说点什么,从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很快,姜桓和姜冥出现在门口,二人有说有笑,进了客堂之后便指着姜泰道:“你小子,赶紧吃饭,一会换一身像样点的衣服,随我们去朱府赔罪去。”

父亲的口气不容置疑,姜泰只能耸拉着脑袋回道自己的饭桌前,唱了一声诺,便头也不抬的吃起饭来。

众臣早朝,如果没有太多朝务的话,一般一个时辰到两个时辰就可以结束,但是今天,河北战事不利,从昨天至今天,急报一个又一个,满朝文武得知匈奴已经越过井陉,都为之震惊,而且,匈奴铁骑距离河南司隶已经近在咫尺了。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匈奴这次南侵,仅有骑兵七千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到冀州的,难道大隆王朝的将士们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老皇帝在朝会上大为震怒,太尉朱永昌因为失职,险些被老皇帝当堂罢免,满朝官员都提心吊胆,而这次回京的姜桓,却成为了老皇帝的出气筒,他训斥朱永昌之后,下令将冀州牧吴晗车裂,以正国法,而后又怒视着姜桓,冷声道:“姜卿,你们徐州最近很太平嘛,是不是朕该考虑调你去冀州出任,为朕分忧呢?”

如果是之前,老皇帝调自己出任冀州牧,姜桓一定欣然领命,可如今形势,匈奴铁骑七千人踏开了幽并二州,转战冀州,可见河北形势有多么不堪,这时候再向火坑里跳,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姜桓已经吓得满头大汗了,他匍匐在地,浑身发抖,已经不知该如何作答了,殿内气氛十分诡异,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就在所有人都为姜桓捏一把汗的时候,老皇帝却话锋一转:“但是朕听执金吾苗殄和朕提过,你已经把儿子姜泰送进北军,为朕保守京畿,如今匈奴作祟,你还能有这份心思,朕很欣慰,所以,朕今天说这番话只想让你知道,徐州虽然在东,匈奴人还威胁不到徐州,可即便如此,你也不可放松警惕,为朕守好徐州,保证运河流畅,一旦北方战事吃紧,徐州可是粮草中转的要地啊!”

老皇帝先是恫吓姜桓,随即又给他个甜枣吃,以安其心,这个手段玩的非常高明,此时姜桓已经有些方寸大乱,只维维唱诺,老皇帝见差不多了,便轻叹一声,又道:“卿准备何时回去?”

“……三天之后,臣会返回徐州,为陛下守好东边寸土。”

“好,就这样吧。”老皇帝看着姜桓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而后他又看了看太尉朱永昌,冷声道:“朱太尉,各州府的粮草让他们尽快发往冀州,以备大军征伐之用,另外,兵丁与民夫的征集要加紧时间,洛阳武库也要赶紧运作起来,若是敌人踏过邯郸县,你这个太尉也不要当了!”

朱永昌也吓得连连唱诺,默默跪在姜桓身边,两个人几乎成了今天朝会的焦点人物,只老皇帝还在御案前兀自发着大火,满朝公卿没有一个敢说话的,这个朝会直开到中午方才结束。

此时洛阳城中又一次敲响了警钟,一队快骑披着血红的盔甲,如丧家之犬般,狼狈不堪的奔向城东太尉府,街道上急急赶回家中的部分官员都露出了惊恐的目光,姜允此时也没有回自己的府衙,准备前往弟弟姜冥的府宅,见到如此场景,他不由得一叹:“大隆的江山恐怕至此,不会再太平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