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蛇婴

更新时间:2021-06-10 09:26:45

蛇婴 已完结

蛇婴

来源:落初 作者:佛祖是爷们 分类:灵异 主角:徐校长和尚 人气:

《蛇婴》为佛祖是爷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巅峰聚焦——品牌佳作,强力推荐】此书必须追更,不然你明天拿什么去吹牛?这世间有许许多多的离奇怪事和谜团。比如鬼魂是否真是存在?人死亡后是否有来世?以及那些稀奇古怪的灵异事件,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迷信,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去信?逢年过节为什么很多人都要去坟上烧纸钱?体弱的人得了怪病大医院都治不好,偏偏被“迷信”的方法治好了,这些难道真的只是巧合那么简单吗?稳定更新,每天最少两章,群:10726424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校长低头看了看,又闻了一下,连忙就往外跑,直接“哇”的一声,不过只是干呕,眼泪都快呕出来了。

“水善师父,你肯定知道这是什么疙瘩对不对?”

徐校长有些慌乱的返了回来。

我又看了两眼疙瘩,“你没感觉到,就证明这疙瘩不疼不痒,它还散发阴尸腐臭,这显然就是尸毒疱疹的症状。根据这疙瘩的大小和色泽来看,我推断你中毒的时间应该在十二小个小时左右。”

我心中一动,忽然想到,方丈师父肯定也发现徐校长中了尸毒,他的嗅觉可比我的要灵敏许多。

可我又想不通,方丈师父为什么让他来找我呢?我又不会配这种尸毒的解药。

难道,方丈师父想让我去调查这件案子?

我想了想,立刻转身拿上手机和钱包。

“尸毒疱疹!我怎么,怎么会……”

“行了,别怎么会了,肯定是你得罪什么人了,或者碰了不该碰的东西,当然也有可能是你碰了有问题的女人。总之,这次你是摊上大事了,看在你和我方丈师父关系还不错的份上,又付了三千块出场费,我现在就陪你去学校看看好了。”

这确实是大事,腐尸阴毒可是至阴至邪的东西,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如果控制不好,传染给许多无辜的学生那可就麻烦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点善心我还是有的。

好在我跟着师父学了不少玄学方面的知识,这次正好派的上用场。

我把门锁好,对着徐校长挥了挥手道:“你要是不想死的话,从现在开始,最好什么都听我的,你看到我的表情没,我很严肃,没心情也没兴趣和你开玩笑。”

我隐隐之间还意识到,这有可能是什么邪人作祟,如果真的是邪人作祟,那可就麻烦了。

“明白明白,水善师父,我什么都听你的。”

徐校长有些被吓到了。

我快速走到车旁,刚一打开车门,顿时就闻到一股令人窒息的臊臭气味,我连忙屏住呼吸,一把摔起车门,走到一旁深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想把吸进去的臊臭气味都呼出来。

而徐校长则一脸茫然看的我。

“徐校长,你这什么破车啊?怎么车里一股臊臭味啊?你都在车里干了什么?”

我研究风水命理,深深知道气场的重要Xing,**气息会对人的气运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

“没,没干什么……”

徐校长一脸的尴尬,连忙打开车门散气。

我顿时猜到,这徐校长肯定车震什么的了。

“算了算了,真晦气,这车不能坐了,咱们步行去学校,正好让你热热身,驱下体内的阴毒。”

我转身刚准备走,就见女人气呼呼的下了车。

“王八蛋,你说谁一股臊臭味?”

女人下车后,直接指着我的鼻子,歇斯底里的发起了狂来。

居然有人敢骂我王八蛋?我摸了摸光头,这恶毒女人明摆着是找死啊,我瞪起眼睛,怒喝道:“死小三,你有病吧?这车上明明有一股骚臭味你闻不到啊?敢骂我王八蛋,你这嘴巴是找抽还是怎么的?”

“你敢!你有种动我一下试试!”

女人瞪着恶狼一般的眼神,胸口剧烈起伏,一副怒急,情绪即将失控的模样。

我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徐校长:“一正一反,给她两嘴巴,现在就动手。”

“水师父,你消消气,我再怎么说也是一校之长,怎么可以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打人呢?”

徐校长不敢动手,一脸窘态的上来说情。

我再次点了点头,一笑道:“好,很好,你是一校之长,那你还找小三?那你还他妈车震?徐校长,我忘记提醒你了,你中的可是阴尸之毒,只有我能解,连我方丈师父都不会解。不想死的话立刻动手。”

男人嘛,好个面子,我也不例外,不得不无耻的说了句谎话。

我瞥了女小三一眼,她压根就没把徐校长放在眼里。

她瞪着我,眼里都快要冒火了,她忽然怪叫一声,直接向我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这货还真狠,伸手就要来抓我的脸。

这还得了?想毁我的容,我可不能含糊!

我一把紧紧抓住她的手腕,使劲一扭,猛地一甩,直接就把她甩倒在了地上。

小三趴在地上,哇哇大叫,她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掉在了地上,裂开了。

这块玉顿时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力,它好像是血玉,但形状却是一只狐狸的形状,

狐狸形状的玉?

这让我立刻想起了方丈师父说过了的一门邪术,妖媚之术。

“我和你拼了!”

女小三并没有发现脖子上的玉碎了,起身之后,张牙舞爪,如女鬼一般向我扑了上来。

“啪!啪……”

徐校长忽然出手,半路拦住小三,扯住她的衣领,直接给了女小三两个响亮的大耳光子。

女小三被打懵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徐校长推上了车,“周冬梅,你现在有两条路走,第一是这车子归你了,你给我开车滚蛋。第二是继续胡闹,我打电话报警,你从我这什么也得不到。”

徐校长这两个条件,明摆着是强迫女小三收下他的车啊!

一辆车好几十万,这耳光子打得绝对物超所值。

喜欢揣摩人心的我,万万没有想到徐校长竟是如此的大气,几十万就这么送人了?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女小三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摸了摸嘴吧,指着徐校长,狠狠道:“姓徐的,你有种,竟敢打我……把钥匙给我!”

徐校长从裤兜里面掏出钥匙扔给了小三。

小三发动车子后,恶狠狠的指着我吼道:“小王八蛋,你给我等着!”

“死小三,你他妈应该谢我啊。”我怪声怪气的吼了一句。

女小三朝着我比了下中指,直接开车走了。

我拿起半块砖头,直接朝着车子砸去,不过可惜砸偏了。

徐校长连忙过来拦着我:“水善师父,算了算了,别和她一般计较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学校吧?”

我骂骂咧咧了几句,就沿着街道朝着学校方向走去。

我看了一眼徐校长的手,那个指头上的疙瘩已经破了。我忽然暗暗后悔,我这一招是不是太狠了点?感染了小三的脸,毁了她的容,她肯定会恨死我吧?

走了一会儿,我问道:“昨天这个时间段,你在做什么?”

“昨天,昨天这个时候我在办公室,学校里面有个女生不见了,有人给了我一封信,信上说让我来找慧明大师救命,我以为那信是恶作剧,所以就没当回事。我一直在组织学生找那女生,今天一大早,学生们跑过来告诉我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觉得不对劲,这才过来找大师,可大师又让我来找你,所以我就来了。”

徐校长不停的看着手上破了的疙瘩,用面巾纸擦着。

“徐校长,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的只觉告诉我,是有人冲着你来的,那封信的上面说不定有尸毒。为你的生命安全着想,当我问你问题的时候,你最好给我说的详细一些,最好一个字也不要落下,要不然我可帮不了你。不过,话也说回来了,我也没答应帮你,只是答应帮你看看风水而已。”

“呃,水善师父,这件事你可一定要帮我,方丈说了,在你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他才会亲自出手。”

徐校长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我。

“什么?他还说过这话?”

我顿时一肚子不爽,方丈师父这明显是瞧不起人啊!

不过回头一想,我从小到大,还真没做过什么让方丈师父瞧得起事情。

“激将法?哼!老家伙,我偏要让你对我刮目相看……行了,说说学校的事情。”

徐校长顿了顿,详细的说了起来:“是这样的,昨天上午九点半,我们学校一个班的学生上解剖课,他们用了一具干尸,班里有个叫钱水柔的女生,她看到干尸之后忽然就发疯的叫了起来,说什么看到干尸睁开眼睛了,然后就惊恐万分的跑了。”

“我去了现场,那干尸根本没睁眼。”

“再然后,这个女生就不见了,我发动了许多人在找,到处找,一直没能找到。到了今天早上,有学生们告诉我,她们在女生宿舍那个钱水柔女生的床下面发现了一个布娃娃,那布娃娃上面写着钱水柔的生辰八字,脑袋上还扎着锈了的针。我到了那里,又发现钱水柔的枕头下面有一个红纸折成的袋子,里面装着一些纸钱……最恐怖的是,我的行李包里面不知道怎么的,也出现了纸钱!”

“啧啧!你这案子够复杂的啊!”

“这么复杂的案子,你居然跟我扯淡说什么看风水?”

“徐校长,这事你做的可不地道,这么复杂的案子,你少说也得给我三万!”

我看着徐校长这头肥猪,实在是忍不住磨刀霍霍啊。

“好说好说。”

徐校长还真是好说话,连忙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三万块钱,递给了我。

这钱,是不是太好赚了些?

我有些迟疑的接过三万块钱,心里忽然就在想,我是不是要的少了些?

“咳咳,那什么,事情虽然有点复杂,但办法还是有的。对了,你报警了没有?”

“报了,可是他们也不懂这稀奇古怪的事情啊!而且要二十四小时后才立案。”徐校长看了看自己的手:“水善师父,要不,你先救救我吧?我这手……”

“救你?”

我眼珠子一转,深吸了口气,撇嘴摇头道:“想要救你,得花好几百万啊!我要买很多药,还要炼制这些药,炼出解药来才能救你,而且还需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实在是太费神了。”

“那,那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徐校长都要哭了。

我点了点头,“最好,最省钱的办法就是,赶紧把这幕后害人的家伙给找出来,他的身上肯定有现成的解药。你的情况暂时还没那么严重,三天小溃烂,七天以后才全身溃烂。放心吧……”

这话,我说的轻松,但徐校长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挥了挥手,“不说了,事情紧急,你拦车吧。”

“好,好好好……”

徐校长变得非常听话,连忙跑去路边拦车。

我趁机转身捡起破裂的狐狸玉石,仔细一看,好家伙,这可不就是血玉嘛!

血玉最通灵,狐狸形状的血玉最适合用于妖媚之术了。

我没有想到,这个小三居然还用这等手段,她该不会就是给徐校长下毒的人吧?

我又觉得应该不至于,小三只是为了钱,去害人做什么呢?

不过,这小三极有可能供养了狐仙什么的……我琢磨起了对策,但我并不害怕,一来我是纯阳童子之身,二来我是佛家弟子,一般的妖邪并不敢找我麻烦。再者,我孤家寡人一个,也不怕牵连到亲人。

徐校长拦下一辆出租车。

一路上,徐校长说了许多废话求我,还说只要我救了他,就给我一大笔钱。

我啥也没回应,只是在心里整理了一下头绪。

干尸睁眼,女生失踪,发现扎针小人,红纸包冥纸,徐校长又中了腐尸阴毒,方丈师父故作神秘,女小三身上有妖媚之术的血玉,这一切好似没有联系,但又好似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

方丈师父是个怪人,我知道,去找他的话,他肯定会说生活就是修行,让我好好修行什么的,到最后这案子还是我自己来搞定。

既然收了人家的钱,那就替人消灾吧。

赶到学校之后,我先是来到了女生宿舍,女生们都被发动出去找人了,所以宿舍没人。我看到了那个布娃娃,也看到了那些纸钱。布娃娃是普通的布娃娃,但是布娃娃的里面却塞满了柳树皮,柳树属阴,树皮阴气更重,由此可以看出,做这布娃娃的人绝对是个行家。那些纸钱上面有泥巴,看上去好像是从地上捡回来的,捡回来别人用过的纸钱,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感觉肯定有什么说法。

通过床上的被褥来看,我还看出,钱水柔家里条件很差。

我不抽烟,问徐校长要来打火机,把布娃娃头部的那根针拔了出来,然后用火烧了烧,再将其扔进了马桶冲走。

随即,我又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看到了那封信,我没敢用手去摸,我担心信上有尸毒,信上的字是打印出来的,显然是有人不想留下字迹罪证。我还留意到,办公室的走廊里面有监控,我让徐校长去调取监控,结果发现,昨天上午有三个人进过办公室。

第一个进去的是那女小三。

第二个进去办公室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第三个来办公室的是一女学生。

从监控画面来看,小三和老头嫌疑最大,女学生过来说一句话就走了,前前后后只才四五秒钟,不可能也来不及往徐校长的行李包里面放纸钱。

看完监控,不等我开口,脸色阴沉的徐校长拿出手机,给小三打起了电话。

我静静的看着监控,忽然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我就感觉我的身后有一双恶毒的眼睛在看我!

从小到大,我的灵感一直非常敏锐,我连忙转身看向房门口,就猛地看到监控中出现过的那个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悄无声息的站在了监控室的门口处,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正在目不转睛的瞪着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