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订鬼

更新时间:2021-05-13 07:20:18

订鬼 连载中

订鬼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且微白 分类:灵异 主角:冷凝萌 人气:

经典小说《订鬼》由且微白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凝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汤枣泥,紫茶高校一年级女生,虽生着一张清甜可人的脸,却是个爱憎分明,嫉恶如仇的假小子,脾气倔得像头牛,对于鬼神素不感冒,‘鬼胎’事件彻底打乱了她的生活……惊悚的经历,微妙的情愫,黑暗童话般地一一罗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

时间飞速流逝到零点后,整个别墅依旧灯火通明,先生绕了一大圈,一副半信半疑的神色将扫帚和垃圾桶放在西南墙角,望着静伫在二楼扶手前的冷凝泉出了神。

何琴慌慌张张地从自己的房间找出一面大镜子,准备照冷凝泉的指示挂北门上去,刚想出门,便听到一阵短促而强烈的叩门声。

“咚咚。”

“什么事?”何琴靠近了门去,以为是先生有什么私里话要说,不料门把自动转了半个圈儿,紧接着开了道狭窄的小缝,又‘碰’的一声急速关上了!

何琴愣了数秒,连忙搂紧镜子往走廊窜去,一路颠簸,视线也开始变得摇晃,当眼角的余光闪过镜面时不难瞟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死一般沉寂的小孩,肤色就像那发了霉的奶酪,苍白枯燥的两片唇默契地下弯,有些别扭地低着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正怒视着自己……

何琴一路小跑起来,手一滑,镜子碎了一地。她慌张地搜索着冷凝泉的身影,蓦地,眼前蹭的一亮,像发现新大陆般朝冷凝泉奔去:“小帅哥!你说的没错!这个房子里有‘小孩子’……”

“是柳灵郎。”冷凝泉点点头,将一盆还未燃尽的香火放在扶手上。“看来是有些年月了……”

“柳灵郎?”何琴看着那盆满是灰尘的香火,不解地问。

“类似于东南亚一带的下降,俗称小鬼。房子的原主人不是做赌场生意的吗,八成是养小鬼转运,赚了黑心钱,随着主人心性的迷失,小鬼能力和欲望日渐强烈,已不满足于吞噬香火的小鬼开始恐吓主人,发现自己已消受不起的房主人无奈之下,只好将这栋偌大的别墅出租。”

“狼心狗肺的东西!”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先生突然冲上来,把那盆香火高高举起,砸了个稀巴烂。

“你这样会彻底激怒它的!反倒是你还了他自由之身,永远也甩不掉了!”来不及制止的冷凝泉绝望地盯着地上那一滩狼藉。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啊?”何琴一脸惶恐地抓着冷凝泉的袖子开始猛烈摇晃。

与此同时,头顶的吊灯开始忽明忽暗,孤单的脚步声从走廊深处急促地往这边赶来,接着那声音开始变得凌乱而刺耳,仔细一听,竟是从脚下传来的!

冷凝泉握紧拳头,悄声对身旁早已脸色大变的何琴与先生说:“平常心很重要。”

蓦地,那声音凝滞在了脚下,整栋别墅顿时鸦雀无声。

“怎,怎么回事?”何琴怯怯地看着冷凝泉。

“你听!”先生拍拍何琴,警惕地指向头顶。

“呼……呼……呼……”

那近似于野猫示威时嘶哑的低吼声再次回荡,且乎强乎弱,似乎正酝酿着什么,随时准备爆发!

“何鬼敢当!”

6.

“何鬼敢当!”

杵戊娴熟地将指尖轻擦嘴角。枣泥气喘吁吁地仰起头,望着二楼正对自己满意点头的冷凝泉,舒心地咧开了嘴:“社长你没事吧!——”

不留反应的余地,正对着枣泥头顶的吊灯哐当一声裂开,毫不客气地砸了下来。

“当心。”杵戊一把将枣泥拉拢来,任吊灯碎了一地,虽毫无浪漫色彩可言,枣泥自己也觉得手腕被捏得生疼,可心里还是莫名其妙喜滋滋的。

枣泥还意犹未尽时猛然发现手上多了一捆黄符。杵戊背过身,一面从横系在腰间的背袋里摸索着工具一面对枣泥说:“把附近的门窗都封上。”

凌乱的脚步声再度席卷,在天花板上肆意乱窜起来,吵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木筛沿优美的弧度抛掷半空,历经次次华丽地翻转,最终定格在杵戊的掌心。他垂眸,睫毛纤长的影子在干净的皮肤上斑驳着。

“生已尽凄凄,死何长戚戚。”

杵戊话音刚落,那脚步声变消停了下来,他趁机反扣住一面晃眼的铜镜,四面捕捉对方的身影:“奈何人间独徘徊。”说罢长鞭一挥,将八方逃窜的小鬼捉了个正着。

那的确只是个五六岁大的女童,干净利落的妹妹头和一席洁白的连衣裙,除了发霉的奶酪般渗人的肤色,和正常小孩子没太大区别。

显然这小鬼也不甘示弱,见身体动弹不得,气得整个头颅直接脱离颈项,离弦的箭般朝杵戊飞驶去,在他脖子上狠狠地咬出血来。

“杵戊!”枣泥担心地冲了上去,闭上眼睛试图把那头颅扯开。

小鬼更怒了,头颅在半空中颠簸着转了过来,对着枣泥一口一个字地低吼:“你,们,都,得,死。”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坷!”是冷凝泉握着手抄本从二楼赶了下来。

一粒尘埃的旋转宣告着寂静的突降,枣泥的视线忽然一片模糊,接着一庭枯叶摇曳的忧伤,格外惹凄凉……

被倒挂在房梁上的小女孩,眼睁睁望着庭院里正晾衣服的,毫无危机意识的母亲,绝望地摇着头,滚烫的泪水散落了一地。而那被死死封住的双唇怎么也叫不出声来,她在不停地在心中无助呐喊,直到一根银晃晃的长针从头顶深深地插了进去……

“妈妈……救我……救我……”

“妈妈!救我!救我!”枣泥脸色铁青,不禁跟着幻境卖力地嘶吼起来。

杵戊缓缓地张开指纤,轻轻拨那小鬼濡湿而冰凉的发丝:“很痛苦吗……在死亡边缘拼命地挣扎着,被绝望逐渐吞噬的恐惧感,最终还是难逃噩运……”

他松开手上的绳索,小鬼的身体终得动弹,头颅再度与身体融合,一沉不变的冰冷正一点点的消融,使它的表情看起来惊异无比。

“可你已经死了……”

“不要说了……”

“在你往生后的第二天,母亲也随你而去……”

“……”

“不想见她么……她已在你身后,等候多时了啊。”

“聪儿。”小鬼闻声回头,昏沉的肤色如污渍般层层退去,洁白的皮肤被镀上一层微笑般灿烂的金光,她似笑非笑地在原地僵直了良久,最终被身前温柔的无脸女人拥入怀中,化作碎片消逝在空荡的别墅里……

“妈妈……”

“汝愿已明,逝者安息。”杵戊闭上双眼,有些虚弱地坐在了地上。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不少,一个丑陋的草娃娃人重重地从半空中落在地上。

“咦咦?刚才那个女人!……”枣泥走向前去,对着草娃娃惊奇地大叫起来。

“呵呵,枣泥真聪明,都是草人捣的鬼。”冷凝泉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这才安心地恢复了招牌微笑。

“诶?”枣泥不解地把草娃娃拾起端详,发现其背后附了张带字的黄纸。

“是幻术哟。”冷凝泉说:“虽然考手艺,但方便的是,用不着生辰八字。”

何琴匆匆从楼上赶来,手里拿着洋娃娃的身体,对冷凝泉说:“小帅哥!可让我找到它了!……现在就烧掉么?”

冷凝泉眯缝着眼点点头。

“唔……”杵戊半睁着眼,眉头紧蹙地捂着脖子,鲜红的血液从指缝里涌出。

“你,你没事吧?!”枣泥揪心拿出手机拨通120:“那小鬼下手太狠了!”

“若不是小师傅再三退让,又岂会让区区小鬼伤了他去?”此时的冷凝泉脸上写满了敬佩。

也就是说……杵戊打从进屋那一刻起,就没打算过除灵……枣泥担心地望着杵戊,红扑扑的脸上挂着恬淡的微笑。

何琴摇摇头,潇洒地扶起杵戊,朝小轿车走去:“小帅哥小美女,你们的朋友就包在我身上吧。今儿劳烦你们忙活了一晚上真是不好意,如果不嫌弃,就在我这儿留宿一夜好了。”

可万一被阿姨查到我夜不归寝,给6-1扣分了怎么办!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冷凝泉倒是不顾枣泥的犹豫,爽快地答应了:“枣泥。”

“嗯?”

冷凝泉笑笑,拿出一串十四珠晃着蓝眼的黑曜石,温柔地系在枣泥的手腕上:“你体质弱,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这个或许能帮到你……你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请问……”

两人回头一看,竟是面如土色的先生,正耷拉着脑袋摸钱包:“那珠子多少钱,便宜卖我串儿成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