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风阵阵,死鬼老公求放过

更新时间:2021-04-06 07:21:37

阴风阵阵,死鬼老公求放过 连载中

阴风阵阵,死鬼老公求放过

来源:微小宝 作者:无忧郡主 分类:灵异 主角:岳一唯冯晴 人气:

主角叫岳一唯冯晴的小说是《阴风阵阵,死鬼老公求放过》,它的作者是无忧郡主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暗恋的男神死了,却夜夜缠着我。 男神死鬼夜夜找我啪啪啪,还重口味的在解剖室里,对着解剖一半的女尸。 虽然他总帮助我解决问题,可我还是想要跟他撇清关系。 “你我是前世注定的缘分,今生今世我都死缠你到底!”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死鬼老公,求放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有点惊讶,为什么唐卡会沾到那些东西,现在他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

  “你不要声张,冯晴现在状态不太对,你暂时不要告诉她,我要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来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苗灵凤的表情里隐藏着一点期待,他好久没有遇到了这等刺激的事了,现在终于有点能够上手的事让他忙了。

  ?“谢谢你,我朋友的事情……烦请你也一定要帮帮忙。”我感激地看着他,不管他是出于设么原因,只要能救唐卡,我都感激不尽。

  “你晚点再谢我吧,现在还是赶紧和你的朋友回去,此地不宜久留。”说完,他拍拍我的肩膀就走了。

  我过去扶起冯晴,先说服她回家。冯晴的爸妈对她和唐卡的交往特别不满,而冯晴又是个很孝顺的人,他们的恋情都是背着冯晴的爸妈的。

  “唐卡这边的情况还不稳定,但是有专业的医护人员,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现在你先回家去报个道,免得你爸妈担心,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明天一早就来看好不好?”我一边商量着一边扶起冯晴,她现在神情呆滞,完全没了自己的思想。都快要走到楼下了,冯晴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她转身就要往回跑,我费了好大劲才把她抓回来塞进出租车里。

  到了冯晴家,我只说是学生会里的聚餐,晴晴有点喝多了,神志不太清醒,然后快速地把她洗漱了送到床上去。冯晴的父母倒是没有起什么疑心。

  回到春天旅店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二婶把我一阵念叨,扬言下次要再是回来这么晚,就要打电话告诉我爸妈了。李想站在楼梯口,说:“今天有点忙,你没回来他们有点生气。”

  我知道他是在为他妈妈的话变相地道歉,我笑笑说:“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去休息吧,明天还有课。”

  一身疲倦地扑到床上,满脑子都是冯晴为了唐卡伤心得几乎疯狂的样子。

  “唉……”我深叹一口气。

  “你在忧虑什么?”

  “唐卡和晴晴啊。”我顺口就回答,但是转瞬想起我进来的时候已经锁好了门,我猛地撑着想要站起来,但是身后一只手掌按住我的背又把我压回到床上了。

  “学长,你怎么又出现了?”那只手的主人也顺势躺在我的身边,一张脸就落在我的身旁,那样阳光帅气的脸,我怎么会不认识呢,这个人是岳一唯。

  “想你我就来了啊。”岳一唯很温情地说道。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岳一唯,我在怀疑其实现在只是我的幻想,你怎么可能天天都出现在我的房间,还一副我的男朋友的样子来跟我含情脉脉。”

  “难道你感觉不到我的温度感觉不到我的身体吗?”岳一唯有点着急地反驳。

  “可是你已经死了啊……”不知怎么的,埋在被子里的我突然就被一阵浓烈的悲伤笼罩,我禁不住哭了出来。

  “舒舒,你怎么哭了?”岳一唯想要把我翻过来。但是我死死地抱住身下的被子,“你总是要离开的,对不对,如果你是幻想,我早晚会不记得你,就算你是鬼魂,你也有消失的一天……就像唐卡那样,突然就出了意外,他可能很快就要离开晴晴了……”这悲伤越来越浓烈,我的泪水似乎都要把被子浸透了。

  岳一唯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动静,我还以为他不见了,抬起头,他还在我身边,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你怎么还在?”我泪眼朦胧,还有点鼻音。

  岳一唯轻轻地擦掉我还残留在脸上的泪珠,坚定地说道:“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你活多久,我就在多久。”

  我是真的有点被他这句话感动了,也不管他是什么了,扑进他的怀里一阵拥抱。“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岳一唯嗅嗅我身上,“你今天去见什么人了?”

  “嗯?苗灵凤算吗?”我有点奇怪,见过人还会有味道?

  “果然又是苗家人,你去见他做什么?”岳一唯皱着眉头。

  我就只好把今天发生的那些告诉岳一唯,包括在医院里最后苗灵凤对我说的那几句话。岳一唯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的下巴在我的额头上摩挲,低沉的男音说道:“看来事情还是没有得到控制啊。那个猖狂的家伙。”

  “你说什么?”岳一唯的话听得我一头雾水。

  “没什么……”他说着,低头准确地含住了我的唇。

  岳一唯只是在我的唇边吻着,像是安抚一般,始终轻轻柔柔地吮吸着,用他的唇来描出我的唇的形状。在此前的二十年,我哪里有过这样的经历啊,身体很是敏感,我低低地一声呻吟。

  岳一唯听到我的呻吟,一下就笑出来了,他放开我的唇,附在我的耳边说:“你是在邀请我吗?”

  我被他这句话弄得整个脸都要烧起来了,手抬起来就要打他。岳一唯把我的手抓紧,守在怀里,用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他低低地叹了一声,然后放开了我:“你去洗个澡吧,一身陌生人的味道……”

  我没有多想,今天跑出了一身汗,也该洗洗了,我起身就去了浴室,猛地又觉得有点不对,回头的时候,床上空空如也,满屋子都没有岳一唯的身影,他又不见了! 我叹口气,转身去洗澡。

  吹头发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岳一唯对苗灵凤很熟的样子,我要不要也去问问苗灵凤关于岳一唯的事啊?想着我就拿起了手机,接通的时候,苗灵凤不等我开口就兴奋地说:“哎呀,舒舒,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啊!”

  我问他:“你有什么事吗?”

  “我助手不在,要不你就来给我当助理吧,去收拾你朋友的那件事。”苗灵凤说起来就有点刹不住车,“快点吧,我东西都准备好了。”

  我瞄了一眼漆黑的窗外,有点为难:“现在就要去吗?”

  “怎么,你不去吗?你不是说拜托我一定要帮你吗?”苗灵凤有点没好气地问我。

  “不不不,我去,我马上就溜出来,你来接我吗?”我有点怕这次要是不顺着他的意思来,他就不会帮我们了。

  “我已经在路上了,过会儿就到你家旅店了,我在对面的校门口停着吧……”苗灵凤很满意我的答案,“诶,那你打电话给我是要说什么的?”

  “没,没什么了。就是有点事想向你打听打听,等这件事完了我再问你吧……”

  “也好,待会儿结束了我请你吃宵夜!”

  我是从二楼的窗子边顺着排水管,踩着雨棚翻下来的,二叔在楼下柜台前,正门一定是出不去的。那辆骚包的少女大黄蜂在黑夜里依旧风采不减,我过去拉开后门坐进去。苗灵凤换了一身行头了,还是夏威夷花色的紧身无袖背心,下边是一条宽松的棉麻裤子,上边印满了符文,在晚上还架着墨镜。

  “后座上有给你的东西。”苗灵凤拿下巴示意后座上那个黑色的大包。

  我拉开拉链,里边的东西杂又乱,好多奇形怪状的都不认识。“我要拿点什么啊?”我问苗灵凤。

  “你把那个红色的三角形的小香包带在身上吧。”苗灵凤思考了半天,最后回过身来帮着掏那个包的夹缝里的东西。

  “喂!你倒是看着路啊!”苗灵凤竟然直接就放开了方向盘向后倾过半个身子来帮我掏东西,我简直要被吓死了好吗……我直接把他粗暴地推回了驾驶座。

  “我可是什么都不懂啊,你竟然还叫我出来,万一给你搞砸了怎么办?”我有点担心。

  “不用你干什么,其实我一个人也能搞定,就是每次出门做任务的时候,我都习惯带个助理,身边没个人我不习惯,还能帮着递个水什么的……”苗灵凤说得好像我们现在只是组队上线去杀个怪一样轻松。

  ?

  夜间的医院格外的寂静,护士站里只剩下的几个值班的护士和医生正在闲聊。苗灵凤拉着我快速地溜过去了。

  苗灵凤在唐卡的病房窗外瞧了瞧,一边从兜里掏东西,一边说着:“太好了,那玩意儿还在。”我踮起脚,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唐卡躺在床上,边上的脉搏检测仪发出节奏的滴答声,在空荡荡的病房里回响。

  “我怎么什么也见不着?”我对着病房看得仔细。

  “忘了你没有阴阳眼了。”苗灵凤嘟囔着说,“来,你回头。”

  “你有阴阳眼?!”我一个猛回头,眼睛正好撞上了苗灵凤手里拿着的什么,一股尖锐的疼痛袭来,我捂着眼睛蹲在地上,还不敢叫出声来。

  “舒舒,你没事吧?来,我看看眼睛戳到没……”苗灵凤也蹲下来。

  右眼流出了很多泪,才勉强缓解了刚才那股强劲的疼痛。我强睁开眼,想要睁给苗灵凤看,却看见在苗灵凤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医院那种蓝白条纹病服的人,他的右手高举一瓶点滴液,左手因为扎着针头,只能平举着,我向上看,他的脑袋歪在一边,脖子被切开了!整个脑袋只有一边脖子的边缘剩下点皮还连在身体上,平整的切口,不停地往外渗血,他上半身的病服已经被鲜红的血液浸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