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花都轮回

更新时间:2021-04-05 07:16:48

花都轮回 已完结

花都轮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d调协奏曲 分类:灵异 主角:周凡李祥 人气:

经典小说《花都轮回》由d调协奏曲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凡李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周凡有了神虚境界的檀夜光相助,再加上残鬼之助,现在世间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抵挡他了,周凡也知道,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今欣儿已经不是刘府的小婶婶,自从周凡走后的一场大火让整个家从此败落了,疼自己的父母和叔叔葬身了火海,自己一个人漂泊在外面,差点因为疫情死掉,如果不是现在这个丈夫的父亲的救助,恐怕自己早就成为掩埋的霍乱尸体中的一个了,而自己的尸骨也早就化作了一抔黄土了吧。而眼看现在的周凡虽然已经脱去了稚气,虽然身体看起来并不强壮,但是却是神采奕奕,之前还以为他是登徒浪子,可是刚才仔细看了看,尤其是刚才和胡仨正对时那份傲气,让她心里震动了一下,这个人怎么那么熟悉?后来越来越觉得她想一个人,这个人曾经拨动过她的心弦,虽然小时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情感,但是长大的她终于明白那是最初的心动。这些年来自己多么渴望可以再见他一面啊,现在他似乎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可是,她不能非常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于是才有了这样的一个有关彩泥的询问,一个关于他是不是自己以为的周凡这臭小子的试探。周凡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心跳平复,然后努力静下心来对欣儿回答道:“没有。”欣儿满含期待的眸子立刻暗淡下去,心瞬间沉到谷底,原来自己是认错人了啊,原来他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人。他在哪里?茫茫人海中自己此生恐怕再也见不着他了。可是周凡紧接着的表现却让欣儿内心一阵惊喜,因为周凡说道:“彩泥没有了,你可不准打脸,我还以后靠脸吃饭呢!”欣儿不可置信地睁开了眼睛,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重现,欣儿立刻想起了周凡曾经的经典台词,想到了周凡耍帅时说过的这句话,想到自己总是欺负他,他越这么说自己就越要揍他的脸,这样的回忆瞬间让欣儿湿润了眼睛。“你是周……”声音里已经全是哽咽。“是的,我是周凡。”周凡的声音里也有了一丝哽咽。两人默默相望,百感交集。这让站在一旁的德贵放迷糊了,这都说得啥跟啥吗。不过后来听到周凡说自己是周凡,和刚刚老板娘的那个“周”字相吻合,知道这是自己老板娘的故人了。只是心里一阵琢磨,这两个人怎么见面这样的表情啊,真是奇怪。故人来了,应该高兴才对,怎么一个个眼睛里面都有晶晶亮的泪花呀?真是的!德贵是一个憨头憨脑的老实人,他没有谈过恋爱,本性纯真,所以并不知道这两个俩俩相忘,噙着泪水的两人对彼此有情,所以只是傻愣愣地低下头去继续他的整理工作。“你……”“你……”两人同时开口。“你先说。”“你先说。”又是同样的话语。竟然有着这么鲜明的默契。两人同时复杂地看着对方。周凡用手做了一个你先说的动作,欣儿想了想觉得自己心里有太多想说的话了,竟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周凡眼睛灼灼地看着自己,满眼含情,自己的脸颊红了红,忽然想起了一事,终于开口问道:“周……大哥,你的眼睛不是有问题的吗?你……”周凡尴尬地笑道:“你认为我这个样子眼睛有问题吗?”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非常肯定的语气,很显然即便周凡不告诉她,她也能猜得到的,如此有感情的眼眸怎么可能是个瞎子有的呢?她猜到了当初他就是为了自己可以脱身,她想起之前他的轻慢举动,脸一红,问道:“你是不是一进来就认出我来了?”言外之意就是当初他对着自己那么猛看,完全不顾礼义廉耻,现在想来一定是当初他觉得自己就是刘欣儿,所以才会那么失态。而自己也差点因此让他蒙受了切肤之痛。“对不起,我……”欣儿难过地说道。周凡笑了笑说:“没关系,这事确实是我太唐突了。你不用为此自责。”“不是,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胡仨刁难,差点因此让你的脚……”欣儿越想越觉得对不住周凡。“哪里的话?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一点问题都没有。话说要不是你及时地叫住我,我还真不知道该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免受痛苦呢。”他的话不假,虽然残鬼答应了帮助自己,可是他却不清楚他到底怎么做。所以自己现在这么说,说的也确实是实情,并没有隐瞒她什么。周凡的话却突然引起了欣儿的一阵疑惑,刚才自己明明看到几个人合力想要撂倒周凡,周凡却纹丝不动,如果说这是因为周凡练成了千斤坠的武功很厉害之外,可周凡为什么就不能让那刀子进入呢?她刚才看得清清楚楚,无论胡仨怎么用劲,这个刀子就是不能再移动那么一毫,只要你们一毫周凡就完蛋了。自己当初都快吓晕了,幸好周凡没有事,要不然自己这一辈子非得后悔死,非得一直生活在阴霾当中了。可是话又说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胡仨他们的样子这分明是下了狠劲的,那时候他们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杀机,是决心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可是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太出人意料了啊!这周凡自己很清楚不是妖,既然不是妖也便不存在什么妖法这样的说法,顶多是会很好的制敌之法的。“你刚才到底使出了什么法子让那个刀子近不了你的身的?”欣儿问,“我都为你担心死了,生怕那把锋利的刀子就没入了你的身体。”说完这句话,欣儿的脸更红了,她现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种表达关心的话虽然没有其他意思,但比较由现在的自己说出来还是十分不妥的。周凡听到欣儿如此关心自己,心里很是高兴,但残鬼的事情他还是决定不告诉她,主要是考虑到这样的事情本身太诡异,说了反倒让欣儿觉得害怕,所以决定暂时还是不告诉她了。于是就说道:“我会一些简单的法术,是跟一位道长学的。仅此而已。”欣儿点点头说:“其实我也是这么以为的。有简单的法术护身还是好的,幸亏你有法术,要不然这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的。”欣儿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后怕。“那周……大哥,只有你一个人吗?要不你在寒舍吃顿便饭吧,看着这天也不早了,我去煮饭。”欣儿有些羞涩的邀请。欣儿的问题倒是突然提醒了周凡,自己还撂下了两个人在外面呢。然后他于是对欣儿说道:“好,你先别急,我马上出去一下,会给你领来一个故人,让你看看她到底是谁。你先等着我,我马上回来。”说完,没有等欣儿开口,就跑出门去。欣儿被他的话弄得很是奇怪,心想周凡说的这个故人是谁呢?今天可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发生了这么多事,见到了自己多年来一直牵挂的人,真是百感交集。可是,欣儿心里突然顿了一下,手指攥在了一起,紧紧地攥在了一起,内心掀起一阵猛过一阵的剧痛。周大哥来了,可是自己却不能与他在一起,虽然自己的丈夫其实是一个……她和他之间岁没有夫妻之实,只有夫妻之名,可是自己绝对不能忍心丢下他,因为他的父亲对自己有恩,要不是当初的相救,哪里还有今天的自己。自己不能忘本,为人要懂得报恩,无论如何自己不能丢下他的。可是自己不丢下他,怎么与周凡在一起?还有,周凡是喜欢自己的吗?应该是的,女人的直觉是非常敏锐的,刚才周凡的眼神分明对自己有情,她没有看错。可是他真的不会嫌弃自己吗?自己可是一个没有家事,而且还是一个已经嫁了人的人,周凡怎么可能不嫌弃呢?算了,自己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了,还是好好尽尽地主之谊吧,也不枉自己和他相识一场。如果有缘,来生再续前缘吧。这边周凡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西湖边的小亭子,自己去了好大一会儿了,他想思雪和巧儿一定是着急得不得了了。他想的没有错,这周凡走了后,思雪和巧儿本以为这周凡很快就能回来啦,坐在亭子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可是左等右等人还是不大,这说话的劲儿也没了,索性就对着西湖美景发呆。发呆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来,这两个人就在担心这周大哥=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为什么到现在不出现呢?两个人再也坐不住了,干脆就留下了一个人,派出了巧儿去寻人。这样即便周凡找来了也没有问题。好在天本来以为要下雨或者下雪的,最终愣是忍住了,只是乌云压顶,阴沉沉的天,冷飕飕的风。这周凡赶来之后一看,小亭子的石桌上正趴着一个睡着了的小小身影。他心一沉,这么睡着会着凉的啊!他跑过去摸了摸思雪的额头,额头不烫,再摸摸她的小手,凉凉的,没啥问题。这样他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他想估计思雪没睡多大会,不然这种天气在寒冷的室外肯定是要冻成感冒的。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思雪的身上。然后自己左右环顾了一下,他在寻找另一个身影。可是左看看右看看,这巧儿人就是不见。周凡心里着急起来,这丫头哪里去了呢?明明要她在这里和思雪一起等他回来,为什么思雪人在,巧儿却不在了呢?“思雪,思雪,思雪,醒醒,醒醒。”周凡大声喊着思雪的名字。思雪呢喃了一声,好像是在说梦话,继续呼呼大睡。周凡又推了推思雪说道:“思雪,思雪,快醒醒,醒醒。,你知道你巧儿婶婶到哪里去了吗?巧儿婶婶呢,啊?”思雪终于被周凡从周公手里夺了回来,脑袋算是清醒了。不过因为初醒,这大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条件反射地说:“巧儿婶婶不在我的身边坐着么?”周凡一愣,心里顿时升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巧儿在我们的身边?在哪里?思雪。”周凡瞪着思雪问。思雪被周凡焦灼的语气吓了一跳,这时候真的醒来了,说道:“叔叔,你回来了,我们都等得急死了。”周凡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问道:“你巧儿婶婶呢?刚才你说巧儿婶婶在哪里呢?”思雪用手指着巧儿离去的方向说道:“喏,她看你多半天不回来,怕你出事,所以去寻你了,她吩咐我在这里等你,防止你和她错过了你到时候不知道我们到哪里去了,让我跟你招呼一声。怎么,婶婶还没有回来吗?”思雪歪着小脑袋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周凡。周凡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竟然有着非常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巧儿大概出了什么事。他对着思雪说:“走,咱们去找你巧儿婶婶。”“好!”思雪把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还给了周凡,周凡把衣服穿到了自己的身上,他们两人开始往巧儿走的方向找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