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深夜运输队

更新时间:2020-07-29 08:28:56

深夜运输队 连载中

深夜运输队

来源:掌中云 作者:老八零 分类:灵异 主角:程千亿大飞 人气:

《深夜运输队》为老八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你敢走夜路吗?你不会知道,在你熟睡的每一个深夜,都有一支镖队悄悄前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到房梁上悬挂的人头,反应最大的不是跟壮汉同行的冷面姑娘,而是被吓的腿软的大飞。 “你们黑吃黑我不管,别连累我们兄弟!”我扭头冲那冷面姑娘喊了一句,拽起大飞就往外走,才迈出一步,被她一把拉了回来。 “别出去,外边的东西还在呢!” 我把心一沉,问:“外边啥东西?” 姑娘停顿一下说:“没听到那咯咯声么,没猜错,应该是那老头养的活耗子!” 冷面姑娘话音一落,我这心里莫名咯噔一下子:“活耗子?老鼠?” 她摆了摆手:“活耗子是我们行话,就是晚上出来捣乱的畜生。” 我赶紧把房门重新关上。大飞缓了缓神,哆嗦着骂道: “这个时候了还讲个屁行话!说点我们能听懂的。” 厨房的“咯咯”声还在,瘆人的咀嚼声却越来越小,似乎随时都有冲进来的可能,我紧张问: “那怎么办,从窗口走行吗?” “老板,跟你打听个人,知不知道一个叫燕老三的?” “不行!”姑娘斩钉截铁的说。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剧烈晃动摇醒,我眯着眼睛看到大飞莫名其妙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活耗子是夜视眼,跑的快,这么出去一会就追上了!” 大飞急的原地转了一圈。 “那咋办,在这等死?这动静听的我头皮发麻,活耗子是不是吃人啊?” 姑娘点了点头,月光撒在她脸上,坚毅又冷漠。 大飞愣了一下,指着炕沿边的墨镜男尸说:“那咱们把这死人扔出去,给它吃饱不就得了。” 姑娘又摇了摇头。 “我有办法能送你们平安逃出去,但是你俩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大飞问也没问赶忙回道:“答应答应,老子都让你们坑到这步了,还有个啥不答应的 !” “一会一起冲出门,你俩背着男尸只顾跑,活耗子我来处理,逃出去后,连夜走山路去胡桃县找一个叫燕老三的人,把尸体交给他!” 姑娘说完,怕我俩听不仔细,又重复一遍:“燕老三,一定交给他。” “这个时候了还讲个屁行话!说点我们能听懂的。” 我虽然想不通他有什么办法对付她口中的活耗子,但看她交代的这么详尽,应该心里有些主意了。 见我们二人答应,姑娘把男尸背到我身上,深吸一口气后,打开了房门。 我跟大飞撒了欢似的冲出去,姑娘跟在最后边,刚跑出大门,我明显听到后面有东西追了出来。 大飞妈呀一声大喊:“姑娘,你不说你有办法吗?啥办法,你快使出来啊!” 姑娘没说话,但跑着跑着,我听得身后追逐的“咯咯”声越来越小,最后竟然逐渐消失了,办法奏效了? 我背着死人不方便,便叫大飞回头看看那个叫活耗子的东西跟没跟来,不知道大飞看到了什么,脸部表情瞬间扭曲了。 我不安的问了句:“大飞,咋了?” 大飞不断的往前指,叫我快点跑,别回头。我俩一口气在山里狂奔了二里多地,直跑的虚脱至极实在挪不动腿。 我依靠在大树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回望了一眼,突然发现那冷面姑娘居然没跟上来!! “大飞,那,那姑娘呢?” 大飞喘了好一会,咽了口唾沫摆摆手。 “你摆手是啥意思,咱两个大老爷们不能把她丢后面啊,走,回去看看。” 大飞无奈的垂下头:“还看个屁了,那姑娘把自己喂了!” “咋办,报警吗?” 我闻言脑袋“嗡”的一声,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她口中的办法? 我俩半天没说话,待体力恢复一点,大飞递给我根烟,指着地上的死人问: “我有办法能送你们平安逃出去,但是你俩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咋办,报警吗?” 我长叹一声,盯着还在散发恶臭的尸体老半天。 “虽然是她害的,但最后又救咱一命,就这么报警不地道,先把答应她的事儿办了吧。” “去找她说的那个燕老三?要是再出岔子呢?” “这个时候了还讲个屁行话!说点我们能听懂的。” “路上那姑娘同意载迷路的大姐,说明她人不坏,答应人的事儿就得办,搞不好这死人跟燕老三有啥亲戚也不一定,去看看吧。” 大飞同意我的决定,我俩又休息一会就开始赶路了,路上我一直追问那活耗子是个什么玩意儿,大飞也是含糊不清,说天黑看不清楚。 就这样,我们穿着山里的近路,在晨光微露的早晨,背着已经开始腐烂的死人来到了胡桃县。 问题出现了,燕老三名字叫啥,他住哪里,姑娘全都没说,胡桃县城虽然不大,但几十万的人口还是有的,他要不是妇孺皆知的名人,那找起来可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了还讲个屁行话!说点我们能听懂的。” 我跟大飞虽然托的起,但背上的死人可没那么多时间,这一晚上过去,尸体散发的臭味更大了!再不赶紧埋了,这尸体要烂到骨头了。 下山后,看到路边有一早餐摊,我跟大飞凑过去要了两份油条豆浆,老板送餐过来看了我后背死人一眼问: “这哥们儿是喝多了?” “不会闹鬼了吧?对了,那死人呢?” 我点了点头:“嗯,喝多了。” 老板又压低脑袋看了一眼说:“这是喝多少啊,脸喝的煞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乍一看跟个死人似的。” 大飞正在喝豆浆,听得老板这么一说,吓的他一口喷了出来。 老板以为他是生气了,连连道歉,我转移话题问: “老板,跟你打听个人,知不知道一个叫燕老三的?” 大飞同意我的决定,我俩又休息一会就开始赶路了,路上我一直追问那活耗子是个什么玩意儿,大飞也是含糊不清,说天黑看不清楚。 老板摇摇头。 “没听过这个外号,大名叫啥?” 我为难的叹口气:“不知道全名,那算了。” 老板帮不上忙应声两句后就去忙了。 吃完了饭,大飞脱了衣服把我后背这死人脑袋蒙住,绕来绕去一个上午,小县城从东走到西,害怕的事发生了,愣是没人认识燕老三! 连夜背着死人从山里窜出来,结果找不到人,可当真把我俩坑坏了。 “这哥们儿是喝多了?” 天很快黑了,我跟大飞找了个小旅馆,打算先睡个好觉,等明天天一亮就把死人背去派出所报警,姑娘说的不明不白找了整整一天没结果,实在是仁至义尽了! 旅店老板是个打扮妖艳的大姐,见我们进来,在前台里站着眼皮一挑,问: “开几间房啊?” “一间标间!”老板接过我俩的身份证看了一眼,嘟嘴道: “三人开一间房?” 我点点头,老板又说:“你背着那人身份证也得用。” 大飞忙凑到前边商量:“老板,通融一下,外地来看病的。走得急这兄弟没带身份证。” 大姐白了他一眼:“扯犊子吧?我们县城小成芝麻渣了,有病都往外跑,哪有人往里进的?” “瞅你俩那埋汰样,别是给小姑娘下了药,不行,我得看看!” 说着,这大姐走过来就要掀死人脑袋上蒙着的衣服,我慌忙一躲,脑筋一转说: “大姐,你看身架还看不出是男是女吗?我这兄弟得的是邪病,浑身恶臭脸都烂了,你要真想看,我给你看,但你做好准备,晚上别做噩梦!” 我这话果然奏效,妇女闻言眉头一皱,往后退了一小步:“中邪了?” “对,中邪了,不敢让他见人才把脑袋蒙上的。”大飞赶紧补圆场。 “我说呢,从你们进屋就闻到一股味儿。”妇女捂着嘴,赶忙从柜台下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我说: “俺们胡桃县别的没有,鬼可多的很,闹鬼那是常事,记着晚上老实睡觉,别乱走。” 我虽然想不通他有什么办法对付她口中的活耗子,但看她交代的这么详尽,应该心里有些主意了。 没想到我这谎撒正点上了,我接过钥匙连连点头,赶紧跟大飞找去房间了。 房间不大,两张并排放置的单人床,我去厕所洗了个澡后,把排风打开,将死尸扔在里边。 一天一宿没怎么睡,大飞早已经鼾声大震了!我钻进被窝一沾枕头,也分分钟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剧烈晃动摇醒,我眯着眼睛看到大飞莫名其妙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我虎躯一震,问他要干啥,大飞紧张的做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房门,轻声说: “哥们儿,你听!” 我疑惑的坐起身子,听到门外传来绵长的脚步声。 “嗒..嗒..嗒..” “不就是有人过道么,咋了?” 大飞脸色变的紫青:“你再仔细听,这不是路过,这来来回回的就在咱门口晃悠。” 大飞急的原地转了一圈。 我立刻警觉起来,再次听去,这动静果然不远不近,只在我们门口。 “会不会是那活耗子追来了?”大飞吓的直哆嗦,说的磕磕巴巴。 “这个时候了还讲个屁行话!说点我们能听懂的。” “不能啊,咱们都翻过一座山了!” “不会闹鬼了吧?对了,那死人呢?” 我穿上衣服往厕所一指:“我怕有味儿,让我扔厕所了。”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一股冷风袭来,把我们房间窗户推上了。 我眼见得大飞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立起了一层,我抄起板凳,缓步往厕所走。踹开厕所门往里一看,后墙的小窗户开着,尸体却不见了!! “妈的,活了!”大飞忍不住大骂一句。 “不就是有人过道么,咋了?” “快跑!” 这个时候,门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 “老板,跟你打听个人,知不知道一个叫燕老三的?” 更要命的是,我俩还没动,那房门居然十分听话的自己开了: 眼见得一只枯干惨白的脚,迈了进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