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破解血魔方

更新时间:2022-01-20 03:49:05

破解血魔方 连载中

破解血魔方

来源:落初 作者:元昕丰 分类:灵异 主角:祥王子 人气:

《破解血魔方》是元昕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破解血魔方》精彩章节节选:一个关于解开唐乾陵之谜的故事。失踪两年神秘归来,命运之轮,开始运转。这里有鬼怪传说,这里有灵异破解,这里更有大唐风云、历史迷局。当真相大白时,又有几人勘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元康,你真的不打算留在这儿了?”王子祥叼着烟问道。

“恩,决定了,先回老家一个中学教历史,以后再说吧。”赵元康一脸笑意,依然很洒脱。

“那就可惜了你的才华了。”王子祥为他打着不平。

“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努力,总有一飞冲天之时,况且,咱邯郸可是千年古都,人杰地灵,我相信,我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赵元康依旧意气风发、满怀壮志。

“好,祝你成功,咱们一起努力,在老家等我啊。干!!”

……

“元康,你别走,快回来啊!元康!!”

“祥子,怎么了?别怕,我在呢。”刘宇紧紧地抱着瑟瑟发抖的王子祥,一时无语。

这小子,在手术台上昏迷了五小时,都没有哼一声,如今,却连喊着“元康”。看来,这赵元康在他的心中太重了。

等王子祥情绪稍微稳定一些,喝了一些水后,刘宇坐在他身边问道:“告诉我,元康到底怎么了?”

此时,夜静更深,病房内只有他们二人,另一张床空着。

远处楼道里,传来护士巡房,鞋跟踏地的咚咚声音,在幽静的医院里,显得格外清脆。

“咱们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元康了。”王子祥神情沮丧,声音有些嘶哑。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啊?!”刘宇震惊不已,大声的询问道。

他怎么也无法想到,当年那个神气活现、阳光自信的有为少年,那个重情重义、敢作敢为的兄弟,竟然离开了他们。

“那还要从两年前,他和女友李若汐的一次旅游开始。”王子祥躺着床上,望着满屋白色场景,不由得心情受到影响,强自控制住悲痛,娓娓道来。

李若汐和赵元康是初中的同学,后来赵元康大学来了秦皇岛,李若汐只在石家庄念了个幼师。但两人并没有像电视剧的情节一样,被时间和距离分开,他们爱得依旧很坚挺。

李若汐提前一年毕业,回到了当地一家幼儿园教美术,赵元康毕业时,本来有刘教授青睐,可以推荐他去秦皇岛一中任历史老师,但他为了女友,放弃了更好的发展机会,回到了老家教书。

两人的感情也更加稳定了,两年前,赵元康准备在女友生日的时候向她进行浪漫的求婚仪式。

他女友生日是农历八月十八,乃钱塘江观潮日,她的名字,就暗含着这天下奇观。

他为了满足女友愿望,想在那天,在观潮台上,面对滚滚浪潮,向他心爱的人发出真挚的誓言。

正逢暑期,两人也很向往江南美景,于是,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了旅游计划。

可惜,还没等到钱塘江大潮,却赶上了凶悍的鬼王潮。

鬼王潮,比钱塘江大潮早一个月,七月十八日涨潮。因为七月乃鬼月,因此,这次涨潮,就被称为鬼王潮。

据后来赵元康女友李若汐描述,那场鬼王潮,真是让人胆寒。

起初,两人游完西湖,想去乌镇游览,但听当地船家说,鬼王潮比钱塘江大潮更壮观,且有观潮台护栏,有安保人员,不会有什么风险。这才决定停留两天,看完鬼王潮再走。

那日,天空阴沉似铁,但夏季江南多雨,也就不算奇怪。

两人来到江干一条长三十米,护栏高三米的观潮台,已有百余人在此集结,等候那壮观的潮水来袭。

下午一点半左右,便听到远处雷声滚滚,有如万马奔腾,虽然有数里之远,竟让人心脏不由得猛烈跳动,仿佛要被震破一般沉重。

潮水不断翻滚涌动,仿佛煮沸的水,起伏冲荡,不断地拍击着石墙。

黑云遮日,风声呼啸,更增加鬼王潮声势。

虽然是在白天,也让一些胆小的游客瑟瑟发抖。李若汐偎在赵元康怀中,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力量和自信,倒也没有多少害怕。

又过了一刻,将近两点时,终于能看到汹涌的浪头,排山倒海般奔腾而来。

黑浪滚滚,犹如黑龙出海,凭空升起足有十米高,如超巨型坦克碾压而来。

如万鬼索命,张牙舞爪地露出狰狞的面目,让天地失色,人神退避。

人们起先还是一片欢呼,为这冲天巨浪拍照留念,为自己能亲眼见证这样的天地奇景感到自豪。

但随后,这巨浪以吞天之势席卷天地,瞬间淹没观潮台护栏,漫天飞溅着铜钱大的黑色潮水,如石头般砸向人群。

百余人掉头奔向出口,女人、孩子惊声尖叫,男人奋力奔跑,一时间乱做一团,安保人员也措手不及,只能开通安全通道,拽出更多的人。

赵元康离潮水较近,见势不好,赶紧推着李若汐向前挤。好不容易来到出口处,背后滔天大浪追来,赵元康手上加力推李若汐过了安全出口,却正好被一股大浪撞上后背,再加上满地都是水,脚下一滑,竟跌出观潮台,落入那凶险无比的鬼王潮中。

李若汐大哭着,想跳下去找他,但被安保人员拉住,被周围游客劝住。她才被救回来。

她回到两人居住的酒店,哭了半天,一直自责,怪自己任性害死了赵元康。她翻看两人往昔的相册,一边回忆,一边流泪。

无意中,看到了赵元康和王子祥的合影。她也见过两次王子祥,知道他是赵元康的同学、铁哥们儿,便决定告诉王子祥,赵元康遇难的消息。

她在赵元康的一个记事本中找到了王子祥的电话,向他哭诉了这段经过,王子祥急忙赶了过去,安慰好她后,一起找附近的船舶公司寻求帮助。

一位有三十年出海经验的老者,告诉他别找了,这人十有八九没了。

这鬼王潮,可是蕴含无数在水中死亡的鬼魂,被浪潮之力驱使,随着前进过程,不断壮大,怨念也不断加重,具有摧毁山川之威。

这股强大的鬼魂之力,非人力可以控制。即便当初曾有崂山道士,在沿途山峰上埋下镇压鬼魂的符咒,每经过一处,威势便被镇压下一分,但随着时间推移,符咒力量逐年减弱。鬼王潮反扑之势却不断增强,从这一次的情形来看,恐怕是集结了万鬼索魂。连符咒之力,都无法压制了。

再说,这观潮台,距离水面有十米高,水下情况更是凶险莫测,即便水性高超的本地人,都很难在这鬼王潮中安然脱身,何况只是一个粗通水性的北方人了。

“别找了,这娃估计是没了,你们回吧。”老人叹了口气离开,留下哭泣的李若汐和迷茫的王子祥。

两人回到邯郸,王子祥把她送回家,告诉她的家人发生的事儿,让他们看管好李若汐,这才敢默默离开。

他独坐窗前,一夜未眠,不能相信赵元康死了的事实。

只要没见到尸体,他说不定还会回来找我的,我要坚强的活着,不光为了自己,也为了元康。

他又回到秦皇岛,心里增加了沉重,变得沉默寡言,也很少和刘宇他们联系了,更不会和别人提起赵元康的下落。

但在这次同学会上,汪德全、黑子等人一再紧逼,让他豁出去,即便浑身多处受伤,浴血而战,也没有在乎什么,大不了死了,去找元康啊。

王子祥说完,抽了一口烟,把这两年压在心中的大事,终于吐了出来,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祥子,你说的是真的?元康,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刘宇有些难以置信,摇着头,陷入痛苦的思考中。

赵元康虽没有学霸级别的学生无解,但他也足够博学,睿智而不迂腐,果敢而不偏激,具有相当出色的领导能力。

他是坦荡荡的君子,他具侠骨仁心、古道热肠,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但自己有事儿,他会自己扛着,不想麻烦别人。

还记得一次外出郊游,他被山林中的乱草割伤腿,他硬是隐瞒不说,盖上伤口,依旧谈笑风生的帮魏月如扛行李,最后体力不支倒地。

幸亏已经到了城镇,才来得及送到医院救治。也就是从那时候,魏月如对他有些亲近之意吧。

但他却婉言拒绝了美貌班花的美意,只因他心中,已经有了女友。

他不会背叛,不会欺骗。反而让魏月如更加敬重他的人品。

大家都觉得,他绝非池中之物,一定会成为一个名震天下的人物。

哪知道,天意弄人,这样一个好人,如今却生死未卜、阴阳两隔。

“大宇,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要好好活着。元康,看着咱们呢,咱不能丢脸啊。不早了,赶紧睡吧。”

王子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他知道刘宇还不适应这个消息,就像当年自己一样,这也是人生的考验吧。

“对了,祥子,你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过两天就能出院了,你有什么打算。”

“汪德全他们那边怎么样?没追究吗?”

“嗨,这还多亏了孙建堂,这小子,别看打架不行,但处理问题够冷静,有两下子,他劝汪德全别把事儿闹大,毕竟都是同学,对他的影响更大。这事儿也就没追究下来。”

“不过,这事儿没那么容易过去,他不能明着来,黑子他们可是不管什么规矩啊。”

刘宇有些担心汪德全的报复,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对于这个报复心极强的家伙,可不能大意啊。

“恩,我想回趟邯郸,顺便打听一下元康的下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