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黑暗永不停息

更新时间:2020-03-26 10:21:45

黑暗永不停息 连载中

黑暗永不停息

来源:落初 作者:蛋总之花 分类:科幻 主角:雪霄霜爸爸妈妈 人气:

完结小说《黑暗永不停息》是蛋总之花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雪霄霜爸爸妈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司一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双眼被人挖走,相依为命的弟弟不知所踪。在这个陌生又残酷的世界里,陪伴着白司一的只有一片永恒的黑暗。她要怎样活下去。残酷的真相,一个个擦身而过的伙伴或许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死亡却是那么的真实。如果,她能够活下去,她还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以上纯属废话。总之,这就是一个身残志不坚的作者,用她清奇的脑回路和诡异的文风创作出来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司一跟在护士身后,来到一间诊室门前,护士敲了敲门,门里面却是没有回应。

护士喊了一声“吴医生”里面还是没有人回应。

女护士转过身来,用她没有光泽的眼睛打量了白司一一眼,说到:“医生估计去吃饭了,你先跟我去旁边的处置室等一会吧。”

白司一想着,这可真是巧了。不知道,游戏设施里面的工作人员是玩家还是npc,弄的还挺真实的样子。进医院里面看病需要挂号排队等候不说,现在连医生都要去吃饭了。

伴随着这些胡思乱想,白司一跟在女护士的身后,进入了诊室旁边的另一个房间里面。

这间房间没有开灯,随着女护士推门的动作,医院走廊里的灯光洒在黑漆漆的屋子里,照亮了房间里面一小片的地方。

在这一点点光亮里,白司一看到了半张白色的诊疗床。那半张床上有一些可疑的黑红色痕迹。除此之外,就是一个靠墙的柜子和一道半拉开的帘子。处置室的后半部分都融化在了一片黑暗中,让人随意的联想。

白司一正等待着护士打开房间的灯,带着自己进到这间房间里。女护士却侧开了身子,让出了房门口,似乎并没有要进入房间的意思。

白司一犹豫着,要不要率先走进房间,虽然说医院的处置室里面有些血迹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她总觉得那张床上的血液太多也太可疑了。白司一的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一直发出抗议,让她赶快离开这间房间,越远越好。

白司一还在和自己的直觉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却冷不防的,女护士在她和尸体的身后各自推了一下,一人一尸顿时踉跄着跌进了房门里。

咣当一声,门在白司一的身后关闭了起来,把白司一和尸体关在了一片黑漆漆的房间里。

白司一顾不得自己跌在地上的身体,连忙控制着尸体站起身来去拉房门。房门的把手转了半圈就再也转不动了,女护士居然从外面锁上了处置室的门。

白司一拍了两下门,门外传来了女护士没好气的声音,“拍什么拍,弄坏了门让你赔钱啊!”

白司一连忙把注意力切换回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嗓子发生问道:“你干什么,为什么锁门?”

门外的女护士却是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用抱怨的语气说到:“最讨厌你们这些新人了,做什么事情都要犹豫半天。就好像我们真的会吃了你一样。”说完这句话,门外就传来了女护士渐渐走远的脚步声。临走远前,还不忘提高声音又警告了一遍:“门坏了要赔钱的啊!”

白司一停下了拍门的动作,虽然被警告了要赔钱,却也让她安心了一些。至少,他从女护士的抱怨里听了出来,自己大概是不会被吃掉了。

尸体四下里转了转头,入目只有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随着女护士的离开,耳边也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这道房门很好的把医院急诊大厅的喧闹声给隔绝在了门外。白司一对这种黑暗实在是恐惧极了,她不想再回忆一次,自己独自一人在新手训练场的那个老房间里,眼前是绝对的黑暗,挣扎着摸索求生的场景。

尸体在门边摸索了起来,寻找起这间房间灯的开关。如果这间房间有灯的话。

还好,白司一的运气还不算糟糕到极点,尸体成功在门边上找到了灯的开关。随着“咔哒”一声按下开关的声音,头顶的白炽灯也传出了电流流过的轻微嗡嗡声。

顿时,房间里的黑暗被白色的灯光驱散了。在这一刻,白司一心底的某种正在滋生的恐惧也瞬间消失无踪。

尸体回过身来,看向刚刚护士打开房门时,隐没在黑暗里的另一半房间。

果然,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想象力,才是恐惧的根源。

房间的另一半,并没有挂在墙上的血肉模糊的尸体,也没有花样繁多的刑具,更没有泡在福尔马林里面的畸形胎儿标本。严格来说,这间不大的房间里,除了刚刚她已经看到的物件外,只有一个靠内侧墙壁的洗手池是隐藏在黑暗中没被她发现的。

尸体上前两步,低头观察起诊疗床上的红黑色印记来。这些红黑色的痕迹确实是血液没错,也确实染红了半张床。但是,就像是最开始白司一所想到的,这里是外科急诊的处置室,这些血迹完全有可能是上一位在这里处置伤口的患者留下的,不应该大惊小怪才是。更何况,医生离开去吃饭了,忘记叫人整理留下的血迹也是很有可能的。

尸体又打量了这个房间一圈,然后把仍然趴在地上的白司一拉了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白司一的身体放在沾着血迹的床上,而是两个身体一起靠着柜子,再一次蹲了下来。不是她不想优雅点的站着等待医生,实在是她只能同时操控一个身体做出精细的动作,要同时保持两个身体的平衡站立着,有点困难。

这间房间没有窗子,也没有钟表,白司一无从判断自己究竟又等待了多久。

这个医生肯定是去吃了顿大餐。白司一默默的想。

终于,两个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逐渐接近处置室的门。

刚刚那个锁门走人的女护士尖锐的声音传了进来:“是的吴医生,人就在里面。”

白司一赶忙从地上爬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和尸体破破烂烂的衣服。不管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医生,她都不想太失礼,至少蹲在地上见医生这种事她是做不出来的。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白司一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从打开的门后露出了身形。白司一首先注意到的是那个人的手,那个人的手指苍白又修长,手形好看极了,想来,这只手握着手术刀的时候一定会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那个医生身材高瘦,正侧着头,没有带口罩,侧脸和高挺的鼻子弧度简直完美。从侧面看那个医生的睫毛浓密纤长,随着眼睛的眨动简直能放出高压电来。他对旁边的女护士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白司一居然从女护士没有人色的惨白脸上看到了两团可疑的红晕。

难道说,那个七彩锦鸡少女的审美也不是那么离谱?白司一突然想起了那个少女说过的医生很帅的话来。

这时,医生转过了头,推开门,动作儒雅地走进了房间。

当白司一看轻了医生的全貌,顿时抽了口冷气。

这是张什么样的脸啊!

简直就是天使和魔鬼的杰作。是的,没错,半张脸是天使精心描绘的画卷,另外半张脸是魔鬼展现自己恶趣味的涂鸦。

“啊,护士小姐没有和我说,这里还有一个同类。”吴医生语气温和地开口说话了,脸上还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顿时,在吴医生进门前,白司一所观察到的那半张脸上,性感的红润薄唇勾起了一个魅惑人心的弧度。而在他刚刚展露出来的另外半边脸上,腐烂外翻的人体组织立刻被这个拉动肌肉的动作挤出了几丝黄白的脓液。甚至,白司一还在他灰蒙泛白的眼球里看到了一小条扭动着的白色物体,真的很像是一条蛆。属于魔鬼的那半张脸上,竟然还有一小块头皮消失不见了,露出了下面惨白色的头骨,半只耳朵似乎也被野兽啃咬过,不成一个完整的形状。

白司一想起了纪艾沐对医生的比喻,顿时觉得他可以在自己的心中更中二一点。这哪里是什么只吃尸体的食尸鬼,这根本就是会吃活人的丧尸啊!

白司一浑身僵硬,这个房间唯一的出路就在丧尸医生的身后,她要怎么样才能安全的从这个房间里面逃出生天,不被这个帅气的丧尸医生拿来当饭后甜点吃掉。

想到刚刚女护士还告诉自己,医生可能去吃饭了,自己还从医生离开的时间长短认为,医生是吃了顿大餐,顿时,几个丧尸医生拿着手术刀,围绕着一张手术台,剖开上面昏迷不醒的病人的肚子,掏出新鲜内脏大快朵颐的场景,就出现在了白司一的脑中。

吴医生看到白司一惊恐僵硬的表情,竟然又一次笑了起来,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似乎对病人这种反应已经习以为常了。

“哎,这位女士,我真的是个外科医生,虽然物种和你不同,但是,在工作时间里我可是很敬业的。”吴医生用他温和低沉的嗓音开口解释了一句。

那你在下班的时间呢?白司一差点把这句话脱口问出来。还好,她及时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头,把话吞回到了肚子里。不过,或许是吴医生开口解释了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吴医生并没有做出准备攻击她的动作,白司一紧绷着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

这个时候,女护士也把自己惨白的脸从房门外伸了进来,然后白司一就收获了女护士第二记眼黑都翻到眼眶里的白眼,“新人就是麻烦,早说过了不会吃了你的,你以为我们要是想吃了你,你还会在这里活蹦乱跳的等着看病?”

吴医生听到女护士的话,顿时轻笑着摇了摇头:“你看,你和你身边的尸体先生不是相处的很愉快么?我觉得我们也可以。”

一分钟后,白司一还是坐到了血迹斑斑的床上。尸体晃动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吴医生从柜子里拿出一件件工具。

白司一在等待医生到来的时候,曾经想象过,游戏世界里的治疗过程会是怎么样的。是从医生的手里射出一道圣洁的白光,还是拿出什么神奇的药品喝下去就可以瞬间痊愈了。等她真的接受治疗的时候,确实有些失望了。

吴医生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怎么看起来都像是酒精的透明瓶子,一把镊子,一把剪刀,几片棉花,一卷绷带,然后就没有了。

白司一被淡淡的失落感包围着,看着吴医生在自己的头上一本正经的比划起来。也是,你能指望一个丧尸,嘴里唱着赞美诗,挥了挥手,然后就有一群小天使一边撒花一边向你抛洒着圣水,然后你的伤势就痊愈了吗?

吴医生看到白司一脸上的失落,又和善的笑了笑,手上的动作不停,嘴上语气温和的说到:“我知道你的意思,那种治疗方式还是有的,不过那些都是玩家的能力了。战斗时候紧急治疗一下确实很方便。像我们这种给游戏打工的员工,是很少有那种能力的。”

吴医生离得近了,他身体行动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柠檬清香传进了白司一的鼻子里,这股淡淡的水果香气,竟然连消毒水的味道都退避了几分。从吴医生靠近开始,身体就又开始紧绷起来的白司一,在这股清新的气息下也放松了一点神经,还好,她闻到的不是一股尸体腐烂发臭的味道。

白司一努力让尸体不去看吴医生魔鬼的那半张脸,有些没话找话的开口问道:“医生,您姓吴?”

吴医生听到这个问题,竟然又笑了,眼珠里那条白色的小东西,似乎也感受到了他愉快的情绪,探出了一个有黑色小眼睛的小脑袋,对着白司一点了几下头。

“是啊,我生前姓吴。”吴医生感觉到眼睛里的小东西的动作,还给白司一介绍了一下:“这是小二十三。从它祖先第一代开始,就住在我这里了。她可不是蛆,是蜜蜂的幼虫呢。”

白司一在吴医生温和的态度下,渐渐的安下心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吴医生搭起话来。说了一会,白司一发现吴医生实在是一个温和儒雅,又十分爱笑的人,额,丧尸。

白司一不知道,游戏里的这些npc是不是只是游戏创造出来的一组数据,但是这个吴医生给她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额,丧尸。而且还是一个很有风度,谈吐风趣,很有一些故事的迷人的丧尸。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吴医生用裹了不知名药物的绷带在白司一的脑袋上缠了几圈,把白司一凹陷的眼眶给遮挡在了层层纱布下面。最后,吴医生还在白司一的脑后用绷带打了一个蝴蝶结,还在蝴蝶结的尾巴上各自留下了长长的两条飘带。“这样看起来就好看多了。”

白司一顿时感受到了,自己进入游戏以来所收获到的第一份善意。心里有一丝暖流流淌而过,就像是三月的春水,冰冷中带上了几分春日的温柔。

“以后有钱了,记得来医院做个眼睛移植。虽然有能力的帮助你也可以看见,但是还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才精彩啊。”吴医生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点了点头。

白司一顿时惊喜的叫出了声音来:“还可以移植眼睛的吗?要多少点数?”白司一的心脏在胸腔里激动的怦怦乱跳,感觉里面有一只兔子就要破洞而出了。

“当然可以,毕竟这里是游戏。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能发生嘛。不过,价格贵了点就是了。”吴医生看着惊喜的白司一,竟然伸出他苍白冰凉的手掌,在白司一的头顶摸了摸,就像是在安抚一只淘气的小猫咪。

“完全的器官再生,需要十万点。不过,要是…”

白司一被这个恐怖的数字吓得立刻冷静了下来。听到吴医生说出不过两个字,连忙追问了起来:“不过怎么样?”

吴医生想了想,给出了一个让白司一深思的回答。

白司一跟。在女护士的身后,到收费处又交了二十个点数的治疗费。一路上,白司一都在思考吴医生最后所说的那个方法的可能性,连女护士一直在她耳边八卦着吴医生的绯闻,都没有时间去理睬。

在和女护士分别的时候,白司一冷不防的开口问道:“如果我治疗之后跑掉了,不来交费会怎么样?”

女护士给了白司一第三个白眼,冷酷的说道:“那你就会看到我们吃饭的样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