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东方爱情西方白

更新时间:2021-06-17 03:52:06

东方爱情西方白 连载中

东方爱情西方白

来源:落初 作者:雪落岸边 分类:都市 主角:米莲杜一帆 人气:

《东方爱情西方白》由网络作家雪落岸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米莲杜一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欧阳升结束了在沈阳一年的医疗培训学习,回到了莲花市。但他发现,在女朋友米莲身上,出现几个无法解释的现象和问题。米莲没有到火车站接站,却忙着和同学聚会。颈项戴着的黄蜜蜡,换成了朱砂大脚丫。她长期保持的BOB发型,换成了中学时代的长发型,还有,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时,那种细微的改变。米莲已经掉入了她老同学余大伟预设的医疗陷阱中,无法自拔……——一部感情纠结的大戏,作者倾尽所有,深度展示爱被无情击碎的遗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欧阳升突然之间,就有一个念头蹦出来。

那是他和米莲刚进入热恋的时候,欧阳升也曾经为她的一头长发着迷。

米莲就说:“我上高中时,好几个男生,都喜欢看我的长发。”

欧阳升就用一种赞许的目光,鼓励她往下讲。

米莲告诉她,她在中学读书的时候,一头飘逸的长发,确确实实打动了身边的几个同学,他们暗地里都喊她校花。

为了这个校花的称呼,有好几个班的女同学都心生嫉妒,最后还闹到了不愉快的地步。

欧阳升想,米莲的一头长发,肯定是为她的一位同学留起来的。因为她的同学,爱看她的一头秀发。

那么,她胸前的佛脚,也肯定是他的一位同学为她买的。

按照米莲的情调,她是不屑于在自己的胸前,整天佩戴一只大脚丫的。至于昨天的同学聚会,那位同学肯定到场了。

昨天晚上的一连串的疑问和失态,更是从另一个方面,间接证明了米莲……和那位男同学,至少是情感上的出轨和背叛。

有一个问题欧阳升搞不明白,春节前,也就是三个月前,米莲的行为方式在他看来,都还是正常的。

包括她对欧阳升的依赖,亲情和思念。

怎么转瞬之间,两个人的感情,就像天翻地覆一样,产生了核子裂变?

难道是那位被长发迷恋的男同学,压根儿就没有放弃对米莲的追求,而是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心中曾经的校花。

抓住空档,瞅准时机,趁着自己在外学习的机会,瞄准猎物,准确下手,促使了这一切的改变?

如果真的如此,那就太可怕了。

但凡牵涉到初恋,都是目标明确,志在所得,为达目的,不惜一切。

搞不好,要翻盘的啊!

欧阳升第一次感觉到,爱情的一泓心湖里,水如此之深。

当他感觉到危险来临时,船已经倾斜了。

欧阳升不想则已,一想浑身战栗,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有些想呕吐的感觉,蹲到地上,干哕了几次,吐出了几口酸水。

凭心而论,欧阳升觉得米莲在三个月之前,对他的的爱,是发自内心。三个月之后的爱,比如昨晚,更多是在演戏。

戏演的再真,也是做作。浑然天成和刻意表现,欧阳升自信还是分辨出来的。

他突然间就想起了米莲的微信。

是啊,在以前,他们两个人几乎每天晚上都发微信。

只要是没有其它事情,晚上十点左右,温馨的问候,就会从床上,从被窝里爬出来,划破夜空,飞向沈阳和莲花市两个心上人的心中。

什么时候,就一下子没有微信了呢?

今年春节之后,从莲花市回到沈阳的日子里,米莲不是说忙,没时间,就是说你马上就要回来了。

要回来的人了,马上就在一起了,还用的着天天发微信吗?

有时候,发了微信,也是短短几句敷衍。说自己心情不好,明天还要起早,这几天感冒了,今天很疲乏,我想休息了等等之类。

那就是说,自己在家里过完春节,从莲花市返回沈阳,米莲这里就开始出了状况。

而在这之前,竟然没有任何预兆?

欧阳升再一次陷入困惑之中,他觉得这种悄没生息的闪电战,对手一击之下,就封了自己的七寸。

自己多年的女友,居然心甘情愿,束手就擒?

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竟然想见见这位神秘的男生。

车子在北仓荷塘的一处停车场停下,先是董晓云下了车,紧接着米莲,杜一帆,欧阳升也都从车子里走出来。

欧阳升看了一下手表,觉得时间还算宽裕。

他提议大家在荷塘边转一转,看看风景,顺便吸收一下新鲜空气。

荷塘里的景致好看极了,米莲牵着欧阳升的手,走上一座石拱桥。

她用手指着一条舴艋说:“欧阳,你看,小舟上的鱼鹰飞起来了。你看看,那位渔民在用竹竿摁鱼鹰的头呢。”

欧阳升看着渔民将鱼鹰摁下水来,不多一会儿,有两只鱼鹰凫上水来,扇动着翅膀,上到了舴艋小木舟。

渔民只是在鱼鹰的脖子上撸了一下,就看见一条条白条从鱼鹰的脖子里吐到了舢板上。

有些鱼儿生命里极强,竟然又从舢板上跳起来。

这景色让米莲惊喜的舞起双臂,小手在空中攥紧拳头。

下了石拱桥,一群群的鸭子在荷塘边嬉戏。田田的荷叶,在微风的吹拂下一片碧绿。

说起来,家就住在莲花市,一片片的荷塘到处都是,但久违了这些珍贵的镜头。

记得小时候上学,路过一片片荷塘,渔民撒网捕鱼,妇女采摘菱藕,大人小孩捡拾鸭蛋,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走到一处垂柳下,米莲挽着欧阳升的胳膊,仰起头深情地说一句:“欧阳哥,你不要瞎想,我爱你,真的,我以后会加倍地爱你。”

一声欧阳哥让欧阳升大受感动。

以前,她是张口闭口欧阳哥哥。太亲密了,住在一起了,反而这句欧阳哥哥,再也从她的嘴里喊不出来了。

欧阳升就伸出一张大手,在她的后脑门轻轻拍了一下,然后手掌在她的后背上滑落,一直滑落到她的腰部。

“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就结婚?”米莲仰起头,期待欧阳升的回话。

“你妈妈同意吗?她可是对我们的事情不太情愿,否则早结婚了。”欧阳升笑着说。

“那是以前的事了,春节你来家,我妈妈是不是给你整了一桌子好菜?”米莲咯咯笑着说

欧阳升一想,也是的,老丈母娘现在对自己可是刮目相看了。

当时办诊所,贷款买这套门面房,楼上楼下,可是欠了上百万的外债。

现在好了,房子升值了,外债也基本上还完了。喜得丈母娘逢人就夸,女婿有本事。

欧阳升就把手放在米莲的肩部,低声说:“我们七一结婚,你看可以吗?”

说着话,欧阳升打开手机,查看七月一号的农历时间。

因为在老人眼里,结婚这等大事,农历日期还是蛮重要的。

从手机万年历上查看,公元2016年7月1日,是农历的5月27。

欧阳升把这个农历日期告诉了米莲,他望着她,期待她的回答。

米莲激动的眼含热泪,点了点头说:“你再也不准离开我了,听到没有?再有两个多月,你就完完全全是我的人了。你胆敢再离开我,就真的失去我了。”

欧阳升朝米莲点了点头,但她的后半句话,在欧阳的心里,又漾起了一片涟漪。

几个人在北仓荷塘庄园里,要了一桌大菜。

有清蒸白练,油炸河虾,拔丝藕片,醋闷柴鸡,煅烧泥鳅,煎炒鲫鱼。

几个人吃着聊着,不觉就到了下午两点。

董晓云说:“我先到诊所吧,你们几个人在这里再热闹一会儿。”

欧阳升笑着说:“时间不早了,改天再聚。”说着话,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当车子走到荣升东路时,米莲对欧阳升说:“我和一帆下车,到万达超市转转,她想选一件上衣。”

欧阳升笑着把车子停靠在路边,问米莲:“你几点到门诊?”

米莲低头沉思一下说:“你就别等我了,说不准,我们转到什么时候呢。”

欧阳升用右手挠了一下额头说:“好吧,祝你们玩得尽兴。”说着话,看着两个人下车,鸣了一下喇叭,开车向诊所驶去。

到了诊所,欧阳升停顿了一下,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玄机。

确切说,米莲对自己还是依恋的,对自己还是有浓浓情意的。

在荷塘边她和自己说的一番话,让欧阳升很是感动,但她好像又有什么心事藏着掖着。

在万达超市附近下车时,米莲和杜一帆对视时的那一撇目光,游移,飘忽,似乎还有几丝躲闪。

难道她们真的就是购物买衣服这么简单,难道买了衣服,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做吗?

欧阳升想一探究竟。

在做出这个决定时,他犹豫了片刻。

觉得这样做,是不是不太道德,有些对不住自己的恋人。

转念一想,也不是这回事儿。

如果让这些个纷纷扰扰,天天来纠缠自己,为什么不想法找出真相和原因。

如果是自己的多疑造成的,自己想法改正。

如果是一些事情误导了自己的思维,那双方有必要协调,把这些不利因素统统抛却。

马上就要谈婚论嫁了,欧阳升不想把这些个因素,掺杂在自己的婚姻和家庭里。

只有找到了原因,双方才能开诚布公的坐下来商谈,共同解决这些个难题。

想到这里,欧阳升和董晓云打了一个招呼,开车向万达超市驶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