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不死丹圣

更新时间:2021-06-17 03:48:43

不死丹圣 连载中

不死丹圣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有熊氏 分类:都市 主角:金丹纪 人气:

主角是金丹纪的小说《不死丹圣》此文是有熊氏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日修成金丹体,敢笑神魔是蝼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纪云见殿主处事还算公正,对这个结果比较满意,却也没想到殿主竟会提出让自己拜他为师。他道:“多谢殿主抬爱,不过,我一心追求武道,恕难从命。” 这句话若是被张宗阳听见,定然会气的吐血。 多少人想要加入丹一殿,成为殿主的亲传弟子,殿主主动邀请,谁想纪云竟然一口拒绝。 胡殿主亦感到意外。外宗弟子无数,能被他一眼看中的屈指可数,如今天这样主动开口收弟子的事情,更是首例,这小子到底怎么想的? 他奇道:“你既然对炼丹不感兴趣,为何还会对炼丹的典籍如此痴迷?” 纪云笑了笑,道:“就是想随便了解下,既然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他虽然对炼丹方面较为感兴趣,但并不表示想成为炼丹师。 殿主见他态度坚决,感到惋惜,但也没有再说什么,让他离去。 就在纪云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目光被大厅前所挂着的一副画深深吸引。画中,是一名鹤发苍颜的老者守在一尊炉鼎前,炉鼎散发青烟,显然乃是一副炼丹图。 殿主暗暗奇怪,这幅画年代悠久,在大厅已经挂了多年,为何这少年如此感兴趣? “少年,你在看什么?” 纪云道:“殿主,不知画中这位大师所炼的是不是金丹圣液?” 他真正留意的乃是画中那老者手心的那一滴液体。金芒四射,晶莹剔透,与自己得到的那一滴金色液体一模一样,是以才开口动问。 顿时,殿主一脸惊诧:“你,竟然知道金丹圣液?” 没想到随便一问,引起殿主如此大的反应,纪云道:“曾有耳闻,其实知道的不多。” 殿主并未追问下去,道:“你说的没错。我曾听先师说过,这幅画乃是他从某个秘境所得,据说,若能破解这副画中秘密,便可以得到炼制金丹圣液之法,可惜,先师一生心血耗在上面,临终依然一无所获。” 纪云道:“听说,金丹圣液能够提升丹药的等级,莫非确有真事?” “据多部古代典籍都曾有金丹圣液的记载,此事应该不假,不过,炼制金丹圣液之法早已失传,再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多谢殿主告之,告辞。” 纪云来丹一殿的目的,本打算弄清楚丹药的药性,滴上所得的金色液体,从而验证是否金丹圣液,见到这幅画后,想必可以得到证实。 离开丹一殿,纪云返回别院。 刚要进门,忽然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道:“师傅何必对我拒之千里之外?好歹我也曾是师傅的得意弟子。” “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子,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陆声谷咆哮。 纪云暗暗奇怪。看来此人应该是陆声谷昔日的弟子,前来拜访师傅,为何陆声谷情绪如此激动,对这个昔日弟子似乎极其愤怒。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傅未必还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当年我确实错了,不该转投他人为师,如今弟子早就知错了,为何就不能原谅我?” 原来这家伙改拜了别的师傅,怪不得陆声谷如此愤怒。 “哼!” 陆声谷道:“亏你说得出口。朱定书,昔日我如此悉心培养你,倾囊相授,可你呢,为了区区一点好处,就改投在我生平最大对头简一峰门下,这叫我如何能原谅你?” “少说没用的,如果不是今日有求于我,你会来见我吗?” 那朱定书道:“师傅的栽培弟子自然是铭记于心,若非师父的教诲,弟子这次在内宗大比中也不可能得到进入武殿的资格,希望师傅能原谅弟子,将令牌给我,待学会天一阁的功法,弟子发誓洗心革面,奉养师傅。” “少在我面前花言巧语了,朱定书,你的话在四年前我就不相信了。” 陆声谷的语气决绝,可谓是对眼前这个昔日弟子是何等的失望。 “师傅果然对弟子无情。”朱定书“嘿嘿”笑道:“不知这些年师傅的暗疾好了些没有?听说丹一殿所售的香檀丹卖光了,弟子很为师傅担心。” “你……怎么知道?” 陆声谷惊骇不已,顿时醒悟,怒道:“是你!原来将香檀丹全部买走的人是你?” “师傅不必着急,弟子买下香檀丹自然是为了孝敬师傅。” “你……” 陆声谷咬牙切齿,恨道:“我真是瞎了眼,当初怎么会收下你这个卑鄙无耻的东西。知道我不会将令牌给你,就动用这种手段。” “弟子也是无奈之举,希望师傅成全。” 哐当! 陆声谷双手捂着胸口,忽然从椅子上摔在地上,面孔扭曲,显得极其痛苦。显然,由于情绪激动,提前引发病症发作。 朱定书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望着满地打滚的陆声谷,脸上挂着微笑。 纪云听见昔日师徒之间对话,心里暗暗叹息,这朱定书当真是可恶之极。 凌霄宗没有严格的师徒名分,双方只是互惠互利。师傅培养出高明的学员,可以增加绩效积分,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学员在良师的帮助下,修炼一途能走的顺畅,说不定会有无限前途。 有时候,学员的成就更高,反而会成为昔日师傅的师傅。 但如朱定书这样为达目的,改投别人为师,断绝药物,威胁师傅的行径,实在是并不多见。 这种人,简直是禽兽不如。 此刻,见陆声谷病症发作,狼狈倒地,纪云动起恻隐之心,进去将其扶站起来,找了张椅子坐下。安顿下来,转身朝朱定书望去。 那朱定书约莫二十二三岁的年纪,长的倒也一表人才,身着一袭紫衣,衣襟右侧下面镶有七颗金色星星的图案。这种衣衫打扮乃是凌霄宗内宗弟子的标志,星星图案代表着等级的高低。这个年纪能达到七星弟子,算是很高的成就。 朱定书也正打量着纪云,笑道:“想必你就是陆师傅近日新收的学员吧?” 纪云冷冷道:“你这么做,难道不觉得过分了吗?” 朱定书看了一眼依然在座椅上抓狂的陆声谷,“嘿嘿”一笑,道:“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胆子可真不小,这一点很有我当年的风采,可惜,你不是我,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比你优秀的太多。你如此平庸,换做是四年前,陆师傅根本不会收下你。” 纪云淡淡道:“然后呢?” 朱定书道:“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和陆师傅之间的事情,你没有资格掺和,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 “你们的恩怨,我丝毫没兴趣,不过,我还是劝你,事情不要做得太绝,不然会有报应的。” 朱定书仰天大笑,道:“真是个又傻又天真的小子,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对了,貌似没几天就到外宗考核之期了,凭你区区这点修为,只怕连第一关都过不了。这样吧,你帮我劝一劝师傅,让他交出令牌,或许我可以考虑传授你几招。” 纪云笑而不语。 此人非但卑鄙无耻,更加狂妄自大,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朱定书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态。冲着陆声谷道:“陆师傅,病症发作的滋味想必不好受,我这里恰好有一枚香檀丹,可以缓解你暂且的疼痛,且当孝敬您老人家,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我再登门造访。” 说完,他取出一枚丹药放在案几上,然后潇洒离去。 陆声谷盯着那枚丹药,便如饿犬看见了骨头,发疯似的冲过来,然而用力过猛,再次摔倒在地,接连打了几个滚,满头满脸沾满了泥。 纪云走到案几前,将丹药拿起,果然正是陆声谷平日所吃的香檀丹。 据在丹一殿的资料室翻阅的书籍记载,香檀丹乃是专门治疗灵脉受损的药物。灵脉对于武修至关重要,一旦受损,很难治愈。以香檀丹的药性,再多不过只能缓解疼痛,克制灵脉受损面积扩大,可谓是治标不治本。 因此,陆声谷必须长时间服用香檀丹,才能维持下去。 如果一旦灵脉受损加重,将会使得修为倒退,甚至有可能沦为一个废人。对于一名武修而言,武功全废,简直是生不如死。 纪云正打算将这枚香檀丹给陆声谷吞服,忽然想起一件事。 其实,灵脉受损并非无药可治,只不过,香檀丹的品级太低,属于四转丹药,如果能得到级别更高的丹药,或许有可能治愈。但这种高级别的丹药,可遇而不可求。 想到这里,他将那一滴金丹圣液取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