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来都市渡个劫

更新时间:2020-04-07 12:28:07

我来都市渡个劫 连载中

我来都市渡个劫

来源:落初 作者:蚊子的罐头 分类:都市 主角:齐书倪 人气:

火爆新书《我来都市渡个劫》是蚊子的罐头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齐书倪,书中主要讲述了:新书《全能照妖镜》,已经过百万,可以开宰了。新书《全能照妖镜》字数已经过百万,可以开宰了。新书《全能照妖镜》字数已经过百万,可以开宰了。重要的事,说三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姐夫,三千万呐,真的要白送出去吗?”

王部峰面色煞白……这么多钱,他幻想一下都心潮澎湃。

“有什么办法,我大庭广众发布了奖励,别说总部法务处的人在场,岳济生明显偏袒这小子,我能怎么办?驻颜花香玉啊,如果在京都拍卖,或许还要高于三千万!”

藏应云极力保持的镇定,但其颤抖的手掌,出卖了他的惊慌。

损失了公司三千万,这些钱必然要从他身上扣除,谁不心疼……作为直系高管,这场事件对仕途也是败笔。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虽然损失一块宝玉,但能换回一个鉴宝大师,有的赚……只要这小子在,不愁再找出一块花香玉……薛名须的仇,该报了!”

毕竟经历过不少大场面,几分钟后,藏应云调整了心态……相对于一块玉石,齐书的价值其实要更大……既然有了新的鉴宝师,对薛名须的新仇旧恨,潮水一样涌上心头。

“抱歉,打断一下大家……明奢真正的拍卖还未开始,驻颜花香玉稍后拍卖……鉴宝师之间的争锋落下帷幕,总要有一人付出代价……未成年朋友,回避一下吧!”

整理一下衣衫,藏应云冷笑一声,于展台中央,寒着脸宣布道。

这一刹那,中央的匕首寒芒毕现!

躲在角落里的薛名须浑身颤抖,牙齿打颤,几乎窒息……他脑海里回忆起自己砍下的十七根手指,曾经那十七张恐惧到变形的脸,宛如索命的厉鬼。

“藏总,藏总,我错了……我立刻就辞职,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求你,求你饶我一次,就一次……藏总……饶我一次……”

几秒之后,众人大跌眼镜!

胖乎乎的薛名须竟然连滚带爬,直接抱住藏应云的小腿,便是磕头大哭,那凄惨可怜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一丝大师风范。

“藏总……薛大师毕竟是总部派遣的鉴定师,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看着凄厉可怜的薛名须,法务部那名中年人有些不忍,朝藏应云劝说道。

“藏总,既然薛大师有心忏悔,你就大度一些,皆大欢喜!”

“没错,鉴赏会本是喜事,何必见血呢!”

“应云,慈悲怀天下……以德报怨,方显大度!”

顿时之间,劝阻之声起伏不断……甚至特等座的唐装老者,也劝说了一声!

在春西市,薛名须毕竟是之前的第一鉴定师,人脉当然广袤。

“藏总……我师父在海外鉴宝界,那是泰山北斗……明奢总部也有我不少师兄弟,真剁了我,你就是在打我师父的脸,有我那些师兄弟在,对你仕途不利……以前是我不对,以后我消失,饶了我吧!”

薛名须见这么多人求情,顿时恢复些力气,和藏应云讲开了厉害关系。

“老公,我这条项链,薛大师打了不少暗折,你也求求情吧!”

张艳敏搂着一个秃顶老头的胳膊,这便是他那搞房地产的老公。

“放心……老薛和我关系不浅,哪能看着他被剁手指呢!”

当下张艳敏的老公,也出言帮劝!

……

排山倒海的劝阻下,藏应云手掌刚刚放到手柄,便犯了难!

面子!

面子无形,但会致命,上层人士最在意面子。

今天他真剁了薛名须手指,那便驳了很多贵宾面子……特别是特等座那几人,自己根本得罪不起……薛名须说的没错,这家伙在总部还有不少师兄弟……这些鉴宝师联合起来,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姐夫,不能冲动啊!”

这一幕出乎意料,即便是王部峰,脑子都灵光了不少,跑过去按住藏应云的手!

藏应云脸被憋的青紫,一分钟后,他手掌无奈放开了刀柄。

“既然大家求情,臧某给诸位面子……薛名须,鉴赏会结束,你去办理离职……接下来,继续驻颜花香玉的拍卖吧!”

虽然心有不甘,但他也只能承受,这就是层阶的无奈。

“多谢藏总饶恕,多谢大家帮忙……不用等到鉴赏会结束,我现在就去办手续,现在就去!”

薛名须浑身臭汗,长吁一口气,连滚带爬就要离开现场……他只想尽快逃走,生怕藏应云反悔。

……

“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乌云消散,气氛回暖,紧张萧杀的气氛一扫而光。贵宾们得到了面子,藏应云撵走了薛名须,只要后者离开,一切便皆大欢喜……这时候,一道没有情绪的声音,却打破了平静!

“薛大师,你还有些事还没办,暂时不能离开……输者无言,自己剁?还是我帮你!”

一个几乎被完全忽略的年轻人,不知何时挡在薛名须面前,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

“之前你说的三等残废,很可惜不是我……是你!”

一句话落,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

“我姐夫都饶过他了,你还站出来干嘛……以后不想在明奢混了?”

见状,王部峰急忙跑出去,要将齐书拉走。此时危机散去,他也不再叫师傅……但奇怪任自己如何使劲,后者竟翁丝不动。

“小朋友,藏总都开口了,你还是让开吧!”

“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别影响了鉴赏会!”

顿时间,一道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齐书,你别闹了,行不行……真要对老者不依不饶,这么小心眼,你还是不是男人?”

李叶莲本就看齐书不顺眼,俏脸不满的站起来呵斥……那胖大师,她曾经在爷爷办公室见过一次,还送了自己一颗小钻石。

“齐书,注意自己的身份,去你该去的位置……立刻!”

张艳敏眉脚跳了跳,端着班主任的威严,更是对齐书指手画脚……训斥后者,自己可比老公在行,这可是露脸的一次契机。

“齐书,你先回去吧,这里我处理……日后在明奢,不会亏待了你!”

被下属当中驳了面子,藏应云也有些不悦……虽然齐书鉴宝术不错,但他不喜欢不听话的下属。

……

一步!

两步!

王部峰的拖拽,无济于事,似乎在螳臂当车……齐书风轻云淡,其脚步虽平静,却似滚滚洪流,朝着薛名须压迫而去。

三步!

四步!

薛名须眼珠子暴突,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掌,死死扼着脖颈。

“杀意……竟然如此凝聚,几乎汇聚成线,简直比顶尖杀手还要恐怖!”

其他人似乎不受影响,只有薛名须如坠地狱……岳济生淡漠的瞳孔,瞬间扩张,吃惊的注视着齐书……杀意扩散,自己也能做到,但仅仅是漫无目的的散开,根本做不到汇聚成线啊!

要知道,杀意和内力不同……内力可以苦修,但杀意只能用一条又一条鲜活的人命去喂……这也是为何战场归来的士兵能不怒自威,令人肝胆俱裂,哪怕他连内力都没有!

岳济生冷汗浮现,齐书的杀意,比自己还要恐怖……十七八年纪,难道从出生就开始杀人吗?

嗡!

这时候,贵宾沙发里一言不发的李老,蓦然睁眼,那红木拐顿时杖裂纹丛生。

在场能感觉到杀念的人,寥寥无几!

“藏总,你可能误会了……第一,我并不是明奢的员工,在我进门之前,那位经理已经将我开除;第二,与薛名须断指战的是我,不是你,你没权处置他;第三,驻颜花香玉是我赢来的,它的归属,不需要你操心,更不需要你决定如何拍卖!”

漠然的脸庞,平静的身影,却仿佛在闹市丢下一颗炸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