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疼痛着的依米花

更新时间:2020-04-04 11:56:42

疼痛着的依米花 连载中

疼痛着的依米花

来源:落初 作者:上官龙飞 分类:都市 主角:蓝蓝阿莲 人气:

《疼痛着的依米花》作者:上官龙飞,都市类型小说,主角:蓝蓝阿莲,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人,生来就有诸多的坎坷与磨难,或多或少,或迟或早。内在的,外在的。像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又像是命途中的必然。  遇到了,爱上了。疼了,痛了。笑了,哭了。心凉了,诀别了。站在终点回首凝望,悔不当初,觉的自已错了,错在不该认识那个人。  十八岁的蓝蓝像很多青春少女一样,单纯,善良,平凡。虽没有什么大梦想,却懂的什么是大爱。  她渴望爱情,却因遇人不淑,身陷“囹圄”。而那个一直声称爱她的人莫言,却因承受不住现实的残酷碾压迷失了自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妈把她推到一边说:“莉莉你让开,反了你了,枉费我辛辛苦苦把你养活这么多年,我,我今天不把你剁了我就吊死去,你们别拦着我,别拦着我……”她拿着菜刀的手不停的颤抖着,说话的时候已经气得眼泪汪汪,泣不成声,最后竟然扔掉菜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看到这情形,老伴冲到莫言面前大声喊:“你这个要人命的东西,想把你妈气死呀?还不把她扶起来。”莫言虽然和爸爸关系不好,但还知道给他面子,于是蹲下来用手背抹了抹妈妈脸上的泪水说:“老妈,你别哭了,你哭起来好难看啊!笑一个,笑一个。”妈妈拿起菜刀说:“我把你这个不成器的,我……”说着就朝莫言头上抡了下去。

莫言一动不动的垂着头说:“老妈,把我剁了能解气你就剁吧。”莫莉望着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妈妈哭笑不得的拿着菜刀跑进厨房说:“滚,你给我滚。滚的远远的别让我看见你,眼不见心不烦。”莫言嘿嘿笑着说:“我滚,我滚还不行吗。”说着起身就往外走,走到楼梯口又返回来说:“老妈我没烟抽了,给我一百块钱买盒烟行不?”妈妈站在厨房无动于衷。莫言笑嘻嘻的说,“要不五十也行,五十也行。”妈妈再次抡起菜刀说:“你滚不滚?不滚是吧?我……”

莫言求饶似的说:“我滚,我滚行了吧。本来想装点钱万一遇见蓝蓝至少能给她买一杯冷饮或者一块冰镇西瓜,现在看来一点希望都没了,于是沮丧的朝门外跑去。妈妈想起他还没有吃饭,赶紧追到门口说:“你回来,你给我回来。要滚也得把饭吃了再滚。”莫言头也不回边走边说:“现在不饿,等一会回来再吃。”然后拐进被树木笼罩的,地面潮湿的小巷。妈妈无奈的摇摇头叹着气回到屋里说:“败家子啊!唉!上辈子造什么孽了。”

家里再热好歹有个风扇一刻不停的吹着,就算吹出的风是热风也好过在户外逗留。炎炎夏日的水岸,白天几乎一丝风都没有,湿热黏稠的空气像糨糊一样粘到身上简直难受极了。

莫言离开家后漫无目的的在街上瞎溜达了一会,然后爬上了新时代网吧的铁楼梯。穿越火线玩了没多久,在一个战队里打僵尸的时候因为技术太差,拖大家后腿常被队友骂的狗血淋头。好几次,他们都想把他踢出去,可他就是厚着脸皮赖着不走,现如今一发子弹就能将敌人击毙已经算进步神速了。

他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到制衣厂踩缝纫机简直太屈才了,但又不知道做什么好。普通工作工资低还辛苦他不愿意干,不普通的工作轻松又挣钱可他没学历,也没经验,于是整天呆在屋里做天上掉馅饼的白日梦,要么到附近厂里找刘军玩,或者就钻进网吧上通宵。

新时代网吧不仅网速快,而且环境卫生,最主要的是像这样热的天气里,室内温度却如同冬季,所以呆在里面玩游戏要么看惊悚电影很是惬意。水岸美女如云,有一半在夜场坐台,而另一半便在这网吧里消磨时光

莫言喜欢勾搭美女,当那些女孩穿着吊带裙或者热辣牛仔短裤,红色高跟鞋,走进网吧的时候,瞅着她们晃动的胸部和扭动的屁股他就想做爱,这大概就是男生长大的一个显著特性吧。

自从来到水岸后,莫言几乎每天都要到新时代网吧上网,他本来就贪玩,再加上性格叛逆,从小到大被爸妈宠坏了,现在越发不得了,他们唠叨几句他就黑着脸拍屁股走人,于是这网吧就成了他的避难所,要么排遣烦恼的阵地。

十五岁初中毕业跟着爸妈出来打工,转眼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莫言除了学会做衣服上网之外,几乎一无所长,每个月那点工资都交给了老妈,自己平时的零花钱还得张口向她要,而且时常挨训,因此感到非常憋屈,这种被约束,没有自由的日子他是一天也不想过下去了。

几天的连绵阴雨过后,湛蓝的天空宛如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看着看着,就看到了闪着银光的白帆。

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照着,这随处可见的红花绿叶便更加艳丽明朗,清新秀美,整个水岸被无处不在的水光映照着,如同亦真亦幻的海市蜃楼在空中随风悠悠浮动。

这天蓝蓝休假,吃过午饭,洗完衣服无处可去就来到新时代网吧。

上网并不是她的喜好,但不会上网多少有些跟不上时代,并且让同事取笑,所以有些东西即便不喜欢也要硬着头皮去学。

新时代玻璃窗上垂着厚厚的窗帘,里面的光线非常黑暗,如果没有电脑屏幕上的反光,几乎看不清别人的脸。

蓝蓝在普通区域墙拐角的位子坐下,然后打开电脑喝了一口冰镇木瓜水。网吧和户外的温差过大,空调里不停往外冒的冷气不禁让她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自从来到水岸,迄今为止,她总共来过四次新时代,并且Q号还是同事帮她申请的,怎么加网友和网友视频聊天也只了解一点皮毛。平时连接触电脑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坐在电脑前硬是愣了大半天不知道怎么开机。要不是旁边的男孩帮她打开电脑,别人看见她那笨蛋样子真得笑的昏死过去。

蓝蓝不是那种看到帅气男孩就想上去搭讪,并幻想和他发生点什么的花痴女孩,男孩帮她打开电脑之后,她淡淡的说了句谢谢,戴着耳麦的男孩没有听见,于是两人各玩各的谁也没有看谁一眼。

和网友聊天的时候,她瞅着键盘上的字母,眼睛都快成了斗鸡眼了,好不容易才打出一个汉字,额头就冒了一层冷汗。男孩打穿越火线打得正起劲,圆圆的天蓝色耳麦紧紧的扣在他的耳廓上,笔直的坐在电脑前,眼睛盯着屏幕,两手灵活的敲着键盘。

她瞄了男孩一眼迅速收回目光,还好他在专心打游戏没看她,要是看到她打字跟鸡下蛋似的那得多丢人啊!和网友聊天是件极其无聊的事情,与其在废话中浪费时间还不如看一场电影。

蓝蓝如此想着便找了一部惊悚片打开视频,起初情节有点平铺直叙,半个小时后剧情进入高潮。深夜男主角一人坐在家里看电视,看着看着电视一片雪花,紧接着一身白袍的女鬼像个蜘蛛一样从电视里爬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向男主角逼近。男主角瞪着双眼盯着女鬼遮住面部垂在胸前的乌黑长发已经吓的面如土色,突然,女鬼猛然抬起头向他扑了过去…。

蓝蓝赶紧捂着双眼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男孩慌忙摘下耳麦望着惊恐万状的她说:“嗨!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说着握着她的鼠标把影片退回到刚才的情节看了看说,“呵呵!这个你也怕啊?胆小鬼!”说着故意鬼叫了一声。

蓝蓝全身哆嗦着,上气不接下气似的一下子把脑袋扎进他怀里。男孩紧紧搂住她,揉了揉她的头发呵呵一笑:“怕还要看?叫那么大声网吧里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把你怎么了呢。”他的声音那么有磁性,那么好听,那么有震慑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慢慢的放开捂着脸的手,然后慢慢抬起头望着男孩,男孩也用灼灼的目光望着她,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两人都吃惊的叫出声来:“怎么是你?”言语之间明显带着无比的激动与惊讶。原以为别过之后再也见不到了,可没想到会再次相遇,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有缘千里来相会吗?

此刻,他们就这么看着彼此,谁也没有想要把目光从对方脸上移开的意思,似乎想看清楚在这几天里,双方都有什么变化。

深情的对望了几分钟之后,蓝蓝首先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向一边。这时,莫言才说:“你,今天不上班吗?”他真的太想她了,能看到她比多打几个僵尸都让他开心。蓝蓝不好意思的抽回手:“嗯,你,你弄疼我了。”他赶紧松开她的手说:“喔,对不起!对不起!我……”坐在一旁的刘军用异样的眼神看了看蓝蓝问莫言:“冰哥,这是你嗯朋友啊?”他故意把“女”用鼻音哼成“嗯”以免产生误会。

莫言没想到会是他,于是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舌头打结啦?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转过去别看,这我老婆。”刘军瞄了蓝蓝一眼面对他呵呵笑着:“冰哥你在哪里找的?真漂亮!”他刚说完,蓝蓝抬起头瞪着他:“你,谁是你老婆?你胡说八道。”莫言指着游戏里的女人说:“看把你激动的,我是说它,它啊,看见了吗?”蓝蓝一下子窘得张口结舌,嘴巴张了张又紧紧的闭上了。

刘军是莫言从小耍到大的伙伴,两人关系很好,他在水岸一家厂里上班,莫言经常去找他玩,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刚才莫言从家里出来不久,他就跑去找他,莫莉说我哥不在,他就直奔网吧来了,他知道他除了网吧不会去别的什么地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