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盛世独宠:妃不承欢

更新时间:2020-07-31 08:41:22

盛世独宠:妃不承欢 连载中

盛世独宠:妃不承欢

来源:落初 作者:云起天蓝 分类:都市 主角:柳清颜皮鞭 人气:

火爆新书《盛世独宠:妃不承欢》是云起天蓝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柳清颜皮鞭,书中主要讲述了:初见,柳清颜是代嫁公主,凤卓焰是恶魔王爷。他邪魅狷狂:女人,本王要你活着比死了更卑微,更痛苦,更低贱。她仰头轻笑:做得到的话,就放马过来。再见,她踏着满城尸骨,在另一个龙章凤姿的男人身侧,笑意凉薄:天下万民,与我何干。他的心,落入无边地狱。她是两朝帝王的至爱,却只能终身为妃,无法逃离棋子的命运。当阴谋诡计失去了最初的目的,当爱和恨都剥下了伪装的外衣,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续三日未好好进食和休息,所有的困倦如同潮水一般袭来,她再也无法压抑睡意,褪去繁复的衣衫,进入梦乡。

这一觉睡的真沉,一直睡到傍晚方才醒转,才醒过来便感觉身边站着一个人。

“谁?”柳清颜从床上一跃而起,灵巧的手指瞬间抚上来人的脖颈,只消稍稍用力,便能拧断她的头颅。

“主子,我是青雪。”

柳清颜撤掉手上的力道,微微扬眉:“原来是你。”

“是奴婢,主子吩咐奴婢去探听府里的规矩,奴婢已经打探完毕,特意来找主子汇报。”青雪一脸谄媚的道,眼底的忧虑一闪而逝。

静静的听着青雪汇报着府里的规矩,每一条、每一则都极其详细,青雪果然是个会办事的人。

待青雪汇报完毕,柳清颜从衣物里拿出两个油纸包以及一个瓷瓶,放在手中仔细的把玩着,淡淡的道:“本妃无意间捡了这些东西,青雪,你能告诉本妃这些东西的作用是什么吗?”

看见这些东西,青雪面如土色,却还是慌忙辩解道:“奴婢愚钝,不认识这些物品。”

“是吗?”柳清颜直直的盯着青雪,蓬勃的杀气散发开来,冰冷、粘腻,在周围形成小小的风暴,几乎要将一切事物都撕得粉碎。

浓郁的杀气顺着毛孔侵入骨髓,青雪毫不怀疑自己下一刻就会身首异处,再也没有最初的硬气,跪在地上不住求饶:“主子饶命,皇上吩咐过,若是主子没有死在焰亲王的手上,就让奴婢找个适当的时机下毒……”

夜幽帝的命令?他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呢?柳清颜歪着头仔细的思索着,一个念头幕地跳进她的心底。

在兴国能如此明目张胆的与焰亲王为敌的人只有一个——当朝太子凤卓天。若是焰亲王因为破坏两国和亲事宜,势必受到皇帝的惩罚,唯一的受益者就是太子。

原来太子还和夜国有关联,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想要她命的人还真多,看来以后需要万分小心才是。

“适当的时机是什么时候?”柳清颜淡淡的道,身边的杀气却愈发的浓烈。

青雪心中害怕不已,这股杀气几晃将她的血液都凝结在一起,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奴婢不知,皇上只要求奴婢每日将主子的行踪上报。”

仔细的凝视着青雪的表情,看出她不像撒谎,随意的摆摆手,示意她离开。

静静的依靠在床榻上,如今发现了夜幽帝和太子的关联,又中了血煞之毒,她必须出府,想要出府必须经过王爷或者王妃的批准,王爷这条路势必走不通,只能从王妃身上下手了。

一夜辗转反侧,直至凌晨方才浅浅睡去,睡梦中涌过无数光怪陆离的景象,每当想要看清楚,就化作片片光雾,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劳累。

外间传来阵阵吵闹的声音,她急急披衣下地,走了出去。

一眼便看见了昨日那个名唤小梅的丫头正在和青雪争吵,两人吵的脸红脖子粗。

“出了什么事?”柳清颜和颜悦色的询问道。

两人看见柳清颜,便停了争吵,青雪走到她的身后,面带委屈的道:“回主子,苏王妃传主子去奉茶。”

“原来是这事,劳烦小梅姑娘跑这一趟了。”柳清颜微笑的道,转头示意青雪,青雪不情不愿的从身上取出一锭银子。

小梅兴高采烈的收下,忙朝柳清颜做了个揖,笑吟吟的道:“奴婢在外恭候,侧妃娘娘打扮整齐了再出发也不迟。”

内堂,青雪气鼓鼓的翻着衣柜,抱怨道:“她那么诋毁主子,主子为什么要给她银子。”

柳清颜深深的看了青雪一眼:“本妃刚刚进府,想要扳倒本妃的大有人在,何必与一个小丫鬟过不去。”

青雪讷讷的不知说什么好,挑了一床的各式华服,颜色多明艳亮眼,柳清颜摇了摇头,从柜子最底层挑选了一件素色百褶裙,配上同色小袄,简单挽了个双姝髻。

“主子,这是不是太素了?”青雪疑惑的问道。

柳清颜意有所指的道:“素了好,平平淡淡的才太平。”她只是一名假公主,又何必打扮的那么奢华招人嫉恨。

青雪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事重重的点点头。

两人在屋中闲坐一会,实在熬不住小梅的催促,才重新出门。

紧紧跟着小梅的步伐,三人七拐八绕的来到一处气派的院子。庭植牡丹,门傍修竹,居中河流蜿蜒而过,岸边芳草依依,拱桥画舫,无不精巧,与静兰阁的空门、大院、陋屋形成鲜明的对比。

进了大堂,一室的莺莺燕燕,为首处坐着苏玲珑,今日的她一袭大红色织锦罗纹衫,满头珠翠,奢华的气势使她在一众佳人中格外显眼。

其余四人在苏玲珑身侧左右排开,衣着艳丽,妆容精致,描眉画目,与她们比起来,柳清颜的穿着打扮只能用寒酸来形容。

众佳丽眼中霎时闪过鄙夷之色,仿佛在说,这夜国的公主也不过如此。

“和风见过苏王妃,见过各位姐姐。”粗略一扫,柳清颜已明白这些女子是王府内的侍妾,急忙福身行礼,青雪亦一同拜了下去。

苏王妃轻轻端起放在一旁的茶杯,眉目轻佻,声音却大的让所有人都听的真切:“如今这日头都过了半边天了,和侧妃才来,分明是不把众位姐妹们放在眼里。”

一个粉衣女子急忙附和道:“是啊,王妃娘娘可是这王府的女主人,这和侧妃真是不懂规矩。”

周围有几人连连称是。

柳清颜敛眉垂首,沉声道:“事先不知要给众位姐姐们奉茶,所以今日起的晚了些,还请多多包含。

苏玲珑装作宽容的道:“算了,不知者不罪,只是这规矩不能废。还请和侧妃一一敬过去吧。”

“王妃娘娘真是贤良淑德,宽容大度……”一众佳丽急忙拍着马屁,柳清颜心底冷笑不已。

柳清颜淡笑道:“在敬茶之前,和风有一事相求。还请王妃恩准。”

苏玲珑玩弄着青葱般的手指,眉毛微抬:“什么事?”

“和风想要出府购置一些吃穿用度。”

苏玲珑喜形于色,本来她只是想给她点颜色瞧瞧,如今既然有事相求,这可就由不得她了:“好啊,和侧妃给众姐妹敬完茶,本妃就准你出府。”

“一言为定。”柳清颜昂首直视苏玲珑。

苏玲珑笑着点点头,同时朝着其他几位坐着的侍妾使眼色,众人会意。

一个小丫鬟急急走上前来,将翡翠质地的茶杯一字排开,注入茶水后,又递给柳清颜。

柳清颜端着茶,恭恭敬敬的递给苏王妃,口中说道:“请苏王妃用茶。”

苏玲珑正要接过茶盅,手腕一翻,瞬间滚烫的茶汁泼了出来,柳清颜急忙闪身避过,衣物的下摆还是沾染了不少茶渍。

苏玲珑轻笑道:“和侧妃,真是对不住,本妃今日枯坐了许久,手脚有些发麻,无意打翻了茶盅,和侧妃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明知她是故意的,柳清颜恨在心头,面上却毫无恼怒之色:“今日让王妃干等了许久,本就是和风的过失,又岂会怪罪王妃娘娘。”

苏玲珑笑的花枝招展,仿佛占了天大的便宜:“和侧妃还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难怪吴鹏一个小小的参将,临死之时还不停的喊着公主,公主,哎呦,那份深情,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怀。”

听到这话,青雪气小脸发青,几乎就要站起来与她理论,柳清颜急忙拉住青雪的手,微微摇头。接过一旁丫鬟递来的茶,转身递给苏玲珑,姿态比起刚才越发的恭谨。

苏玲珑故技重施,手腕翻转,想要将茶水泼在柳清颜的身上,柳清颜眼疾手快,将要打翻的茶盅牢牢的抓住,冷声道:“王妃喝茶可要小心些,万一被烫着,王爷可是会心痛的。”

“你……”苏王妃气不打一处来,正欲发作,突然看见柳清颜眉目间凝聚起重重杀气,即将冲出口的话语又硬生生的香了回来,勉强啜了一口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