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枪御苍穹

更新时间:2022-01-22 03:56:46

枪御苍穹 连载中

枪御苍穹

来源:落初 作者:陌刀行 分类:都市 主角:洛桓洛弥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枪御苍穹》的小说,是作者陌刀行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枪械与真气合二为一的世界,被命运女神送来了一个奇怪的穿越者。他遇到的危机越大,修炼速度就越快。被后世誉为电影艺术之父、苍穹下第一枪皇的洛桓曾经说过:“想提升自己的境界,只有一条捷径可走。如果麻烦不来找我,那我就去制造麻烦。”“如果敌人没有死在我的枪下,我会让他死在我的电影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桓兴致勃勃的走向宿舍楼,他脸上挂着春风般的微笑:事情变得越来越刺激,终于能让我静下心来修炼。

朱雀学院采用的是寄宿制,每周只放假一天。

这学校够大,像洛桓这种资质最差的预备枪侠,也能混到一个单人间的待遇。

当然了,这个待遇是御枪学员系独有的优待。换做是其他系,比方说制作瑶皇枪械的技师系。他们就得四到八个人挤一间房。

用晶卡钥匙打开门,洛桓把宿舍里里外外看了一遍。他颇为满意道:“感觉还不错,比以前射击馆的住宿条件好多了。”

宿舍里不光是生活设施齐备,就连门窗都是遍布隔音阵法。

关上门窗以后,屋里变得异常宁静。用来当静室打坐,再合适不过。

“不知道今天的修炼,能不能给我带来一些惊喜。”洛桓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

在家修炼了两天以后,洛桓失望的发现:所谓冰火反旋相克、所谓的修炼凶险,其实不过尔尔。听起来吓人,但是实际上操作起来并不算难。

修行者要克服的仅仅是心理的上的恐惧,还有就是精神、体力的双倍消耗。

就像特高压电塔带电维修、或者高空翼装飞行一样。看似危险无比,但只要操作正确,就不会遇到生命危险。

闭上眼睛,洛桓进入了今天新一轮的修行当中。

只是在家进行了两天的练习,修炼过程就熟练得如同呼吸般自然。

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如果你用尽了身体里最后一丝潜力去做——用不了多久,它都会变得如同呼吸般自然。

通过内视观想,洛桓看见冰火气旋的运转状况。

比起接受力量传承那天,红白真气互相消磨的场景,今天的气旋已经变得泾渭分明。

洛桓丹田里的气旋——叫气旋已经不对。

确切的说,跟他在科普节目里看见的原子结构动态图相似。

“不知道像我这样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说法?”洛桓数了数,经过这两天的超负荷修炼,拖着尾巴的红白流星又增加了两颗。已经有四红四白八颗流星。

“真是好极了,气旋从“碳原子”结构升级成“氧原子”结构。再加把劲,没准就能变成氖原子结构。听说那个结构挺稳定的。”

或许是受到七天后决斗的影响。今天的真气运转起来,比昨天多了一丝流畅。

从入定中退出来,洛桓哭笑不得的面对一个难题:在生存压力骤增的情况下,他修行速度会稳步加快。

而且修行过程不再是枯燥无味,因为迫在眉睫的生存压力,让他打心底有种作死愉悦的感觉在荡漾。

现在可以预见的事情是,一旦他在决斗中胜出。这种流畅稳定的提升速度,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包括他现在心底的那种迷之愉悦,到时也会荡然无存。

“难道只有不停的作死,我才能获得这样的提升速度?”洛桓考虑了一会,他决定沿着作死的道路继续前进:“想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离不开强横的实力保障。为了获得强横的实力,那就让我继续愉悦下去吧。”

---

一夜之间,洛桓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了学院的焦点。他和韩郁生死斗的赌局,已经传遍了整个田隐市。

就连早上在食堂吃饭,都能听见有人交头接耳:“快看,就是这个自不量力的新生,居然敢挑战韩郁。他这回死定了。”

“看他的样子,不像深藏不露的高人。亏了,我不该买他赢的。”

“最新消息,我表哥的二大爷在明家做事。据他说,韩郁已经能够凝结特殊属性弹,爆炎弹和巽风弹。”

“天哪,巽风弹是超音速飞行。三十米的距离上,没有人能躲开。”

“听说韩郁的盘口已经封盘,赔率连一比一点一都做不到。洛桓的盘口是全赔。”

“快快跟我说说,啥是全赔?”

“就是说博彩公司不赚钱,只收手续费。只要洛桓赢了,就把买韩郁赢的所有钱,全都按比例赔出去。”

听见他人的对话,洛桓突然觉得早餐变得有滋有味,似乎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馒头了。

这么好的赔率,要是不买自己赢的话,简直对不起自己卖命上擂台的举动。

为了不让老爹担心,洛桓还特地抽空回了一趟家。

“小桓,你今天下午没课吗?”洛弥放下手中的报纸,他抬头看着儿子:“怎么今天就回家了?”

洛桓瞄了一眼报纸的背面,上面用硕大的字体写着“喋血擂台!朱雀学院波澜再起,预备枪侠之间的生死斗!”

看样子就算他不说,洛弥也会很快知道这件事。

“我在学校跟人发生冲突了。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我跟他约定在六天后决斗。”洛桓决定老老实实和盘托出。

洛弥放下报纸,他抬头看着儿子:“你确定自己能赢嘛?”

“没有完全的把握,我不会提出决斗的要求。”洛桓坚定的点点头:“跟我决斗那家伙,他死定了。”

洛弥又低头去看报纸:“能赢就行,你们俩是因为什么要决斗?”

“那家伙看中了我的手枪,想要勒索我。”洛桓轻描淡写道:“我掰断了他一根手指头,然后向他发出决斗申请。”

“孩子,不是我说你。那个混蛋不去敲诈别人,偏偏跑来敲诈你。你是不是也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呢?”洛弥头也不抬的劝诫道:“我一直教你与人为善,你难道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洛桓认真反问父亲:“我没跟其他同学发出决斗邀请,偏偏坚持要干掉他。难道他就不该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吗?别人要我的枪,我就乖乖送上。万一下次他要的是命呢?我给还是不给?”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儿子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洛弥赞同的点头:“放心大胆的去做,老爸支持你。”

听见父亲的支持,洛桓高高兴兴的回学校。

目送孩子出门,洛弥这才松开手中的报纸。在他手指拿捏报纸的位置,留下两个清晰乌黑的掌印。

随着洛弥把手松开,整个房间都弥漫着纸张烧焦的气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