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凶残娇妻:总裁爱不完

更新时间:2022-01-14 03:55:52

凶残娇妻:总裁爱不完 连载中

凶残娇妻:总裁爱不完

来源:微小宝 作者:琉璃姑娘 分类:都市 主角:苏冕顾长源 人气:

《凶残娇妻:总裁爱不完》是琉璃姑娘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凶残娇妻:总裁爱不完》精彩章节节选:家族灭亡,感情遭到背叛,面容被毁,黎涣的人生在这一刻,发生翻天覆的变化。 以全新面容归来,为了组织也为了自己,她要让那个负心的男人一一偿还。可当真相解开时,又是谁的守护与诚挚,成就了一世情缘。 黎涣:我这一生,坎坷波折,以为无依无爱,却不曾想,只那一人,是我此生的劫,却也是我最温暖的港湾。 顾长源:“阿涣,若此生不能护你周全,便让我生生世世为你生,为你而灭,至死不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范瑶双眼一瞪,手已经扬了起来,黎涣脸高高地抬起挑衅地看着她道:“打啊,这里有摄像头顾长源马上就能看到你做了什么。”

“你——”范瑶气急败坏地指着她,那目光仿佛要把黎涣撕碎一般,黎涣才不会怕她这个样子,一字一句地对她说道:“下次如果再烦我的话,我可不会像今天这么淑女了。”

“你一个没背景的贱人,还能怎么样?”范瑶咬牙切齿。

黎涣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最好不要去欺负一个柔弱的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她的后台有多硬,长源可是说了,一定会查清楚昨晚是谁给我下的药,查出来了,你说他会怎么做呢?”

见范瑶眼神闪烁紧张却又装作毫不知情的模样,黎涣“呵”地笑了,靠近她缓声说道:“你紧张什么,我还要感谢你呢,不是你我还不会这么快跟他在一起。”

范瑶简直悔恨死了,本来昨晚和范驹商量的给黎涣下药随便抓一个人去侮辱了她,那家酒店是她家的,谁也不会查出来,但是没想到范驹做事那么不靠谱。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范瑶感到一股危机感,她一向自信,却在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女人面前感到受到威胁,她,一定要除掉面前的这个女人,范瑶冷冷一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接下来的好戏了。

慢悠悠的站起身,黎涣再不看范瑶一眼,抬脚就往楼上的方向走去。

唯恐被殃及池鱼,一直缩在一旁不敢吱声的女佣,见状忍不住在她背后喊了一声,“李小姐,午饭你不吃了吗?”

“不吃了,倒胃口!”懒洋洋的一撩垂落在脸颊的头发,黎涣直接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

女佣一听简直不敢回头去看范瑶的脸色,她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位李小姐说的“倒胃口”,是指午饭倒胃口。毕竟在范小姐来之前,她明明还一副胃口很好的模样。

“你!你!”果然,范瑶被她这指桑骂槐的三个字,给气的脸都歪了,抖着手指指着黎涣,看那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要直接扑上去,将黎涣给狠狠撕碎。

背对着她的黎涣,似乎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殷红的嘴唇微微一挑,眼眸深处一抹意味深长飞速掠过。不过她的声音却平静一如往昔,甚至还带了一丝懒洋洋的笑意,“别你你我我的了,没事就请吧!姐姐我可是很忙的,就不招待了。”

这语气简直就像是,她才是这个别墅的女主人似的!

范瑶气的脸色铁青,只觉一股热血直冲大脑,这让她再也顾不得自小接受的礼仪教养,三两步追上去,死死扣住黎涣的胳膊,声色俱厉的怒道,“你,你给我站住,谁准你走了!”

因为气急败坏,她扣着黎涣的力气非常大,指甲都深深的陷入了黎涣胳膊上的皮肉中。

黎涣对此却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她慵懒的回过头,居高临下的看了恶狠狠地瞪着她的范瑶一眼,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媚笑,施施然的慢声道,“友情建议,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

虽然在笑,可那双眼睛里,却丁点笑意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她,范瑶后背本能的生出一股寒意。这股寒意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烈,这让她再也没办法忽视下去。她的眼眸慢慢的眯起,内里极快的掠过一抹狠戾。

这个女人,必须得除去!

“李小姐,小心!”

“啊!”

事情发生的太快,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女佣的惊呼声,裹着女人惊惶的尖叫声,声音尖锐刺耳,几乎能将人的耳膜给刺破。

刚从门外走进来的顾长源,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圆球”从盘旋的楼梯上,骨碌碌地滚了下来。

他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耳朵却已当先敏锐的捕捉到了,女佣的惊呼声。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抬脚就朝楼梯方向冲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和那呼哧带风的“圆球”保持了同一速度。

可就在他快要冲到楼梯前时,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忽然收住了脚步。这一结果,直接导致那“圆球”,五体投地的摔趴在了他的脚尖前。

“砰!!”因为摔的太重太急,似乎整个别墅都因此抖了三抖。

别墅内一时间静的连呼吸声都细细可闻。

好一会儿,女佣这才偷眼看着顾长源喜怒未辨的脸,小心翼翼的开口,“先,先生,您回来了啊。”

这一声好似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呈“大”字形趴在地上的女人,忽然伸手一把抱住了顾长源的脚,声嘶力竭的嚎啕了起来,“长源……那狐狸精欺负我……”

声音凄厉刺耳,分明就是范瑶。

可顾长源却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他只半抬起眼,静静看着那个姿态慵懒的,倚靠在楼梯扶手上的女人,幽深如古潭的眼眸中,有一抹幽光一闪而逝。

高踞楼梯上的黎涣倒好像完全没注意他的眼神,只半歪着脑袋,表情散漫地看了一眼不顾形象放声大哭的范瑶。

一边慢慢摇着头轻啧了两声,“啧啧,听这中气十足的声音,估计是没什么大问题。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奉陪了哈。”

嘴里说着,不做任何的停留,人就要转身往楼上去。

范瑶见顾长源完全不搭理自己,又听她这么一说,当下气的呕血的心都有了。

她暗地里咬了咬牙,忽然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抬手就指向黎涣,厉声道,“贱人,你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害得我受伤,还敢走?”

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的嘲讽她。尤其还是当着顾长源的面。

这个女人不知道打哪儿来,昨晚没有算计到她,反而让她借此与长源更加的亲近,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更加的恼火了。

明明长源是她的男人,两人在一起这么久,都已经有了婚约,再差一步她就能成为长源名正言顺的妻子,却被这个女人突然冒出来横插一杠子。

无论如何,她都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必须将这个女人弄走。因为心里有了这个想法,因此整个人的气势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谁料,话音未落,一道清脆悦耳的笑声,忽然就在偌大的别墅内荡漾开来。

“噗……哈哈……”

是黎涣非常突兀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太过放肆,太过随意。让人想要忽视都不太可能。

楼下众人一脸古怪地看着她半倚在扶手上,笑得一双眸子水光潋滟,本就柔软若蛇的身体攀在扶手上,几乎连站都站不稳。她本就长了一副极其艳醴的容貌,如今这么一笑,眉眼含春,红唇带笑,简直妖媚的让人不敢直视。

顾长源幽黑的眼眸蓦地就是一暗。

“你笑什么!”范瑶见状却气急败坏的朝她大吼了一声,说话间,她扭过头去,换上一副委屈至极的表情,又对顾长源道,“长源,这女人实在太没教养了,把我推下楼不说,现在居然还敢嘲笑我!你可一定要帮我教训她!”

顾长源闻言一顿,仍是没说话,只忽然从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抽出一条丝巾递了过去。

范瑶见状怔了一下,一头雾水地愣愣接过,然后便一脸希冀地望着顾长源,心里猜测着顾长源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替她讨个公道。

不料,顾长源半句解释也无,递过丝巾后穿过她就朝楼上方向走去。他本就长得人高腿长,几乎是一转眼的时间,就已经走到了黎涣的面前。

黎涣看着他那纹丝不动的脸,眸光闪了闪,突然朝他身上歪了过去,边拖长了语调,软绵绵道,“长源,我好累哦,你抱我上去!”

顾长源低头看着怀中美女蛇一样,没骨头的靠在自己身上,淡淡的笑了起来,可那笑声却是说不出的轻嘲。

女人都是这样,他又怎会轻易的就妥协。

“女人,你这是有恃无恐吗?”

就因为昨晚他和她睡了一觉,所以这女人就觉得她现在有所凭仗了?她未必也太看得起自己了,顾长源面上不显,但是心里的鄙视却是翻腾的厉害。

呵。

如果是以前的黎涣,肯定听不出他话里的讥诮,可如今的她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她倒也不生气,反蓦地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半趴在他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的媚笑反问,“怎么,难道我不该有恃无恐吗?”

刻意拖长的语调,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意味。在顾长源看不到的角度,朝范瑶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顾长源只觉倚靠在自己怀里的身体,柔软的好似要化进自己的身体,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幽香,一直萦绕在他鼻尖。

这让他忍不住就想起昨夜那绮丽的一夜,心中蓦地就是一荡。

就在这时,他的耳畔紧跟着又响起近乎魅惑的一句,“你可是我第一个男人,难道我连这点福利都没有,嗯?”

顾长源闻言一怔,却还来不及开口,就被楼下一道杀猪般的尖叫声给打断。

“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